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了解雲權的人也許聽到這句話以後也就認為他真的是武痴。不過穎兒他們卻知道,公子最不想用便是戰鬥,不過現實讓公子不得不在不斷的戰鬥中不斷的變強。

「什麼人?」其中一名男子疑問道。

「貴族族長。」雲權訕訕道。

「什麼,不可能,我們族長可是二品齊天境的強者,你不可能戰勝他,我勸你還是放棄吧!」

聽到勸告以後雲權卻不以為然,「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想要試一試!」

「你別得寸進尺,我們族長怎會輕易與你一個小輩比拼。」

若不是知道雲權是雙生武者,他們根本就不會再打理雲權,而會直接選擇將其鎮壓。

一個小輩想要挑戰他們的族長這不是腦袋被驢踢了嗎?二品齊天境的強者豈是想要見到就能見到的,更何況是比拼。

經過一番勸阻,卡門發現雲權並不領情,他們之中最強的一名擁有七品洞天境的強者戰了出來,「既然你想要找我們族長比拼,那你需要先打敗我在說。」

雖然他們知道雲權是雙生武者就算再逆天如此年紀毛還能強大到逆天不成嗎?

他們顯然不信雲權擁有這個能力,雲權這裡也並沒有實現屬性之力,而是直接使用自己的武力。

正在二人劍拔弩張之時,雲權開口道:「只要我能打敗你是不是就能挑戰你們族長了?」

那名男子猶豫片刻開口道:「當然!」顯然他並不認為對方擁有打敗自己的實力,雖然自己乃是七品洞天境不過卻能與八品洞天境一戰而立於不敗之地!

(本章完) 便是連慕容淵這三日都極少見到她,只在晚間的時候,兩人才能見到。

日子一晃便是三日,當蘇雲初設計圖上邊的圖案被還原成一把真正的弩機的時候,神色最為激動的還是製造者,因為時間的關係,僅僅只是作出了一把,可是,無論是在選材上還是在細節上,蘇雲初與老者的要求都極高,因此,製造出來的這把弩機,經過蘇雲初第一箭的嘗試,確認了達到自己所需的標準之後,才拿到了慕容淵的面前。

在藍鷹的議事大帳之中,蘇雲初將那把弩機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所有人都訝異不已,這三天的時間,雖然聽說了蘇雲初在與那老者研究弩機的事情,眾人也只是關注而已,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如今,看著蘇雲初放在桌子之上,與軍中所用全然不同的弩機,也是不敢相信。

顏易山當先拿起來,幾乎是一寸一寸仔仔細細看了個夠,「果然是不一樣。」

蘇雲初卻是挑眉,「顏將軍要不要試試?」

顏易山早已有了躍躍欲試的心思,不再多說,只拿著那把弩機,到了營帳之外,朝著遠處一箭射過去,弩機的運用,大同小異,顏易山並不會覺得有多大的困難。

這一箭發射出去的時候,僅僅是觸感,顏易山就已經明白了,手中的這把弩機,的確是比如今軍中所用更加出色。

看著遠處明顯有兩百步之外的弩箭,顏易山嘖嘖讚歎,「真是想不到,還真的有這樣的玩意兒。」

蘇雲初卻是淡笑一聲,「如今知道我不是開玩笑了吧。」

顏易山面上卻是有些訕訕,心中更是對蘇雲初佩服不已,「這不是未曾見過。」

旁邊的人,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瞅著顏易山手中那把弩機,早就眼紅不已,紛紛想要上前試試。

蘇雲初能文能武的本事,如今已經讓他們驚奇不起來了,畢竟,在軍中的這些日子,蘇雲初總是帶來了一波又一波的驚喜,已經讓他們習慣性相信,這個神秘的軍師,能夠給他們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東西。

蘇雲初卻是退出了在爭搶著想要用那把弩機的人群,與慕容淵對視了一眼,並肩離開。

走了一段路,慕容淵有些無奈地感嘆,「阿初如此出色,我怕我配不上阿初。」

蘇雲初抬眼睨了他一眼,「既然如此,那你走開。」

慕容淵卻是將她輕扯入懷,「不要!」

蘇雲初微微掙扎,低聲道,「放開,這是在軍中!」

看著不遠處就在訓練的士兵,蘇雲初簡直羞惱,慕容淵簡直就是不管場合地點與時間就能突然對她做出如此親昵的而動作。

慕容淵明白她的羞赧,也不再堅持,放開了他,面上卻是一排傲然天地的神色,「就算阿初如此出色,那也是我的,能得阿初,我便是天地間最出色的男兒!」

蘇雲初心中輕笑一聲,不理會他的無賴。

不過,卻是正色道,「懷清,北梁善騎射,你可想過,專門建立一支弩箭隊,針尖對麥芒。」

聽著蘇雲初出口的話,慕容淵也收起了面上的神色,「不是不曾想過,只是,阿初先前也看到了,軍中所用的弓弩的樣子,何況,組建軍隊,談何容易,便是藍鷹,到了如今,已經處處受制。」

