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杏眸圓瞠,警戒的望著面前那張勾人犯罪的俊臉。

吻擎軒唇角上揚出性感的弧度,灰眸瀲灧,妖孽非凡。

「娘子,再從為夫一次吧。」

---

按照原本的大綱設計,應該現在到了糾結的地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春就是捨不得讓這兩人不幸福。唉,好糾結……【謝謝凱羅爾的1888荷包+月票,嘿兒嘿兒的1888荷包+月票,親愛的sabrina的16朵鮮花+月票,和親mxlesley,hujing5377的月票,謝謝姑娘們!月底到了,姑娘們繼續投月票給春吧……】 「說說你的打算。」一屋子的老狐狸在最初的亢奮后很快都恢復正常,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狠,當然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既然玄齊提出攻打面具島,那麼他就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需要掌握面具島上全部的科學家,這將是一股能夠改變世界的力量。」面對老狐狸就要開誠布公,玄齊並沒打算隱藏什麼。深吸一口氣后說:「縱觀整個地球,只有面具島才有這般遠行宇宙的能力,他們已經發現了製造法器的礦脈,只要我們稍加逼問,必然能夠找到那裡可能存在的靈石礦……」

「這些只是假設,是你獲得利益,而我們充當了打手。」雷震的嘴角上浮現出一絲的笑容,他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忽悠的。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們就要做百分百的努力。」玄齊把手指向屋子內的長條箱子:「這些都是我送給大家的見面禮,大家先體驗一下,參不參與行動不重要,關鍵是大家開心。」

玄齊說完就慢慢的退走,他並沒打算逼著大家現在就表態,這一幫老狐狸都鬼精鬼精的,他們考慮的事情要比自己幻想的多,而玄齊現在就是把貪婪的鉤子跑出去。

古人曾經二桃殺三士,現在玄齊使用的是同樣的計謀。只不過給宗主們另一種選擇,如果不想陷入無窮無盡的內耗,那就要把矛盾轉嫁出去。

隨著玄齊的離場,屋子內陷入了沉靜,一共九百零五件機械骨骼,就這樣擺在屋子裡,亂糟糟的不下於八十個宗門,有的還是相互敵對的關係,確認機械骨骼能夠提升玄修的戰鬥力后,怎麼分還真成了個大難題。

每個宗門為了自己的利益,總是想讓自己多分一些,自己的盟友的多分一些,而敵對的宗門少分一些或者不分。原本極其微妙的均衡,隨著這一批忽然冒出來的機械骨骼,一切都被打破。

有些不服氣的宗門山主,正瞪圓眼睛相互對噴,吹鬍子瞪眼差點沒打起來,他們把這次分配機械骨骼當成是重新洗牌的好機會。聰明的宗門山主已經坐在一起,相互望著對方,誰也不想先開口,生怕弱了自己的氣勢。

最終還是靈犀子先敲了敲桌子,望著對面李道、雷震,還有釋祿尊。這是屋子內最大的四個宗門的門主,他們的確有著左右言論的話語權。

「怎麼分?」靈犀子老調重彈,拋出了這個問題:「如果諸位不想打的血流成河,屍骨成山,現在就要想出一個好的分配法子。」

「還能怎麼分,除非大家都動起手來,誰的拳頭大,誰就分的多。」釋祿尊無奈的嘆息:「強者恆強,弱者恆弱,這本就是遊戲法則。」

「我們的思維是不是陷入誤區?」李道微微的聳了聳肩膀:「這一批東西又不是不能被量產,為什麼我們要打生打死?」

「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搶生廠商?」雷震微微的咬了咬牙齒:「要是這樣做那就中了玄齊的奸計」

「那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畢竟這是陽謀,而不是陰謀」靈犀子昏花的老眼中閃著華光:「這是一場死道友或者死貧道的遊戲,如果道友貧道都不死,那就只能死別人。」

「是不是太樂觀了?」釋祿尊還保持清醒:「這一切是不是玄齊為剷除異己而想出來的託詞?故意借大家的手搞定他的敵人?」

「那又怎樣?」李道嘆息一聲:「有一句話玄齊說的非常對,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們也要做百分百的努力,先把那個面具島收拾了再說,萬一收拾錯了,就再收拾玄齊。」

釋祿尊眉頭皺起,輕聲說:「外太空真的有靈石和靈脈嗎?」

「希望他有,至少我們在這潭死水中,還有那麼一點點存活下去的希望。」堅強如此的雷震,在這種情況下也開始變得自欺欺人起來。

當陰謀變成陽謀后,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明知道前面是個大坑,卻又要往大坑裡跳,太多的無可奈何湊到一起,一切就都變的不可理喻。

