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之力乃是天道之力下屬的一個分支,天災之力的具體表現形式便是各種的天災,當年天道考驗之時所出現的那無數天災,便是由天災之力所形成,眾人感受到這股天災之力中帶有一種極為乾燥的感覺,很明顯這是旱災的天災之力!

想到這裡軒轅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這絲天災之力一旦被釋放出去,那麼有熊部落便會陷入旱災之中,就在軒轅想要出手阻攔的時候,天空之中突然降下一朵白蓮,在白蓮光芒的照射之下天災之力瞬間便消散於無形,緊接著空中傳來一聲詩號:「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

素還真從空中降下,她隨手一揮便收回了白蓮,素還真對軒轅笑道:「多年不見,人王風采依舊,如今嫘祖又誕下一女,當真是可喜可賀呀!」

「唉,卻不知此女出生到底是福是禍。

」軒轅眉頭不展,顯然是在為女兒憂心,素還真笑道:「自然是福,而且是大福!」

「此話怎樣?」軒轅疑惑的問道,眾人也在仔細聆聽,很明顯他們也想不通,素還真笑道:「此女方一出生便有旱魃之體,加之天資不凡,若有名師教導,不出千年便可以成為絕頂高手,比

之諸位也不差分毫!」

眾人聽完心中大驚,在場的眾人在洪荒之中都算得上天資絕頂,短短數千年便可以達到別人數萬年甚至是數十萬年的修為,雖然有人族先天道體的加持,卻也是世間極為少有,而如今素還真卻說這個女嬰不用千年便可以與他們相同,這如何能讓眾人不驚訝,不過軒轅所關心的不是這些,他皺眉問道:「請問素賢人,這……旱魃之體,乃是何物?」

「旱魃乃是殭屍之中僅次於殭屍王將臣的存在,天生便能自由操縱乾旱。

」素還真笑著答道,軒轅聽完之後繼續問道:「那不知殭屍為何?」

「殭屍,集天地怨氣,晦氣而生。

不老,不死,不滅,被天地人三界屏棄在眾生六道之外,浪蕩無依,流離失所。

身體僵硬,在人世間以怨為力,以血為食,用眾生鮮血宣洩無盡的孤寂……」素還真緩緩說道,隨著她的訴說軒轅等人的臉色越難看,素還真卻突然笑道:「當然這只是官方說法,說的也僅是低級的殭屍,像旱魃這種高級殭屍不再此列。

這一下子眾人怨念叢生,你說話倒是說完整好不好,這一下子巨大轉折對心臟不好,軒轅摸著自己的心臟深吸幾口氣,若非他修為高強,恐怕直接就被素還真弄出心臟病,他無奈的說道:「素賢人……唉,你繼續吧。

軒轅也不知道他想要說什麼,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說了,只聽素還真笑道:「我這次前來便是要帶她走,為她找一個好老師,如果調教得當,或許將來人王與蚩尤決戰之時她還能幫上大忙呢!」

「可是……唉,好吧。

」軒轅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原本想說這孩子還太小,想要讓素還真過段時間再帶她走,但是軒轅轉念一想,既然素還真說要現在帶她走,肯定是有著她的理由,所以軒轅只能無奈的答應了,素還真見狀笑道:「人王莫怪,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這孩子如今還小,無法自由控制那股旱災之力,如果把她留在有熊部落,那麼有熊部落必將面臨無比強烈的旱災!」

「那……能讓我們先給她取個名字嗎?」此時屋中傳來嫘祖的聲音,剛才軒轅與素還真的對話嫘祖聽的是一清二楚,她也知道素還真帶走女兒已成必然,看著剛剛出生的女兒嫘祖心中很是難過,所以她才出言請求,想要給心中留下一點的慰藉,素還真對著屋中說道:「自是可以,父母取名本就是天經地義之事。

