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似乎富饒了許多,到處都是形形色色的山莊,而且修行門派也比以前多了許多。

這不得不讓古清風感嘆一句,萬物復甦所帶來的影響還真是不小。

當然,復甦歸復甦,並不代表復甦之後,沙漠就可以便草原。

青陽地界很多地方依舊是一片荒蕪。

神識躍過一片荒山野嶺,這裡竟然有幾人在打鬥,而且還打的不可開交。

古清風瞧了一會兒,便沒了興趣,正欲繼續向前探查,赫然發現不對勁兒。

在這片荒山野嶺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這座小山表面泛著淡淡的光華,光華如同道道玄妙的符文般正在潰散著。

古清風仔細一探查,好傢夥!

竟是一個陣法。

而且還是一個小自然陣。

這種陣法一旦運轉之後將會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消失於無形之中,肉眼無法察覺,神識也很難探查出來,通常這種陣法很多時候用來隱藏洞府。

此刻小自然陣之所以泛著光華,是因為陣法的結構正在潰散,用不了多久將會徹底崩潰。

古清風以前經常干這種挖掘洞府的勾當,對這玩意兒再也熟悉不過,清楚的知道,小自然陣法的結構如果潰散,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陣眼枯竭,陣眼是維持陣法正常運轉的源頭,一旦枯竭,就像人失去靈魂,肉身會衰老,而陣法也是如此,陣眼枯竭,沒有靈氣維持,陣法的結構也會潰散。

怪不得這幾人在打鬥,敢情是在爭奪小自然陣法裡面隱藏的洞府啊。

古清風正猶豫著要不要來這裡看看,這時,忽然來了一位女子,這女子到來之後,二話不說,祭出飛劍,一劍便將正在潰散的小自然陣劈了開來。

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小自然陣法徹底潰散,先前那座荒蕪的小山也消失不見,轉而出現的是一個洞口,洞口泛著紫青光華,絲絲紫青色霧氣瀰漫開來。

這是……紫青暮雲息?

這可是一種稀有的靈息,一個洞府裡面若是溢出這等靈息,其內定然藏著寶貝。

古清風沒有再猶豫,趕緊收回神識,準備跑過去看看。 靈氣是一種好東西。

它就像生命源泉一樣能夠孕育出來很多天材地寶,亦是所謂的修行資源。

如靈脈,如靈石,如各種藥草等等,差不多都是靈氣孕育出來的。

但凡被靈氣孕育出來的東西,皆有靈息。

靈息是無色無味的,看不到也聞不到,唯有神識能夠感知出來。

紫青暮雲息算得上一種稀有靈息,至少在古清風的印象中,這種靈息並不多見,至於今古時代萬物復甦之後,是什麼情況就不得而知。

印象中,蘊含紫青暮雲這等靈息的東西,無一例外都是好東西,至於是什麼,古清風一時不好判斷,唯有到了那裡才能知曉。

是夜。

古清風在虛空中遊走,一步踏出,九米之距,可謂縮地成尺。

他沒有祭煉飛劍,所以這不是御劍飛行。

也不是什麼御風而行的飛行法術。

而是一種輕功。

一種他自創的輕功,名為虛空流星步。

施展之後,虛空踏步,人如流星,快如梭。

發現洞府的位置距離雲霞派很遠很遠。

縱然古清風施展虛空流星步也足足用了兩個時辰,直至天蒙蒙亮的時候才趕到那片荒山野嶺。

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先前在這裡打鬥的兩方人並沒有進入洞府,而那個一劍將小自然陣劈開的女子也沒有進入,他們都緊緊的喂在洞口的周圍像似在等待著什麼。

或許是發現了古清風的到來,這些人立即警惕起來,其中一位男子出聲厲喝。

「識相的馬上滾開,不然要了你的命!」

古清風落在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並沒有向前,也沒有說話,一眼掃過去,這些傢伙的修為差不多都是築基後期七八重的樣子,唯獨那女子修為不錯,立過了真身。

