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是知道,秦元清已經在鵬城呆了一個多月,而且開展的還是智能手機項目。

“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出馬!”秦元清得意地說道:“也許用不了幾個月,華威新手機就出來了。”

“就華威那破手機。。。。。呵呵”景田不屑地說道:“還不如幾年前的諾基亞好用,騙人的玩意罷了。”

華威的第一款智能手機,出貨量雖然超過2000萬部,但是隻要與蘋果手機一比,就是被人不斷吐槽,要是這都能稱得上智能手機,那諾基亞和摩托羅拉手機就更是智能手機了。

手機質量差,也不智能,用一段時間就開始卡,強制卡出來,或者自動開關機,不知道多少人吐槽不已。

而實際上不僅僅是華威,其他國產智能手機,也真的是都是這樣,彼此比爛,至於手機的價格,甚至還不如幾年前的諾基亞手機。很多人寧願照樣使用諾基亞手機,也不願意買國產智能手機。起碼諾基亞手機質量槓槓的,掉在地上摔了個四分五裂,撿起來簡單裝一下照樣使用無誤。掉進水裡,拿起來用吹風機吹一吹,依舊沒問題。通話性能,那是沒得說的。

“你看着吧,華威這次新手機,可不會比蘋果手機差,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秦元清顯得自信滿滿地說道。

操作系統上,鴻蒙操作系統比現在的ios5要好得多,麒麟芯片性能也好,屏幕也不差,電池容量更勝一籌,還能快充,秦元清都不知道,若是這樣的一款智能手機還沒辦法在華夏打開局面,那該要用什麼智能手機打開華夏市場。

不過秦元清很清楚,接下來幾年華威智能手機,性能上不會有什麼突飛猛進的變化,主要會是屏幕不斷變大,然後國產芯片不斷提升佔比,至於更多的技術實質性提升,估計三五年是不怎麼可能了。

只是相比上一世,華威可是提前好幾年的優勢,相信發展也能愈加的快,到時候相信哪怕碰上上一世的困境,華威也能有更多的本錢和底氣去對抗不公。

上一世他看到一些媒體將華威的市值估算爲2萬億,而那時候華威銷售額接近9000億,這簡直是在公然侮辱華威。華威哪怕賣掉榮耀,榮耀營業額900億,但是卻賣了400億美元,不管怎麼算,華威市值估算都遠不止2萬億。 「怎麼樣?」

