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寂,屋外悄無聲息。偌大的房間內,只有朱帥與玉瑤兩個人相對而坐,朱帥和玉瑤都能清楚的聽到對方的呼吸聲,屋頂之上的夜光石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使整個房間都籠罩在一股曖昧的氣氛當中。

朱帥的眼睛直視著憔悴了不少的玉瑤,眼中滿是虧欠與憐惜,而玉瑤則是緊張的低著頭,雙手不知所措的揉捏著自己的衣角,眼神不斷的飄忽著。

「你渴了吧,我去給你倒杯水。」終於,玉瑤受了不這寂靜的氛圍,起身來到了桌旁。

朱帥也意識到了現在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玉瑤很快便反身回來,雙手將杯子遞給了朱帥,朱帥正打算伸手去接,玉瑤的腳下突然一滑,整個身子都朝著朱帥撲來。 導師區宿舍的地面由一種魔石做成,表面十分的光滑,稍微有些水漬或是塵土便極易滑倒。再加上此時的氣氛有些曖昧,讓玉瑤的心中略微有些忐忑,這才沒有注意到腳下的情況,一下子朝著朱帥撲去。

看著玉瑤學姐朝著自己撲來,朱帥趕緊伸出雙手,將玉瑤學姐穩穩的接住。

但可悲的是,朱帥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癒合,玉瑤的身體雖然極輕,但是猛然間的撞擊,還是讓朱帥渾身都傳來了劇痛,嘴角不由的咧起。

無巧不巧的是,隨著玉瑤的滑倒,她手中杯子裡面的水,也全部灑在了朱帥的身上。由於朱帥現在靠坐在床上,所以那些水很快順著朱帥的身體,流到了他的大腿根部。

為了更好的照顧朱帥,玉瑤每天都會為朱帥準備滾燙的熱水,雖然水杯里的熱水不多,但還是燙的朱帥不由的大叫了一聲。

朱帥在身體的劇痛,以及熱水侵襲的雙重痛苦之下,手掌不由的緊握了起來。而隨著朱帥手掌的動作,朱帥卻又發現了一個特別尷尬的事情。

剛剛玉瑤在撲向自己的時候,自己只是下意識的去接他,所以右手正好抓在了玉瑤學姐胸前的一團柔軟之上,但是此時自己不由的緊握手掌,卻好像是故意的一般,不斷的在那團柔軟之上揉啊搓啊的。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朱帥再也顧不上身體的疼痛了,趕緊放開自己的手掌。可是隨著朱帥的卸力,尚還沒有穩定住身體的玉瑤學姐便一下子跌落在了朱帥的身上。

由於朱帥坐在床上,位置相對於玉瑤來說有點高,所以玉瑤在跌落之後,腦袋正好碰在了朱帥的腿上,而玉瑤那嬌艷的雙唇,離朱帥兩腿之間的某個部位,僅有幾厘米遠。

朱帥瞬間一動都不敢動了,想著剛才手中的柔軟,在看著玉瑤此時的姿勢,某些部位便不聽話的開始有了反應。

好在玉瑤學姐也馬上反應了過來,羞紅著臉頰,快速的站起身來,朱帥這才輕呼了一口氣。

找來一塊毛巾,玉瑤遞給了朱帥,滿臉羞紅的說道:「你趕快擦一下,別被燙傷了。」

說完,玉瑤便通紅著臉轉到了一旁。雖然剛才的事情完全是偶然間發生,但還是讓玉瑤的心砰砰的亂跳了起來。玉瑤甚至想到,如果朱帥剛才把持不住,獸性大發了,那自己該如何應對。

拿著毛巾。胡亂的將身體上的水漬擦拭乾凈,朱帥的情緒這才稍微穩定了下來,看著滿臉羞紅站在一旁的玉瑤,悄悄的呼了一口氣。

由於現在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再加上朱帥身體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在這場鬧劇結束之後,朱帥馬上盤腿開始調息了起來。

而玉瑤在小心的將此處的茶杯碎片以及水漬收拾乾淨之後,也盤腿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開始了修鍊。

