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雖然交代了瑤光班的學生不要說出她使用蓮華血繼的事,但這些學生會為她保守秘密,可赤妍月卻不會。

只是幽雪染也不擔心赤妍月會把她使用的招數告訴赤流沙,告訴就告訴唄,她來日照城已經有一段時候了,也該找一個契機,和赤流沙他們坦白身份了。

幽雪染想,若能一句說服赤流沙他們聽從於自己,那是最好的。

如若不能……

幽雪染想了想,她要做到的事,就沒有不能的時候!

日照城,西城門下——

「大哥啊,你看你,這麼不放心妍月,居然還讓她去犯險。」褐赭對著赤流沙說道。

從六賢堂出來,赤流沙就站在西城門下苦苦的等待著赤妍月歸來了,其他五人也紛紛跟著赤流沙等著赤妍月。

「我始終都是妍月的父親呀。」赤流沙的目光緊緊的望著遠方,一邊對褐赭說道。

「那你還……」

「畢竟妍月犯了錯,她不得不去。」赤流沙說著,褐赭一愣:

「妍月那丫頭不是很乖的么?她最是懂事了,怎麼會犯錯?」褐赭不解的問著。 ??

「我來幫你抓一下吧,浩二哥哥。」澤井優子非常乖巧地說道,但是想要伸手的時候,另一邊的福圓直美已經一把拍開她伸出的手,「我來就可以了,小鬼沒有那麼長的手,就不要做輕易做不到的事情。」

「好痛~~~」澤井優子痛叫一聲,縮回手連忙放在嘴邊不斷吹著。

李學浩心下不知是該苦笑還是該幸災樂禍,聽到「啪」的一聲,從聲音中都可以感受出來,那種被打痛的「聽覺衝擊」。

澤井優子又皮膚稚嫩,想來那種「切膚之痛」更有感受。

可惜的是,因為她的「多管閑事」,福圓直美已經收回手去,不再抓著他的手了,讓他有些悵然若失。

「是這裡嗎?」感覺到福圓直美的一隻手已經伸到了他的背後,落在背上正中間的位置問道。

「嗯,就是那裡。」李學浩剛剛只是隨口扯的理由,並不是真的癢,不過既然那樣說了,此刻也只能這樣承認。

福圓直美就拿手在那個部位輕輕抓著,這反而讓李學浩覺得有些癢了起來,因為她給人抓癢力道輕得幾乎感覺不到是在抓,像在摸一樣,是怕「抓」傷了他嗎?

「浩二哥哥,我要回家!」稍稍恢復過之後,澤井優子突然帶著哭腔說道,顯然被欺負得狠了,不敢再留下了。

「怎麼了,優子?」李學浩心中苦笑,福圓直美剛剛那一下,估計是真的把她打痛了。

「我要回家!」澤井優子哭腔更重了,甚至引起了附近一些人的注意。還好因為是在僻靜的角落裡,所以暫時沒有引起大的騷動。

李學浩連忙摟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姐姐也是跟你開玩笑的,並不是故意……」

「可是好痛!」話沒說完,澤井優子已經轉過臉來。憤憤地看著他。

幽暗的環境下,李學浩仍清晰地看到了她的雙眼已經紅了。一副委屈到即將落淚的架勢。

對此,李學浩只能求助地看向旁邊仍在替他「抓癢」的福圓直美:「福圓學姐……」

「我道歉,剛剛是我過分了。」福圓直美很乾脆地承認錯誤,儘管語氣中沒有絲毫的誠意。

「你要保證不能再打我。」澤井優子又不放心地說了一句。

福圓直美瞪了瞪她,不過看到隔在中間的李學浩,最終「哼」了一聲,算是答應下來:「對於國中生的小鬼,我才不會浪費那麼多力氣去做一些無聊的事情。」顯然在她看來。欺負國中生就是「無聊的事情」。

澤井優子這才沒有再說「回去」之類的話,不過卻已經歪著腦袋,抓著李學浩攬著她肩膀的手,順勢靠到他的身上。

李學浩也不忍心推開她,剛剛那副表情,實在是太可憐了。

福圓直美見到這一幕,眼角不由跳了跳,但最後也沒說什麼,繼續看著舞台上的演出。

……

桃太郎的故事終於結束了,卻也足足過去了將近兩個小時。中間澤井優子就一直靠在他的身上,似乎非常愜意舒服,完全沒有剛剛被欺負得狠了要哭出來的樣子。

李學浩也任由她靠著。只是心中微覺遺憾,福圓直美自從幫他「抓癢」之後,就再沒有做出過什麼令他心跳加速的舉動了。

燈光再次亮了起來,話劇社所有演出者謝過台下的觀眾之中,一一回去了幕後。

這時,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學生走到台上,手裡拿著一個話筒,看起來像是主持人的樣子,走到舞台中央。舉著話筒說道:「大家好,我是岡島克實。櫻野高中話劇社的部長,現在有一個重要的消息要宣布。」聲音聽起來非常激動。都快有些剋制不住要大吼出來的趨勢。

