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休息一下吧,不是我不夠理解大家,只是我的山洞實在是小,不能裝下你們,大家帶着東西先回到我那裏,在外面湊活一夜吧!”我覺得我能說出這些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江文昊這次沒有多說什麼,反倒是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我和衆人將場地能用的東西悉數帶走,回到山洞之後,發現季博他們正在那裏休息扯皮,看他們的臉色似乎很氣憤,肯定是在懟葉偉發泄。

“喲,秦銘,你們回來了?我們那地方怎麼樣?”季博笑嘻嘻的站了起來。

“沒了!”

我甩下這兩句就進了山洞,我還以爲季博又會朝我一頓質疑,許是他望見了衆人大包小包拎着的東西,也就沒再跟我嚷嚷。

“葉偉這是爲什麼?我平時待他不薄啊!”季博望着天空,大有那種捶胸頓足的感覺。

“葉偉這個人,可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的!”我從山洞中拿出了鍋,今晚就得伺候這羣人吃喝了。

唉,我之前想象的局勢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什麼局勢?

自然是這種互相依賴的局勢,一起抵禦外敵的局勢。

“秦銘,你這是……”季博望着這口鍋,已經開始吞口水了。

“當然是吃飯了,怎麼?不餓嗎?”

季博悻悻的看着我,點了點頭。

我吩咐所有人都忙起來,會做飯的儘量來幫忙,該打水的打水,該收拾物資的收拾物資,然後我去地窖中拿了不少的涼薯和羊肉,又囑咐了兩三個男人去海邊撿些海鮮。

而我和洛詩婧、葉婉兒去了小麥田處,爭取把這些“寶貝兒”趕緊收拾起來。

葉偉和李曉芸看來只是將這些小麥踩倒了,並沒有來得及將這些穗也毀掉,對我們來說,這也算是幸運的,算我們回來的早。

我將土中的小麥穗小心的挖了出來,現在已經變黃了,其實之前我算日子,這些小麥至少還需要不到兩個月才能收成的,爲什麼現在熟的這麼早?

難道和熱帶的天氣有關嗎?

我回頭問葉婉兒什麼情況,這妮子也是搖了搖頭,看來這問題還真難住了我們大名鼎鼎的植物學家。

我在山洞中找了一個小罐,然後小心的將這些穗上的麥子都扣了下來,今天這些收成已經不錯了。

洛詩婧和葉婉兒也學着我的模樣,將所有的麥子都扣了下來,等我們忙活完之後,我顛了小罐的重量,少說得有兩斤左右。

這些已經足夠了,明年再種下去的話,我們一定會有一個好的收成。

“秦銘,你們過來吃飯吧!我們都弄好了。”吳倩從那邊走過來衝我們說道。

今晚只是簡單的吃了些,由於人太多,看樣子大家都沒有吃太飽,但是目前的處境也容不得大家都能填飽肚子。

都他麼怪這個天殺的葉偉。

晚上吃完之後,衆人的臉色都是很陰沉,在這荒島上也待了好幾個月了, 本來在逆境中好不容易活了下來,到頭來卻發現什麼也沒剩下。

一場火便回到瞭解放前。

我之前還大言不慚的和洛詩婧衆人說這座島上不會冷的,看樣子也是我吹牛逼了,現在的晚上一天比一天冷,白天熱,衆人都穿的少,現在一個個凍得,都圍着火堆哆嗦。

“你說咱們還能活下去嗎?”

“現在咱們什麼都沒有了。唉,當初還不如直接沉入海底了,也不至於活得這麼累~”

“我想我媽媽了……”

衆人的士氣不足,都在唉聲嘆氣的抱怨,這種氛圍是會傳染的,我們幾個也是悶悶不樂。

我回頭望着洛詩婧,摸着她的頭髮,看得出來,她也是強顏歡笑,葉婉兒在旁邊望着我,雖然沒說話,卻也很理解的笑了笑。

不對啊,我們這羣人在這邊都很低沉,怎麼不見了田夢靈這個搗蛋鬼?

