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堵著一群看熱鬧的觀眾,有人還掏出手機拍照。顧笙歡估摸著,用不了多久,易陽就會成為B市的名人。

嗯,估計回家還會被易老爺子用皮帶抽得皮開肉綻。

易陽發瘋過後,大夥繼續玩。顧笙歡平時運氣挺好的,不過今天幸運之神沒有眷顧她,當啤酒瓶瓶口指向她時,顧笙歡就知道要完。

這群孫子肯定問搞事!

「哈哈,顧笙歡你也有今天!」楊依依幸災樂禍的大笑。

其他人也笑著拍大腿。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邱永盛問。

大冒險的話,這群兔崽子肯定要玩大的。看他們一個個眼裡冒著綠光的興奮樣,顧笙歡差不多都猜到他們的險惡用心。

「真心話。」

邱永盛陰惻惻的笑,「歡姐,平時有沒有擼過?」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你他媽的有毛病啊!」他旁邊一個男生一巴掌蓋在他頭上,「歡姐是女的,怎麼擼?」

這傻子!

顧笙歡笑得不可抑制。

邱永盛一懵,「我一直把她當兄弟看來著。」

說著,又說:「那我換個話題,歡姐,你有沒有……」

瞅著笑得東倒西歪的顧笙歡,還有包廂里幾個聽懂了言下之意正紅著臉左顧右盼的女同學。易陽突然臊得問不出口。

顧笙歡豎起一根食指,「你問的是第二個問題,我回答第一個。我沒有擼過。」

「哎,不是……」

有人要抗議,顧笙歡晃了晃食指。「我們是祖國的接班人,不能耍賴。」接著,兇巴巴的威脅,「不然我揍人哦!」

這個問題是問的人沒有腦子,顧笙歡的回答也算是回答,所以大夥也沒有揪著不放。顧笙歡威脅過後,眾人又投入了新一輪的大冒險里。一伙人都牟足勁兒想要挖顧笙歡的料,所以都祈禱著瓶口轉向顧笙歡,不過顧笙歡運氣好,直到結束瓶口都沒有再指向她。

沒有機會逮住她挖料,一行人就逮住易陽揍了一頓。

誰讓他問問題不帶腦子,把唯一的機會給錯過了呢!

顧笙歡回家的時候,想到易陽問的傻問題,直笑得在沙發上打滾。

顧承翌見她笑得厲害,也跟著笑。

等她笑停了,他貼心的給她揉肚子。「笑什麼呢?」

他一問,顧笙歡又想笑。強忍了半天,顧笙歡才說:「笑陽子呢。」

顧笙歡之前有帶同學來家裡玩,跟顧笙歡玩得好的幾個男生和女生,顧承翌也認識。於是問。「陽子怎麼了?」

「我們玩真心大冒險的時候,陽子竟然問我有沒有擼過!哈哈,」顧笙歡又笑,「我個女生怎麼擼?」

聽她說擼,顧承翌臉一黑。「你們還是學生,怎麼……」

「哎,哥,打住。」顧笙歡一骨碌從沙發上翻起,她睜著明亮亮的眼睛看他。「你別仗著比我大就這也不許那也不許啊,我們也就是玩的時候嘴上不帶把,過過嘴癮而已。你當年十六七的時候,還帶我去跟你女朋友約會呢。」

「嗯,你還真槍實彈的幹了。」看著顧承翌越來學黑的臉,顧笙歡利落的跳下沙發,噠噠幾下跑上樓,邊跑還邊喊。「你知道你這叫什麼嗎?叫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做完這一切周丹才鬆了口氣,其實他有樹種辦法將這群異獸給全部斬殺,並且那幾種方法都比較輕鬆,完全不需要冒險,他之所以選擇冒險實際是想要提升實力。

《真靈九變》必然屬於異世界最高級行列的修行之法,甚至要超越了尋常的神級修行之法。

正因如此周丹才修行的如此之慢。

《真靈九變》共有九大變化,一旦大成就堪比族王,如今周丹僅僅將《真靈九變》修鍊到第二變罷了。

第二變,真靈成型! 總裁寵妻有點甜 算是徹徹底底將修鍊出來的真靈給鞏固了起來,這就好像煉神境界的修士,一旦修鍊出元神那就必須鞏固,可以說鞏固的階段就是《真靈九變》的第二變,凝!

