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用心感覺,單肉眼或平感的話,是不可能發現階梯的條下坡階梯。

而這條下坡階梯很長,峯迴曲折百千轉後,讓人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正在往下走。

於是饒了一圈又從新回到了入口時的那段石階梯上,還有就是入口處有機關,將原先的路給封死了,而起動這機會的地方應該在上坡的頂點。

從出口到上坡頂點足足有數百長的長度,而曾浩一跟着神祕男子保待着百米開外的距離。

如果在兩三百米內就會激啓機關的話,緊隨後面的曾浩不可能不會發現,那也就是說超過了這段距離了。

至於在曾浩會覺得激啓機關的開關便在上坡頂點,也是有原因的。

爲了此墓主人能自由進出雲梯,那麼肯定會有出口纔是,而這出口處一定在機關前面,只有超過出口才會激發到機關,這也說明來人不是此地的主人。

至於出口也一定是事先被機關封死了,而這雲梯全名應該叫困雲梯纔是。

正如曾浩猜測的那樣,神祕男子很快也發現了這點,不過他並不知道曾浩跟在自己後面,而是六小姐的失蹤。

以一個凡人的速度,不可能這麼快就逃脫了自己的視線中,而他饒完雲梯一圈不過是一盞茶的時間吧了。

如此短的時間內以六小姐此時的情況,就算是用跑的,也不可能走出百米,那就是說這段地方應該存在着某種機關纔是。

說來也算是神祕男子運氣不錯,他離開六小姐林倩的地方正是上彼頂點不遠處。

神祕男子經過一翻詳細的試驗檢查後,很快便在某一面牆壁上發現了機關的開關處。

只見,上坡頂點某一處的一面牆壁緩緩打開,從新露出一條通道出來。

神祕男子一個閃身,便進入了通道內,從新出現在了一間大廳內,也就是所謂的中室了。

中室的情況跟前室差不多,只是不管的是,此地的陪葬品不再是簡單的茶桌椅用具,而是大量的金銀珠寶,古玩,以及一兩八馬拉的馬車。

上面載滿了金銀珠寶,只是那八匹馬早已經死亡多時,只剩下一堆白骨,還是化石那種。

而兩邊的耳室也同樣放滿了東西,都是一些古董。

然不管如何,這些都不應該是一名修真者所能看得上的,曾浩同樣也不相信神祕男子會看上這些。

果然如曾浩所料,神祕男子看都沒去看這些東西,又向着中間的那條通道飛奔而去。

通道的盡頭依然是一條石階梯,還是一件雲梯,只是不管的是,這次不再往上,而是往下坡的石階梯。

只是這條石階梯有很多分岔口,這就讓神祕男子開始爲難了起來。

其中不少的分岔口的很多是通往別的墓室的,有的是饒路的分岔路,只要選擇,很可能一輩子都離不開此地。

這是打造了一個迷宮般的地下世界最爲關鍵之處了,而林墓穴的這條雲梯做的非常之順利。

這條雲梯四通八達,不管你從那條走,下一個出口便是此地,他幾呼網羅整個地下墓穴。

其實這件石階梯最爲危險之地,不在於困人,而是四處看不見的機關,如飛箭,飛盤,毒霧,毒沙等等機關。

只要一個不小心,隨時會交待在此地,而且這裏的機關好像就是專爲修真者設置的般,到處都有阻隔靈識的白煙霧。

神祕男子在進入此雲梯後,更向着某一條通道而去,而在他走出沒多遠,便有上面塊飛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斬向了他。

神祕男子明顯反應也夠快,身體一模糊,躲過了一塊塊斬來的飛盤。

但饒是他如此快的飛應,等他再次現身之時,身上也出現了數道深深的傷口。

好在他身上穿有戰甲,這才救下了他一條小命,此時的他早已汗流夾背。

而在遠處觀看這一切的曾浩也不由倒吸了口冷氣,雖然自己想要躲過這些飛盤的攻擊並不難,可對於一個凡人間的墓葬便有如此強大的機關,又什麼能不讓曾浩吃驚呢?

還有就是,這雲梯,神祕男子只走了不行萬分之一的路程,說不定後面還有什麼更可怕的機關等着他們呢?