「夫君,你來取吧。

」嫘祖讓侍女把孩子抱給軒轅,軒轅抱著孩子心中很是不舍,這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孩子,一天父女親情都沒有享受過就要被人帶走,要是換做別人恐怕直接就會被逼瘋了,軒轅強忍心中的哀傷,他不斷告訴自己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又能見到了,軒轅思索之後緩緩說道:「你是我姬軒轅的女兒,自當以姬為姓,而你又是旱魃之體……就叫女魃吧!」

滅世大磨62: (小說.b。更新)滅世大磨622:更新時間:23-6-247:7:26。「既然名已取好,那麼素還真便告辭了。小。。更

」素還真伸手從軒轅懷中抱過女魃,腳下生出一朵白蓮帶她飛上空中,轉眼間便消失不見,就在素還真帶著女魃離去之後不久,風后和敖應便回到了有熊部落,敖應遠遠的看到一朵白蓮一閃即逝,不自覺的眉頭一皺,他總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不過敖應沒有繼續深究。5923

風后和敖應找到軒轅的時候,軒轅的哀傷之情已經減弱了不少,他一見風后回來,高興的心情終於把哀傷衝散,風後來到軒轅面前笑道:「人王,風后回來複命!」

「風后,你終於回來了。

」軒轅笑道,風後點了點頭,他指著身邊的敖應說道:「這位是龍族高手敖應,正是在他的幫助之下我才完成了龍飛陣。

「原來是龍族的高手,軒轅有禮了。

」軒轅對著敖應施了一禮,敖應見狀連忙回禮說道:「敖應此次不過是奉太子敖廣之命相助風后,當不得人王如此大禮!」

因為從品級上來說,人皇與龍皇是一個等級,而身為唯一人皇候補的軒轅與龍族太子敖廣平級,敖應雖說是敖廣的師傅,但依舊算是臣子,所以品級比軒轅要低上一級,雖然人族和龍族是兩個種族,但由於祖龍身合人道,所以兩族的品級可以通用。

「既然如此,軒轅也就不再客套了。

」軒轅說著轉頭向風后問道:「不知你此行的成果如何?」

風后笑著拿出那捲巨大的圖畫在軒轅面前展開,開始給他講解起自己的研究成果,風后的八陣圖軒轅也曾經見識過,其玄妙之處讓軒轅至今難以忘懷,如今得知風后竟然把八陣圖完善並改編為軍陣,就連軒轅都不得不讚歎風后大才,隨著風后的不斷講解,各種陣法的變化漸漸出現於軒轅心中,他越聽就越覺得此陣玄妙,當即軒轅說道:「風后,你立刻去找力牧,無論如何要儘快讓士兵們掌握此陣!」

「風后明白!」風后領命去找力牧,軒轅又轉頭問敖應:「不知你有何打算?」

「我想先去嫦娥部落見一下太子殿下,然後再做打算。

」敖應說道,軒轅點了點頭說道:「如此也好,我正好也要去一趟嫦娥部落,咱們正好可以同行。

「能與人王同行乃是敖應的榮幸。

」敖應笑道,兩人上路之後很快便來到嫦娥部落,他們兩人進門的時候看到了有趣的一幕,精衛滿臉不耐的趴在桌子上,常儀站在精衛旁邊說個不停,敖廣站在一幫滿臉的無奈,軒轅一見就知道絕對是精衛又撞到常儀手中了,他當即笑道:「精衛姐姐又鬧出了什麼事情?」

常儀一見軒轅近來便對著軒轅行了一禮,然後一臉嚴肅的講述起這段時間生的事情,原來自從敖廣和風后出,常儀前來堵門之後,精衛就不得不繼續處理公文,不過以精衛的性格又怎麼是能安靜下來的主,常儀也

深知精衛的性格,所以根本沒有走的太遠,而是在暗處關注著精衛的動向,果不其然他只等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看到精衛鬼鬼祟祟的從屋裡出來,看樣子很明顯是要偷溜。

