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承擔不起任何風險了,再捏下去,難保別人不會發現什麼。

看著自從自己住進來后,窗外就加固的圍欄,四面看的跟個監獄一樣,她得想想!得想想辦法!

…………

之後不出所料,納斯家族明裡暗裡收到了不少的明示暗示,尤其是最終將那四份樣品拍回去的人。

在確認了它確實有效果之後,出力是最多的。

其他人一看這情況,哪還不知道情況,動作是越發大了起來。

布萊恩家族不愧是能在元老院佔據重要席位的龐大家族,手段就不是旁人能比的。

在收到納斯家族的求助之後,立刻動用關係,能按下的按下,不能按下的,就直接各自分化。

說白了,這場危機最難過的無非是所有人聯合起來逼迫,只要打破這個聯合的局面,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畢竟,無論是法律還是道德,都沒人規定過,有好東西必須要共享。

不樂意分享出來,也是無可指摘的事情,前提是,你有足夠的實力能抗住壓力,保住它。

這是人家的秘技,人家就是要保密了,沒實力就別開口。

就算自以為站在正義的角度,大公無私,義正言辭的讓他們上交國家,說這是對全民都有利的事情,不可以被一家掌控,也完全站不住腳。

誰給你這麼大的臉了?

就好像你總不能讓一家製藥廠交出他們的藥方?哪怕是以國家的名義也不行。

即使說的冠冕堂皇,但實際上,就沒有那條法律規定這種類似祖傳秘方的東西是需要上繳的,一切還是看拳頭的。

原本該是納斯家族在聯合圍攻下搖搖欲墜,不得不雙手奉出,但在布萊恩橫插一腳之後,一切就不一樣了。

說布萊恩真有那麼大力量也不盡然,但戴很能利用人心。

誰都想多吃一口,誰都想分利的人少一點,戴只要抓住了這一點,誘之以利,不愁分化不了。

反正最後的好處又不用他來付,慷他人之慨的事情,他做的很熟練。

這事要鬧起來,他們根本不佔理。

民眾們只會認為是他們貪得無厭。

…………

外面鬧得風風雨雨,被關在房間里,無法踏出一步的薇薇安是完全無法得知了,現在她連上星網都是處於監控中的。

因為她未成年的身份,擁有她的監護權的蘭姆完全可以限制她在星網的任何許可權。

沒有任何辦法向外面傳遞消息,也不知道就算千辛萬苦送出了消息該信任誰?

艾莉給她的打擊太大了,她現在對自己身邊所有朋友都持有懷疑態度。

好在之前在拍賣行,她買了很多東西,心裡因為對玉鐲空間更信任,就將那些東西放入玉鐲中,而沒被發現。

這裡的通用貨幣都是使用的信用點,她的信用點都在蘭姆的監控中,完全無法動用,出去后估計只能依靠賣掉她偷偷藏起來的那些東西了。

現在的關鍵是,她該怎麼出去?

沒等薇薇安思考太久,納斯家就來了個不速之客。

「瑞特……」

薇薇安看到瑞特,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她淚眼婆娑的看著瑞特。

不指望他能救她,只要將自己帶出納斯家,她的底牌會給他們一個大驚喜!

瑞特布萊恩原本對薇薇安可有可無,自從從他父親那裡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後,他就決定來好好聯絡一下感情。

面對著以薇薇安男朋友身份來的瑞特,蘭姆也無法阻攔。

因為現在納斯家還要仰仗布萊恩家幫助,所以在瑞特要帶薇薇安出去逛街時,他也只是意思的阻擋了一下。

薇薇安有幾斤幾兩他很清楚,所以他放心的讓他們出去了,只是吩咐了一些名為保護實則監視的人看好她,就放心的讓他們走了。

「什麼?失蹤了?」

葉錦驚訝的看向伽藍,還挺能耐的!

