坐在叢林枝幹上的索恩伸出手臂,凶暴鷹乖巧的落了上去。

索恩笑着撫摸鷹首,與凶暴鷹靈性化的雙目對視片刻后,凶暴鷹發出一聲歡悅的長鳴,復而起飛,再次盤旋在索恩的上方。

砰!

索恩一躍而下,站立在枯黃的草地上,臉色凝重的望向豺狼人營寨的方向。

隨後矯健的身影消失在叢林深處。 舍龍很是恐慌的說:「可是,我感覺我的殘存意識正在被混沌吞噬。」

儒生聳了聳肩:「這我就無能為力了。舍龍,你只是個凡人而已,沒有經過修鍊,也不是高等生命,當然無法控制如此浩瀚的混沌力量。思想被吞噬也只是早晚的事。」

舍龍突然像是迴光返照一般,大吃一驚:「你騙了我。我要的可不是這樣子。就算獲取了無比強大的力量,但卻失去自我意識,這和死了有什麼分別?」

儒生微笑承認了:「你騙了我一次,我也騙你一次。很公平,對吧。」

「你。。。。。這個騙子」舍龍一聲怒吼,整個大地如同地震了一般。

「你發過誓的。」舍龍怒吼著:「混蛋,違背誓言,你會有什麼樣的懲罰,知道嗎。」

儒生收斂了笑容:「我確實發過誓。但是非常遺憾的是,我只是發誓不傷害你,以及賜予你魔神的力量。我都做到了呀,誓言也都完成了。你自己掌控不住浩瀚的混沌之力,有什麼辦法。」

舍龍終於明白了。

對方壓根就沒想幫他。

其實從當初舍龍背信棄義開始,儒生就不喜歡他了。

內心想着,早晚有一天,要整他一下。

現在終於被儒生逮到了機會。

他賜予了舍龍凡人無法掌控的力量,令他逐漸意識消散,變成一個行屍走肉般高等生命體。

「我對你的承諾已經完成了,接下來,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儒生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舍龍殘存的凡人意識正在逐漸消散:「不。。。我不要變成行屍走肉。誰來殺了我,誰來都行。我不想變成這個鬼樣子。」

「吼」舍龍的魔神之軀突如其來的狂嘯聲,與雷聲一起震撼着所有生物的聽覺。

只見半空中出現了大量的雷雲。

雷雲之中,一道又一道的狂雷轟擊著舍龍的魔神之軀。

萬萬沒想到的是,舍龍的魔神之軀雖然是氣態,但卻懼怕威力巨大的大雷。

被大雷頻繁轟炸的舍龍,周遭就像是被閃電包圍一樣,無數的強光在亂閃。

一聲狂嘯之後,舍龍的體內陡然倍增了亮度,光源都是來自雷電。

大量的雷電自魔神體內綻放,迅速延伸至全身,整個身體都籠罩在熾盛的白色雷光中,與外部的天譴之雷交織成一色。

剎時間,魔神身上滿是耀眼強光。

地上也是哀嚎一片,地上那些被魔神控制的軍民們也被雷電波及,被電的倒地不起,渾身抽搐,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好多外圍的圍觀人員差點被恐怖的白光亮瞎了眼睛。

好在近衛軍團已得到了羽塵的通知,早已遮住了眼睛,才沒有受傷害。

因為羽塵剛才一口氣扔了十張新雷符。

雷這種東西本就是神之力,非常可知這種氣態生命,炸得舍龍慘叫連連。

見到雷電對舍龍有效,羽塵心裏大概有數了。

他一邊吩咐龍牙棋兵組成大陣,圍困壓縮舍龍的生存空間。

老實說,這次的末日危機對於羽塵來說,還是有能力應付的。

舍龍只是一個剛剛被賜予混沌力量的魔神,相對於其他混沌生命來說,他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罷了。

就連羽塵派出的龍牙棋兵,組成圍困陣型后,都能壓制他。

天空的雷依然在劈。

舍龍在眾多龍牙棋兵聯手封殺下,竟然只能苦苦支撐。

而且誰也看得出來,只要給予龍牙棋兵足夠的時間,舍龍這廝絕對撐不了多久,除非有什麼奇迹發生,否則舍龍的敗亡只是早晚的事。

它在龍牙棋兵交織成一張無懈可擊的大網中,被不斷削弱。

它龐大的巨軀也在迅速縮減體積,再沒有之前那種叱吒風雲的無敵威勢了。

而且,龍牙棋兵還不斷將舍龍的軀體,往空中壓縮,不讓他吸收軍民的肉身和魂魄作為源源不斷的力量。

在這樣的情形下,舍龍被龍牙棋兵和新雷符放出的雷雲,逐漸削弱而死,似乎是唯一結局。

不過龍牙棋兵也必須速戰速決才行,它們撐不了多久了。

它們身上殘存的靈力也就快要消耗完。

舍龍的情緒卻很激動,拚命催促圍攻自己的龍牙棋兵:「快,快殺了我,求你們了。快殺了我。」

龍牙棋兵們莫名其妙,頭一次見到這樣要求

舍龍嘴裏這麼說,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繼續和龍牙棋兵對戰。

一時間,龍牙棋兵也拿不下它,只能暫時繼續壓縮它的生存空間。

但這已經夠了。

當壓縮到一定程度后,突然,舍龍感受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令它那早已麻木的靈魂意識,突然有了反應。

