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賤了,蕭兮連給南華君提鞋都不配,她決不允許蕭兮這個賤人沾染她愛慕已久的南華君。

片刻之後。

仙子憤怒的轉身離開。

歐陽長老在皇宮的御花園等著沈茉芯,看到她臉色陰沉的回來,歐陽長老蹙了眉:「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說話間,歐陽長老掃到沈茉芯受傷的手指,他嚇了一跳,從袖中拿出傷葯:「小姐,是誰傷了你的手?」歐陽長老的聲音充滿了憤怒。

沈茉芯手指一揮,沒讓歐陽長老給她上藥,美眸陰鬱:「歐陽,你去幫我辦一件事。」

歐陽長老神色一肅:「小姐又什麼事儘管吩咐。」

沈茉芯陰冷的說道:「你現在就去殺了藍貴妃的孩子,記住,必須讓宮女看到是蕭兮殺的。」

歐陽長老心中一震,之前他說要除掉蕭兮,小姐阻止了,這下又為何忽然之間對付蕭兮了? 「陰煞珠。」

就在那是散發著濃郁陰煞之力的陰煞珠出現在陰煞魔狼的巨嘴中時,那林乾和葉滄海二人的眼中皆是爆發出濃郁的貪婪之意,強猛的力量涌動,皆是化為了數十丈大的力量巨掌,對著那陰煞魔狼的巨嘴抓了去。

「轟」

這陰煞魔狼已經擁有了不弱的靈智,在那憤怒的狀態下,自然不可能將這陰煞珠召喚出來是為了送人的,所以在兩人出手之際,那巨嘴之中的陰煞珠劇烈的顫動起來,緊接著一道陰煞之力凝聚成的黑色光束猛然爆射而出。

「砰..!」

光束衝擊之下,那林乾和葉滄海力量凝聚的巨掌直接是瞬間崩潰而去,而兩人的面色也是瞬間的凝重起來,還不待他們反應過來那黑色光束已經衝擊中他們的身軀。

「噗噗」

那兇悍的黑色光束掃中兩人,直接是聽見兩道狂噴鮮血的聲音,只見得兩人面色一白,在噴血的同時,身形猛然倒飛而出。

「砰砰」

你林乾和葉滄海顯然是心狠手辣的主,即便是在身形倒飛之際,依然是轟出兩道強猛的掌勁轟出,這一次直接是轟在了那陰煞魔狼的元神身軀之上。

「轟…!」

巨大的碰撞聲響起,那陰煞魔狼的元神又是虛幻了許多,渾身的氣息再度的萎靡了一截。

而後只見得那那陰煞魔狼的元神再度的墜落而下,那虛空之上頓時變得空蕩起來,只剩下那散發著恐怖陰煞之力的陰煞珠還懸浮在虛空之上。

「動手,搶奪陰煞珠。」

那林家和葉家的人馬,都是緊緊盯著虛空上的一切,見到突然出現在的這樣一幕,旋即道道喝聲從雙方的強者中爆發而出,其皆是立刻出手,手中的捆元繩都是向著那陰煞珠纏繞而去。

「嗖」

然而就在那些捆元繩即將纏繞住那陰煞珠時,一隻黑漆漆的機械手臂強勢的伸出。猛然一震,將那些纏繞而來的捆元繩盡數的震開,而後左手直接是在那眾多驚愕的目光中,將那陰煞珠給抓在了手中。

「找死!」

「哈哈,林大哥,這陰煞珠我先帶走,我們在說好的地方匯合!」那突然出手之人,自然是一直潛伏在一旁的凌寒,如今他也沒想到這陰煞珠到手居然是如此的順利,當下面色大喜。而後大笑道。同時那身形絲毫不停留的暴掠而去。

此刻的凌豹已經分頭進入了那洞穴之中。他已經和凌寒商量好了在什麼地方匯合,凌寒也相信,趁著這混亂的局面,凌豹定然有著自保的能力逃出來。

而那凌寒突然的話語。讓得林家的人馬皆是一愣,那葉家的人馬更是眼中怒火狂噴…

「林乾,哼,你居然敢找幫手!」

那葉滄海的面色也是劇變,旋即猛然面色冰冷下來,手中的長槍對著爆發出強猛的槍芒對著林乾爆刺而出。

「叮」

面對葉滄海這憤怒的一擊,那林乾也是絲毫不敢怠慢,將其抵擋下來后,而後面色陰沉的怒喝道:「你他媽一把年經了。也不動動腦子?那小子亂說你通你都信?還不快追,他便真的帶著陰煞珠逃了!」