「什麼叫偷溜,我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聽到這裡的精衛不滿的說道,常儀對此不置評價,他繼續講述著,把精衛堵個正著的常儀自然給精衛安排了更重的任務,精衛由於這次被堵心中懷疑常儀依舊沒有離去,因此她倒是安靜了幾天,不過時間一長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她再次試圖逃跑,不過很可惜又被早有準備的常儀堵住。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常儀和精衛鬥智鬥力,常儀不愧是自伏顯之後的新一代『牢頭』,抓精衛的技術當真是舉世無雙,精衛在短短的一個月內連續逃跑上百次,但是每一次都被常儀事先料到,不得不說常儀對精衛的了解甚至越了精衛自己,精衛眼見事不可為只好定下心來批改公文,但正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就在精衛放棄之後沒兩天,敖廣回來了!

由於嫦娥部落本就離東海不遠,因此敖廣這一去一回也就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敖廣的回歸直接給精衛打了一劑強心針,精衛二話不說拉著敖廣一起批給公文,沒想到常儀一見敖廣幫忙,二話不說又給精衛加了一倍的量,加一倍的量是個什麼概念,讓我們算一下就知道了。

記得當初風後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如同小山一般的公文,結果常儀現風后幫助精衛,於是給精衛加了一倍的工作量,這就是兩座小山了,再加上這一個月里常儀的不斷堵門,幾乎沒一次常儀或多或少都會加量,導致敖廣回來之前精衛積攢的公文數量已經如山峰一般高了,如今又加個一倍……具體的情況自己去想。

「你讓我批公文又沒說不許找幫手!」聽到這裡的精衛很不滿的說道,常儀瞥了警衛一眼之後淡定的說道:「你能夠找幫手,我自然也能夠給你加量。

精衛立刻就沒脾氣了,說起來精衛天不怕地不怕,她這一生僅怕過三個人,這三人也是她的剋星,這第一個便是她的母親聽訞,從小在聽訞身邊長大的精衛,深知她的母親並不像表面那樣溫柔,聽訞畢竟師承於天魔,如果真有人一位她是無害的小白兔,那可就要小心小白兔突然變成猛虎把你一口咬死。

精衛第二個怕的是伏顯,因為伏顯是第一位能夠看住她的人,當年精衛和伏顯鬥法半年,精衛始終無法突破伏顯的看守,最後還是依靠著替身傀儡才得以逃脫,也正是因為如此精衛心中或多或少有些怕伏顯。

而這最後一位便是常儀,常儀也像伏顯那樣能夠看住她,而且常儀做的更絕,在伏顯那裡精衛偶爾還能夠溜出去幾次,當然都免不了被抓回來的命運,而在常儀這裡她別說溜走了,就連踏出家門都很難,每一次她想去找敖廣玩,必須先處理完常儀留下的公文,精衛前後共嘗試逃跑七百六十三次卻無一成功,這使得精衛不得不怕常儀,但是精衛不知道,常儀之所以能夠做到如此境地,那都是有原因的!

滅世大磨622: (說.b。新)滅世大磨623:更新時間:23-6-259:53:。常儀之所以能夠每一次都準確無誤的堵住精衛,靠的便是一張圖畫,大家應該還記得當年天維之門之亂的時候,精衛從伏顯手中逃走,伏顯是怎麼找到的她呢?沒錯,定位丹與定點陣圖!小。b.新

當年聽訞在精衛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她吃下了定位丹,從此精衛所在的位置就會在定點陣圖上顯示出來,當年聽訞得知烈山準備證道之後便找來了當時已經是嫦娥部落二把手的常儀,把那張定點陣圖交給了他,並且又當著精衛的面告訴他:「如果精衛不聽話,你可以盡情的罰她!」5939