整個房間,再次陷入了安靜。

心神完全的潛入了身體之中,朱帥很快對自己的傷勢進行了一番評估。自己的經脈已經完全恢復,只是由於自己還沒有修鍊,所以此時的經脈中空空蕩蕩,並沒有五行元素的存在。所以,自己身上的疼痛,應該是那日遭到反噬時,身體爆裂所產生的。

既然經脈沒有問題,那這傷勢便難不倒朱帥。

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療傷符使用之後,朱帥馬上結起了手印,進入了修鍊狀態。

有了上次的經驗,朱帥再不敢有絲毫的馬虎,心神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經脈。隨著手印的不斷變換,周圍的五行元素,開始順著朱帥的毛孔,慢慢的進入到了朱帥的經脈之中。

五行輪轉術小心的運行起來,帶著這些微弱的五行元素運行了一個循環之後,朱帥徹底的放心下來。不管過程如何,自己現在的經脈,完全經受的住五行元素的遊走,沒有受到反噬絲毫的影響。

心中的石塊落地,朱帥便開始放心的修鍊起來。

很快,清晨的陽光便順著窗戶,灑進了宿舍之內。屋外的眾人紛紛開始行動起來,不時的有腳步聲,談話聲自窗戶外面傳了進來。

朱帥與玉瑤依舊是保持著修鍊的手勢,氣息十分的平穩,各自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這時,房門咯吱的一聲被推開,岳鈺鬼頭鬼腦的向里望了一眼之後,便閃身進來。

隨著岳鈺的動作,朱帥與玉瑤同時散去手中的印結,睜開眼來。

將手中的飯盒放在桌上,岳鈺剛欲說話,卻發現朱帥正滿臉微笑的看著自己,瞬間驚喜的叫道:「朱帥你醒了啊,你可終於醒了,這些天可愁死我了。」

看見岳鈺,朱帥也有些興奮,開口說道:「愁什麼愁啊,受傷的是我,又不是你。」

「哎呀,你是不知道,你昏迷的這幾天,我的米幣完全不夠用,還好你醒了,這下我不用著急了。」岳鈺順口說道。

但是說完之後,岳鈺才發現自己這樣說似乎有點落井下石的味道,馬上拿起了桌上的飯盒,弱弱的說道:「朱帥你餓了沒有啊,這是我給玉瑤學姐買的早餐,要不你吃點?」

修鍊之人的身體素質極好,就算長時間不吃飯也不會影響太大,不過朱帥已經昏迷了十幾天,本來還沒有什麼感覺,被岳鈺這麼一說,肚子馬上不爭氣的叫了一聲。

見自己的肚子這麼誠實,朱帥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岳鈺馬上哈哈的大笑了一聲,說道:「你快過來吃吧,不過我不知道你已經醒了,只買了一份,你吃了玉瑤學姐就沒有了啊!」

「沒事,讓他吃吧,我在這裡也呆了好久了,就先回去了。」玉瑤也輕笑了一聲,站起身來作勢欲走。

這時,岳鈺趕緊從背後伸出了另一隻手,將手上的飯盒遞給了玉瑤,開口說道:「玉瑤學姐你要回宿舍么?那替我把這份早餐交給郝微學姐吧,記住,一定要說是我送的啊!」

「你不是說只買了一份早餐么!」見岳鈺竟然又從背後拿出了一份早餐,朱帥馬上憤怒的叫道。

「啊!這份不算。」岳鈺尷尬的說道:「這份早餐是我給郝微學姐買的,不算不算。」

「行了,你倆可真逗,不就是份早餐么,我替你給她就行,我還會給你美言幾句,怎麼樣,不錯吧!」玉瑤接過了早餐,戲說一聲,便離開了房間。

經過一晚上的修鍊,朱帥現在身體上的疼痛已經減弱了許多,站起身來緩慢的走到了桌子旁,開始吃了起來。

吃完之後,兩人便一同走出了門外。

昏迷了十幾天,朱帥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陽光的照射了,於是便出來透透氣。岳鈺一邊攙扶著朱帥,一邊看著朱帥有些漂浮的步伐,開口說道:「我說朱帥老大啊,怎麼你現在都不會好好的走路了,該不會是留下了什麼後遺症了吧!」

聽了岳鈺的話,朱帥的臉一紅。雖然現在身體已經不怎麼痛,但是昨天晚上的熱水襲擊,讓朱帥的大腿上有些難受,所以走起路來有些彆扭。

不過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朱帥就有些心虛了,胡亂的說道:「昨天晚上和玉瑤鬧騰了一晚上,這會還沒有緩過來呢。」

