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走到柳雲祁身邊蹲下了身子,白玉般潔白的手掌輕輕放到了他的額頭之上,微微合上了雙眼,一陣綠光從女子手中出現,綠光自柳雲祁的額頭逐漸將他的全身都給包裹。

片刻之後,女子睜開了雙眼,皺眉道「他怎麼傷的這麼重?這種傷一般的手段根本就治不了他。」

「什麼?連你們精靈森林也不行嗎?」趙無頓時雙大驚失色。

「母親~難道連你也救不了雲祁哥哥嗎?」月兒的眼淚也是不禁奪眶而出。

擦掉月兒眼角的淚花,女子道「先別急,你們先說下他是怎麼傷的。」

心裡又默默的補充了一句「然後再看到底值不值得救。」

「他今天早上和一整個金翼蒼鷹的族群戰鬥,雖然贏了,但是卻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趙無雙眼眶發紅的解釋道。

「什麼?他戰勝了一支金翼蒼鷹族群?!」女子一臉的不敢置信。

「並不是全部,還逃了一些。」趙無雙道。

「什麼?!你是說他擊潰了一支金翼蒼鷹族群?!怎麼可能?!不會是你誇大吧?」

女子頓時有些懷疑了起來,她可不信這麼小的一個孩子會這麼厲害,一個人就能擊潰一支金翼蒼鷹族群。

每一支金翼蒼鷹的族群都是至少以三十隻為單位,最小的一支族群都至少會有一隻三階魔獸坐鎮,下屬的蒼鷹都至少是一階、二階的,更別提那些大一點的族群了。

大族群,一階、二階的魔獸只會多不會少,三階魔獸都不會只有一隻。

女子剛剛查探了半天,柳雲祁的實力她早就摸透了,才武將中階實力卻說擊潰了一支蒼鷹族群,這讓她如何能夠相信?

「母親~這些都是事實,要是你不信的話,我們可以把屍體拿出來給你看啊~」月兒連忙將空間戒指里的蒼鷹屍體取了出來,來證明柳雲祁的實力。

趙無雙猶豫了一下也把自己戒指里的蒼鷹屍體拿了出來堆在精靈女王面前。

看著面前堆積成幾座小山的蒼鷹屍體,精靈女王眼前一亮,還是有些不信的問道「不是你們撿的?」

「母親~!你上哪裡能撿這麼多屍體啊!而且這些屍體還都這麼新鮮。」月兒嬌嗔道。

「也是,好了,你們先把這些收起來吧,這麼濃的血腥味,很容易把魔獸引過來的。」女子點了點頭道。

「那母親你決定要救雲祁哥哥了嗎?」月兒可憐巴巴的望著女子,那表情就如同被人遺棄在路邊的小狗般惹人憐愛。

女子摸了摸月兒腦袋道「可以,但我有個條件。」

「母親~月兒是你女兒~你居然還跟月兒講條件?」月兒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月兒~!我不單單是你母親~我還是精靈族的女王,有的時候我必須要為精靈族著想,再說,生命精髓你不是不知道吧?那種東西又如何能輕易對外人使用?」

「什麼?你…你是精靈族的女王?!」趙無雙一臉的不可思議。

「什麼?母親~您要用生命精髓救雲祁哥哥?」月兒眼中滿是欣喜,道。

「他現在身體損傷嚴重,鬥氣和體力都消耗殆盡,連帶著他的生命之火也即將耗盡,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方法,他可以說是必死無疑。」精靈女王一臉認真的看著月兒。

「可是~可是,母親~月兒是您的女兒啊~要是月兒以後嫁給了雲祁哥哥的話,雲祁哥哥可是您的女婿啊~您怎麼能夠~」

「如果他是我女婿的話,那我救他是責無旁貸。但他現在還不是,所以我沒有任何義務救他。月兒,容母親提醒你一句,你是精靈族的公主,而他是人類。別說他現在還沒成為你的夫婿,就算他真成了你夫婿。你也不能事事都為他著想,你也應該多為精靈森林考慮。他的時間也已經不多了,要是你再拖延下去的話,就算是生命精髓都救不了他。」精靈女王一臉的嚴肅。