台下的人也都安靜了下來。

只聽岡島克實大聲說道:「重要的消息就是——校園超人氣女優,花澤未佑小姐,已經接受了我們話劇社的邀請,決定在明天,參演我們的一個話劇……」

話還沒說完,台下就已經哄鬧了起來,像一個火藥桶瞬間被引燃爆炸了一樣,巨大的聲音幾乎要將大禮堂的天花板都給掀翻掉。

「花澤未佑!」澤井優子也猛地坐直身體,一點也不留念某人「溫暖」的懷抱,神情狂熱而獃滯地盯著舞台上的岡島克實,嘴裡不敢置信地問道,「浩二哥哥,是花澤未佑嗎?你聽到是花澤未佑了嗎?是不是,是不是她要來了?是不是?」

一連串的「是不是」,令李學浩也有些煩擾不堪,澤井優子明顯被「毒害」得不輕,居然還是個狂熱的小追星族。

「嗯,你沒聽錯,確實是花澤未佑!」說話的同時,順便看了一眼身邊的福圓直美,她沒有任何錶情,顯得非常鎮定,就像沒有聽說過「花澤未佑」這個人一樣。

「真的是花澤未佑,浩二哥哥,真的是她,明天我還要再來,你會帶我來的對不對,我好想拿到花澤未佑的親筆簽名,我一定要拿到!你會幫我的對不對?」澤井優子看起來已經有些魔怔了,抓著他的胳膊不斷搖晃著。

「如果你再搖的話,明天我就不帶你來了。」李學浩瞪了瞪他被抓著的胳膊,澤井優子立即將手抽了回去,從魔怔狀態中恢復過來的她,甚至帶著點討好的可愛笑容看他。

見到這種「變臉」的速度,李學浩心裡不由嘆了口氣,關於花澤未佑,他不止聽說過,而且還非常「熟悉」,所以可以理解澤井優子的瘋狂。比如在他的床底下,就有一個巨大的紙箱,裡面存放的全是花澤未佑的個人寫真以及海報。

當然,那是真中浩二的私人珍藏,李學浩翻看過一次之後,就再沒有動過了。而之所以沒有扔掉,可能也是想要留下一個念想吧。

「好了,我們現在也該出去了,不然等一下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李學浩指了指還在狂熱宣洩心中亢奮的人群,他們暫時只顧著狂歡,等回過頭來一起出去的時候,人擠人的熱鬧情形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來。

福圓直美也贊同他的看法,嚴肅地朝他點了點頭。

一行三人從座位上站起來,準備出去,冷不丁旁邊衝出來兩個高大的人影,可能是想要搶先出去,但過道的空間本來就不大,而兩人的動作幅度又大了一點,一下子將在最外圍的澤井優子給帶倒在地上。(未完待續。)

ps:ps:推薦一本好友的書,《超時空二道販子》!!! 赤流沙避而不答,他望著遠處的地平線不再和褐赭說話,褐赭看著赤流沙這樣,嘆了一口氣也不再追問了。

不一會,赤流沙的劍眉動了一下,他看到地平線上飛馳而來一個纖瘦的身影,見到那身影的時候,赤流沙的心底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爹!」赤妍月撲到在了赤流沙的懷中。

赤流沙抱著自己的女兒,一下一下的拍著她的後背,重逢后的喜悅令赤流沙情緒略有些激動,只是他已經習慣的穩重自持,所以沒在赤妍月的面前表現出來。

「嗚嗚!爹,我活著回來了,我差點死在那邊的!」赤妍月撲在赤流沙的懷裡對他說道。

「妍月,你能回來就好。」赤流沙一直記掛著赤妍月的千言萬語,最後都化作了簡單的一句話。

然而赤妍月從赤流沙的懷裡脫離開,對他道:

「我差點死了不是因為血魔獸,也不是因為無形之光,是幽雪染她差點就害死我了!」

「哈!又是那個幽雪染!」一旁的褐赭叫起來。

赤流沙聽女兒這麼說,他先是一愣,褐赭追問著赤妍月道:

「妍月,告訴你二叔,那個幽雪染怎麼欺負你了?我就算外鄉人不可信了!你們居然還把她弄進日照城裡來。」

而藍歇羽卻道:「以幽姑娘的性格,她不會做出害人之事的。」

「六弟!你怎麼可以為了一個外人說話!」褐赭起聲嚷嚷起來。

赤妍月輕哼了一聲,她眼裡掛著淚,只對赤流沙身邊的人喚了:「二叔,五叔。」

赤妍月知道,現在,也只有新回來的二叔和五叔,他們沒有被幽雪染迷惑了,赤妍月就對他們兩個說道:

「本來無形之光即將要降臨的時候,我就已經迴避了,可幽雪染,她暗算我,把我拖進了靈術陣里,差點我就死在無形之光下了。」

褐赭不爽的罵了一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妍月,那你是怎麼從無形之光中逃脫的?」赤流沙就問她道。