“海哥,於凌飛你見了嗎?”

我很是疑惑的找了一圈,發現這羣人中也沒有於凌飛的身影。

嗐?下午的時候我還明明看到他們兩個的,這田夢靈不跟在洛詩婧屁股後,反倒是一直黏在於凌飛後面了。

難不成這兩個傢伙也背叛了我們?

海大富慵懶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奇了怪了,衆人還在抱怨,我和洛詩婧、葉婉兒則是爬上了山洞頂去看看這田夢靈是否在這邊。

這一天的勞累導致我上個山頂都費勁,等我們趴上去之後,我們三人都驚呆了。

山洞頂,於凌飛正在和田夢靈…… 這兩個人此時正在打情罵俏。

洛詩婧倒是沒什麼,而是很欣喜的望着田夢靈,似乎自己的親妹妹嫁出去了一樣。

而我則是一臉的尷尬,之前和田夢靈還經常開車,而這妮子每次也是很霸氣的回懟我,導致我經常有種錯覺,就是這妮子對我是有意思的。

不過現在看來我放心了。

我可不能再將她收入我的“後宮”了!

現在洛詩婧和葉婉兒已經夠我頭大的了,再加上一個田夢靈,會更亂套,我倒是很自然的鬆了一口氣。

葉婉兒可不是這麼想。

“嘆什麼氣啊?怎麼?現在是不是有點後悔了?沒及時把田夢靈收入麾下?”葉婉兒在我背後輕輕的掐了我一下。

“怎麼可能!我可從來沒對她產生過什麼齷蹉的想法!”我厚着臉皮說道。

不過之前在嬉鬧的時候,總會不經意間有肌膚的接觸。

其實過了這麼久我才發現我對這妮子更像是對妹妹一樣了,只不過在一起生活久了,她這突然的情竇初開讓我有些捨不得。

再加上田夢靈這小丫頭之前一直叫我銘哥,我自然就將她劃到了妹妹的行列。

當然不是不要臉啊!

畢竟我已經有兩個女人了。

我們的談話聲音有些大,導致於凌飛和田夢靈往這邊看了看。

“喲,銘哥你們來啦~”田夢靈笑着衝我們招手。

反觀於凌飛就有些不自然了,有些拘謹的撓了撓頭,然後似乎很是抱歉的衝我笑了笑。

“還真是尷尬,被你們看到了~”田夢靈嘿嘿的笑着。

“從實招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雖然現在的氣氛很是尷尬,但是得說兩句,不然會更尷尬。

“就是最近啊!怎麼了?不滿意嗎~”田夢靈望着我說道。

“當然滿意,作爲哥哥姐姐,能夠看到自己的妹妹找到愛的人,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我笑着說道。

“其實銘哥我得給你坦白一件事情~”於凌飛有些歉意的望着我說道。

“怎麼了呢?”

“自從上了荒島之後,夢靈就一直跟着你們,其實我很早以前就看上她了,只是當時她跟着你走了,但是當時我很混蛋,沒有毅然決然的站出來跟夢靈走!”於凌飛說道。

“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還拿出來說道~這有啥的!”我擺了擺手,事情都快發黴了,這於凌飛還拿出來墨跡。

“我當時還蠻害怕的,害怕夢靈和你呆久了,就愛上你了~”於凌飛似乎很委屈。

“其實我當時確實對銘哥有些依賴~”田夢靈說道。

“什麼?你難道真的是愛上他了?我只不過是你的備胎嗎?”於凌飛突然就抓狂了,眼中似乎有淚水存在。

“其實我真的以爲我會愛上銘哥,但是後來我才知道,那不是愛,只是依賴而已,在這座荒島上待久了,又和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住在一起,我自然會產生依賴感,但是我一直都明白,那不是愛情。”田夢靈認真地說道。