「女王大人~您說說您的條件吧。」趙無雙不由插嘴道。

「月兒~他真答應要娶你了嗎?」精靈女王並未理會趙無雙,柔聲問道。

「恩~雲祁哥哥親口說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羞怯,月兒點頭道。

「那好~我的條件就是,救活他之後他必須娶你。正巧我們精靈森林正缺武器,他殺的那些金翼蒼鷹都是上好的武器製作材料,就當是聘禮了~」精靈女王道。

一絲異樣自趙無雙的眼中一閃而過,看了看月兒又看了看柳雲祁,她的心中不由的有些不是滋味。

「啊?~」月兒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瞪大雙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怎麼?這點要求你們都不答應嗎?」精靈女王皺眉道。

「母…母親~您不反對我跟雲祁哥哥在一起嗎?」月兒小心翼翼問道。

「為什麼要反對?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實力,那麼他將來的成就定當不可限量。而且,我看的出來,你是真的喜歡他,這些條件加在一起,我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那麼,你是答應了?」

「恩…」月兒羞紅著臉低下了頭去,細若蚊吶回答道。

幸好精靈女王耳朵夠好,不然還真不一定能夠聽到她的這句話。

看著自己女兒害羞的小模樣,她好笑的搖了搖頭,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瓶綠色的液體。

精靈女王打開了瓶蓋,一股異香頓時從瓶中溢出。

鼻翼位動,趙無雙頓感她勞累了一天的身體再次煥發了活力。

看向了精靈女王手中的瓶子,趙無雙的眼中滿是愕然。

異香向著周圍傳盪開來,周圍的植物受到刺激,都紛紛開始瘋長起來,眨眼間周圍的植物就詭異的長大了一倍有餘,並且還在不斷地生長。

精靈女王小心翼翼的滴了一滴生命精髓到柳雲祁的嘴裡,而後重新蓋上了蓋子。

一道柔和的綠光自柳雲祁的體內亮起,他那蒼白的臉色迅速的潮紅了起來,沒一會,一口鮮血便從他嘴裡噴出,這頓時又讓趙無雙二女心中一驚。

「這…怎麼會這樣?!」趙無雙臉色一變,道。

「放心~沒事的,只是把他體內的淤血排出來而已。」精靈女王解釋道。

又靜靜的等待了一會,柳雲祁身上的綠光逐漸黯淡消失。

不過短短的時間,他原本那短促的呼吸已經平穩,蒼白的臉色也已經恢復了正常,可他卻依舊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

月兒不由有些著急了起來「母親~雲祁哥哥怎麼還不醒啊?」

「這是正常的~剛剛經歷了生死,身體雖然已經恢復,但是他失去的體力還是需要恢復的,等他睡一覺就好了。」精靈女王道。

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了一抹狡黠,月兒撲入了精靈女王的懷裡撒嬌道「母親~難道你就讓我們站在這外面嗎?月兒已經很多天沒有好好休息了~快讓我們進去吧~」

「迴響森林這麼危險,真虧你們能夠找到這裡來~好了跟我來吧。」精靈女王憐惜摸了摸月兒的頭道。

在一陣光影閃動之間,三人一前一後的進入了光門之中。

光門微微閃動,逐漸的消失於虛空之中。

隨著光門的消失,沼澤又重新陷入了寂靜之中,蟲鳴鳥叫聲又開始清晰了起來,除了偶爾一陣微風吹過,一切就如同原先一樣,就像是這裡從來都不曾有人來過般寂靜無聲。 翌日清晨