聽了朱帥的話,岳鈺馬上驚異的看著朱帥,再想想朱帥這怪異的走路姿勢,大叫道:「不是吧,你這才剛剛醒過來就和玉瑤學姐鬧騰了一晚上啊,怪不得,理解理解。不過你倆發展也太快了吧,還沒怎麼樣呢,就內個內個了。」

「內個你個鬼,你想哪裡去了。我昨天晚上醒來渾身疼的要命,不得要人幫忙收拾一下啊,倒是你,我都這樣了,你還到處亂跑,以後別想讓我給你煉製符咒。」朱帥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話容易讓人想歪,不過岳鈺實在是太欠揍了,便抬手朝著岳鈺打去。

「玉瑤學姐不是要搶著照顧你嗎,我這不是給她騰位置呢,你別打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岳鈺一邊叫喚著,一邊躲到了一邊。

看著跳來跳去的岳鈺,朱帥滿是無奈,自己怎麼就會遇上這麼極品的舍友呢?

「對了,你和郝微學姐發展的怎麼樣了?」朱帥突然放下了手掌。

「哎,郝微學姐說她不喜歡小的,我說的小是指年齡啊!你別想歪。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把郝微學姐追到手!」岳鈺滿眼的肯定。

「那就祝你好運嘍!」朱帥笑著說道。

朱帥醒來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火系分院的院隊,林浩學長與克烈導師幾人在收到消息后,都來看望了朱帥,得知此時反噬並沒有對朱帥造成嚴重的影響,紛紛表示萬幸,不斷的囑託著朱帥以後一定要小心。

接下來的幾天,朱帥一邊進行著修鍊,一邊恢復著體內的傷勢。玉瑤學姐每天也會來看望朱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朱帥總感覺玉瑤有意無意的閃躲著自己。

難道是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

朱帥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隨身攜帶的香袋以及手帕,會讓剛剛有些動心的玉瑤望而卻步。

不過,朱帥也沒有徹底理清自己心中的顧忌,靜兒和雪絨的情況已經讓他十分頭疼了,這件事情也就這麼擱置了下來。

時間不斷的流過,終於,第二場分院積分賽,即將開始。 經過這些天的修養,朱帥體外的傷勢已經痊癒,身體再無疼痛之感。不過經脈重塑,讓大家不敢掉以輕心,所以,火系分院與土系分院的第二場分院積分賽,朱帥並沒有參加。

土系分院,實力最強的,便是宇蒙的表哥,宇杲。這個可以與西風學長一爭高低的學生,已經修鍊至一段魔法師的級別,而且一直在追求著玉瑤。

在賽前,林浩學長認真分析了雙方的對決,發現除了岳鈺有極高的勝率之外,其餘三個年級都略遜於對手,再加上朱帥不能出戰,所以林浩學長穩妥起見,決定戰略性放棄這場比賽。

畢竟整個賽季有十二場比賽要打,而且火系分院這個賽季的目標僅是進入前三,所以放棄一兩場比賽也無可厚非。

於是,克烈導師便決定了這場比賽的出場名單。四年級林浩,三年級老王,二年級徐克,一年級岳鈺。雙人賽由火系分院的另外兩名隊員參加。

玉瑤則是沒有出現在參賽名單上。有了之前的事情,林浩等人不敢保證宇杲會不會針對玉瑤,作為三年級的代表參戰。

但是等比賽開始之後,眾人才發現,宇杲根本沒有參加這場積分賽。後來四方打聽才知道,宇蒙與朱帥的比賽中,靈魂受損嚴重,再加上使用生靈符產生的後遺症,身體十分的虛弱,所以在宇杲的陪同下,回家養傷去了。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宇杲這些天能夠沉住氣,沒來找朱帥的麻煩,原來此時並不在學院中。

宇杲的休戰,給了火系分院極佳的機會。除了二年級的徐克戰敗一場,其餘三人皆以雷霆之勢,擊敗了對手。火系分院再次三比一擊敗了土系分院。

兩場積分賽,兩場三比一,積六分暫時排在積分榜首位。這樣的戰績讓整個火系分院陷入一片歡騰之中。連續幾個賽季了,火系分院一直被欺壓的難求一勝,沒有想到,新的賽季居然一飛衝天。