大自在天魔 伽藍看了一場鬧劇,對這個結果也是有些驚訝。 人來人往,繁華的星艦港口處,突然一隊身穿警衛隊裝束的士兵包圍了港口。

「怎麼了?」

「是啊!發生了什麼事?」

「我還急著回去呢!」

「……」

人群中議論紛紛,明顯對港口被圍,耽誤登上星艦感到不滿。

因為這裡是a級星球,誰知道港口人群中有沒有位高權重的人,警衛隊隊長也不想太得罪人,但納斯家族的報警又不能不理。

「非常對不起,耽誤諸位的時間了,只是有一個重要的逃犯逃跑了,為了不讓她離開這個星球,我們只能守住港口。」

「若有不便之處,還希望各位能諒解。」

說完一使眼色,身後的警員會意的立刻上前,守住了登艦港口。

每個人必須出示光腦身份信息,才能放人。

儘管對這個行為非常不滿,但這些警衛在這顆星球上擁有優先抓捕權,引起了他們的不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被抓走了,有理都沒處說去。

公平?a級星球不講公平,只講權利!

他們其實對逃犯的說法將信將疑,誰知道是不是得罪了那些世家。

不過,只要不關他們的事,也沒人多嘴,星際的人,除了在關乎幼崽和自身上熱心一點之外,大都非常冷漠,基本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嘴上抱怨了兩句,該出示證明的還是出示證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人群中,一個帶著兜帽遮住大半張臉的女孩子咬了咬牙,評估了一下守在艦門口的警衛的實力,猶豫了一下,還是混進了登艦人群中。

薇薇安明白,越往後他們只會查的越嚴,現在大部分知道內情的人都不認為她能這麼快速的到達港口,她必須打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等到搜捕自己的人在星球上怎麼也找不到自己,對港口的監控勢必會更加嚴格。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伽藍那麼奢侈,手下一堆的a級天才。

在星際中,a級那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大部分小頭目管理層,都只是b級,更何況普通的士兵。

這些警衛的實力大部分都是處於c級,而薇薇安平日里表現出來的實力,只是接近c級的水系異能者。

可她不只是「水系異能者」,憑藉著穿越和功法,她擁有不遜色於c級精神力者的精神力。

這也是她能從監視她的人眼前逃走的資本。

隨著她的胡思亂想,隊伍眼看著越來越短,她也越來越緊張。

可是這時候反悔離開也來不及了,眾目睽睽之下,她有什麼異動都會顯得非常顯眼。

強忍著緊張,手心中汗意也完全顧不了了。

等到輪到自己時,在那個警衛看向自己時,

就是現在!

薇薇安迅速釋放出了精神力,警衛一陣恍惚,手中不自覺的慢了一拍,徑直跳過了她,掃向了下一個人。

這也完全是佔了自己被小看的便宜,薇薇安抓緊時間,閃身走進了星艦。

心中一陣后怕,抓捕的人不認為她有這個膽子現在搭乘星艦,來的只是一群烏合之眾。

所以真正的主力都在全球搜索著,要是等到納斯家族豢養的私人保鏢反應過來,她縱使再有手段,也無計可施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她的一切反抗都會顯得極為可笑。

坐在艦艙內,看著星艦緩緩的升空,薇薇安終於有種逃出升天的放鬆感。

但隨之而來的就是茫然,看著茫茫的星空,她該去哪裡……

納斯家主的書房:「找到了嗎?」

蘭姆站在書桌後面,急得來回走動著。

「還沒有……」

「廢物!」

不行,布萊恩家族應該也收到了薇薇安失蹤的消息了,但就算是因為瑞特布萊恩才失蹤的,憑著戴對他兒子的溺愛程度,估計是不會認賬的。

現在薇薇安是他和布萊恩家族結盟的籌碼,沒了她,布萊恩家族會不會毀約還不一定呢!

一旦毀約,就憑他納斯一家,根本扛不住外界如狼似虎的覬覦。

就算說出真正的原委,外界也不會相信,只會認為是他的推脫之言,將事情推給一個幼崽,還是他自己的親身女兒,到時候,無論是輿論還是道德,都不會站在他這邊。

想到這裡,蘭姆不由得有些後悔,當初怎麼就沒有留下證據呢!