柳雲祁緩緩睜開了雙眼,入眼便是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滿是好奇的打量著他。

柳雲祁一時沒反應過來,揉了揉有些發暈的腦袋閉著眼睛道「月兒~我睡多久了?」

「聽說你已經昏睡一晚上了。」一道清脆甜美的聲音有些羞怯的說道。

這道聲音讓柳雲祁覺得有些熟悉,卻又有些陌生。

「月兒?」柳雲祁不由的睜開了眼睛看向床邊的人,眼中有著一絲疑惑。

只見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正站在他的床邊有些羞怯的看著柳雲祁。

柳雲祁驚坐而起,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女孩有著一頭過肩的綠色長發,一對又長又尖的耳朵豎立在她腦袋兩旁,一雙藍色的大眼睛水潤動人,除去那些不一樣的地方,這個女孩看上去至少和月兒有著七、八分相像。

柳雲祁的眼神在女孩身上一陣游移,看的女孩更加局促不安了起來。

他那火熱的目光讓她不由害羞的低下了頭。

注意到女孩那尖長的耳朵,柳雲祁眼中不由的多了幾分好奇,伸出雙手輕輕捏了上去。

「呀~!」

女孩被柳雲祁嚇了一跳,羞紅著臉連忙捂住自己耳朵退後了幾步怯生生的道「你幹什麼?」

「你不是月兒,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裡?跟我同行的人呢?」看見女孩的反應柳雲祁便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面前的女孩並不是月兒。

「我…我叫雪兒,是月兒姐姐的妹妹。這裡是精靈森林,是我們的家,至於你的朋友,她應該是被母親給叫走了。」女孩怯怯的說道。

「妹妹?月兒什麼時候有妹妹了?恩~應該不是,你們雖然長得有點像,但是身上的特徵都不一樣。恩,應該是同名同姓了,精靈森林?這詞聽著有點耳熟,我看你長得也不像人類~你是什麼種族啊?」柳雲祁道。

「我…我是精靈族。」雪兒道。

「哦?精靈族?恩~沒錯,跟書上描述的很相近。」柳雲祁有些好奇的下了床,繞著她走了兩圈點了點頭道。

「那…那個…」雪兒被柳雲祁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羞羞怯怯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恩?怎麼了?有話就說,我又不會對你怎麼樣。」見她如此的害羞,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那個…月兒姐姐說你傷剛好不能下床。」雪兒猶豫了半天終於把話說了出來。

「沒事,傷早好了。話說,你的那位月兒姐姐是哪位?為什麼要救我?我記得我好像不認識你們精靈族的人吧?」再次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柳雲祁不由疑惑道。

「月兒姐姐就是月兒姐姐啊~她不是跟你們一起回來的嗎?怎麼你忘記了嗎?」雪兒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們明明只有三個人,什麼時候又多出一個精靈族了?而且還跟月兒同名?!」柳雲祁有些摸不著頭腦。

「沒錯啊~我聽說是三個人啊~月兒姐姐,你,還有一個大姐姐,加起來不就是三個人嗎?」雪兒眨巴著大眼睛滿是好奇的說道。

「什麼?你說月兒是你姐姐?!」怔了一下,柳雲祁終於反應了過來,一臉的不敢置信。

「是啊,怎麼了?你在驚訝什麼?」雪兒歪著腦袋不解道。

「不不不,等等,等等。 海賊王的副船長2 月兒是人類,你是精靈族,你們怎麼可能是姐妹?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月兒派你來戲弄我的?對不對?」

「我沒有戲弄你啊~月兒姐姐她不是人類啊~她跟我一樣都是精靈族啊~」雪兒一臉的不明所以。

「恩恩恩,我知道,我知道。」柳雲祁一臉我懂的,我很配合的表情,拍了拍雪兒的肩膀,末了還神秘兮兮的湊到她的耳邊小聲道「放心~我是不會告訴月兒的。」

柳雲祁突然靠的這麼近,雪兒腦袋頓時有些發矇,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還真容易害羞啊…」

撇了撇嘴,柳雲祁兀自打量起了房間的陳設。

這是一間由無數樹枝搭建而成的簡陋房屋,只有門框,沒有房門,就連窗戶都沒有一個,只有一個洞開的窗檯。

房間里只擺著一張由無數樹枝拼湊而成的桌子和兩張椅子,再就是他剛剛躺著的那張單人床,上面還放著一片巨大的葉片,那東西就是柳雲祁剛剛蓋在身上充當棉被的東西。

看著房中的一切,柳雲祁皺了皺眉,心裡暗自嘀咕了起來「精靈族很窮嗎?怎麼連床和被子都買不起?」

不過他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不能太失禮不是?