穩坐釣魚台的玄齊可以化為即將可能出現的利益,在別的宗門還半信半疑的時候,玄齊卻已經全信,通過神入侵面具島的資料庫,在神龐然算力的運行下god就好像是一隻縮頭又縮腦的鵪鶉,竭力的掙扎只不過是給神憑添上那麼一點點的惡趣。

望著電腦屏幕上的太空計劃,玄齊的臉上閃著笑容,新型的金屬是從月球表面發現的,面具島發送的火星探測器,還從火星上發現類似靈脈的東西。

地球上沒有的物質,不意味其他星球也沒有。玄齊甚至狂想在宇宙的萬千星系中,說不定還有一顆全是靈石的星球。

神這次獲取的資料非常多,玄齊一目十行的往下看,面具島絕對是專業的,他們已經研發月球車,下一步是月球基地和冶鍊機器人,只要把類似太空站的物體安放在月球上,就能夠進行礦脈的開採,到時新型的材料會源源不斷的運送而來。

玄齊開始思索如何吞下整個面具島,神在屏幕上刷出一個單詞,god已經強大起來的數字生命迫不及待想要合體,隨著鴨梨手機大賣特賣,神的運算力不斷的往上推升,有了這般強大的實力后,他也嘗試去吞噬god只是每次攻擊到關鍵的時刻,都會被雷吉米勒分流,所以神不得不向玄齊求援。

面對數字生命的求援,玄齊詩情畫意的留下一段話:「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這些東西現在都不能急,但我保證最後都會有。」

雖然不知道玄齊在說什麼,但卻是很厲害的樣子。於是神也選擇了沉默,繼續開始優化鴨梨的系統,這樣好讓自己的算力更強。

不知道是處於無心,還是出於有意,玄齊都犯了大意輕敵的毛病,渾然忘記面具島手中也有一張足以⊥人頭疼欲裂的底牌。

大約三千名超能者穿上最新款的機械骨骼,這種機械骨骼的冶鍊技術更高,破壞力和戰鬥力相應也更加強大。

雷吉米勒穿著最新型的鎧甲,專程從矽谷飛回來。如果面具島是理想國,是度過世界末日的關鍵所在,那麼數字生命god就是指引面具島度過劫難的位標,雷吉米勒覺醒超能后,就等於已經控制god甚至說雙方本是一體都不為過。現在面對神的攻勢,雷吉米勒終於按耐不住決定反擊。

望著下面的三千多超能者,雷吉米勒咬了咬牙說:「客套的話我不想說,也不用說,現在面具島已經到生死存亡之際,我請大家來就是讓大家跟我一起,推翻壓在面具島頭頂上的大石頭。」

面具島原本只是個鬆散的科學組織,後來隨著奧利佛成為國防部長,有些地方倒是得到大力的發展,把一個非戰鬥的鬆散組織,發展成一個慎密的戰鬥組織。只是隨著奧利佛身死,戰鬥組織的發展又陷入停滯,原本鬥志昂揚的戰鬥者們,現在都變得有些鬆散。

下面的進化者的態度都很曖昧,他們沒說好也沒說不好,而是懶懶散散的站在那裡,好似一個個看戲的路人。

雷吉米勒包裹在甲胄下面的臉頰,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冷笑,牙齒咬的咯吱作響,伸手從口袋中拿出個方形的小盒子,雷吉米勒的手指重重的按在紅色的按鍵上,原本還鬆散站立在地面上的超能者,立刻感覺機械骨骼里伸出兩根金屬探頭緊緊的貼在脖子上。

強電流呼嘯著往外噴涌,把一個個超能者都電的欲仙欲死,一個個在地上翻滾,在地上蜷縮,身軀不停的扭動,試圖擺脫這樣萬分難捱的痛苦。

雷吉米勒看著一個個的超能者都好像是蝦米般蜷縮在地上,不停的顫抖,不斷的顫抖,雷吉米勒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手指離開紅色的按鈕,讓超能者們得以喘息,等著他們回過神來后,雷吉米勒高聲說:「面具島不是善堂,更不會養上一群的廢物,既然你們穿上機械骨骼,就要承擔一個戰士的責任,既然你們穿上機械骨骼,就沒有脫下來的機會。」