「我……」赤妍月一時間卡了殼了,把她拖進靈術陣中的是幽雪染,而沒有讓無形之光降臨到自己身上的,還是幽雪染。

可她要是說幽雪染又救了自己,那豈不是打自己的臉么。

赤妍月低下了頭,聲音細如蚊叫的對赤流沙道:「我是自己……」

赤流沙看著赤妍月這樣,眸中的目光冷了下來。

「是雪染把我們從無形之光中都救了出來。」男生的話音從老遠的地方傳來,人們看到地平線上走來了十多號人,不禁發出了驚呼聲。

在西城門下的,不止只有赤流沙他們六兄弟,許多日照城的居民也在城門下等待著消滅血魔獸的英雄歸來。

剛才他們還以為只有赤妍月從孤城計劃中活著回來了,然而見到前方十幾人走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

「阿城!林文!真的是你們嗎!你們居然活著!」和瑤光班的幾個人交好的男生沖了出來,他激動的撲向自己的朋友,在觸摸到他們的體溫時,那個男生幾乎喜極而泣的歡呼出來。

婚意綿綿:億萬老公帶回家 這一下,日照城的居民們都騷動了…… 第1174章視頻看相

夜天樞臉上的欣喜變成了焦急,求救地看向顧雲念。

「小七,小魚兒怎麼沒有反應?」

「我之前已經說了,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這就需要時間慢慢恢復了!」

顧雲念已經檢查過,除了注射了龍血精血導致小魚兒的身體無法承受,她的身體沒有其他任何問題。

夜天樞的神經才稍微放鬆了下來,對於顧雲念的醫術,他現在是絕對的相信。

既然顧雲念都說了沒事,那小魚兒的恢復,就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看著小魚兒直愣愣睜著的眼,連眨都不眨一下,看著還是覺得怪異。

「她要這樣睜著眼多長時間?」

顧雲念伸手飛快地拂過小魚兒的胸膛,小魚兒就閉上了眼。

「好了,她現在睡著了。剛才的狀態並不算完全清醒,意識並沒有恢復,睡一覺對她更有好處。」

「謝謝!」夜天樞看著顧雲念,鄭重地說道。

給小魚兒留了一戰小夜燈,房間里安裝過攝像頭,夜天樞就很放心地跟大家一起退了出去。

重新回到客廳,夜天璣才問起昨天發給她的資料。

「你選好了嗎?」

顧雲念點點頭,因為限制範圍本就很窄,夜天璣挑選出來的適合的任務也沒幾個。

「選了幾個,不過還是要親眼見一下人才能確定。」救不到好人沒關係,她就怕救的人滿身罪孽。

夜天璇坐在地毯上,托著下巴看著顧雲念,雙眼微光,滿是好奇。

「小七,你是會龍夏傳說中神奇的相術嗎?那在網上視頻看臉不行嗎?」

顧雲念一怔,她還真沒想過。

有些意動,「要不試試?」

「怎麼試?」夜天璇下意識問道,下一秒又反應過來,「你是說讓我們跟你視頻。」

「對!」顧雲念點頭,其他人也覺得如果可以,這是一個辦法。

不然顧雲念以後,總不每接一個任務,都要跑去跟人見一面。要是隔著半個藍星,那得浪費多少時間。

夜天樞立刻去書房又拿了一台筆記本過來,一台給顧雲念,一台他們輪流跟顧雲念視頻。

顧雲念試著集中精神,跟著倏然微微睜大了眼。

筆記本的顯示屏中,淡淡的金光籠罩在夜天樞他們的頭上。

不過她能明顯地感覺到通過網路十分地耗費精神力,看了沒一會兒,就感到了疲憊。

她有種感覺,如果不是在最近她的能力有了提升,隔著網路,她根本做不到這樣。

顧雲念收回精神力,微微揚起嘴角沖夜天璣他們一笑,「可以!」

「那就好!龍夏傳統的中醫不是講究望聞問切嗎?你要求通過望先看一下病情,不是個很好的借口。」夜天璣提議道。

顧雲念歪著頭問:「不接任務,可以先跟發任務的人聯繫嗎?」

夜天璣打開暗網的網頁,用滑鼠指著一個顏色暗淡不起眼的符號,「任務下面有這個標誌,說明任務發布者允許留言。就可以登錄個人賬號和任務發布者溝通,還可以視頻對話。」

二更

(本章完) ??

「優子!」看澤井優子倒地,李學浩連忙將她扶了起來。

「我沒事,浩二哥哥。」澤井優子顯得很堅強,拍了拍手,示意自己並沒有事情。

李學浩也鬆了口氣,不過看著兩個高大的人影迅速遠去,眼中冷芒幽幽一閃:「沒道歉就走了嗎?」

「我去找他們!」福圓直美冷著臉,抬腳就要追上去。

李學浩一把將她拉住:「福圓學姐,既然在這裡碰到他們,可能也會在別的地方碰到,等碰到再說吧。」這麼做一來是出於擔心福圓直美的安全,二來也是因為澤井優子並沒有受傷,為了這麼點小事,不值得。而且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可能會在學園裡別的地方碰到,那時候再找對方算賬不遲。

他心裡有個預感,也許很快就會和那兩個沒有禮貌的傢伙再次撞見的。

福圓直美看了看被拉住的手,微微側開頭去,點頭應了一聲:「嗯。」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一行三人從學校大禮堂出來,李學浩問著身邊一大一小兩個女生的意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