神祕男子在經歷了九死一生的機關後,開始變得閣外小心,步步爲營的向前走去。

而緊跟其後的曾浩也是步步爲營的緊跟着神祕男子的腳步,只是讓曾浩鬱悶的是,當他來到神祕男子遇飛盤的地方,那些飛盤還是出現了,比起之前還多上幾塊,向着曾浩狠狠斬來。

曾浩眉頭一皺,腳下前後踏了幾下,身影開始模糊起來。

而對着撲天蓋地的飛盤,曾浩直接選擇進入了靈園珠內,而飛盤主擊離地面十公分以上,完全斬不到靈園珠。

曾浩之所以會毫不猶豫選擇進入靈園珠內,主要還是懷裏抱着一個累贅林府大小姐,不然的話,並他的速度完全可以輕意的躲過飛盤的攻擊。

幾吸後,曾浩身影再次出現在了雲梯之上,向着神祕男子前去的方向而去。

可就在曾浩走出幾步後,他便聽到前面有打鬥之聲傳來。

等曾浩看清楚眼前的情影之後,不由再次倒冷了口涼氣,臉色時而古怪,時而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黑毛地蛛,長有八條長約一米的長腿,體形圓形,大小足有直徑一米左右,面貌如人形般,全身上下長滿長長的黑毛。

黑毛地蛛是蜘蛛類的一種,也算是一種異類,他們喜愛羣居,專門居於地下深穴中。

而且此黑毛地蛛讓人頭痛的是,他的速度非常之快,喜愛獵殺會動的食物。

還有就是此蜘蛛吞出來的絲不會織成網,但且比起任何一種蜘蛛絲堅韌的多,就算是粘性也遠超一般的蛛絲。

此時的神祕男子正被上百頭黑毛地蛛圍在其中,而且身上全是那粘稠的蛛絲。

曾浩表情複雜,他不希望神祕男子就此死去,可他更不能出去救下神祕男子,這樣會破露出自己的身份。

還有就是他有心要活抓幾隻黑毛地蛛來養,當做看護仙府之用也不錯。

最爲主要的就是黑毛地蛛吞出來的蛛絲是一種不錯的練器材料,如果能養上一些,那單是練器材料,自己就能發上一筆。

最後曾浩決定,還是不出手去救神祕男子,必竟對方看中的東西不一定自己看得上,還有曾浩相信,自己的眼光還是很獨到的,一般好東西自己都能發現的,就算沒有神祕男子,自己也一樣能在墓穴中找出寶物來。

