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紋絲不動,但是卻多了一條小小的裂紋。

砰!又是一劍。

裂縫越來越大。

砰砰砰!一劍又一劍!

所有的人臉上都掛着緊張的看着。

葉荒每一劍砍過之後下一劍都會更加的有力都會更加的厲害,所以很快的。

天門轟然一下變成一堆碎片!

而在此刻天門世界和地球就好像是突多了一個可以連接的點一樣。

天門世界的靈氣瘋狂的對這地球灌注!

葉荒竟然在一瞬間被靈氣捲起來的氣浪給掀翻在地。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彷彿已經久旱的大地再一次得到了雨水的滋潤,這種感覺真的是無法用言語說明。

總之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

葉荒也欣慰的笑了起來。

到了現在葉荒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麼,自己這麼做到底值不值。

當然是值得的,從此之後地球將會再次出現靈氣。

地球將會進一步發展,限制人體的枷鎖將會進一步的打破,人類將會想着更加自由的方向進步。

這就是葉荒做到的,或許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兩個世界能不能和平的交往還要看雙方的實力。

如果地球的實力過於大了,那麼地球未必不會出現那種攻佔天門的想法。

所以這個時候葉荒的態度就很重要了,從現在開始葉荒就是兩個世界的和平的使者,這也是葉荒放那個人回去的原因。

看着下面已經擁抱在一起的同伴們,葉荒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日食已經過去,現在的陽光有些刺眼,葉荒毫不畏縮的直視,彷彿是要看穿隱藏在這無盡的光的後面的未來世界。

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未來究竟是什麼樣子?

這是無數人都會問到的一個問題,但是殊不知問出這個問題的人就是很久之前那些古人口中的未來的樣子。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了一百年。

地球和天門世界早就已經不分彼此。

地球獲得了靈氣,萬物復甦,在經過一百年之後,早就變成了一個人間天堂的地方,和天門世界其實應差不多了。

這一百年之間也發生過一些摩擦,葉荒沒有出手,因爲葉荒知道這種事情還是要雙方自己解決,否則自己總有遠走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怎麼辦?

不過這些摩擦的限制範圍都很少。

那些天門世界的人又想來這裏做人販子,就是想要抓一些人回去,結果在天地異變之後全世界都不在禁槍,而對於未來的恐懼促使着幾乎所有人都有槍。

前來抓人的只有超凡境界,然後被這些武器給生生打死了。

這人大意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就是這些槍械的威力又比之前變得更加大了!

當然不要說是兩個世界就算是兩個人之間的相處也會充滿着摩擦。

這不是說就是說兩個世界相處的不好。

相反兩個世界相處得特別好,簡直就是互補,地球的科技文明仍然沒有丟棄,也不能丟棄,這是全體人類的智慧,誰丟棄誰就是地球人類的罪人。

地球的網絡在天門世界大火,所有的人都開始上網。

而且各種地球的現代產物都在天門內部的世界橫行,同樣的,天門世界的各種丹藥,還有各種法寶,更是有不少功法在地球流傳。

感覺好像是調了過來,地球的人瘋狂的修真,但是天門內部的人都開始玩起遊戲。

世界就是這麼的奇妙,本來以爲就是必定的衝突,但是到最後發現根本就沒有出現什麼爭鬥。

所有的人都友好的相處,當然這也可能是地球實力比較強大的原因。

或許大家一開始都低估了地球的實力。

杜鵑也終於如願以償的化形,之後就回到了天門內部的一個專門由化形的妖怪組成的的門派。

因爲不可避免的,這裏仍然存在着歧視,人類其實妖怪。

這在天門內部的人看起來很是正常,但是對於地球人來說卻不是那個樣子。

將平等的概念帶入了天門,這讓天門內部飽受歧視的妖怪很是喜歡地球。

當然最重要的改變就是靈氣和科技的結合了。

那些科學家雖然無法再次跟上時代修真,但是仍然可以做出可以改變世界的發明。

比如說將靈氣和現代槍械結合,得到的兵器堪比法寶,這直接讓天門內部的很多門派發來很多的訂單。

天門內部沒有**,只有各個門派。

所以基本山也不是很和平,但是這也是人家的生活方式。

不過在地球將現代生活帶入到天門世界的時候收穫的是和平。

最大的改變可能就是這裏的人變的更加的和平了。

之前這裏的人一點娛樂活動都沒有,所以纔會經常的打鬥,但是如果閒暇的時候打一局英雄聯盟呢?

想必應該有不少人會喜歡吧?