由於給定點陣圖和說這些話並不是一次完成,因此精衛並不知道這張定點陣圖的存在,不過聽訞的話對於精衛來說就是晴天霹靂,也相當於是給了常儀一把『尚方寶劍』,別看你精衛是嫦娥部落的領,但是做錯了事情我就可以罰你,你還別不服氣,再說了你不服氣也沒用。

說實話精衛曾經無數次想要暴打常儀一頓,只不過每一次都沒動手而已,倒不是說精衛打不過常儀,更不是精衛下不去手,而是因為精衛每每準備動手的時候,眼前總會閃過聽訞那『溫柔』的笑容,那笑容看似溫柔,實則笑裡藏刀,精衛當即便會渾身一顫,然後放棄暴打常儀的衝動,由此可見聽訞在精衛心中積威甚深。

精衛此時突然現敖應竟然是與軒轅一起進來的,這兩人一個是人族未來的人皇,一個是龍族頂級高手,他們是怎麼碰到一塊的呢?帶著這種疑問的精衛問軒轅:「對了,你們怎麼會一起過來呢?」

「他應該是來找敖廣,我嘛……是來像你要人的!」軒轅先指了指敖應又指了指自己,精衛一聽軒轅要人頓時來了興趣,她急忙問道:「你打算要誰?事先聲明,我這裡除了常儀之外誰都不給!」

看來精衛是鐵了心要把常儀給扔出去,對此軒轅哈哈一笑,他高興地說道:「我別人都不要,就要常儀一人!」

精衛頓時臉就耷拉下來了,她剛才也就是說說而已,她雖然對常儀老是逼著她處理公文很反感,但是她卻從來沒有要把常儀趕走的心,正是因為有常儀的存在,精衛才能夠不理部落的事務,要是常儀被軒轅要走……精衛已經想象到漫天的公文向她飛來的景象。

「額……軒轅小弟呀,咱們商量商量唄,你看我這嫦娥部落高手也有不少,你就換個人唄!」精衛笑嘻嘻的就把其他高手都給賣了,可惜軒轅不為所動,他非常認真的說道:「其他人我都不要,就要常儀一人便可!」

「為什麼?」精衛很是不解,常儀這傢伙除了能處理點政務之位,看上去和別人也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呀,軒轅為什麼鐵了心要常儀呢?軒轅無奈的笑道:「精衛姐姐,你也知道我與蚩尤決戰將近,現在我手下之人幾乎都有任務,就這樣依舊人手不夠,要不然我絕對不會來找你求助呀!」

「原來是這樣呀。

」精衛點了點頭,不過精衛轉念一想,要是常儀跟著軒轅走了,雖然沒人繼續管她了,但是這些日常的政務卻也沒人處理了,這樣一來不是還要落在她的頭上,想到這裡的精衛立刻搖頭說道:「軒轅小弟,不是姐姐我不同情面,實在是因為嫦娥部落不能沒有常儀,姐姐我不能答應你的請求。

「你不就是怕常儀走後沒人替你處理事務嗎?」軒轅略帶無奈的說道,他這個姐姐除了貪玩之外最大的毛病就是懶,他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時軒轅身旁的敖應卻突然說道:「這事好辦!」

「敖廣,在我這裡已經學習了不斷的時間,我也是時候給你一個最終考驗,如果你完成了,那你就可以出師了!」敖應看著敖廣說道,敖廣聽完心中一驚,他已經大致猜到敖應所謂的『最終考驗』是什麼了,只聽敖應緩緩說道:「我給你的最終考驗,便是在決戰完結之前,留在嫦娥部落幫精衛處理公務!」

「這……不合適吧。

」敖廣有些為難的說道,敖應不理敖廣的為難繼續說道:「你如今也不小了,是時候積累一下處理公務的經驗,而且……我想精衛不會介意的,對吧。

「沒問題,敖廣交給我,你就放心吧!」精衛一把拽住敖廣說道,她算是看出來了,軒轅借人已成定局,那堆公務勢必會壓在自己身上,這種時候任何能夠幫自己分擔公務的人,都是她必須爭取的對象,如今敖應把敖廣送上門來,她要是不接著那就是傻子!