當權力集中到一定的程度后,中央集權就會形成權力的真空,一言堂成型后肯定會造成文明的倒退,從文明的聯邦到封建的王權,其實只差了那麼一點點。

「現在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想要脫去機械骨骼的人,我勸你們最好住手,別引爆機械骨骼裡面的自爆裝置。」雷吉米勒在重壓下終於陷入瘋癲,徹底變身成大獨裁者。

高傲的超能者怎會被雷吉米勒威脅,於是有些超能者開始解除身上的機械骨骼,原本很輕易能夠除去的機械骨骼,這時候居然緊緊的貼在身上,隨著他們的暴力拆解,機械骨骼裡面開始升騰出致命的高溫,即使強大的超能者,也扛不住這般的重壓,張口發出尖銳的慘呼。

方陣中的超能者驚恐的站直了身軀,聽著戰友的慘呼,看著戰友掙扎,嗅著空氣中的肉香,一個個在驚恐中沉默。 梅西貝爾一直和軒子在一起,以至於茉兒和小傢伙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

中午,梅西貝爾被阿奇爾帶去醫院檢查身體,茉兒才得意借這個空檔和軒子在一起玩耍。

有時候她真的會想,她這個主人竟然連軒子的面都見不上一次。但是轉念想到梅西貝爾的遭遇,又覺得她很可憐。也許在梅西貝爾的心裡,小狗比人類也許還要安全些,至少不會對她做出那些可怕的事來。

茉兒和軒子在花園裡玩耍,小傢伙快兩個月了,但身形卻一般的家犬大上許多。甚至跑起來,也絲毫不遜色於那些成年狗狗。

「軒子,你給我站住!」

茉兒提著裙擺,氣喘吁吁的追在軒子的後面。

可小傢伙根本連看都不看身後的主人一眼,徑自開心的追著一隻黑色的蝴蝶。小屁股肥肥的,跑得時候一扭一扭。

到最後,茉兒再也跑不動了。

兩隻小手插在腰間,上氣不接下氣,光潔小巧的額頭上也沁滿了香汗。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更加襯托出如玉一般晶瑩透明的肌膚。

不知怎的,這幾天她好像做一點什麼事都會累的半死。

知道自己身後肯定跟著吻擎軒的保鏢,茉兒喘了幾口,才直起身子,纖纖玉指向前一伸,吩咐道:「去,你們幫我把那個小淘氣給我抓回來!」

「是!」

果不其然,身後傳來男人粗獷的聲音。

緊跟著,始終在暗處保護茉兒的護衛隊瞬間出現,開始幫茉兒抓狗。

要知道,跟在吻擎軒身邊的這些人,至少也是阿狸奇特殊軍隊中最出色的隊員。但是如今,這些獲得過諸多殊榮的戰將們,卻各個彎著腰,笨手笨腳的捉一隻只及到他們小臂一般大小的幼犬。

茉兒由起初慍怒,到後來悠哉悠哉的看戲。

這幾個大男人拿槍在行,但是抓狗恐怕就不行了。

估計一時半會兒他們也抓不住軒子,茉兒輕嘆一聲,反倒像個沒事人一般的走到不遠處的一座涼亭納涼。

涼亭里,兩個女僕站在涼亭入口的兩側。而亭內中央此刻正擺放著一個油畫板。

茉兒走上前,只看到那人的背影。

看上去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人,但是又好像不只是那麼簡單。至少,那名婦人的背影筆直,帶著一股雍容華貴之氣。她手中執著一隻畫筆,正臨摹面前滿園春色的美麗。

見到茉兒,原本站在原地的兩名女僕臉上瞬間閃過警戒的神情。不過她們好像知道茉兒的身份,隨及又淡淡的向茉兒無聲的點了點頭。

原本,茉兒是不想打擾人家寫生的。但是好奇心還是驅使她上前幾步,在看到那婦人幾乎就要完成的畫作時,也不由得怔了怔。

突然,婦人停住了手中的畫筆。輕輕的,向後轉過身。

茉兒有一種偷窺卻又被人發覺到的困窘,對著婦人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打擾您作畫了。」

婦人望著茉兒的眼神很平靜,絲毫沒有慍怒。但是那眼神,卻又讓茉兒覺得有些犀利,好像能夠看透人心一般。

片刻,婦人才淡淡笑了起來,並不介意道:「沒關係,反正我也已經完成了。」

歲月對這名婦人太過優待了,在她的臉上除了有她年紀的那種成熟風韻,和雍容大氣之外,並沒有任何可以抵消她美麗的痕迹。

茉兒也跟著淺淺一笑,目光又落在婦人身後的畫板上,不由得從心底讚歎道:「真的很美,簡直和眼前的景色一模一樣。如果單是這樣看著,我甚至都會以為畫板上的景色才是真的。」