他回頭一看,只見一朵雷雲正在向他飛速靠近。

雷雲上站着一位少年,手持長劍,引雷為勢。

正是羽塵踏雲而來。

他一口氣用掉了十幾張新雷符,同時吞下了大量丹藥,暫時得到了一一部分靈力。

羽塵準備在短時間內,在靈氣揮發完之前,將這丹藥給予他的靈力全部爆發出來,

只見他還切換成魔人狀態,最大程度上提升了戰鬥力,同時祭起法力,使出五行遁術,踏雲而來。

帶着滾滾雷雲,撲向了舍龍的魔神之軀。

陡然間,舍龍都來不及反抗,就瞬間平靜了下來,緊接着開始劇烈顫抖。

突然一陣長鳴,從舍龍的體內迸發而出,雷聲大作。

在這雷聲中,四道巨大的劍光從舍龍魔神之軀中透射出來,逐步撕裂了他的身體。

如同黑暗中的四道閃電,威力無窮。

只聽舍龍一陣慘嚎:「好強,這個世界怎麼會有你這麼強悍的人。你就是聯軍中的那位戰神?」

底下幾百萬的軍民看得這一幕,看到舍龍的魔神之軀被白色劍光撕裂,全都目瞪口呆。

神仙救世嗎?

這時候,舍龍的魔神之軀,開始被那四道白芒逐漸逼散。

舍龍自己已經甘心受死,他早已心灰意冷不想再以這樣的鬼樣子活下去了。

但舍龍的魔神之軀卻不甘心失敗,黑氣之中伸出了無數的巨大觸手,拚命得攻擊羽塵,想要將他殺死。

但是毫無用處,魔神的觸手無法近身,只要進入到羽塵十米防禦圈內,便會被羽塵周身劍氣碾為齏粉。

羽塵冷冷的看着舍龍:「死吧,你不屬於這裏。」

說完,羽塵一口氣,將周身無數劍氣爆發,將舍龍戳得跟蜂窩一樣。

突然間爆發出的劍氣,在羽塵的驅動下,還產生了可怕的螺旋勁,不停得旋轉,將魔神之軀絞碎殆盡。

玉龍傑赤的天空重新恢復了往常的清新之色。

舍龍脫離了魔神之軀的控制,逐漸恢復了意識。

不過,他也即將死了,身體正在碎裂。

羽塵一把將舍龍正在碎裂的凡人之軀扯過來,焦急得問道:「黑齒王,鑰匙在哪?你只要把鑰匙給我,我就把國家還給你。說到做到。」

「你怎麼不早說。」舍龍一臉慘然,我都快死了,你現在和我說這個

「唉,鑰匙?呵呵,我被他給騙了呀。那個混蛋。他跑了。」

羽塵一臉懵逼。

鑰匙跑了?

幾個意思?

不過舍龍抱着同歸於盡的態度說:「但是他騙了我,我也騙了他。呵呵,他這輩子都別想自由。現在,天上來的戰神,我把鑰匙的契約賜予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鑰匙的下一任主人。」

說罷,舍龍嘴裏念了幾聲咒語后,便徹底煙消雲散了,化為了塵土,灑落地面。

只留下羽塵不明所以。

鑰匙到底是什麼東西?

羽塵一臉失落緩緩落地。

從魔人狀態重新換成了凡人狀態。

周圍的民眾見到羽塵,如敬神明一般,紛紛對他叩拜。

但羽塵卻高興不起來。

他雖然幹掉了魔神,但鑰匙仍然不知所蹤。

得不到鑰匙,他就得在虛界呆一輩子。

這時候,圍困舍龍的龍牙棋兵也紛紛從空中掉落到羽塵面前。

他們快沒電了,失去了行動能力。

羽塵只好將它們一一撿起,放回棋盒。

正在這時候,羽塵突然感受到背後一陣涼風吹過。

「拜見主人。」

羽塵回頭一看,只見一位溫文爾雅的儒生站在自己身後,態度謙恭。

羽塵好奇問:「請問你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