雖然這些黑毛地蛛的修爲不過就是三階左右,最高的也就只有四階,但要奪取神祕男子的小命還是不難的。

果如曾浩所料,神祕男子在面對上百隻黑毛地蛛的圍攻下,連火龍蛇都沒來的急召喚出來,便讓蜘蛛絲捲成一個綿花球。

與此同時,上百隻黑毛地蛛如同餓虎撲食般着向了包裹住神祕男子的蜘蛛絲球。

曾浩眉頭一皺,將六小姐林倩放到一邊牆腳,自己一個閃身,出現在了神祕男子身前,蒼龍劍祭出,一個盤旋狠狠斬向撲來的黑毛地蛛。

曾浩雙手開始慢慢變得虛幻起來,一條條白藍色的蒼龍從曾浩雙手間形成,反撲向來黑毛地蛛。

只是此次他真氣形成的白藍色蒼龍只有一米色來長,如同一條條蛇般,只是這次數量較多,足足幻出了三十來頭蒼龍。

做完一切後,曾浩身體一晃,身邊出現了數道人影,這些人影正是一氣三清所化的分身以及柳靜曾魂,還有鬼將軍。

曾浩一個人對付上百頭黑毛地蛛也不是難事,但他想速戰速決。

其一就是不想讓六小姐林倩發現自己是一名修真者,其二就是儘早找到寶物,好離開此地,以免夜長夢多。

當然,最爲主要的還是他想活抓這些黑毛地蛛,讓他們到靈園空間內去生活。

而柳靜丫頭身上帶着大量的厲鬼軍團,可用來活抓黑毛地蛛。

只見,柳靜丫頭身影一閃,出現在一頭黑毛地蛛身前,玉拳輕飄飄的打在黑毛地蛛身上。

然還沒等拳頭真的擊中,一隻只厲鬼便槍先從柳靜丫頭拳頭間飛出,各抓住黑毛地蛛一隻腿,將它高高擡起,從新沒入了柳靜身上。

而修魔的分身攻擊最爲直接,幻出魔族人影,一隻手抓一個,一拳可將一隻黑毛地蛛直接打暈。

至於修佛的分身而用上滅盤蓮,將一隻只黑毛地蛛困在了花瓣之中,形成了一朵朵花累,其中困着一隻只黑毛地蛛。

曾魂和李魂都沒有自己的法寶,攻擊手段也很簡單,就是召喚出鬼霧,困敵或偷襲,只是效果很不理想。

至曾浩,便拿着靈園珠,將修魔分身打暈或抓住的黑毛地蛛一隻只收入到靈園空間內,放到在了左邊的山谷中。

一盞茶後,上百隻黑毛地蛛死的死,活抓的活抓,一隻不少,全讓曾浩解決了。

曾浩從新將衆人送回到了靈園珠內,自己則開始打量起被蜘蛛絲包裹住的神祕男子來。

蜘蛛絲內涵有巨毒,想來神祕男子已然沒得救了。

不過他有沒有得救,對於現在的曾浩來說已然不重要了,他決定了自己尋找,就算神祕男子沒死,曾浩也會直接殺人奪寶。

斬開了包裹住神祕男子的蜘蛛絲,一道火紅色的條形身影從神祕男子的屍體中飛射而出,向着一旁而去。

曾浩冷哼一聲,單手一擡,虛空一抓,將那火紅色的身影抓到了手中。

與此同時,一團黑霧飄過,將抓住火紅色身影的大手連同那火紅身影一同罩在其中。

下一刻,黑霧團慢慢的拉扯着大手回到了一個金色葫蘆內,曾浩微微一笑,將另一隻手上的葫蘆從新蓋上。

這葫蘆正是金剛葫蘆,也是曾浩事先準備用來收服火龍蛇的法寶,至於那火紅色身影正是火龍蛇。

щшш ▪ttκan ▪¢ o

曾浩將戰場打掃了一遍後,便從新抱起了六小姐林倩,看着他熟睡的樣子,曾浩不由苦笑。

曾浩大至看了下四周,選中一條通道,大踏步走了進去。

林墓葬很大,單是前室,中室,後室組成的墓室就不下數千個。

而後室則是放棺材的地方,而這些棺材都很大,每個都跟有數平方米,用石塊組成的石棺。

曾浩在尋找了數間墓室後,六小姐林倩也睡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曾浩懷中睡着,不由有點惱羞成怒,但也不好發作。

當他要求曾浩帶他快些離開林墓穴時,曾浩只說不認識路,並一間間尋找了下去。

好在自己有靈園空間內的食物,這才能讓六小姐林倩不被餓死,但他也暴露了自己是修真者的身份。

並開始懷疑起曾浩的目的來,他可不信息曾浩單單是爲銀子而來林府的。

當然,以他此時的情況,他也不敢直接問曾浩,只能保待沉默。

曾浩自然也不會去跟他解釋太多,但曾浩最後決定,讓六小姐林倩進入靈園珠內,他也不怕林倩會出跟別人說,必竟他連靈園珠都不知道是什麼?

“你怕黑嘛?我有個打算,用傳送陣將你送出去,必竟此地機關太多,帶着你,我們猴年馬月才能離開此地,我將你傳送到我朋友那,你在那裏等我離開後再去接你回家。”曾浩思索了半天說道。

六小姐林倩在聽到可現在就離開此地,高興的幾呼的手舞足蹈起來。

而曾浩只是微微一笑,將六小姐林倩傳送到了柳靜城內,如果這位大小姐知道自己被傳送到一座生活着上百萬厲鬼的地方,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半年後,曾浩的身影從新出現在了平原之上的小山堆之上。

在過去的半年內,曾浩幾呼將雲梯所有的岔道都搜索了一遍,對於林墓穴,他越來越感興趣了。

別的不說,單的林墓穴內的機關就讓他吃盡了苦頭,要知道曾浩可是實實在在的築基期修士,還吃盡了機關的苦頭,可想那機關的威力了。

還有就是殭屍了,由於林墓穴長年封閉,加上那些奇怪的白煙霧的原因了,讓林家的先祖幾呼全變成了殭屍,而且還出現過紅毛殭屍。

好在曾浩神通還算了得,加上用柳靜丫頭輔助,雖然沒能消滅掉紅毛殭屍,但也是安然全身而退。

還有就是林墓穴中擁有一個陣法,還是個幻陣,看來林家祖上應該是修真者吧。

至於寶物,曾浩到是得到了一件不錯的法寶,只是單單是法寶,並沒有什麼特別之外,還是一把飛劍法寶。

這讓曾浩有點後悔讓神祕男子死了,原先他也想過逼供,可是又擔心他不肯說實話。

無奈下,曾浩只能先行告退了,而他很確定的是,這件法寶並沒有任務出奇之出。

這是一把長三尺,藍白色的長寶,劍體很普通,如果硬要說有出奇之出的地方那便是重了。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重,曾浩相信,這把法寶飛劍足足有一噸以上的重量。

除此以外,曾浩並沒能看出他的不凡之處,而如些重的飛劍,他可不覺得這把飛劍能快到那裏,而他向來注重法寶的速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