在剛剛林乾自己都被蒙了一下,不過幸得他隨後便是反應了過來,這凌寒顯然是故意出此招,想讓他們雙方爭鬥。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聞言,葉滄海也是楞了一下,旋即目光急轉,落在那不斷暴掠而去的凌寒的背影上,心中一聲怒罵,道:「該死..!」

「給我抓住那個小子!」

林乾與葉滄海那暴怒的喝聲幾乎是同時響徹而起,而後雙方的人馬也頓時雙眼噴發怒火,這才明白了過來,他們皆是被擺了一道。

不過就在他們回過神來時,凌寒早已暴掠出極遠的距離,然而就在他準備繼續瘋狂暴掠時,那左右中的陰煞珠劇烈的顫抖起來,像是要脫手而出。

「哼,給我老實點!」

察覺到這樣一幕,凌寒左右力量猛然暴涌,將那躁動的陰煞珠生生的壓制了下來,不過這個時候一到龐大的虛影身軀已經閃掠至他的身前,那猩紅的虛幻雙眼,暴怒的盯著捏住陰煞珠的凌寒。

「吼…!」

憤怒的低吼從陰煞魔狼的嘴中傳出,而後只見得那剛才才安靜下來的陰煞珠,頓時又是劇烈的躁動起來。

「嘿,你這頭蠢狼,居然送上門來給本姑奶奶享用!」妖狐閃現而出,戲虐的盯著眼前的虛幻巨狼,而後兩個爪子揮舞,只見得那身前頓時凝聚出一張猙獰巨嘴,那巨嘴一張,猛然爆發出一股強猛的吸力。

而在這股強猛的吸力之下,只見得那陰煞魔狼的元神居然被緩緩的扯進了那猙獰巨嘴,這股巨大的吸力像是根本不顧那陰煞魔狼的反抗,強勢的將它拉扯而進。

見到這樣一幕,凌寒也是楞了楞,顯然沒有想到,妖狐居然能夠將實力至少在通經境的陰煞魔狼的元神給強行的吸扯而進。

「吼..!」

憤怒不甘的吼叫傳盪在這片天地間,那陰煞魔狼在那猙獰巨嘴之下,竭力的反抗著。

「嘿,本姑奶奶要吃你,是看得起你!給我吞。」見到陰煞魔狼的元神居然竭力的抵擋著,妖狐也是淡淡一笑,道,而後那小小的爪子猛然一捏,只見得那猙獰巨嘴長得更大,那散發的吸力更加的兇猛,最後直接在那陰煞魔狼驚恐的目光中,將其強行的吞進了那猙獰巨嘴之中。

見到妖狐將陰煞魔狼的元神吞下,凌寒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這時,那虛空之上陡然有著一道強猛的力量巨掌怒拍而下。

「砰」

凌寒眉頭一皺,機械手臂一震,猛然對著那力量巨掌轟出,將其生生的轟碎而去。

「哼,你這小子,我白白送你三萬炎晶丹,你卻非要和我林家作對!今日就算你插翅也難逃。」在凌寒將那力量巨掌轟碎時。那帶著殺意的怒喝聲也是從虛空上傳來,旋即只見得林乾的身形從更高的虛空處暴掠而下。

「呵,這小子挺狡猾,差點真讓他給逃了!」在凌寒的身後,葉滄海的身形也是閃掠而來。

見到並未徹底的擺脫兩家人的糾纏,凌寒眉頭一皺,但其面色卻是不變,將那陰煞珠收入了空間符文中,淡笑道。

「兩位,這陰煞珠本就是無主之物。有緣者得之。你們何必這般窮追不捨?」

「哼。什麼有緣不有緣,將你殺了那陰煞珠自然便是我們的了!」林乾怒喝道,眼露殺意,顯然凌寒的舉動是真正的讓他動怒了:「葉滄海。將這小子宰了,那陰煞珠我們平分如何?」

聞言,葉滄海眼中精光一閃,緩緩的點頭:「好辦法,就將這小子宰了再說!」

兩人還在交談之中,凌寒的身形猛然再度的暴掠而出,向著遠處遁去。

「哼,想跑?沒那麼容易!」

這林乾和葉滄海也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吃了凌寒一個虧。自然會對著凌寒有防備,因此凌寒的身形剛剛閃掠而出,他們兩人便是緊跟而上。