「找死!」

見古清風不說話也不離開,剛才厲喝的男子拔出飛劍就要襲來。

「黃耀,你做什麼!」

那女子出聲喝斥。

「青檸真人,此人在這裡停留擺明了要與我等搶奪洞府。」

「人家說要搶了嗎?」青檸真人很是反感的看著那叫黃耀的男子,道:「況且這洞府本就是無主之物,人人都有資格爭奪。」

叫黃耀的男子還欲說些什麼,這時,對面一幫人中一位男子嘲笑道:「黃耀啊黃耀,這裡不是你們雲霞派,我勸你不要太囂張,你那什麼十二院首席離開了雲霞派什麼都不是!」

「張恆生,我看你找死!」

黃耀大怒,凝聲厲喝,欲要出手,卻被站在他前面一位白衣男子制止。

張恆生冷笑道:「學著點,同樣是十二院首席,你可比李千動差遠了。」

叫李千動的白衣男子說了一句:「張恆生,你夠了吧。」

張恆生冷哼一聲,不再理會。

遠處,站在大樹上的古清風聽見他們吵架,不由啞然失笑,沒想到這其中一幫人竟然還是雲霞派的弟子,而且為首的倆人好像還是十二院的首席?這可真是夠巧的。

古清風沒有說什麼,看向洞口。

此刻洞口被一個陣法籠罩著。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陣法,是用來阻擋洞口裡面的紫金暮雲之息外泄的。

想來應該是那叫青檸真人的女子布置的。

這樣做的目的顯然是不想被其他人發現。

只是不知這幫人究竟在等什麼?

古清風祭出神識順著洞口便探查而去,裡面很混亂,非常混亂,很多陣法都在潰散著,極其不穩定,想來這幫人之所以等在外面也是擔心冒然進去會九死一生。

洞府這玩意兒是一種極其複雜的存在。

隨便在一座山挖個洞,這不叫洞府,而是山洞。

真正的洞府是一種利用神通手段在大自然中開闢出來的小秘境。

每一位修行之人,當修為到了一定境界都會開闢屬於自己的洞府,

一來用來閉關。

二來用來參悟。

將來也用來渡劫。

門派終究是門派,位於世俗之中,俗事必然多,既不利於閉關,也不利於參悟大道。

最主要的是洞府可以用來煉製各種丹藥、法寶、符籙等等,這些玩意兒煉製起來危險性很大,一般的地方不合適。

洞府大多數都是很隱蔽的,一般情況的根本發現不了,當然,也有例外,由於所有洞府都是基於大自然法則開闢出來的,所以,只要大自然發生變化,一些古老的洞府都會漸漸現世。

至於這個洞府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現世的,古清風不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洞府裡面沒有人,若是有人的話,也不會任由陣眼枯竭,更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裡面的那些陣法結構漸漸潰散,畢竟是洞府,裡面的陣法大多數都是用來保護丹藥、法寶的。

差不多過了半個時辰,直至裡面的陣法徹底潰散之後,又等了少許片刻,那叫青檸真人的女子說道:「洞府裡面的陣法都潰散了,我剛才用神識又詳細探查了一遍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先下去,當確定沒有危險之後,你們再下去。」

兩幫人你看我,我看你,而後都點點頭。

他們都是年輕人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清楚的知道,洞府裡面或許有寶貝,但也充斥著各種未知的危險,這些年來死在洞府裡面的人多的數都數不清,寶貝重要,但也得有命搶才行。

青檸真人祭出飛劍,運轉靈力,正欲闖進去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妹子,你若這樣下去的話,必死無疑。」

嗯?

青檸真人神情一怔,張望過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古清風。

「你……什麼意思!」

「剛才潰散的只是陣法,還有陣眼沒有潰散,那玩意兒爆炸起來力量驚人,瞬間就能將你撕成碎片。」

青檸真人還未說話,那叫黃耀的便站出來,趾高氣揚的喝道:「你是什麼人!這裡有你什麼事兒!」

「我只是路過的,看你們一個個年紀輕輕的,不忍眼睜睜看著你們就這樣丟掉小命兒。」

古清風從樹上跳下來,掏出一顆紅葉妖果兒吃了起來。

「憑你?不自量力!」

黃耀看起來年輕氣盛,為人十分張狂囂張,見古清風走來,便要出手教訓。

「黃耀!你若再敢亂來,我現在就把你仍進去!」青檸真人簡直煩透了,厭惡的瞪了一眼,而後看著古清風,問道:「這位道友,多謝你的好意提醒,不過我剛才已經用神識仔細探查過,洞府裡面三十七個陣法已經全部潰散,其陣眼也都如此……」

「還有一個陣眼沒有潰散,也是最重要隱藏最深的那個。」 還有一個隱藏最深的陣眼沒有潰散?