環視了一圈房間,他正要向雪兒詢問月兒她們什麼時候回來。

他的視線頓時注意到了洞開的大門,怔了一下,他信步朝著門外走去。

門外是一個向外延伸的陽台,陽台並沒有多寬大,只能勉強站幾人,由幾條粗壯的樹枝圍成。

柳雲祁信步走到了陽台上,扶住到他脖子處的陽台扶手,輕輕一躍便一屁股坐到了由樹枝編製而成的陽台扶手之上,頓時,他眼前一亮。

入眼處便是那剛剛自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初晨的陽光並不刺眼,柔和的光芒籠罩在大地之上。

湛藍的天空上是一片片浮動的白雲,偶爾一群候鳥自空中飛過,襯托的整片天地一片恬靜唯美。

正在感嘆著這幅美輪美奐的景色,一片巨大的樹葉飄落了下來。

怔了一下,不由抬頭望向頭頂,頓時,柳雲祁的面色為之一變。

只見他的頭頂上方几十米處,一片直徑上千米的樹冠遮蓋了整片天空,一根根粗大的樹藤從枝幹之中垂落向地面,隨著微風而輕輕擺動著。

一如龐大的樹冠一般,每一片樹葉都至少有一人大小,那些樹葉讓柳雲祁覺得有些熟悉。

轉頭望向自己床鋪上那片,可不就跟頭頂的樹葉一模一樣嗎?

這是一棵龐大異常的巨樹,他所在的樹屋正是建在巨樹的軀幹之上,粗壯的樹榦一眼望去,他根本就看不出這棵樹有多麼巨大。

柳雲祁又猛然的反應了過來,低頭向著下方望去。

頓時,他感覺一陣眼暈,從他這個位置向下方看去,至少離地面有幾百米的高度。

一切都顯得那麼渺小,每一棵樹都如同一隻只的螞蟻,小小分不清。

向著遠方眺望,他甚至能夠看到森林的邊緣和位於森林邊緣的迴響小鎮,這種高度讓他頓時感覺一陣眼暈,不由閉上了眼睛揉捏著太陽穴。

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扶著他的後背,雪兒擔憂的聲音傳來道「你沒事吧?果然還是太勉強了?還是回房休息吧」

柳雲祁搖了搖頭道「我沒事~話說,這到底是什麼樹?怎麼會那麼大隻?」

「這是樹爺爺~」雪兒解釋道。

「樹爺爺?」柳雲祁回身疑惑的看向雪兒。

「恩~它是我們精靈族的守護神,至今已經一萬多歲了。「雪兒道。

「一萬歲?!那不是都要成精了?」柳雲祁不由的暗自咂舌道。

而後,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疑惑道「你不是說我在精靈森林嗎?怎麼只有一棵樹?」

雪兒指了指頭頂,只見頭頂正上方那茂密的枝葉之中隱約可見一個個精靈族正盪著樹枝間的藤蔓在其中穿行,一隻只模樣特異的猛禽站在樹枝間梳理著羽毛。

雪兒又指了指下方,柳雲祁順著她的手指再次向著下方看去,頓時,他瞪大了雙眼,滿眼的驚駭。

剛剛他並沒有仔細的去看下方的情況,只顧著計算這棵樹有多大,現在仔細看來,頓時讓他一陣目瞪口呆。

只見下方大地微微隆動,巨樹正緩慢的向前行走,所及之處,迴響森林裡的樹木都紛紛給生命古樹讓出了一條道路。

對!就是讓!

每當生命古樹向前行走一步,那條路上的樹木就像是有智慧一般的向一邊挪動。

巨樹的挪動與讓路的樹林都讓柳雲祁心中一陣不可思議。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可柳雲祁還是不明白雪兒的意思,疑惑的望向了她,希望她能夠給自己解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