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運城外,瑤溫倩頗為好奇的問道,雖然她總是對一些事情很是冷淡,但是妖月天狐在上古時期卻是頗有威名,如今在大陸上難尋蹤跡,所以聽說段家有著妖月天狐血脈時也很是震驚。

「嗯,這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時間倒是可以再說。」

謝傲雲點了點頭,對於兩女他不會刻意隱瞞,不然在密室時也不會讓她們在場了。

瑤溫倩也不再問了,畢竟這裡面定然有許多牽連不便在此說。

「不過這隻妖月天狐你怎麼將它也帶出來了?難道你不怕麻煩找上門?」

鳳舞看著謝傲雲懷裡的小狐狸問道,這隻妖月天狐可不一般,懷有它們一族皇者血統,謝傲雲這般將它給帶了出來不會有麻煩才怪。

可是謝傲雲接下來的話卻猶如驚雷,把兩女震得不輕。

「呵呵,這傢伙是它的長輩托我帶出來的。」

謝傲雲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想到在妖月天狐禁地修鍊了一天之後,澄太卻說讓這小傢伙跟自己一起出來,當時謝傲雲就蒙了,這可是妖月天狐啊,而且還是皇族,這讓自己將它帶到外界來有些不妥吧。

這不是給自己添麻煩的嗎?要是被哪個強者知道了那還不將他弄死,再將小傢伙給搶了去,那謝傲雲可就真的冤死了。

最後拗不過澄太,再加上小傢伙的一直死死地纏住他,他才無奈的將它給帶了出來。

而且澄太還用特殊的手法將小狐狸身上妖月天狐特有的氣息隱沒了去。

「小傢伙的長輩?你遇到妖月天狐一族的強者了?」

瑤溫倩和鳳舞驚訝道,雖然也有些擔憂,但是想到謝傲雲平安出來那抹擔憂很快就消散。

「嗯,至於為什麼你們也別問了,這裡牽扯的太多,我也不方便說。」

謝傲雲點頭道,不過妖月天狐的事謝傲雲確實不方便說,這也是謝傲雲離開妖月天狐一族時向澄太保證過的。

謝傲雲這般說,兩女也沒問下去,妖月天狐既然沒有滅絕,但卻不出世,其中的牽扯的太多,謝傲雲不與她們說也是為了她們好。

「對了,你四哥他們沒讓你跟他們一起回去嗎?」

突然謝傲雲,轉過頭,看向瑤溫倩說道。

「說了。」

瑤溫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鳳舞輕微說道。

「額……?」

………………………………! 看到瑤溫倩那看向自己和鳳舞的眼神,謝傲雲似乎感到了一股酸味在空中飄起。

謝傲雲有些心虛,不過既然事已發生根本無法改變,謝傲雲正了正身子,一副正經模樣騎著馬緩緩前進。

噗!

看到謝傲雲這般模樣,瑤溫倩和鳳舞忍不住笑了起來,同時白了他一眼,這傢伙裝愣蔥裝的還挺正經的。

其實瑤溫倩的四哥他們還是想讓瑤溫倩與他們一起回去的,畢竟瑤溫倩出來也有一年之久了,她的父皇母后和其他一些長輩都對她很是想念。

雖然瑤溫倩也很想念家人,可是即便這般瑤溫倩還是難以舍下謝傲雲,於是便放棄了與其四哥他們回去的想法。

出了天運城謝傲雲三人又穿過兩座天道王朝的城市,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天炎王朝的天錦城,這一路來,有著鳳舞這個從隱世神族出來不久的如同白紙一般的公主在,謝傲雲三人的趕路並不會感到枯燥乏味,反而趣事多多。

踏!踏!踏……!