《真靈九變》第一變是,雛。也就是剛剛修鍊出真靈,如同剛出生的嬰兒,極為虛弱。

第二變則是,凝。所為的凝其實就是鞏固,一旦鞏固完成就算徹底踏入真靈第二變了。

可是真靈第三變卻艱難無比,因為第三變乃是,增。就是令真靈成長,但想要讓真靈成長何其的苦難。甚至比將元神修鍊到最為巔峰狀態還要難上一百倍。

所需的真氣是一個海量的,更別說周丹如今是在九洲大陸。

至於第四變才是周丹最為迫切想要晉陞的,因為第四變就是,成。真靈大成!

只有達到第四變,修鍊《真靈九變》才算真正踏入門。

不管是第一變也好,第四變也罷。

從雛、凝、增、成四變都是一個成長的階段,可以說只有練成四變,才可以勉強算是將《真靈九變》修鍊入門。

不過周丹也不著急,畢竟誰都明白修行之路是急不得的,你一旦越焦急就越難實現,這就彷彿道家所言的心魔,因為你一直挂念在心頭中,又如何能夠靜下心來去修鍊呢?

……

真靈化為金光沒入周丹眉心,緊接著周丹神色便湧現出一抹驚喜。

當真靈退回到識海之後竟然自主的盤膝在護念佛珠下方,而護念佛珠也因此籠罩下漫天金光,似乎給予了真靈的幫助。

真靈畢竟一次性掠奪了數以億計的煉神境的異獸,吸收了不少真氣,但是這些真氣卻並非純潔的,所以想要一時將其煉化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周丹並不在意,因為只要時間充裕,早晚有一天能夠將這些真氣全部煉化,到時候就能夠幫助自己的真靈再次成長脫變。

這也是周丹為什麼寧願冒險也要賭上一把的原因。

他在嘗試著突破《真靈九變》的第三變,增!

周丹原本的打算是慢慢煉化這些真氣,但是沒想到護念佛珠卻是在幫助他,別看護念佛珠降下來的金光平淡無奇,但是卻純凈無比,那些充滿雜色的真氣觸碰到金光便變得純凈了起來,這簡直就是在過濾。

周丹不由自主的盤膝了下來,開始默默運轉起《真靈九變》第三變的口訣。

……

一群人朝這邊飛來,當他們看到如同血海中央盤坐著一名白衣少年時,皆都露出一股震驚之色,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這群人自然是去而復還的黑龍木等人,在聽到一陣陣異獸哀嚎聲后,他們不由自主的出現了擔憂之色,隨之義無反顧的掉頭回來,而接下來他們便看到本是綠草幽幽的大地卻成了一片血海,而周丹整盤坐在血海中間。

「那些異獸呢?」黑龍木有些口吃的問道。

眾人條件反射的搖了搖頭,他們自然不知道那些令人感到恐懼的異獸去哪了,不過他們卻知道周丹沒有事情!

「難道全被這傢伙給幹掉了?」黑龍木想到一種可能,但緊接著便搖了搖頭,開什麼玩笑,那可是數以億計的異獸群,就算是永生境強者面對這種陣容都只能退避三舍,不敢深陷其中。

然而除了這種解釋可以說的過去,還有其他的解釋么?

什麼是獸潮?自然是一群十群乃至百群的異獸聚集在一起才稱之為獸潮。

既然是獸潮就肯定不可能離開的太遠,而在他們神念之中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獸的蹤跡,也就是說那些異獸全部死掉了。

天啊,以一人之力斬殺上億頭異獸?剿滅一個獸潮?