婦人輕笑:「謝謝小姐的恭維。不過畫的再真,終究也是假的,並不是現實。」

聽聞,茉兒黑漆漆的眼睛看相面前的婦人。

她向茉兒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

茉兒走到婦人的身旁,在這裡能聞到那種清新的染料的味道,還是自婦人身上散發出來特別的香味。

「小姐,應該就是擎軒口中的小茉吧。」婦人笑著打量茉兒片刻,輕聲道。

茉兒微怔,然後點點頭,禮貌的一笑:「您好,帕斯利諾夫人。」

帕斯利諾夫人挑起眉,很熟悉的動作。

「你認識我?」

帕斯利諾夫人並不是喜歡熱鬧,她應該算得上是國王幾個王妃之中最『悶』的那一個,所以在皇宮裡,並沒有幾個人認得她。

茉兒搖搖頭,誠實答:「不,只是看到夫人和擎軒一模一樣的五官猜到的,而且擎軒之前和我說過,他的母親是阿狸奇有名的女畫家。」

帕斯利諾婦人點點頭,含笑的眼中劃過一抹欣賞:「你很聰明,也很美麗,怪不得軒會這麼喜歡你。」

聽到對方的誇讚,茉兒的小臉不由得微微一紅。

這時候,一旁的女僕遞上來一張濕帕,帕斯利諾夫人優雅的接過,然後擦拭手上沾染到的染料。

茉兒看著面前婦人的一舉一動,忽然由心升起一種敬佩。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果然是皇室的王妃,每一個動作都讓看的人覺得賞心悅目。原來吻擎軒那麼優雅,應該也受到些他母親的影響。

「聽說茉兒小姐和軒很早之前就已經認識了?」

「夫人叫我小茉就可以了。」茉兒有所保留的說:「其實我和殿下也是在阿狸奇才開始熟悉起來,而且這些日子,還要感謝殿下對我的照顧。」

帕斯利諾夫人看了看茉兒,淡藍色的瞳孔彷彿是藍藍的天。

「小茉小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雖然擎軒那孩子看上去很親和,但是骨子裡還是有著那麼一股子孤傲,並不是太喜歡與人親近。」

茉兒點點頭,果然知子莫若母。吻擎軒的確是高傲的,而且和任何人都不親近,總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這時候,幾個大男人忽然抱著一隻嗷嗷叫的小獒犬走到涼亭這邊。

茉兒望了他們一眼,那些人很有默契的抱著軒子停下腳步,站在不遠處。

「不好意思,夫人,今天打擾您作畫。改天我一定會來專程拜訪您。」

茉兒不習慣阿狸奇皇室的那麼多規矩,而且今天突然和吻擎軒的母親見面也讓她有些措手不及。未免緊張而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茉兒還是覺得應該趁著帕斯利諾夫人還沒有開始討厭自己的時候離開。

帕斯利諾夫人笑著點點頭,藍眸微閃著美麗大方的光芒:「好,去吧。」

茉兒點點頭,剛轉身,身後又傳來夫人幽幽的聲音。

「對了,小茉小姐,請你幫我轉告一下軒,就說我想他了,也想梅西了,這幾天讓他帶著梅西過來我的宮殿用餐吧。」

茉兒的笑容僵了僵,卻還是柔聲的說:「好的,我會轉告給殿下的。」

………………………………………………………………………………………….

梅西貝爾好像真的很喜歡軒子,每天除了夜晚睡覺的時候會將軒子帶回茉兒的寢宮,幾乎一整天軒子都會跟在梅西貝爾的身邊。

茉兒沒有說什麼,也不方便說些什麼。但是她對軒子的想念吻擎軒看在眼裡,後來過了幾天,他派人找來了一條和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小獒犬送給梅西貝爾。

但誰知,這是梅西貝爾第一次拒絕吻擎軒的好意。

晚上,梅西貝爾抱著軒子來到吻擎軒的寢宮,當時吻擎軒正要和茉兒親熱,被梅西貝爾的突然造訪嚇了一跳,兩人立刻狼狽的放開彼此。

梅西貝爾怔怔的站在門口,無辜而又歉意的望著坐在床上又驚又羞的茉兒。

---

【謝謝親gjp011的10朵,多一嘴的5朵,娜娜的鮮花。和親maggie的2張,carina86,yellowreign,夏天的楓的月票,箏箏的188荷包,謝謝大家!】 「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狗東西」雷吉米勒的思維已經出現逆變,為了最終的勝利他不介意讓自己更狠辣一些。面對一群平日里耀武揚威,真遇到事情時卻懶懶散散的混賬東西,雷吉米勒感覺殺一儆百還真是件好事。