蘇雲初明白這一層,只是看著慕容淵,眼中卻是耀耀生輝,「藍鷹本就無需太多人,如今,藍鷹的人數有八千,懷清,八千不是一個小數目,容易引起別的事情,倘若縮減藍鷹的人數,將其中三千人拿來組建弩箭隊呢?」

藍鷹因為人數太多,已經引起永業帝的忌憚,即便先前兩年戰功赫赫,但是,卻是因為只聽從慕容淵的命令,別的將領指揮不動,或是不會指揮,這兩年來,已經讓永業帝頭疼。

聽此,慕容淵微微抿唇,「這是阿初的想法?」

蘇雲初急於解釋,「懷清,我並不是想要拆減藍鷹,我只是覺得……」

慕容淵卻是打斷了她的話,「阿初不必多說,我明白。」他怎麼會不明白她,她看事情,總比一般人透徹得多。

稍微沉吟了一下,慕容淵開口,「若是讓阿初來組建弩箭隊,阿初覺得如何?」

蘇雲初有些微微愕然,「我?」

慕容淵點點頭,嘴角卻是揚起一抹笑意,眼裡是對蘇雲初全然的信任,「我覺得,再沒有比阿初更適合的人了。」再也沒有人能夠比她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掌握一門所學,也再沒有人比她懂得更多了。 「請!」雲權率先伸手示意對方先攻擊

「不知天高地厚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

雲權的對手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

而那名男子見到雲權這種盛氣凌人的神態,也沒於之客氣。

身影一動身體就如同上膛的炮彈一樣,向其發動了攻勢。

雲權單腳往後挪半步,右拳蓄力數秒,等到那名男子來到雲權的面前,一陣陣漣漪四散開來。

而他竟然用拳頭與對方的兵刃對到了一起,下一秒令眾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那名守衛一族的男子竟然被雲權的這簡簡單單的一拳轟退了數米,一個踉蹌差點沒有摔倒,手握兵器的手臂正在劇烈的顫抖。

「你還要繼續嗎?」雲權看了看那名男子開口道。

那名男子雖然而不甘心,不過他此刻確定以及卻不會是他的對手,就那樣普通的一拳就擁有此等的威力,當真是恐怖如斯。

「哈哈,小友,好氣魄!」不知從何處出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當聲音落下之時便有一道飽經滄桑的老者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那名老者身穿長袍,頗有一副仙風道骨,兩鬢斑白,但,他的眼神依舊炯炯有神。

雲權見到那名老者禮貌性的施了施禮,「前輩,想必您就是王者衛族的長老吧?」

「不錯,老朽正是你所想要挑戰之人。」

雲權摸了摸鼻子,「晚輩雲權,想要向前輩討教一二,不知道前輩可願意陪我這個後生切磋一二。」雲權此刻表現出了謙卑的樣子。

忽然四周的空氣變得沉重了許多,甚至壓的有些人故意困難甚至差點昏厥。【……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老者直接釋放出了自己二品齊天境的修為。

「你現在還要和我比拼嗎?」那名老者目不轉睛的老者雲權。

「當然!」

老者有些驚訝的老者雲權,不錯,不錯,接連兩個不錯足矣證明老者對於雲權的欣賞,他觀察到那名年輕的後生竟然在自己的威壓下相安無事,彷彿一絲一毫都沒有受到影響。

那說出「當然」二字之時,氣息十分的平穩,要知道雲權可以被二品齊天境的威壓所籠罩著,竟然如此的風輕雲淡。

沒有一定的實力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看來這位年輕的後生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優秀小輩,儘管是這樣他依舊不認為那名年輕的後生有這個實力。

畢竟就連王者矢地的那些頂尖的天才都不可能戰勝自己,他有怎麼能辦到,難不成他比這座大陸頂尖的天才還強大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來到這裡的都是一些貧瘠之地出身的武者,他們的出生都不平等,給有

資源等環境更是不能想比較,而就那樣的地方,幾乎不可能誕生出什麼絕頂的天才。

不,誰說不能,萬年前不就有一個嗎?