「不知道,先給064全面檢查一下吧。」把064放到了小床上。

064,064,064到底是誰

「叮咚」「怎麼了?」

「主任說琴老爺子要找精神系的人。」

「那幫子鼻孔朝天的花孔雀那會為一個孩子來。」

不要,不要生氣,我以後做精神系的幫您們

「小傢伙才六歲,那些精神系的葯不能喂,唉-」

「沒有辦法嗎?」

「精神也就是靈魂,這東西,我們這些被放逐的……怎麼治的了。」

不要自暴自棄啊!您是最棒的,我都,都不會說話……

「不要這麼說,往好的方面想,說不定,064是要變成正常孩子了呢?就像091一樣,一醒來就有了感情。064以後就不是小傻子了。」有點蒼白無力的安慰著。

064,是我?怎麼會,我才不會……

是不是,064是不是我……可以告訴我嗎……

……

「怎麼樣?」一個女聲。

「唉-是個傻子,又是個天生不足的孩子,這一批孤兒質量太差了。」這是一個男聲。

「這個就送去貧民窟的那個研究所吧。編號,嗯,應該是064。」

「那個研究所?」男人皺了皺眉,「那裡已經有五個血奴了。」

「其中三個已經過世了,這次要送三個過去。」「好吧。」「最近查的嚴,別說血奴。」「知道了。」

所以,我是064,我,我竟然讓他們擔心,怎麼可以

醒過來,醒過來……

「欸,眼皮動了。」

「醒了嗎?」

睜眼,看見一群白大褂圍著自己,有一個看著很眼熟,是定期給自己抽血的醫生。

「啊耶……」對不起……

白大褂們眼神交流,讓看上去最溫和的「醫生」上前。

「醒了就好。」

。 幾個吃瓜的群眾也不知道兩人說的是真是假,但不妨礙他們覺得兩人說的很搞笑,甚至覺得可以當成一個大瓜分享給朋友聽。

陳爭掃視其他人一眼,乖乖將玩具掏出來遞給沈夢瑤,咬牙小聲對她說道,「行,你贏了!咱們不玩了行不。」

「謝謝!」

沈夢瑤得意接過玩具,然後抱着陳爭的臉吧唧親了一口。

「oh,no!」

「不!」

「真噁心!」

看熱鬧的人紛紛在心裏驚呼起來。

要這女的真是個人妖,那現在這個畫面真的是辣眼睛啊。

陳爭趕緊用手扶著額頭,低下頭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臉。

不過時不時有人瞥向他們,讓陳爭感覺好不自在。

等了幾分鐘,烤雞做好了之後,他去前台將烤雞取了,然後拎着裝烤雞的袋子,拉着沈夢瑤灰溜溜走出門去。

上了車,陳爭啟動車子開始往回趕。

沈夢瑤坐在副駕駛拿着hellokitty玩具把玩著,看了一眼生無可戀,面無表情的陳爭,心裏居然有些小開心。

她抖了抖玩具,笑着說道:「helloKitty給了我,那我就正式成為你的女朋友之一了!」

「咳咳!」

陳爭被嗆了一下。

此時,外面天已黑,高速路上能見度不高,雖然車少,但是不能分心。

他專註看着車前方,盡量壓制住自己的情緒,平靜地說道:「現在就咱們兩個,所以,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

「哼!」

沈夢瑤心裏有些不服氣。

每次她示好,陳爭總是顧左右而言它,似乎根本沒有把她當一回事。

越想越不高興,於是乾脆放下座椅靠背,躺着睡覺。

沈夢瑤在麥當勞喝了一大杯可樂,上車前也沒上廁所,所以,半個小時之後,一股尿意突然來襲,她幽幽醒來,看到陳爭依然平靜的開着車,皺眉說道:「停車,我想上廁所了。」

陳爭大晚上一個人開了這麼久的車,沒人陪着說話,視覺疲憊,也有些悶了,想逗逗她解解悶,於是嚴肅說道:「服務區剛過,離下一個服務區還遠著呢,憋著吧~」

「啊?可是我快要忍不住了。」沈夢瑤夾着腿說道。

「想上廁所你不早說,高速路上又不能停車,很危險的。」

他說的很嚴重,但心裏卻樂開了花。

「可是~」

「實在忍不住,就拿這個吧!」陳爭從旁邊拿出一個礦泉水瓶子遞給她。

「哼!你就是故意的。」沈夢瑤又急又氣,一把將瓶子拍掉在車上。

她又不是男生,讓她在車上對着礦泉水瓶子尿,怎麼尿的准,而且,當着他的面這麼干,她還怎麼見人?

陳爭瓶子被打掉,倒也不惱,又說道:「我還有辦法!」

「什麼辦法?」沈夢瑤滿臉期待。

「小孩子尿不濕見過吧?原理很簡單,找一些吸水的材料墊在下面,就不會弄濕褲子了,就跟你常用的姨媽巾原理一樣。車上尿不濕沒有,但是這個東西可以塞進去吸水,做一個臨時尿不濕。」

陳爭一本正經地說着,拿着一包紙巾遞給她。

她本以為陳爭有什麼靠譜的辦法,結果發現他說出來的是這種損招,頓時又急又氣,也不接陳爭的紙,氣呼呼地扭身轉向車窗,抱着雙臂抱在胸前。

陳爭將紙放在主副駕駛之間的儲物箱上,忍住笑意,說道:「那我就沒有辦法了,就憋著等下個服務區唄。」

沈夢瑤也沒有脾氣了,軟聲說道:「你等會一定要記得停車哦!」

說完夾着腿默默忍着,閉眼繼續休息。

陳爭繼續開了十幾分鐘,沈夢瑤開始急了,睜開眼睛往車前瞧了瞧,蔫著臉問陳爭:「還要多久才到下一個服務區啊,我真的快要憋不住了。」

陳爭驚呼道:「啊,我看你沒說話了,還以為你忍過去了呢,前一個服務區剛過去不久啊,下一個服務區還要十幾分鐘呢。」

事實上,下一個服務區馬上就要到了,陳爭故意戲弄一下她而已。

「你!」沈夢瑤氣急,「你就是成心報復我!」

陳爭心裏樂開了花,但一臉委屈地爭辯道:「我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么?上廁所你得提醒我啊,高速路上一百二十碼的車速,服務區入口這麼小,不到一秒鐘就過去了,所以,只要稍微失神就錯過去了,又不能掉頭回去。」