青檸真人狐疑的望著古清風,顯然,她並不相信,畢竟剛才已經用神識詳細探查了一遍,裡面的所有陣法和陣眼都徹底潰散了,哪還有什麼陣眼。

「青檸真人,此人來歷不明,怕是在故意拖延我們的時間,可能他已經通風報信,正等待幫手前來,搶奪這洞府。」

那叫李千動的白衣男子傳音密語傳來,青檸真人神情一怔,仔細想想,似乎也有這個可能。

「我看他就是在拖延時間,等待幫手,青檸真人,待我先廢了他再說!」

黃耀剛剛祭出飛劍,霎時,洞里突然傳來一道劇烈的聲響,震的周邊大地都是一陣顫抖。

「不好!快後退!」

青檸真人神情大變,趕緊後退,其他人也嚇的縱身躍起,閃身後退。

與此同時,一股強橫的力量從洞口裡面爆炸出來,當即就將青檸真人先前布置在洞口的陣法震的潰散消失,光華乍閃之後,又轉瞬消失,很快爆炸聲也相繼停止。

望著這一幕,青檸真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也感到一陣后怕,從剛才爆炸出來的那股力量來看,若是自己剛才下去的話,那麼……

念及此,青檸真人實在不敢繼續想下去,而是望著站在大樹下面正在吃著紅葉妖果兒的陌生男子,她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經仔細探查過,怎麼還會有一個陣眼?而且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沒有多想,青檸真人趕緊道謝:「剛才多謝道友提醒,不然我就……」頓了頓,她又自我介紹道:「我是青檸,來自九華同盟,還未請教道友尊姓大名。」

九華同盟?

古清風曾聽火德提起過九華同盟這個名字,據說這個同盟興起於浩劫之時,發展到今日,勢力非常大,幾乎覆蓋了整個青陽地界,更是掌管著很多門派,雲霞派就是其中之一。

古清風還真沒想到今兒個在這裡不僅遇見了雲霞派的弟子,還遇見了一位九華同盟的人,見青檸真人詢問,他只回應自己是路過的,走來時,向洞口裡面瞧了瞧,裡面剛剛爆炸,靈息極其混亂,琢磨著還是等會兒下去為好。

見對方連名字都不說,青檸真人雖然疑惑,卻也不好多問,只是覺得這人頗為古怪,因為她在古清風身上察覺不到任何靈力的氣息,哪怕一丁點也沒有。

這實在太古怪了。

但凡修行之人,皆有靈息。

這人怎麼沒有呢?

難道他不是修行之人?

不可能!

自己都沒有察覺出洞府裡面隱藏的陣眼,他卻知曉,說明她的神識比自己強。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是修行之人?

青檸真人這邊疑惑著,而李千動、黃耀一干人也都是深深皺著眉頭,表情有些尷尬也有些警惕,尷尬是因為剛才小瞧了這人,警惕是因為這人來歷不明,修為實力也不知。

「在下風火派霍勇,多謝閣下剛才提醒。」

一位人高馬大的壯漢站出來,抱拳道謝。

風火派?

古清風想了想沒有什麼印象。

或許是因為這位風火派的弟子開口道謝,那邊李千動也站出來,抱拳道謝:「雲霞派李千動,多謝閣下剛才提醒。」

古清風瞧了瞧他們,問道:「你們都是雲霞派的弟子?」

那叫黃耀的青年男子站出來,傲然道:「沒錯,我是雲霞派十二院首席之一,我李師兄也是十二院首席之一,待會兒我大師兄,慕子白也會前來,想來閣下應該聽過我大師兄的名號。」

「慕子白?」古清風還真沒聽說過,問道:「也是雲霞派的首席?」

「當然,我大師兄慕子白乃是十二院首席之首,築的乃是彩色根基。」

彩色根基?

古清風眉頭一揚,倒是有些意外。

他知道彩色根基亦是傳說中的特殊根基。

一般人築基成功築的多是普通根基,而彩色根基則要比普通根基好的多的多,不管是經脈還是丹田乃至筋骨都會變成彩色,吸納靈氣的速度也比常人快的多,煉化起來也非比尋常,最為重要的是這等根基異常牢固,號稱擁有彩靈守護,縱然受傷再重,也很難傷及根基。

彩色根基固然好。

不過並非人人能能築出來的。

傳說中靈根彩色的數量越多,築出彩色根基的幾率就越大,一二三彩靈根就甭想了,幾率太低,至少得四彩以上的靈根才有幾率。

只是讓古清風有些感嘆的是,他當年在這方世界修行的時候,若是有人能夠築出彩色根基,不說震驚天下,但也絕對是一方疆域哄搶的天才,沒想到現在一個彩色根基在雲霞派只能混個首席弟子,而且還不是最厲害的弟子,聽火德說十二院首席之上還有什麼九殿首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