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若晞聽了也算安心,隨後便和南羽離一同趕去雲相學院。

………………

雲相學院。

夜若晞才剛剛到,就有人跑來和她說話。

「夜若晞,你可來了,你都不知道,這個龍翔學院的龍驚情,真是太恐怖了!」

「是啊是啊!我就感覺他能夠把我們全部都給處決了……」

夜若晞不由得笑出了聲,「哪有那麼誇張。」

龍驚情看到夜若晞來的時候,趕緊站了起來。

「你來了。」他的聲音很平靜,但是又有些激動。

「嗯。」夜若晞看了看龍驚情,腦海里還想著他是一隻小白貓的樣子。

龍驚情直接站在了夜若晞的身後,對於他來說,夜若晞才是全部,他只相信夜若晞。

「落雪來了嗎?」夜若晞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落雪,略微有一點失望。

「先選人吧,把落雪的位置空下來,我相信她會來的。」

「凌教官,你覺得帶誰去比較合適?」

總裁爹地你老了 凌風皺了皺眉,「讓院長決定吧,我就是一個隨行教官。」

諸葛祥雲沒有推辭,最後說道,「你、南羽離、雲不凡、紫鈞、紫瑤、洛夜、洛天、雪蝶、杜穎、高雲、龍驚情,如果落雪來的話,還有落雪,如果落雪不來,那就他了。」

諸葛祥雲指了指白青遠。

白青遠是肯定會帶去的,只不過並不准備出戰,畢竟白青遠暫時還不能夠用自己的身份。

「讓流雲來吧。」

「流雲?流雲復原了嗎?」諸葛祥忍不住問了一聲。

「復原的差不多了,如果落雪趕不及,就讓流雲來,到時候任何一個人不能上場,就讓流雲頂替。」

流雲那是在炎月內療傷,完全聽不到夜若晞的話,不然他一定會跳出來。

想他僅僅是僅次於南羽離的高手,直接變成替補了。 隨行的教官,諸葛祥雲、查天新、凌風在列,隨後三位教官分別是三院的分院長,自然也跟著一起去了。

「這一次和火雀大陸之間的友誼賽,就算是輸了,也一定要輸出我們雲羅大陸的氣勢!」

諸葛祥雲這一點底氣還是有的。

但是諸葛祥雲這話說完,所有人都對他露出了一個迷之微笑。

諸葛祥雲被他們的眼神看的涼颼颼的,但是還是很認真地說道,「難不成我還說錯了?」

夜若晞笑道,「院長師父,您一點都沒有說錯,不過……」她說著看了看身邊的南羽離,隨後用手肘抵了抵南羽離的身體。

又對著龍驚情喊了一聲。

「喂!」

龍驚情看了過來,露出一個略帶迷茫的眼神。

夜若晞這才繼續道,「我覺得院長師父恨不得所有的場次都讓你們兩個人上了。你們兩個就是我們雲羅大陸全部的戰鬥力,兩個頂一個雲羅。」

「謝謝夫人誇獎。」

龍驚情看了一眼夜若晞,隨後別開了頭,算是承認了夜若晞的話。

諸葛祥雲對著夜若晞重重地哼了一聲,隨後說道,「我這麼想還能夠錯了不成?」

聽到諸葛祥雲這麼說,眾人全都笑了起來。

確實沒有錯。

南羽離的實力有目共睹,夜帝簡直就是謎一般的存在。

而龍驚情的實力雖然比不上南羽離,但是卻絕對是僅次於南羽離的存在。

「火雀大陸的人,應該是正午的時候就會到,你們都下去準備一下,看看還有沒有需要帶的東西,雖然火雀大陸也有……畢竟沒去過,萬一生活習俗不同,那可就不好辦了。」

「院長師父,是不是還應該給您帶瓶辣椒醬去?」

隨著夜若晞的話,所有人都笑出了聲,很快所有人都去整理東西。

但是夜若晞卻看著遠處,她還在想落雪是不是會來。

是不來,還是可能會趕不及。

這在紫雲帝國碰到落雪之後,她便覺得和落雪還是挺有緣的。

再者她和姓落的也挺有緣的,最開始碰到的老爺爺落應天,隨後便是落雪和落風。

不過落風完全不認識落雪,而且從南羽離的口中可以聽出來,落風一直活著,這該是一個老妖精了吧?

這個姓或許不錯。

一個被人追殺陷害還能夠活著的老頭。

一個公主。

一個長相俊美的老妖精。

也不知道到時候落雪突然趕到,能不能多帶點人去。

………………

正午前。

在諸葛祥雲的建議下,所有人都把午飯給吃了,以防這火雀大陸的人,連飯都不給他們吃。

「有那麼誇張嗎?他們火雀大陸的人眼睛還長在頭頂上不成。」

「雲朵、雲閑還有雲卿,你們看他們誰的眼睛長上面了?」

夜若晞說著自己先笑了起來,「好吧,我承認他們的眼睛長在頭頂上。」

眼高於頂,他們大概就是那樣的人。

說到最後,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

「你看他們,派人來接我們?這聽上去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們多大的面子,還不是他們要顯示他們自己,來看看『弱小』的我們。」

