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生機依舊充裕。

只是,妖女彷彿處於靜止狀態。

「冥夜之瞳!」

七夜一聲低聲,洞悉瞳術施展。

只是,冥夜之瞳施展的瞬間,恐怖的邪惡負面氣息,瞬間讓七夜身體異變。

「轟!」

神熠子體內,恐怖的玄力直接波動而出。

七夜周身的負面邪惡氣息,連同七夜的玄力,一起被壓制了下去。

「你小子,很喜歡找死是么?」

「看來靈魂重生之後,你還是沒有學聰明。」

神熠子冷聲又道。

「妖女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七夜眼中魔氣瀰漫,冥夜之瞳牽連的魔氣如此恐怖。

那麼也就是說明,現在的妖女,他根本沒資格洞悉探知。

如果不是神熠子出手壓制邪氣,剛才那一瞬間,他已經被魔氣控制。

「她發生了什麼,現在的你,沒資格知道。」

「只是,我可以明確說明。」

「你既然有你的氣運機緣。」

「那麼她,同樣是有著特殊的氣運機緣。」

「只是,你們兩人的道路,截然不同。」

神熠子又道。

「我想確認一下,只是確認一下。」

七夜看了神熠子一眼,又道。

七夜要確認的,僅僅是冥月是否真的活著。

他無論如何也放不下。

「我說過。」

「你入黃泉必死。」

「而她入黃泉,是求生。」

「時間到了,你們總歸還能再見。」

神熠子對著七夜道,他的眼神之中,彷彿帶著看透久遠的蒼茫。 第九百三十二章她還活著

「神熠子前輩。」

「你能告訴我,是她么?她真的還活著?」

七夜目光期許的望著神熠子道。

「是她,也不是她。」

「是不是她,我無法說明。」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只有她自己才能決定,哪怕你真的現在就面對她,她恐怕不會給你想要的答案。」

神熠子的話十分玄乎,七夜根本聽不明白。

可是對於七夜來說,冥月哪怕有一分生機,他也會想辦法去讓其復生。

「你的第一個問題,我無法說清楚。」

「不過第二個問題,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

「『她』還活著。」

「所以,你不用太過擔心。」

「而且,相比於她的處境。」

「你的處境,其實更加危險。」

「冥夜之瞳,並不是那麼容易掌控的。」

神熠子看著七夜的雙眼,眼裡有著濃郁的擔憂。

「多謝神熠子前輩。」

七夜恭敬感激的說道。

「你這小子,明明死了一次,還這麼衝動。」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你不衝動,就不是神劍至尊了。」

「只是,你如果還是這般衝動。」

「將來進入十天十地,恐怕就算是我,也有救不了你的時刻。」

神熠子話語冰冷的又道。

「我,會注意的。」

因為妖女,或者說因為冥月。

七夜的確是心神混亂。

「你擁有冥夜之瞳,而且你曾經一直和她在一起。」

「你應該知道,冥夜之瞳的禁忌災禍。」

「不要抱有僥倖心裡。」

「能夠不去動用它,切忌不要動用。」

「否則,它總歸會毀了你。」

神熠子又告誡說道。

「神熠子前輩,麻煩您了。」

七夜低頭,再次感激說道。

「亡者世界關閉,只有最後一年半左右的時間。」

「這段時間,你們要抓緊時間了。」

神熠子話語說完,目光移到了夜香茗,夜香衣,南青璇和王仙兒四女身上。

「至尊神墓里,你們要分開一下。」

「各自的機緣,需要自己去追尋才行。」

「你們,可做好了準備?」

神熠子對著夜香茗四女說道。

只不過,四女的目光都看向了七夜。

「那小子也有他的機緣和使命。」

「你們不能跟著他。」

神熠子又道,這話,可是讓四女更是擔心。

畢竟,剛才七夜為了妖女,差點跟著跳進黃泉之中。

不得不說,那種殉情的感覺,可是讓夜香茗她們有點不高興。

可更多的卻是擔心。

如果七夜單獨行動,再遇到這種情況,那可怎麼辦?

「當然,你們的機緣,我可以給你們提供一點小幫助!」

神熠子衣袖一揮。

四道光門出現在了四女身前。

「這是最適合你們四人的機緣。」

「算是我給你們開的小灶。」

神熠子略有些無奈的說道。

嘴上說不會插手七夜他們的事情。

不過神熠子還真不想錯過這個繼任者。

畢竟,他能夠感知到,自己因為亡者世界的禁忌,快要完了。

眼下,神熠子可不能讓七夜死掉。

只能給七夜他們走走後門。

「七夜。」

夜香茗,王仙兒皆是望著七夜,十分擔憂的叫到。

「你們去獲取屬於自己的機緣吧。」

「不用擔心我。」

「我,不會亂來的。」

七夜輕聲說道。

「你多保重。」

王仙兒和南青璇說了一句,二人邁入了光門之中。

「七夜,還有我們。」

夜香茗看了七夜一眼,善解人意的點了點頭。

隨同自己的妹妹夜香衣,也是各自進入了光門。 第九百三十三章乾元老祖

「哎……」

「你這小子,真是傷人心啊。」

「你剛才的舉動,可是讓這些丫頭傷心難過呢。」

「當著那些丫頭的面,去為另一人求死,看的老頭子我,也有點不高興。」

神熠子對著七夜又道。

不過這番話語,倒是有點老不正經的戲謔感。

「我,的確是對不起她們。」

「不過。」

「神熠子前輩。」

「我讓你這麼費心,那可是辛苦了。」

被神熠子戲謔了一下,七夜頗為鬱悶。

只是,七夜也知道,神熠子這麼出手,自然也是有著緣故。

否則,這老東西可不會這麼費心思。

「嘿嘿。」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繼任者,如果讓你小子死了,那可就麻煩了。」

「不得不說,你小子牽連的東西,可真是多。」

「就連老夫我,也有點擔心。」

「不過。」

「你的那些破事,我也懶得關心。」

「最主要的,你不要突然暴斃就行了。」

「我還等著你來掌控亡者世界,老夫我,到時候便可以輕鬆了。」

「眼下,你就別去關係其他人了。」

「你那些紅顏知己,我會幫忙看著,如果有危險,老夫會出手。」

「倒是你,你還有你的事情去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