「既然如此,常儀便隨人王去了。

」常儀對軒轅說道,然後他對敖廣說道:「望太子能夠好好看住精衛,不要讓她到處搗亂。

「若是我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混亂的部落……唉……」常儀看著精衛,他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他想象中的景象,所以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萬語千言最後只能總結為一聲嘆息,因為他可以想象等他回來的時候,會有多麼大的一個爛攤子要處理。

就這樣常儀跟隨著軒轅返回了有熊部落,軒轅以常儀為內政大臣,專門負責處理有熊部落日常政務,從繁重的政務之中解脫出來的軒轅並沒有閑下來,

他開始視察有熊部落的各個軍團,有熊部落此時有士兵約一千萬,數量並不是很多,即便是整個人族加起來也就只有幾十億的士兵而已,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人族有太多的普通人要養活,無法做到巫妖兩族那樣動軋百億千億的大軍,不過由於巫妖兩族是全民皆兵,若是打了一場敗仗那絕對會傷筋動骨。

人族雖然只有幾十億的士兵,但卻有著更多的預備役,這些人平常在家種地,閑暇之時參與操練,修為雖然不及那些正規軍,但只要給點時間就能夠迅轉為正規軍,當年人族聯盟圍攻九黎部落,若非人族各部落愛惜羽毛不肯動預備役,再加上九黎部落全民皆兵,蚩尤還真不一定能撐多久,所以軒轅後來才會感嘆這些人誤事。

滅世大磨623: (小說.b。更新)滅世大磨624:更新時間:23-6-25:25:4。有熊部落的這一千萬正規軍按照洪荒兵制分為了一百個軍團,每個軍團十萬人,這一百個軍團之中有七十個是6軍,而剩餘的三十個則是空軍!小。。

要知道有熊部落的正規軍實力都在玄仙與金仙上下,這些人既已成仙,自然都會騰雲駕霧之術,既然如此又怎麼會有6軍和空軍的差別呢?之所以這些軍團會有6軍與空軍的區別,便是因為他們的修鍊之法不一樣!5243

6軍的修鍊之法主要修鍊的是力量,因為6軍在戰爭中扮演的基本都是與敵人硬碰硬的角色,他們不用太過追求度,而是要有著能夠摧毀一切敵人的力量,據說洪荒有史以來最強的6軍便是噬天的凶獸軍團,當然此時凶獸軍團早已被世人遺忘。

而空軍的修鍊之法則主要修鍊的是度,他們不用再戰場上與敵人硬碰硬,而是常常作為奇兵出現,他們需要在敵人沒有現之前起攻擊,從而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打亂對方的布置,而洪荒有史以來最強的空軍便是蒼天的靈獸軍團,不過與凶獸軍團一樣也被人遺忘了。

人族各部落雖然士兵數量多少不一,但基本上都是以七比三的比例配置的6空兩軍,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比如九黎部落便是純6軍,完全沒有空軍,因為九黎部落的傳承大多來自於巫族,而巫族由於他們體內的濁氣過重,難以駕馭清氣凝聚的雲朵,因此巫族趕路基本上都是用跑的,即便飛行也僅是以法力強行升空罷了,完全做不到騰雲駕霧那般愜意,這或許便是巫族少有的缺點之一吧。

巫族難以駕雲,繼承了巫族血脈的九黎部落自然也不例外,正因如此自九黎部落成立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過哪怕一支空軍軍團,雖然九黎部落沒有空軍,但並不是說他們對於空軍就沒有應對之法,九黎部落以純6軍的形式戰到今日,其戰法大量吸收了巫族的經驗,要知道巫族最大的敵手便是空軍強悍的妖族……跑題了。