「嘖,我倒是想看看他們會用什麼來接我們?會不會是什麼靈獸?」

「對對對!我也好奇,我聽說火雀大陸的可以當坐騎的靈獸,可是我們這邊怎麼都沒法比的。」

「也不知道就我這修鍊水平,這輩子是不是有機會去火雀大陸。」

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更多的人還是羨慕。

「得了吧,這以後還有機會,我們好好修鍊,說不定下次就是我們了。」

正午時分,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為什麼還沒人來。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突然有人指著天上大喊道,「你……你們看!看天上!」

「卧槽!這是什麼東西?」

「難道這裡面的是火雀大陸來的人?」

這已經顛覆了我的想象了。

「天那……」

夜若晞也抬頭看了過去,當看到這天空中飛來的龐然巨物時,也是微微一怔,最後忍不出感嘆出聲。

「這還真是……可以讓他們在我們面前眼高於頂的利器。」

這一艘簡直就是天空飛船,這船身上面還有炮彈,如果不是因為它在天上飛,夜若晞真以為看到了華夏的軍艦。

當然這恐怕比軍艦還要牛逼一點,畢竟它可以飛。

或者可以說更像是一艘會飛的海盜船。

夜若晞回頭看了看身邊的南羽離,隨後問道,「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這……個?」南羽離想了想,隨後說道,「並沒有想到。」

「我沒見過。」夜若晞非常鎮定地說道。

「這個……很常見。」

夜若晞真的有一種海扁南羽離的衝動。

然而就在此時,南羽離直接戴上了他的面具。

「怎麼,你在那裡也有認識的人?」

「沒有。」

嘖。

這一副準備隱藏自己的樣子,夜若晞其實是羨慕的。

因為南羽離的實力,讓他隱藏身份的最大可能性就是避免那些阿諛奉承的人。

而她想要這樣的待遇都沒有。

只是飛船降落的時候,卻完全沒有顧及到下面的人。

眾人慌忙散開,給飛船讓出了足夠的空間。

飛船降落的時候,帶起強大的氣流,大多數學生沒有準備,直接被氣流震飛了出去。

一瞬間,學院門口人仰馬翻。

夜若晞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這些人還真的是眼高於頂。

開著這樣的飛船降落,竟然完全不顧他們的死活。

難怪院長師父要讓他們先吃午飯,這不吃午飯,遇到的問題不是「吃不慣」,而是他們根本就不會給他們準備任何一點吃的吧?

飛船聽聞之後,船艙便打開了。

只見穿著金光閃閃的一男一女,從船艙裡面走了出來。

然而他們就站在甲板的最前端,甚至沒有踏上雲羅大陸的大地。

「誰是雲相學院的院長?」女子的話有些尖細,眼神沒有停留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

諸葛祥雲微微皺眉,但還是上前一步說道,「我是,不知道兩位是……?」

「帶上你的人,跟我們走。」

不等女人回答,男人直接開口打斷了諸葛祥雲,甚至沒有理會諸葛祥雲的話。 所有人對於這飛船的熱情,全都在這一男一女開口的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原本熱絡的氣氛也在瞬間消失。

夜若晞看向諸葛祥雲,而諸葛祥雲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消失。

他沉穩地看向那一男一女,「不知道兩位代表的是哪一方學院?」

男人的目光終於落在了諸葛祥雲的身上,「跟著走就是了,哪裡那麼多廢話?」

那些壓抑的情緒,此時此刻全部爆發了出來。

「有沒有搞錯!我們是去火雀大陸參加友誼賽的,你們有必要眼高於頂嗎?還真當自己的眼睛長在頭頂上了?」

「見過噁心的人,沒見過這麼噁心的人,你以為你們是什麼東西?真的以為全世界都會圍著你們轉嗎?」

「不就是一個火雀大陸嗎?有本事你們去縉雲大陸叫啊!叫叫叫!以為自己是母雞啊!」

這論大陸的地位,雲羅大陸確實比不上火雀大陸,但是這兩個火雀大陸來的人,在雲羅大陸叫囂,無疑是非常不可取的。

這是個人都能夠看出來,這樣隨便亂叫,就是找死的節奏吧?

一男一女的臉色,被眾人的狂轟亂炸給轟的變得越來越鐵青。

「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我們可是曜日帝國的使者!」那女人嬌喝道,這鐵青的臉色更加襯託了她自以為是的高高在上。

「曜日帝國是什麼東西!」

「就是,沒聽過!」

「噗嗤……」夜若晞還真的沒有忍住,他們要不要這麼可愛?

其實他們是真的沒有聽過曜日帝國,他們都對火雀大陸的了解都是從古籍上方。

然而每一個上位面的大陸,為了保佑自己在大陸間的優越感,都會可以隱藏自己的真是情況。

所以他們對這個曜日帝國確實不是很了解。

而這一聲輕淺的笑聲,卻在瞬間吸引了那一男一女的視線。

「你們不知道曜日帝國也就算了,竟然還敢嗤笑!按照曜日帝國國法,嘲笑帝國者,就地正法!」

那女人直接大喝道,隨後不給眾人反應過來的機會,朝著夜若晞直接走了過去。

她站在夜若晞的跟前,隨後冷聲道,「如果你現在跪下來求饒,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