一陣馬蹄聲從道路的遠處傳來,隨之一陣塵土飛揚,不一會兒,三隻駿馬飛馳而來,三隻駿馬背上的人正是謝傲雲、瑤溫倩和鳳舞。

「再過半個時辰就要到天錦城了。」

飛馳的馬背上謝傲雲對兩女說道,又是一個三年之久,謝傲雲對家中的父母長輩甚是思念,眼看著就要到家,謝傲雲的心情也隨之激動起來。

「天錦城。」

兩女微喃道,到了天錦城與謝傲雲一同回到謝家兩女難免有些羞澀,畢竟這是第一次去謝家,對於謝傲雲的父母長輩她們一點也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們喜歡怎樣的女孩子。

想到這裡她們的心沒有一點譜,甚至有些擔心。

「吁~!」

歸家心切的謝傲雲帶著兩女疾速趕路,然而一支隊伍緩慢的在他們前面趕路,謝傲雲三人剛好轉彎發現,陡然緊拉韁繩將疾速賓士的駿馬停了下來。

謝傲雲看著眼前的隊伍眉頭微蹙,因為這條路是一條主道,主道可以說是足夠的寬敞,而眼前的隊伍明明可以讓出一條道的,可是卻硬生生的佔據了整個道路,讓得前後方的人無法通過。

這家隊伍倒是霸道得很啊!

謝傲雲心裡想道。

「大膽,是何人敢在此喧鬧,打擾我家少爺休息!」

就在謝傲雲想要帶著兩女繞過前方的隊伍時,一道怒喝之聲從前方的隊伍中猛然間響起。

聽到這怒喝之聲,謝傲雲和兩女頓時停住駿馬,皺著眉頭看向那怒喝之人,眼中一抹冷芒閃動,看來這行人不僅霸道,而且還很蠻橫啊。

這路又不是你家通的,你霸佔也就算了,難道就不許別人出聲?若非謝傲雲歸家心切,他倒是要看看誰家有這麼大的排場竟然如此霸道。

謝傲雲看了眼怒喝之人後也不去理會,帶著兩女繼續前進,雖然對方陣勢看起來挺足的,但在謝傲雲三人眼裡還不算什麼,他也不想在這種地方浪費時間。

然而謝傲雲是這麼想的,可是對方可不是這麼認為的,看謝傲雲三人不理睬自己,那怒喝之人感到極為不爽,好歹自己也是出身名門世家的護衛隊隊長,在以前哪裡有人敢不給他面子,即便是天錦城也沒幾個人敢無視他,而他卻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三人毛都沒長齊的娃娃給無視了,這讓他在眾護衛中感到十分沒面子。

「膽子不小啊,打擾了我們家少爺休息,還敢繞路而行,來啊,給我擒下他們。」

還沒幾個人敢繞在他們前面走的,即便是在他們相向而來的,遇見了他們也得在一旁等候,等他們過去了在繼續趕路,而謝傲雲既然想繞路走,加上給他冠上打擾自家少爺的罪,那護衛隊隊長立即大喝一聲,隨即三個護衛便朝謝傲雲三人撲去。

聽到護衛隊隊長的大喝,謝傲雲三人眼中冷芒大盛,本無意去理會,但這些人卻是緊緊相逼,就算不打算動手的謝傲雲也必須還手了。

那三個護衛爆射而出,他們並沒有將靈力爆發開來,在他們看來,在天錦城除了那些大家族、大勢力的年輕一輩之外,其餘的年輕一輩根本無法在他們手裡撐過十個回合的,而且這三人也不像是天錦城人,不然也不會不認識他們少爺的車。

而這距離天錦城最近的城池也只是天道王朝邊緣地帶的小城市而已,那裡出來的年輕一輩更是不足為懼,所以以他們的修為還無需動用靈力。

看來他們是將謝傲雲三人當成是天道王朝小城市出來的人了,而且看謝傲雲三人的穿著確實不像是有背景之人。

而且那兩名女子倒是不錯,一個紅髮披肩,顏面嬌嫩美艷,一身紅色裙袍將其那猶如魔鬼般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好不誘人,而另一個雖然面戴輕紗,但是看其那烏黑亮麗的秀髮順肩而下,柳葉般的秀眉,丹鳳雙眸猶如秋水,肌膚白皙,玲瓏身段,藍色衫裙微微飄動,宛若天仙。

若是將她們送給少爺的話,那定然會受到一番嘉賞。

三個護衛暗自想道。

不過他們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細節,那就是謝傲雲三人胯下的三匹駿馬,這等駿馬可不普通,即便是天錦城大家族和大勢力的弟子也未必捨得花錢去購買。

唰!