軒轅巡查有熊部落眾軍團,看著相比數百年前更加強大的各個軍團,軒轅的心中卻是高興不起來,因為他知道雖然此時的各個軍團放在人族也是頂級,但依舊與九黎大軍有著一些差距,軒轅很清楚的知道,要想打敗蚩尤統帥的九黎部落,必須要在各個方面都比九黎部落強,畢竟蚩尤戰神之名不是吹出來的,一旦哪一塊出現短板,蚩尤就很可能會抓住這塊短板,然後掀翻他的對手。

這塊短板要是別的地方也就罷了,偏偏是6軍,一旦蚩尤現有熊部落的6軍打不過九黎大軍,那麼蚩尤很可能會調整戰略,先把有熊部落的6軍殲滅,到時候失去了6軍,空軍又能夠支撐多久?儘管有熊部落有著大把的預備役,但蚩尤會給他們時間把這些預備役轉化為正規軍嗎?當然不可能!

因此軒轅認為,想要打敗蚩尤,必須要把6軍的戰力提升上來,不過金

仙已經是普通士兵的極限了,要想在往上提升更重要的是悟性與機緣,短時間內想要增強6軍的戰力,不現實,軒轅為此很是愁,不過沒多久就有人解了他的愁,這人便是當日贈予常先一張牛皮的那位有熊大將,負責有熊部落新兵訓練工作的王亥。

話說這一日王亥率領著新兵野外操練,突然間有一群踏火靈駒從不遠處跑過,王亥看著這些踏火靈駒突然心中一動,他立刻下令新兵們就地待命,他自己則快步追趕上踏火靈駒,一把抓住了跑在最前面的踏火靈駒王的尾巴,緊接著王亥伸手撐住踏火靈駒王的腹部,一用力便把踏火靈駒王舉了起來。

王亥猛的一用力,踏火靈駒王就被他扔了出去,在踏火靈駒王起身之前,王亥前踏兩步故技重施,再次把踏火靈駒王扔了出去,這般幾次下來,踏火靈駒王終於低頭向王亥求饒,王亥上前摸了摸踏火靈駒王的額頭笑道:「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了!」

王亥立刻翻身上馬,騎著踏火靈駒王往回走,踏火靈駒王既然歸附了王亥,那群踏火靈駒自然也不例外,王亥帶著這些踏火靈駒回去之後,那些新兵看到王亥騎在馬上威風八面的樣子很是羨慕,王亥也沒有辜負眾望,他當即宣布每人都能夠獲得一匹踏火靈駒。

這些新兵自是非常高興,畢竟踏火靈駒雖然不算什麼珍稀物種,但也算得上是靈獸之列,每一匹成年的踏火靈駒都有著金仙的修為,而這些新兵的修為連金仙都不到,能夠有一匹比自己都強的坐騎,這是多麼榮幸的事情呀,就這樣在王亥的一時起意之下,有熊部落的第一個騎兵軍團誕生了。

軒轅聽說之後便與應龍前來查看,結果現在同等的情況之下,騎兵的戰鬥力遠高於步兵,在這個沒有槍械的冷兵器時代,騎兵乃是步兵的剋星,軒轅想到九黎部落那清一色的步兵,心中暗道終於找到了對付九黎大軍的辦法,他當即下令大規模捕捉能夠乘騎的靈獸,最好是成族群的捕捉,如此一來方便管理。

不得不說洪荒之中有熊部落一眾高手的工作效率真高,不過三個月的時間,整個有熊部落的步兵全部晉級為騎兵,每天都能夠看到一個個軍團的騎兵賓士在有熊部落附近,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騎兵的戰鬥力有了顯著的提升,軒轅心中暗自計算了一下雙方的戰鬥力之後終於露出了笑容。

就在王亥訓練出騎兵之後不久,四大臣的最後一位力牧也完成了他的任務,他用了數百年的時間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終於訓練出了三十餘位準聖,雖然這些准聖大多都是拔苗助長,以後難以有所精進,但准聖畢竟是准聖,再加上有熊部落之前已經有的高手,以及畜牧、風神、嫦娥等幾個部落支援的高手,可以說在准聖的數量上,有熊部落已經不遜於九黎部落。

隨著力牧和王亥回來複命,有熊部落的備戰已經基本完成,此時距離風后預計的千年之期已經過去了七百年!