「現在收拾你們的東西,跟著我一起走。」雷吉米勒說著就往面具島深處的機場走去,性命被拿捏的超能者們,這時候一個個乖巧異常,都跟在雷吉米勒的身後。

隨著godr出現,能夠為面具島提供繁瑣的數據運算,甚至還能對一些實驗過程進行模擬,大大的縮短面具島的開發時間,原本科技就領先米國的面具島,經過這番的衝刺科技至少領先米國五十年。

在寬闊的機場上,聽著六駕最新型的隱形戰機,三角形的機翼讓整機飛機顯得非常特別,黑色的類陶瓷塗層,讓戰鬥機能夠在天空飛行的時候,躲避開地面雷達的偵察,同時避讓過天空衛星的掃描。

「登機」獨斷專權后一切都變得簡單,雷吉米勒只要說出目標,其他的事情他並不需要過問,三千多超能者分乘六駕隱形戰鬥運輸機,開始進入臨戰狀態。

坐在戰鬥運輸機中雷吉米勒微微的眯起眼睛,這是面具島開發的一款多功能運輸機,可以運送重要的物資,也可以當做隱形轟炸機使用。現在雷吉米勒就是把這種飛機當成是運輸機,運送空降部隊的運輸機。

隱形戰鬥運輸機可以飛行在三萬米的亞太空軌道,那樣的飛行高度能夠避讓開百分之八十的地對空武器,還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偵察設備。

雷吉米勒把命令編輯好,而後共享在全部超能者的頭盔上。新一代的機械骨骼採用更為強大的全息設置,整個超能者都被包裹在機械骨骼中,因為冶鍊技術的提高,所以科技含量也更高,頭盔下面有一個小型的投影儀,能夠把信息投射在面罩玻璃上,完成信息發送與信息共享。

「敵人玄信集團,目標所在地華夏特區,任務摧毀工廠與生產設備,儘可能的殺傷工人。」每個超能者看到這一行信息后,都無可奈何的縮了縮腦袋,這完全就是殺雞用牛刀,只是大家都很謹慎的閉嘴,不管露出絲毫的不爽。

隨著隱形戰鬥運輸機越飛越快,越飛越高,他們離目標也越來越近了這時候雷吉米勒忽然間想到另一個問題,完成任務后如何離開?

盛怒的人總是容易犯下低級的錯誤,但現在又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雷吉米勒連忙又編寫一個簡訊:「完成任務后往海邊撤退,我們會先潛伏在海水中

好在機械骨骼是全地形作戰,能夠應付各種各樣的複雜地貌,不管是水底還是沙漠都遊刃有餘,要不然光這這樣的烏龍,就足以葬送整個進化者大隊。

縱觀人類歷史,從文明綻放火花開始照亮人類前程的時候,機械骨骼一直都是為了抗衡超能者,而超能者毀城滅地更像是一種戰略威懾,現在超能者穿上機械骨骼,而後開始突襲一座工廠,究竟會怎麼樣?很快就能見分曉。

不大的工夫離目標地越來越近,雷吉米勒這一次選擇空降,利用機械骨骼的性能,從三千米的高空往下跳,直接從天空墜落攻擊玄信的工廠,一直被鴨梨壓住的雷吉米勒,太喜歡從天而降把敵人鑿穿的快感。

隨著隱形戰鬥運輸機降到三千米的高度后,雷吉米勒站在機艙門口,對著大家說:「跳」一個個身穿機械骨骼的超能者,順著機艙往外跳,在黝黑的夜空中劃出一聲聲尖利的呼嘯。

經過艱苦的談判,玄齊和各個宗門的利益終於完成協調,大家會幫著玄齊拿下面具島,但關於航空與開礦的部分要大家平分,發射航天器到月球上,如果真的發現靈石礦脈,就要根據各自佔有的股份進行利益的分割。

有大志的人們,總喜歡在還沒有看到蛋糕的時候,就先把蛋糕的歸屬劃分好。玄齊對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異議,畢竟玄齊不缺靈石,一旦拿下面具島,神吞噬god就已經為玄齊贏下一個大大的未來。

隨著協議正式簽署生效后,玄齊在開心之餘眉頭高高的皺起,低聲說:「為什麼我總感覺心緒不寧?」

精通周易八卦,先天演算的靈犀子也把眉頭一皺說:「是的為什麼我也感覺心緒不寧,好似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