林浩學長等人十分的興奮,但是把功勞全部歸於朱帥。且不說在朱帥的幫助下,岳鈺的實力得到了質了提升,可以為火系分院穩拿一分。單從朱帥當日與宇蒙的一戰來說,直接令宇蒙和宇杲都不能為各自的分院出戰,為火系分院的取勝提供了最直接的幫助。

雖然沒有出戰,朱帥依舊是取勝的關鍵。

整個火系分院都在慶祝著新賽季的崛起,朱帥則是一人來到了之前物色好的那片清凈的地方。

自從遭到反噬以來,朱帥雖然修鍊沒有問題,但是穩妥起見,朱帥一直都沒有施展法術。現在,朱帥的感覺已經極好,所以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經脈是否恢復到了之前的水準。

朱帥所物色的地方,處於火系分院背後數千米的一片森林中。因為這裡地勢較偏,所以平時極少有人來此處。

在森林裡找到一塊空地之後,朱帥便盤腿坐下,結起手印,穩定氣息,五行輪轉術緩緩運行。

待體內的五行元素完全調動起來之後,朱帥才站起身來,一邊感受著經脈的情況,一邊緩緩的結起了手印。

體內的土系元素瞬間流向了朱帥的雙腳,隨著朱帥的一聲輕喝,瞬步快速使出,朱帥的身體便穩穩的落在了數米之外。

施展瞬步之後,朱帥的心神再次潛入身體之內,見自己的經脈並沒有什麼異常的狀況,隨手又將爆炎舞等法術一一施展了一次,也全部成功,這才徹底的放心下來。

看來,這次反噬,自己算是安然度過了。

僥倖的鬆了一口氣,朱帥的手印再次變幻,另一種法術也緩緩施展了出來。

聖金甲,當日在藏經閣中,與瞬步一起獲得。雖然朱帥此前也略微修習了一番,但是僅僅領悟到皮毛,所以朱帥決定趁著今天無事,再仔細專研一下。

隨著朱帥手印的不斷變動,體內的金系元素如同潮水一般,瞬間瀰漫在了朱帥的全身,隨即,便透過毛孔,依附在了朱帥的體表。

金系元素的不斷湧出,讓朱帥渾身都籠罩在一股淡金色光芒之中,看起來十分的怪異。而毛孔漲裂之痛,也讓朱帥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一滴滴汗珠順著臉龐滴落而下。

儘管此前早有準備,但是渾身的劇痛還是讓朱帥有些心悸。

想要將靈階法術修習至大成,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朱帥此前所修習的各種靈階法術,都屬於攻擊性法術,雖然在修習之時,會有一種虛脫之感,但是在朱帥強大的龍吟五行魂以及五行輪轉術的輔助之下,朱帥並沒有感到特別困難。

只有這聖金甲以及瞬步,讓朱帥吃盡了苦頭。朱帥這才意識到了靈階法術的恐怖之處。

手印不散,朱帥身體表面的金系元素越加的濃厚,逐漸的凝聚成一道金甲聖衣,將全身都保護了起來。

不過,朱帥此時只是領悟到聖金甲的皮毛,所以體表的金甲極薄,恐怕連別人的凡階法術都抵擋不下來。

好在朱帥並不是急功近利之人,所以心中並不急躁。

強忍著身體之上的疼痛,朱帥不斷的修鍊著聖金甲以及瞬步,不懈努力之下,兩者皆有了不小的進步,而天色也逐漸了暗了下來。

站起身來,朱帥脫下已經濕透的衣袍,將身上的汗珠擦拭乾凈,換上一套新的衣物之後,便起身準備離開。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陣陣低語,朱帥趕緊躲在了一顆大樹之後。

朱帥的感覺十分的敏銳,雖然聲音相隔甚遠,朱帥已經覺察,將自己隱藏好不久,三道身影便進入了朱帥的視線。

朱帥的雙眼瞬間緊縮。

來者,居然是當日當眾羞辱玉瑤的慕容。此時的慕容,雙手各摟著一名女生,滿臉淫笑的走進了森林。

居於慕容左手邊的女生,身材十分的妖嬈,眉目顧盼之間,讓人有種神迷之感。而慕容右手緊摟的女生,則清純了許多,只是不知為何,此時目光有些獃滯,只是下意識的隨著慕容前行。