此時周丹聚精會神,所有心思全都沉澱在識海中,而今他不僅運轉《真靈九變》的口訣,更是嘗試讓真靈開始吸收那些純凈的真氣。

隨著一股股純凈的真氣進入真靈體中,真靈的身軀也不短的膨脹了起來,氣息更加凌厲,哪怕是一旁緊閉著雙眸的元神也不得不退後數步,這是被真靈的氣息給震撼到了,好在不管是真靈還是元神都是周丹的本源之能,所以倒也沒有互相排斥。

隨著時間的流失,護念佛珠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而那些雜色的真氣也全變成最為純潔的真氣了,下一刻真靈張口一吸,數千萬股真氣皆都進入體內,就在這時周丹直接催化《真靈九變》第三變,增!

嗡嗡!!

似一聲獸吼,似一聲雷鳴。

當所有真氣進入真靈體中后,真靈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原本還算潔白的膚色直接布滿了灰色,緊接著化為深灰色,到最後直接轉化為黑色。

「成了!」周丹心中一喜,他總算將《真靈九變》修鍊到第三變了。一旦踏入真靈四變,在異世界中也可以算是一名強者了。

嗖!

元神飛到烏七八黑的真靈旁,兩者皆都在護念佛珠下閉目養神。

周丹心中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黑一金果然極為明顯啊。

元神是純金色,而真靈卻是純黑色,兩者坐在一起讓人感到極為怪異。

「你們都來了啊?」周丹睜開雙眸,神色輕鬆無比,這一次也算因禍得福了。

本以為會死在岩漿世界與水晶世界之中,但是卻被月天救了出來。再則重傷的情況下在於紅髮少年生死一戰,讓他徹底陷入九死一生的局面,好在這一切都有護念佛珠,若是沒有護念佛珠周丹如此根本不可能生龍活虎。

三此差點生死,令周丹對生命更加懂得珍惜!

第一次是岩漿世界中,第二次是與紅髮少年的生死對決,第三次則是獸潮的衝擊,不管哪一次都危險無比,換做其他人或許早已身死。

這次除了護念佛珠幫助最大,月天也是功不可沒,若是沒有月天的捨生忘死,或許周丹就有可能死在兩大世界的毀滅之中。

雖說護念佛珠到時候有可能救下自己,保住性命,但是這也僅僅只是一種可能,是一種猜測而已。

「這恩,得報!」這份恩情周丹不會忘,也不可能忘。

「他們還沒回來么?」當周丹第二句話說出口后,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如今他們可以確定了,周丹以一己之力斬殺數以億計的異獸!

「還沒。」倩馨兒微微笑道,能夠看到周丹沒有事情對她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嗖嗖!!

原本周丹還想問點什麼,隨後他臉上也出現了一抹笑意:「他們回來了。」

眾人順著周丹的眼神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名渾身是血的少年極速飛來,此人正是儒通。

「你們沒事吧?」儒通雖說顯得有些狼狽但並無大礙,而且這身上的血跡也不是他的,而是那數千萬頭異獸的。

「那些異獸呢?」黑龍木咽了咽口水,有些激動的問道。

「全死了。」儒通輕聲道。

「我去,一個怪物就好了,現在竟然是兩個!」饒是黑龍木有心理準備也難免有一些激動了,周丹妖孽他可以接受,畢竟他有點習慣了,可是儒通同樣妖孽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那可是數千萬頭異獸,別說儒通僅僅只是半步永生境強者,就是永生境強者碰到數千萬頭煉神境的異獸也要逃命,因為大象再大再強,一群螞蟻同樣可以將其咬死!