導致現在薇薇安一失蹤,他立刻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局面。

都怪薇薇安,他好歹養了她到這麼大,好吃好喝的供著,現在就這麼吃裡扒外,陷自己家族於不義!

不行!

他得像個辦法徹底將布萊恩家族綁在一條船上,納斯家絕對不能毀在自己手裡!

…………

「爸,現在該怎麼辦?」

瑞特也慌了,他平時天不怕地不怕,連害個人命都沒在意過,現在卻開始擔心起來,

不是他良心發現,而是他清楚,平時他的父親會溺愛他,但什麼都比不過布萊恩家族的利益。

只要不損傷到家族,他就算在外面把天捅出個窟窿,戴布萊恩都會給他補上,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兒子。

但一旦涉及到家族,他的父親完全會六親不認。

看著父親比平時更加平靜的面孔,瑞特反而更加害怕了。

「我是怎麼對你說的,讓你好好待在家裡,蠢就不要隨意出來丟人現眼!」

瑞特向來心高氣傲,這次特地請假回來,就是想看看傳說中能讓更進一步的東西,沒想到會出這個簍子。

聽到父親的話,他面孔一抽,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卻不敢如平時一樣和父親吵起來。

看到自己兒子這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戴是徹底的失望了。

他在這次的事件上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怎麼都沒想到居然會被自己的兒子拖了後腿。

之前思考過的更換繼承人的想法再一次浮上心頭。

原本還有些猶豫,再怎麼說都養了這麼久,也疼了這麼久。

現在看來,再不做決定,布萊恩家族會徹底斷在他手裡了,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允許的。

「你先出去吧!」

揮了揮手,等到瑞特出去之後,戴打開了通訊。

「琴夫人情況怎麼樣?」

對面是一個面貌死板僵硬的侍女。

「夫人情況不好,為了保住這一胎,她已經洗去了所有的異能。」

「告訴她,如果孩子生下來,她就是大功臣!」

「是!」 星際孕育困難,除了當初的輻射堆積,最大的難題,就是體內的狂暴能量。

只要想一想,原本該是最安穩平和的子宮環境內,充斥著可怕的暴躁能量,就像滾筒洗衣機一般,胎兒得要多強的生命力才能存活下來。

異能等級越高,狂暴能量越多,越無法受孕,就算僥倖懷了,孩子也保不住。

也有人提過體外孕育,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胚胎在人造的子宮內根本無法存活,僥倖活下來的,也是體弱多病,需要常住醫療倉。

現在的人體內環境太複雜了,各種能量的碰撞就不是人工能模擬出來的。

所以隨著星際不能覺醒的人越來越多,不是沒人想過找個普通的沒有異能的人來生孩子,但父母雙方都是異能者,都不能保證下一代能成功覺醒,更何況有一方還是普通人。

那些大家族立足的根本,就是他們本身的異能,憑實力說法的法則在偌大的星際體現的淋漓盡致。

高階異能者追求下一代,無非是為了將自己的榮光繼承下去,要是生出的是個不能覺醒的,還不如不生。

實力為尊的思想在近千年的戰爭中已經根深蒂固的深入人心,雖然保證了星際人強悍的戰鬥力,卻也產生了一些畸形極端的想法。

比如,普通人就是浪費資源的渣滓!

比如,不能覺醒的後代就是家族的恥辱!

如果不是現在大環境里能覺醒的人數銳減,普通人越來越多,社會上對普通人越來越寬容,現在聯邦相對和平,適合非戰鬥人員的崗位也越來越多,這種極端思想很可能會變成主流!

可是現在,老大不笑老二,誰知道自己以後的親人會不會也是不能覺醒的,誰都不希望歧視發生在自己的親人身上。

可是,就算這樣,這種極端的思想都存在在很多人的腦海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