三人進入森林,四處張望了一通,確定無人之後,才在一顆大樹下坐下。

那妖嬈的女生很快便窩進了慕容的懷中,撒嬌道:「慕容,我幫了你這麼多次,你該不會哪天拋棄了我吧!」

「我慕容是那種人嗎?你放心吧,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心肝小寶貝。」慕容的雙手肆意的在女孩的身上遊走。

「哼!又騙我,恐怕玉瑤才是你的寶貝吧。」女孩子嘟著嘴拍掉了慕容的手掌,慕容也不惱怒,又在另一名女生身上遊走起來。

「玉瑤?呵呵,她算什麼,我只不過是和宇杲他們打賭看誰能拿下她而已。」慕容的鼻子在那清純女生的身上不斷的嗅著。

「鬼才信你的話呢,你們男人都是騙子。」女孩的嘴角微微上揚。

「不信我?那你看著,下周和火系的比賽,我再讓她下不來台。」慕容淫笑著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啊,到時候要是不好好羞辱她,以後別想讓我再幫你。」女孩得意的挽住了慕容的脖子。

「好了,藥效時間快過了,咱們抓緊時間吧!」慕容的雙手伸向了清純女孩的衣襟,而那妖艷女孩也壓向了慕容。

朱帥的心頭一震。

慕容此前的表現雖然齷齪,但沒想到居然卑鄙無恥至此,聽他們的對話,這清純女子明顯是被他們所設計。

想到這裡,一股怒火自朱帥心中升騰,雙手結印,一朵火蓮便擲向了一旁,伴隨著巨大的爆裂聲,旁邊的一顆巨樹都被轟出了一個焦洞。

「誰?」慕容急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四處觀望了起來。

朱帥剛想出聲,一陣雜亂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原來,此處的動靜驚動了不遠處的巡邏隊,他們此時正朝著這邊趕來。朱帥馬上縮回了身體。

見自己被發現,慕容惡狠狠的罵了一句,趕緊將幾人的衣服收拾好,站起身來,而巡邏隊也已經到達了此處。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定下身形,負責巡邏隊的導師怒聲道。

「導師你好,我們幾人正在此處修習切磋,沒想打擾到導師了。」慕容趕緊拱手行禮。

「切磋去學院比武台,這裡不是修習的地方。時間不早了,這裡禁止學生逗留。」導師有些微怒。

慕容趕緊應了下來,三人慌慌張張的朝著學院走去。

待三人走遠,導師四處探查一番,見無人之後,囑咐著幾名隊員。

「現在已經快天黑了,一定要多加小心,天墓山脈的魔獸眾多而且實力不弱,一定不能讓學生們離開學院太遠。」

巡邏隊的幾名隊員馬上應了下來,幾人這才朝著別處走去。

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朱帥的眼睛微眯。

下周便是與木系分院的比賽了,慕容竟然還敢對玉瑤學姐有非分之想,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是不知悔改了。

心中暗自思索一聲,朱帥也朝著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岳鈺已經在床榻開始了修鍊。自從進入學院,見過郝微學姐之後,岳鈺修鍊起來十分的努力,再加上朱帥不停的提供符咒,岳鈺並不會為米幣感到憂愁,所以近段時間的進步極快,已經隱隱碰觸到了七段法師的壁障。

而且,岳鈺還十分的痴情,這些天堅持不懈的為郝微學姐送飯,雖然郝微學姐沒有表示什麼,但是對岳鈺的態度有了極大的轉變,長久下去,說不定真的可以打動郝微學姐。

心中誇讚了岳鈺一句,朱帥也很快開始修鍊起來。雖然慕容極為卑鄙,但是實力卻不容小視,同為陰陽法師,慕容已經修鍊到了三段大法師的級別,與七八段的單系大法師對戰也不會落於下風,而且,慕容還是一名二星符咒師,所以朱帥與慕容相比,也只是法術級別略佔優勢。

再過一周便是與木系分院的積分賽,朱帥必須抓緊每一刻,盡量提升自己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