「還要十幾分鐘?!」

沈夢瑤覺得陳爭就是故意的,咬牙切齒看着陳爭,恨不得一腳將他踢下去。她覺得自己應該等不了這麼久了,猶豫再三,手顫顫巍巍伸向那包紙,準備先墊著以防萬一。

陳爭見她真準備要墊紙了,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逗你的,前面馬上就到服務區了,忍一下就行了。」

看到陳爭笑的這麼歡,沈夢瑤氣得雙眼都快要冒火了,想到自己剛剛差點就要把紙墊在褲子裏去,她就想掐死陳爭。

要不是陳爭還在開車,她就要動手打人了。

兩分鐘后,終於看到了服務區入口,陳爭將車變道至最右車道,然後減速駛入了服務區。

車剛一停下來,沈夢瑤便抓了幾張紙,開門飛一般沖向廁所。陳爭喝了半杯可樂,此時也有尿意,於是鎖好車,也去了一趟廁所。

陳爭放完水,在洗手池洗乾淨手,甩了甩手上的水,慢悠悠從衛生間出來,差點碰上閑在廁所門口等着他的沈夢瑤。

此時,沈夢瑤黑著臉,恨恨盯着陳爭。

戲耍了她一番,陳爭心裏很過癮,但見她一副要吃人的樣子,陳爭又不敢笑,強作鎮定地說道:「你站門口乾嘛,嚇我一跳!」

「幹什麼?我想打你!」

沈夢瑤舉起小拳頭,氣呼呼地要錘陳爭一頓。

陳爭早有防備,快步跑開,嘴裏還不停地打嘴炮。

「你不是還沒有把紙塞進去了嘛~」

「不過開個玩笑嘛~幹嘛那麼當真?」

「……」

追逐一陣,陳爭不想再跑了,回到車邊舉手表示投降,可是沈夢瑤依依不饒,非要撲上來教訓陳爭一頓,陳爭不想讓她繼續鬧騰,只能將她用力抱住。

沈夢瑤奮力掙扎了一陣,才消停下來,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心臟也因為劇烈運動而跳動得厲害,她抬起頭,明亮的雙眸直勾勾看着陳爭,薄薄的粉唇微微顫動,像兩片含苞待放的花瓣。

她這個樣子,就好像一朵任人採擷的鮮花,讓陳爭剛剛平息的呼吸再次急促起來。他下意識地將頭低了下去,而沈夢瑤也期待地慢慢閉上了眼睛。

不過就在此時,陳爭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也回過神,忙將沈夢瑤放開,從口袋裏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來電的是張婷,陳爭接通電話,聊了幾句,原來是她擔心陳爭晚上開車,特意打個電話問一問情況,在得知陳爭在高速路上的服務區休息之後,她又跟陳爭聊了幾句肉麻的話,才安心地掛掉了電話。

她的電話,也提醒了陳爭,他現在已經是女人纏身,都應付不過來了,不能再繼續禍害別人了。

而且,他認為沈夢瑤對自己不過是感激和依賴,且心智不成熟,感情觀念不正常,不跑也不會喜歡上他這種花心大蘿蔔。因此,他能不惹她就不要去惹了,以免脫不了身。

「上車吧,我們繼續趕路!」

陳爭說着,很快開門上了駕駛座。

剛剛兩人正曖昧著,陳爭卻突然突然終斷,讓沈夢瑤失落不已,但她又不能說什麼,只能轉到車的另外一邊,開門上車,一言不發地坐在了副駕駛座上。

「把安全帶繫上!」

陳爭瞥了一眼不說話的沈夢瑤,見她對自己的提醒無動於衷,苦笑一聲,探身過去,耐心幫她把安全帶系好。

只是這一小小的舉動,卻讓沈夢瑤暖心了不少,等陳爭專心開車之後,她又偷偷看了看陳爭的側臉。不過,在陳爭察覺之後,她又迅速將腦袋別了過去。

晚上開車很悶,晚上沒有月亮,外面光線昏暗,能見距離不長,需要集中注意力開車,時間一長就容易視覺疲勞,和別人聊聊天會好一點。

陳爭見她不理自己,於是主動開口,笑道:「怎麼,真生氣了?最後不是沒拉褲子上么?」

「哼!」沈夢瑤哼了一句,將頭撇向一邊。

她現在生氣的理由已經不是這個了,可是陳爭這麼一說,她又惱怒起來。

「要不,我給你講個笑話好不好?」

「我不要聽!」

「如果我講的笑話,讓你笑了,咱們這事就算過去了,你覺得怎麼樣?」

「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