滅世大磨624: (小說.b。更新)滅世大磨625:更新時間:23-6-269:33:57。九黎部落蚩尤家中,蚩尤拿著酒壺抬頭望天,不時的往口中灌上一口酒,與他幾乎形影不離的修魅此時擔憂的望著他,她輕聲問道:「蚩尤哥哥,這一仗非打不可嗎?」小。.新

「呵呵,魅兒呀,這一仗打不打不是我說了算,也不是軒轅能說了算的。567

」蚩尤無奈的笑道,他猛的灌了一口酒之後把酒壺摔碎,他憤然指著天空喊道:「而是這老天,是人道說了算,無論是我還是軒轅……都不得不打這一仗!」

蚩尤隨手又拿出一壺酒,他猛的灌了幾口之後轉頭問修魅:「你知道為什麼么洪荒九道要費時費力的搞什麼考驗嗎?」

「不是說為了考驗人族是否有成為天地主角的資質嗎?」修魅不解的答道,蚩尤聽到之後愣了一下,然後拍腿大笑道:「什麼天地主角資質?我告訴你!只要是女媧創造的種族,就都具有成為天地主角的資質,根本無需考驗!」

「為什麼?」修魅不解的問道,蚩尤給她解釋道:「女媧的命格乃是『人族之母』,她的命格決定了她的能力,凡是她創造出來的種族都將會被人道所認可,成為真正的天地主角,除非是女媧閑得無聊又創出一個種族和人族打擂台,否則的話人族永遠都是天地主角,那所謂的考驗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那天上的那團血煞之氣又是怎麼回事?」修魅問道,蚩尤看了看,他沒有直接回到修魅的問題,而是問了修魅一個問題:「你知道盤古父神開闢洪荒的時候,原本設定了有幾大界嗎?」

「這……修魅倒是不知。

」修魅搖頭說道,蚩尤也不知是喝醉了,還是有意指點,他眼神略微迷離的說道:「當年盤古父神開天闢地身化洪荒,這才有了我們如今的洪荒世界,而盤古父神的三魂七魄則化為了如今的洪荒九道,當年盤古父神曾經設定每一道都會有一界相對應,換句話說洪荒……應該有九界才對!」

「九界?」修魅掐著手指頭算了半天,卻現無論如何都算不出九界來呀,她不解的看向蚩尤,蚩尤笑道:「你算不出來很正常,因為即便洪荒世界創立至今已經近千萬年了,但是盤古父神設定的九界卻依舊沒有完全出世!」

「為什麼?」修魅不解的問道,蚩尤搖了搖頭,他呵呵笑道:「我也不知道呀!」

「那我再問你,你知道如今的哪一界對應的分別是哪一道嗎?」蚩尤突然問道,修魅想了想之後說道:「嗯……天庭應該對應的是天道,地界對應地道,幽冥對應冥道,魔界對應魔道,巫界對應巫道,妖界對應妖道……沒了吧。

「你說錯了一個,天庭對應的不是天道,而是神道!」蚩尤糾正修魅的錯誤,他繼續說道:「天庭之所以被稱為天界,是因為世人把天道與神道的職權混淆所致,其實天庭真正的名字應該是神界才對。