三人快速來到謝傲雲眼前,躍地而起,雙手化爪,朝謝傲雲三人探去。

與其中兩個護衛不同的是,探向謝傲雲的那個護衛爪風凌厲,若是一個毫無修為之人必定會被其一爪殘廢。

謝傲雲三人見三個護衛朝自己奔襲而來,除了臉色冷冽之外,沒有任何的動作。

而就在那三個護衛臨近謝傲雲三人時,謝傲雲和兩女突然勒緊韁繩,駿馬一聲長嘶,後退撐地,前腿凌空,似乎領會謝傲雲他們的意思,只見在那三個護衛臨至跟前時,兩條前腿迅速朝前甩去。

三個護衛面對突然立起的駿馬,一陣不好的預感隨即而來,可惜還未等他們做出反應,只見駿馬的前腿已經甩至他們身前。

嘭!嘭!嘭!

三道人影迅速飛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胸口猶如重擊微微凹陷。

這駿馬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靈獸,但是耐力、速度和力量卻是極佳,再加上那三個護衛沒有施展出靈力,所以兩腿下去不死也得重創了。

「你……!」

那護衛隊隊長看到自己三名手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於是暴怒,靈力運轉,就要對謝傲雲三人動手。

「住手!」

這時從隊伍中間的奢華的馬車裡一道聲音阻止了暴怒中的護衛隊隊長。

而後那車上的帘子被掀開,一道錦繡華服男子從馬車內走了出來,在其身側還摟著一個打扮得十分艷麗的女子,一陣濃郁的香味從女子的身上飄散開來,女子胸前大開,一抹雪白從裡頭暴露出來,其整個人就像是靠在男子的身上是的。

「咯咯咯,不知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敢打擾萬少您休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女子緊摟著男子的手臂,一陣嗲聲嗲氣地撒嬌之聲在這個萬少的男子耳邊響起,兩團碩大的雪白在萬少的手臂上不停地摩擦著,這動作令得這個萬少心裡一陣邪火大起。

「那就讓我和我的寶貝看看是哪個不開眼的傢伙吧,本來大好的心情全被打壞了,回去之後寶貝可要好好的補償我呦。」

萬少忍不住將手伸進女子的胸口處,手掌微微施力,那熾熱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女子胸前的雪白,而後伸過頭去探出舌頭在女子的通紅的腮部舔至耳邊,微微說道。

「咯咯咯,只要萬少喜歡回去之後您讓香兒怎樣香兒就怎樣。」

一陣嬌笑,名叫香兒的女子用手拂過萬少那頗為英俊的臉龐嗲聲說道。

「真乖,走去看看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打擾本少爺,今天非把他給剁了。」

萬少心情瞬間大好,在女子的臉上重重的親了一口,而後便與女子一同下了馬車往後走去。

「少爺!」

那個護衛隊隊長見自己的少爺從馬車上下來,彎下腰恭恭敬敬地說道。

「嗯,林隊長是誰在此喧鬧打擾本少休息啊?」

這個萬少聽著胸脯,微閉雙眼,揚起頭來,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聲調抬得老高似乎怕別人聽不到他說的話一般。

「少爺不過是幾個初出茅廬不懂事的小娃娃罷了,哪能勞駕您親自下車。」

護衛隊隊長依舊保持著彎腰恭敬的模樣說道。

護衛隊隊長等待良久都未聽到萬少的回應,要不是彎得腰間酸痛他可能要繼續保持下去了。

微微挺直了腰,看向萬少只見此刻的萬少眼神獃滯,就連口水都溢出了嘴角,看到萬少如此模樣,護衛隊隊長立即明白了過來。

作為經常陪護萬少出行的他如何不知道萬少是被那兩名女子給迷惑住了,這萬少可以說除了極為喜歡女人之外其餘的都是平庸至極,要不是生得好家世,他哪能活到今天。

但是作為萬少的貼身護衛,即使少爺再怎麼平庸,也許他無關,而且對於這種少爺也是極為容易伺候的,至少不會整天提心弔膽的。

謝傲雲這邊,他們三人自然也看到了萬少那毫無顧忌的目光,而且他們還察覺到了強烈的佔有慾望,這讓三人都感到極為不爽,尤其是謝傲雲,瑤溫倩和鳳舞可都是他的女人,這傢伙這般明目張胆的用那佔有的眼神看著他的女人這讓謝傲雲的目光中多了份寒光。

而萬少身邊的女子,看到瑤溫倩和鳳舞那絲毫不比自己差的身材,加上那獨特的氣質,一股自慚形穢的心理蔓延開來。

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傍上這個萬少的,她可不能讓自己的努力白白浪費了,於是女子便向萬少撒起嬌來。

「萬少~」

嗲里嗲氣的聲音再次響起,讓得謝傲雲三人一陣惡寒,這他娘的也太嗲了吧,就連萬少身旁的護衛隊隊長都有些站不穩了。

「嗯?怎麼啦,我的小美人。」

萬少回過神來,看向身邊楚楚可憐模樣的女子,瞟了眼她雪白的胸口柔聲問道。

嘔~!