「我用了一些手段。」儒通微微一笑,但緊接著他便注意到自己身處血海之中,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震驚的看著周丹:「全被你殺了?」

周丹微微點頭,隨後笑著說道:「我也用了一些手段。」

「我去,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在我們面前這樣啊,這對我們打擊可是很大的。」黑龍木實在憋不住了,他快要瘋了,他發現自己的實力已經脫離了軌道了。

「啊哈哈哈……」

眾人見此不約而同發出了一陣笑聲,隨後月天與吳斌等人也都趕了回來,他們倒是比儒通更顯的狼狽,甚至月天還受了不輕的創傷。不過好在傷勢得到了控制倒也無大礙了。

「對了,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人呢?」這時候周丹突然想到這些人,隨後看著儒通道:「該不會全都死了吧?」

儒通搖了搖手表示自己一點都不知情。

「都在這呢。」黑龍木一招手,數十名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學員便全部被他砸入血海之中。

對於黑龍木此舉,眾人皆都無奈的搖頭,換做是他們或許也會如此,因為在那最為關鍵的時刻,這些人不僅沒有感謝周丹更是落井下石,對於這樣的人當然不用給予好臉色。

但是周丹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眾人極為疑惑,只見周丹雙手一揮,血海內的數十名天門聖地學員與黃門聖地的學員都被解開禁錮,恢復了自由。

「你這是……」不只是黑龍木不理解,就連最強者儒通也滿是疑惑的看著周丹,此時若說誰最為平靜,除了月天與倩馨兒兩人,其他人都感到滿腦子的霧水。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本是死敵,沒有立刻處死已經算是仁慈了,而今竟然毫無條件放了他們,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月天與倩馨兒相視一眼,隨後無奈的一笑,或許在這些人當中要屬他們兩個最了解周丹了。

周丹沒有說話,他看著下方二十多人,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笑意:「今天自由了。」

嘩啦啦~~

這下換這些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學員鬱悶了,怎麼說放就放?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在周丹最為危急的時刻不僅沒有相幫反而是落井下石,若是換做他們,早就將這些落井下石的人給全部斬殺了。

可是周丹沒有,而且還宣布了他們重新獲得自由,如此就更讓他們感到疑惑了。

難道之前僅僅只是一個遊戲?

「周兄,別忘記他們之前是想置你於死地的。」有些地門聖地的學員好心的提醒道,對此周丹仍舊沒有任何錶示。

「周哥……」而這時玄門聖地也有學員站了出來,他本想說出自己的看法堅決不同意,但是卻被周丹給阻止了。

「稍安勿躁。」這句話僅僅只有他們聽得清楚。

隨後周丹便對著下方二十餘人笑道:「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二十餘人終於面色一變,他們早就知道對方不可能輕易放過他們的。果然和他們預想的一樣。

「呵呵。」周丹當然看得出這二十餘人皆都神色緊張了起來,他知道接下來就不能在含糊了:「袁士棄你們而去,我想你們心裡比我更加恨他吧。」

聲音不大,但卻讓現場陷入死寂。

周丹說的是實話,紅髮少年身為他們的領頭人物,在危急關頭卻是自己逃離完全沒有救助他們,這種行為確實讓他們徹底對其失望了。

天門聖地超過一半的學員都選擇加入周丹的陣營,如今被孚的就是天門聖地的另外一半學員,這群人是因為忌憚紅髮少年的實力,擔憂回到天門聖地後會遭受紅髮少年打壓,至此才會選擇繼續跟著紅髮少年。

其實周丹知道這些人雖說之前是紅髮少年的陣營,但也僅僅只是暫時的,為什麼說是暫時的,因為他曾經見過這些人在加入紅髮少年陣營時那猶豫的神色,看向他那種包含著歉意的神色。

「還請說出您的條件。」一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終於抗下巨大的壓力,挺身而出。

周丹眯著眼看著這名少年,眉頭卻是微蹙了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龍傲天。」少年不卑不亢的回應。

「很不錯的名字。」得知少年的名字后,周丹終於釋然了,不過他並沒有繼續深究下去,接著說道:「我的條件是,你們可以走,但今後不得與我們為敵,否則下次見面就不會是這般場景了。」

龍傲天原本以為周丹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沒想到僅僅只是不能與他們為敵而已,開什麼玩笑,如今大家早就知道你的實力了,誰還敢自討苦吃啊,那不是作死的節奏么。

其實不只是龍傲天這麼想,其他被俘的學員亦是如此,他們都知道周丹的實力有多麼強悍,特別是在重傷的情況下還能夠擊退紅髮少年,此份實力已經不是他們能夠超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