是是上也正是這樣的,自從這些精神鴉片被引進之後,天門世界雖然和諧了,但是也多了一批死宅。

一百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太多。

這種改變隨着時代告訴的發展科技高速的進步將會越來越快,就好像是1900年的人無法想象2000年的人是什麼樣的生活是一樣的。

如果真的可以穿越到一百年之後你會發現一切都變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那麼的不可思議。

就像現在的馬路,上面竟然既有汽車又有飛劍。

汽車早就做成了可以漂浮的,但是這個場景還是很奇怪,一個人踩着飛劍和另外一個開着車的人一起等紅綠燈。

還有現在的學校,早就已經不交英語了,改爲所有的英語國家都開始教漢語,因爲天門內部的人說的也是漢語,這世界導致到現在出除了老一輩人可能還會說英語之外,所有的人幾乎都不會說英語了。

還有就是課程也變了,除了基本知識之外,還開始教授修真,如果發現是一個好苗子的話,會徵求家長和學生本人同意,如果都同意的話,那麼就會被帶到專門的修真門派。

從此成爲一個修真者。

葉荒很高興看到這一切。

“叔叔,你知道一百年前發生了什麼嗎?我跟你講哦!我今天剛剛學習了這一課!”

雖然一百年過去了,但是葉荒還是中年的樣子,每天都會坐在這個路口打坐,剛開始大家還都奇怪,甚至有人施捨給葉荒東西,但是後來大家就習慣了。

叫葉荒叔叔的小胖,就是住在這裏的孩子,是葉荒看着長大的。

“發生了什麼呀?”葉荒摸了摸小胖的腦袋。

小胖一下子扭開。

“一百年前我們的大英雄葉荒一劍劈碎了天門!從此將天門世界和地球變成了一個世界!不過話說回來叔叔你的有些像是葉荒呢,要是在年強一點就更像了。”

葉荒摸了摸臉,楠楠說道:“是嗎?”

“是的,還有哦,聽說葉荒大英雄是爲了自己心愛的女人才劈開天門的呢!”

葉荒一愣。

“但是之後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葉荒就和這幾個紅顏知己消失不見了,有人說是隱世了,我想一定不是。”

萌寶千里虐渣爹 “爲什麼?”

小胖想了一下。

“我看過葉荒大英雄的傳記,也看過葉荒那幾個紅顏知己的傳記,他們都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要我說他們肯定現在哪個地方遊戲人生呢!”

葉荒聽到小胖的話也是展演一笑,這個小胖說的還真的不錯。

不過那都會死過去的事情了,之後葉荒確實和他們一起去遊山玩水。

但是她們總是擔心自己會老去。

雖然她門都開始修煉了,但是終究沒有葉荒的境界深。

雖然葉荒也說不會嫌棄她們,可是她們仍然心中有疙瘩。

她們無比嚮往未來,但是他們又擔心自己活不到未來。

所以就決定將自己冬眠,約定好和葉荒相約在未來。

冬眠的時間是八十年,對於冬眠的人來說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對於葉荒來說就是實實在在的八十年。

算算時間今天應該就是她們甦醒的時候了吧?

葉荒擡頭看看天空,然後撫摸了一下小胖的頭。

“他們確實是在遊戲人生。”

說完直接消失。

小胖一臉懵逼。

年紀輕輕的小胖忽然就明白了一個道理,人生就是突然的相遇和突然地離別,快到你來不及大招呼,但是就要結束。

不過世間所有的離別都是爲了下一次相聚做準備。

或許還能再看到那個大叔吧? 宛城第一人民醫院。

急診科病房,來自各科室的醫生專家齊聚一堂,正全力以赴給病人會診,遺憾的是到目前爲止,仍沒有絲毫進展。

一位看上去頗爲威嚴的中年男人,不滿的掃視着衆人,“在場的各位都是主任專家,是精英骨幹,對於雲老的狀況,相信大家已經有所瞭解,下面請大家各抒己見,談談自己的看法。”

張新民,第一人民醫院院長,毫無疑問他這一番話,顯而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馬上有人發言道:“患者血壓稍微偏高,心率過快,不過,心腦血管系統並無大礙,除此之外,沒有發現可疑情況,我認爲這些不足以導致病人昏迷。”

“生化檢查數據顯示,各項指標均在正常範圍,而且,彩超、心電圖、X光線、CT斷層掃描及磁共振等等,也沒發現病竈,表面皮膚無創傷,骨骼未受到破壞。”

“肝膽脾肺腎完好,各功能正常,排除急症所致。”

“瞳孔擴散,可能中毒所致,可是血液和排泄物檢測沒發現毒素成份。”

“病人脈象細沉不穩,膚色泛黃,乃邪氣入侵之症狀。”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