「霸之勁。」

「霸勁之影。」

就在兩人的身形剛剛緊跟而來時,凌寒那急速暴掠的身形猛然翻身,其機械手臂狂暴的力量涌動。反轟而出,對著那緊跟而來的兩道身影轟擊而去。

「落葉乾坤戟。」

「定元邪槍法!」

面對凌寒那猛然反身轟來的強猛攻勢,就算是林乾二人的面色也是劇變了一下,體內的力量爆發而出,手中的武器各自劈出凌厲的攻勢。

「砰,砰」

戟芒,槍芒和那拳勁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凌厲猶如風暴般的勁風頓時席捲而開,周圍的空氣紛紛被震爆而去,而那中心處,像是成為了這空地帶一般。

兩名通經境小圓滿強者的聯手,那樣的威力可是非同小可,凌寒的拳勁並未持續太久便是被其生生的轟碎而去,旋即,那殘餘的戟芒和槍芒繼續的暴掠而來。

顯然這林乾和葉滄海是下了死手,定要把凌寒解決在此處。

面對兩人的殺意,和那強猛的攻勢,凌寒的臉色也是略微一沉,機械右臂揮動之下,靠著近日來強化的肉身,這才勉強的將兩人的攻勢抵擋而下。

而在凌寒這樣的堅持之下,那林乾和葉滄海二人的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越和凌寒交手他們越感心驚,他們兩人皆是處於通經境的實力,聯手之下,即便是想要擊敗一名通體境的強者也是不難辦到,而眼下,凌寒卻是憑著一己之力,抵擋下了他們兩人的進攻。

這樣的實力,再看看那不大的年紀,想到此處,那林乾和葉滄海的心中都是極為的驚駭起來,而後,更為滲人的殺意從他們的眼中散發,他們能夠有著今天的地位,並非是蠢人,相反他們極為的精明,皆是心狠手辣之輩,像這麼潛力和天賦的敵人,可不能留。

心中的殺意暴漲,旋即林乾和葉滄海兩人揮了揮手,頓時那遠處雙方的人馬皆是閃掠而出,對著凌寒紛紛的圍繞而來,顯然是不打算給凌寒留任何的退路。

「哼」

凌寒像是知道他們的打算,當下冷哼一聲,大幽霸體在體內瘋狂的運轉起來,隱約間有著幽光閃爍,而那皮膚之上也像是有著一絲淡淡的青幽色浮現,一股冷厲到極點的氣勢猛然的散發而出。

「霸剎拳臂,霸剎全影。」

百丈完全的虛影在凌寒的身軀上凝聚,散發這幾乎凝實的黒芒,強悍的力量瘋狂的凝聚在霸剎拳臂之上,旋即以一種戰無可匹的氣勢,猛然爆轟而出。

「轟..!」

此拳一處,就連方圓數百丈的力量都是波動起來,凌寒此刻所施展的霸勁全影,比起當日了柳鳳雛比武時所施展的更為強橫,所以在這道虛影凝聚,而後轟出這狂猛的一拳時,那林乾和葉滄海二人也是忍不住變色。

幾乎是凝聚了凌寒丹田內所有力量的虛影,那巨大的拳頭掠過天際,轟然和林乾、葉滄海二人撞擊在了一起,頓時間,那碰撞聲震天徹地,就連下方數百丈內的林海都是有著不少被摧毀而去。

「轟轟」

黒芒暴涌,那林乾和葉滄海直接是在那巨大的拳頭之下,倒飛而出,最後皆是有些踉蹌的落地,而在他們剛剛落地之時,那虛影巨大的拳頭再度轟來,猛然將他們站立的地面都是轟出了數十丈大的深坑。

而此刻,他們在再度抗下虛影這一拳后,面色都好不到哪裡去。

「這小子的實力竟然這般恐怖!」

以四轉靈竅境的實力,居然力戰兩大通經境小圓滿的強者,而且將將其擊退,這一幕讓得雙方的人馬都是震驚得回不過神來,這要是傳出去,即便是在鳳鳴國內怕是都會引起不小的波動。

「呵呵,多謝兩位了相讓!」

在那全力施展霸勁全影后,虛脫之感頓時是在身體上傳來,所以凌寒不敢有著絲毫的停留,皮膚上的青幽色散去,而後急忙服下兩枚炎晶丹,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遠去暴掠而去,最後在眾多驚駭的目光,消失在了沒有盡頭的林海中。