“其實很久之前小飛就找我談過了,我只是在猶豫,直到那天去海邊救銘哥你的時候,小飛對我說了很多,做了很多。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愛我的!我才發現命中註定的男人也許就是小飛了吧~況且我看得出來銘哥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他喜歡的也正好喜歡他!”田夢靈似笑非笑的望着洛詩婧和葉婉兒。

這兩個妮子都有點羞澀的低下了頭。

“真的想不到夢靈你隱藏的這麼深~我還以爲你就要跟着秦銘這個花心大蘿蔔了呢!”洛詩婧鬆了一口氣。

洛詩婧心中其實是由心結的,她自然明白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她真的害怕田夢靈也會對我傾心,她已經最大限度的接受了葉婉兒,再去接受一個總在身邊唧唧喳喳的田夢靈,她還真的做不到。

不過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洛詩婧心中的心結自然也就解開了。

“花心大蘿蔔?你說誰?秦銘嗎?難道他還愛上了別人?”於凌飛的眼神自然而然的就轉向了葉婉兒。

“咳咳咳,差不多行了吧~現在的情況可不允許你們你儂我儂的啊!趕緊幫季博那羣人想辦法安身才是正事!”我清了清嗓子,於凌飛這個愣頭青可別再往下說了,不然我就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我們一行五個人從山洞頂走了下來,其實我的心中是有些芥蒂的。

當然不是對田夢靈的佔有慾。

是對洛詩婧和葉婉兒的懷疑。

田夢靈這次再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之後,我就覺得洛詩婧和葉婉兒之所以跟着我,也無非是因爲對我的依賴,實際上她們並不愛我。

但是我回頭望向這兩個妮子的時候,她們的眼神是騙不人的,那就是對愛人的眼光,那種信任與愛慕,是裝不出來的。

也許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於凌飛很是自然的牽着田夢靈的手走了下來,所有人因爲房子被燒了的事兒,並沒有興趣祝福這兩位新人,反倒是海大富有些驚訝的望着於凌飛。

“小飛,你們這是……”海大富有點摸不着頭腦。

估計在他腦中想的也是,田夢靈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吧?

“夢靈,你不是和秦銘……”海大富看了看秦銘,又看了看我,搖了搖頭。

我估計他心中肯定在想,年輕人的世界,老年人還真是不懂了~

“海哥,你想多了,我和銘哥之前沒什麼的,我們只是一起生活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樣啦~”田夢靈搖着手說道。

“那好吧~小飛,還真有你的!”海大富會心的笑了。

這種感覺倒像是父親見到兒子找到了媳婦兒一樣的欣慰。

寒暄了一會兒之後,我回頭望向季博他們,唉,這羣人雖是可憐,但是可憐之人也有可恨之處啊,我現在實在不能將他們趕走,不然我也不是人了。

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暫時讓他們在這裏將就一晚上吧。

“銘哥,我們的關係你們也知道了,那我現在還是搬去小飛那邊住吧,就不在這邊啦~”田夢靈笑着衝我說道。

對此洛詩婧和葉婉兒還是很不捨得的,畢竟一起生活了那麼久,想不到這妮子這麼快就“嫁了出去”。

“那好吧,今晚我們幫你收拾一下,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記得來找我們!”洛詩婧戀戀不捨的拉着田夢靈的手。

“放心吧,我事兒這麼多肯定還會來煩你們的!哈哈~”田夢靈雖是笑着,眼中卻充滿了淚水,搞得我心中也有些不舒服了。 今晚所有人就在我這邊休息了,大屁和小乖也算聽話,並沒有威脅這些人。

清晨天一亮,江文昊就已經洗完了臉,站在了我山洞門口,今天勢必要和艾瑞克他們說個明白!

我們將季博他們僅剩的物資扔進了山洞,然後一羣人簡單吃了一點就奔着艾瑞克船的方向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