蚩尤頓了一下之後繼續說道:「

至於對應靈道的靈界其實已經出世,只不過不為人所知罷了,至於對應天道的天界其實也已經出世了,而且人盡皆知,只不過大家都不知道那便是天界罷了。

「那是哪裡?」修魅問道,蚩尤喝了口酒之後伸手指向天空說道:「我問你,洪荒諸界之中,最高的是哪一界?」

「自然是代表神道的天庭了!」修魅肯定的答道,蚩尤聽了伸手拍了拍修魅的頭,他搖頭笑道:「答錯了!」

「不會吧!」修魅失望的說道,蚩尤點了點修魅的小腦怪,他說道:「我問你,天庭之上有什麼?」

「天庭之上……混沌胎膜?」修魅由於的答道,蚩尤哈哈大笑起來,他笑道:「那麼天庭之上,混沌胎膜之下有什麼?」

「……有什麼……么?」修魅不解的問道,蚩尤搖頭笑道:「看來你還是沒想清楚,算了,我也不賣關子了,所謂的天界,其實便是早已經出世的三十三天!」

「不對吧!」修魅跳起來大聲說道:「三十三天不是天庭的附屬世界嗎?怎麼可能是天界!」

「你這種想法是哪裡來的?」蚩尤驚奇的看了修魅一眼,他搖頭說道:「其實三十三天出現的時間比天庭誕生的時間還要早上許多,這屬於上古辛秘,你不知道很正常。

「其實在上古時期,不周山之上根本沒有天庭的存在,只有代表著天界的三十三天高懸空中,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天庭出現在不周山上,後來又因為不明原因消失不見,直到當年被妖帝找到,天庭這才重現於世!」蚩尤緩緩講述道:「由於天庭與三十三天挨得實在是太近了,而身為天道掌控者的道祖並沒有接管天界的意思,所以直到今日天界一直被當做天庭的一部分而被使用著。

「這麼說來,只有人界尚未出世了。

」修魅算了一下說道,蚩尤點了點頭,他繼續說道:「人道選定的種族將是代表洪荒正統,自然也應該有著他們居住的一界,按理來說人界即便不是最早出世的一界,也不應該落到最後才對,但是直到女媧造人人界依舊沒有影子,人道焦急之下便聯手其它八道想出了個辦法。

「什麼辦法?」修魅好奇的問道,蚩尤臉上的神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他緩緩說道:「以人族氣運,逼迫人界出世!」

「人族是天地主角,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人界將會是人族居住的地方,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人界一直不出事導致人族無法搬入人界,只能繼續停留在洪荒之中,這卻是洪荒九道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他們將會設下考驗讓人族破解,通過破解考驗來增強人族的氣運,當人族的氣運強到某個極限的時候,人界就不得不出世!」

「蚩尤哥哥,我有一個問題。

」修魅突然舉手問道:「為什麼洪荒九道不願人族繼續呆在洪荒呢?」

蚩尤喝了一口酒之後略帶哀愁的說道:「因為……洪荒將死!」

滅世大磨625: (說.b.新)滅世大磨626:更新時間:23-6-26:42:24。幽冥之中,輪迴之地,一襲白衣的素還真突然出現在這裡,她緩緩邁步走入餓鬼道中,此時的餓鬼道已經不像後土當日見到的那般混亂,在阿修羅眾的指引之下一切都井然有序,她又感覺了一下,現餓鬼道中常年不息的陰風竟然消失不見,有此現的素還真微微一笑,她輕聲說道:「看來將臣最近的心情不錯嘛。說。b.新

將臣乃是餓鬼道之主,他的心情直接決定了餓鬼道的天氣,將臣心情不好的時候餓鬼道會陰風大作,不知有多少虛弱的餓鬼被這陰風吹的魂飛魄散,若是將臣心情好,那麼餓鬼道的天氣自然也就好,像是今日的餓鬼道若非沒有陽光,簡直就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度假之所,正因如此素還真才會有此結論。52423

素還真很快便來到將臣所住的屍王殿,素還真尚未進門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笑聲,緊接著一個有著紅色長的女孩便從裡面跑了出來,她一把抱住素還真叫道:「素姑姑你來了,給女魃帶了什麼禮物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