謝傲雲三人聽到萬少的話,真的想吐的感覺,難道他自己就不覺得這話配上這聲音十分噁心嗎?

「您怎麼老是盯著別的女人看啊,您是不是不要香兒了。」

女子帶著哭腔嗲聲說道。

「怎麼會呢,只要本少爺能夠拿下這倆妞,你要什麼少爺都答應你。」

雖然對方的美人兒實屬美麗動人、氣質絕佳,可是身邊的美人同樣每日讓他銷魂不已,哪能不要啊,但若是一起收入自己的房內那該是多麼美妙的是啊。

…………

看著前方的萬少和女子竊竊私語,謝傲雲三人忍不住皺起眉頭來,他們還要著急趕回家呢,可沒時間在這裡跟這群人耗下去。

可就在謝傲雲嘞著韁繩就要走時,一道囂張至極的聲音直接沖著謝傲雲而來。

「小子,看在你是初犯的情況下把你身邊的兩個妞留下,本少放你離開。」

………………………! 聽到那個萬少極度囂張的話,謝傲雲寒芒陡射,一抹殺意迸發而出,這萬少攔住謝傲雲的去路也就罷了,可是這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他的女人身上,這是謝傲雲不可忍的。

不過隨即,謝傲雲收斂了殺意,冷冽的雙眸盯著萬少,嘴角微微掀起,如今距離天錦城也不遠了,倒是可以陪他玩玩,就當是回家前的娛樂吧。

「哦?不知這位萬少為什麼要留下這兩位小姐呢?」

謝傲雲平淡地說道,只是平淡之中帶有稍許的玩味之意。

「本少爺要的東西還需向你解釋嗎?還有,小子快給本少爺滾下馬來,敢居高臨下跟本少爺說話的還從來沒有出世呢?你又算什麼東西。」

這個萬少仰頭語氣高傲而囂張地說道,早已被瑤溫倩和鳳舞迷得連眼界都丟到十八里之外了,若是他稍微認真地看下謝傲雲三人所騎的馬的話或許還會考慮下是否敢這般說話。

此刻的他唯一在想的是,要在這三個穿著並不怎樣的『普通』人面前耍著與自己萬家少爺所具備的威懾力,不僅要讓謝傲雲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還要讓兩女也誠服在他的威勢之下。

「哦,不知如何個滾法?」

謝傲雲眯著雙眼,直直的看著這個萬少,淡然說道。

「小子你這是在耍本少啊,你信不信今天讓你橫屍於此。」

原本還一副高傲囂張模樣的萬少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冷冷地看著謝傲雲低沉而道。

這騎馬男子明顯是在耍自己玩啊。

聽得謝傲雲的話,再看他那淡漠的眼神,萬少再傻也知道謝傲雲是在耍自己玩的,想到這裡,內心的怒火瞬息而發,這天錦城內外還沒有哪個人敢這般不給自己面子的,更沒有人敢耍自己的,今天必須讓這小子為他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

還有那兩個小妞,直接搶回去樂呵樂呵,再加上自己身邊的這個,那簡直就是一個爽。

這般想來,這萬少的眼睛又開始變得灼熱起來,嘴中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了。

「我會不會橫屍於此這可不好說,但是今天你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

感受到萬少那灼熱的目光,謝傲雲眼中寒芒掠動,冰冷的語氣令得周邊的溫度急劇下降,顯然這個萬少那肆無忌憚的目光已經讓謝傲雲不準備再玩下去了。

「少爺小心!」

感受到謝傲雲那語氣中的冰冷,那護衛隊隊長身體微顫,連忙護在那萬少的身前,抽出刀來護於身前,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謝傲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