「哼,小子你逃不掉的!」

望著凌寒的消失,那林乾和葉滄海的面色陰沉得可怕,那憤怒而帶著冰冷殺意的聲音,在這林海之上傳盪而開…

ps:

感謝無知的迷途,絢麗黃昏,還有貓耳控,這三大書友的支持,還有各位書友,太多了,就不一一列名了。

祖擇因為有你們,更加精彩,你們可以在書評區建立龍套樓,將想要的龍套名字寫在其中,散人中意的定然會採取的。 難道是因為……

「是,小姐,我這就去。」

沈茉芯揮了揮手,漂亮的臉怒氣未消,真是個不知好歹的賤人,她活這麼大,也沒見過像蕭兮這般勾三搭四,不知廉恥的賤人,她本不想對付蕭兮,可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她有了危機感。

南華君對修鍊有種狂熱,多年來,從未把任何女子放在眼裡,就連她,也只有難得的機會,每年見一兩次南華君。

她本以為,南華君永遠都如天上的皎月一般,高不可攀,她願做臨近皎月的高樓之人,等待機會與皎月親近,可沒想到,她的皎月被蕭兮這個賤人摘了。

沈茉芯從小到大,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東西,她看上的人亦是如此,南華君只能是她的,不管用任何方法,她都會除掉蕭兮。

蕭兮才離開皇宮不久,皇宮就發生了血案。

孩子滿身是血,躺在冰冷的地上,宮女和太監跪在死去的孩子身邊,渾身不停的顫抖。

皇上龍顏大怒:「是誰?是誰幹的?」

宮女發紅的眼睛含著淚,渾身顫抖的說道:「是蕭兮,她忽然闖了進來,殘忍的殺了小皇子,皇上,您一定要抓住蕭兮,將她千刀萬剮,為小皇子報仇啊!」

單于媚兒聽到蕭兮這個名字,渾身狠狠一震,腦中浮現那片低級的大陸遇到的少年,是他殺了她的小皇弟?

這……怎麼可能?

也許是同名吧!

「來人啊!現在就給朕把蕭兮抓回來,朕要手刃她,給朕的孩子報仇。」皇上憤怒的吼道,所有小皇子之中,他最寵愛的就是這個孩子,現在孩子血淋淋的躺在他的面前,皇上的心都碎了,疼的厲害。

派了人去捉拿蕭兮之後,皇上又想到了什麼,問道。

「藍貴妃人呢?」為什麼孩子出事,她到現在都沒來?忽然,皇上心中一陣恐慌,莫非,他的愛妃也出事了?

這時……

一個侍衛把一個衣裳不整的宮女拎了進來,宮女被丟在地上的時候,渾身瑟瑟發抖,宮女被拎進來的時候就聽到皇上說的話,她害怕的哭了起來。

「皇上,是蕭兮拿刀威脅奴婢,奴婢才說了貴妃娘娘在沐浴,貴妃娘娘的死與奴婢無關,都是蕭兮,是蕭兮殺了貴妃娘娘。」

宮女的話,猶如晴天霹靂,皇上身子一陣搖晃,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侍衛找到藍貴妃的時候,她渾身是血的被鎖在地牢之中,衣裳破爛,身上的傷痕觸目驚心,地上還有三具屍體,兩個侍衛,另一個是藍貴妃最重視的侄兒,藍浩傑。

「愛妃,朕的愛妃。」

皇上心痛極了,雙手顫抖的伸出,卻不敢觸碰藍貴妃遍體鱗傷的身子,他的愛妃昨晚還溫柔鮮活的在他龍床上,轉眼卻死的這麼凄慘。

皇上落下了傷心的眼淚,忽然想到什麼,嘶吼道:「你們還愣在這裡做什麼?快去給朕請南華君來,他的醫術能起死回生,他一定可以救活朕的愛妃。」

侍衛、黃門、宮女駭然,全都轉身去尋找南華君。

單于媚兒站著沒動,她看著老淚縱橫的皇上,小皇子死的也很慘,父皇只是龍顏大怒,沒有流一滴眼淚,看到藍貴妃死,父皇流淚了,父皇對這個女人,是真正的疼愛。

單于媚兒心中有些難受,為她的母妃難受,為死去的小皇子難受,自從這個女人來到皇宮,幾乎奪去了皇上所有的寵愛,她已經很久沒看到父皇去她母妃的寢宮了。

藍貴妃的孩子與她同為父皇骨肉,慘死也不能換得皇上一滴眼淚,父皇的心裡,在乎這個女人,連他(她)們這些皇子皇女都超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