老者心中嘀咕道。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老者面露微笑道。

見對方應戰,雲權也不含糊直接走到了老者的面前,隨機便直接亮出了往生劍。

老者原本臉上的笑容在看到這把兵器以後,直接變得嚴肅了起來。

「玄天九器——殺戮之劍!」

「小子,看來你真不一般啊!」老者此刻重新打量起了雲權。

「看來前輩認得此劍,接下來前輩可要小心了!」雲權話落之際,天殺七字,疾字,御字都已經浮現,千鈞倍增也已經施展。

雲權率先發起了攻擊,他可不會輕視那名老者,一上來就將自己的狀態提升至極致。

雖說雲權可以對二品齊天境而立於不敗之地,不過想要戰勝對手可沒那麼簡單。

對方吃的鹽可比自己吃的飯還要多,他一定擁有豐富的實戰經驗,且不像年輕那樣不穩定。

不過雲權此次起來,能夠打敗對方固然是好的,不過也並不需要一定將其打敗,他來此不過是來展露亮劍的實力。

為了亮劍的名號而來,他們的真正目的並不是為了贏!

那名老者見雲權動身,他卻十分的沉穩,手中多出了一件拂塵。

而後隨手一揮,一道強勁的能量體便向著雲權飛去。

雲權凌空一件將其化解,不虧為玄天九器,鋒芒當真是凌厲。

不過就算雲權能夠化解老者的攻勢,但是這也並不代表著什麼。

老者手中的拂塵的塵絲像是被注入了生命一樣,在空中浮動。

接著他竟然無限的伸長向著雲權攻掠而去。

在玄天九器與那塵絲相撞的那一刻竟然發出了金屬相擦的鏗鏘聲。

而後那些塵絲直接將雲權包圍了起來。

雲權目光十分的凝重,這些絲絮竟然將往生劍都不能將其斬斷,隨即便苦笑了一聲,「看來還是自己太弱了。」

玄天九器的每一件神兵所能爆發出多少的威力很大程度取決於使用者的實力。

所以並不是往生劍不能將其斬短而是此刻自己太過於弱小,不能發揮出往生劍的真正的威力。

雲權直接祭出了大斬,九劍訣之劍封十里。

只見一道衝天的劍光,一道巨形能量向那些塵絲碰撞而去。

由於能量的撞擊給使雲權擺脫了那些堅固的有些過分的塵絲。

雲權迅速與之拉開了距離,而圍觀的守衛一族紛紛露出自豪之感,這就是他們的族長強大是

有些沒譜,甚至王者矢地一些中下流的勢力見到他們的族長以後都會給上三分薄面。

其實若不是族長大人為了履行承諾,才令他們常年駐守於此。

如若不然他們早就進軍王者矢地,沒準還能混一個不錯的地位。

雲權開口道:「前輩您這兵器,怕不怕火?」

老者有些不明所的開口道:「難不成你是火屬性的先天武者?」

「正是!」

「極樂複製3.0,火龍咆哮!」

雲權這一招是根據極樂的絕招龍光波所模仿出來的。

而後只見一道火焰能量在空虛迅速凝聚,在積攢到一定程度之時,傾瀉向那名老者。

老者突然開口道:「我這拂塵水火免疫!」

此話一出,拂塵的塵絲便向那道火光沖刷而去。

很快那些火光便被那拂塵吞沒。

雲權皺了皺眉頭,「好一個水火免疫!」

雲權直接發出了一道法訣,出來吧,與我締結契約的生靈。

那一秒雲權的身前出招一道次元空間的入口。

從中飛出了四道全身釋放一下黑煙的傢伙。

那正是雲權之前從鬼差手心捕捉的魑魅魍魎來此地獄的生靈。

雲權發現了一種締結之術,心想就試試看能不能讓自己捕捉的那些生靈聽命於自己。

好在,後期的試驗非常的成功。

雲權雖然不知道魑魅魍魎有什麼要的能力,不過他似乎沒有實體,所以對於老者能夠起到一定的騷擾能力。

果然魑魅魍魎很輕易的便穿過了那些塵絲,老者根本就攻擊不到它。

那四道黑煙十分的詭異,還時不時發出刺耳的聲音,如同魔鬼的笑聲一般。

給人的感覺可不怎麼好,甚至聽後有些後背發涼的感覺。

「這是……什麼鬼東西?」

「太詭異了!」

「好陰森!」

反正魑魅魍魎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怎麼好。

老者對於這種生物也一臉的凝重,這絕對是邪物!

老者隨後收起拂塵,盤坐在虛空之上,「@*:2%@%%*~!」

眾人不知道老者口中在念著什麼,不過下一秒,老者的周身便被金光所籠罩。

其他人不知道老者這是什麼手段,不過守衛一族卻知道,這是他們一族的鎮族秘技,佛法金剛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