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康格里狄確實懷有極端的忠誠,方東便有把握直接將他殺死;而如果不然,方東也能借著第三十七騎士團動手吸引別人注意力的機會,從這座城市之中脫身。

方東可不是肖恩這樣的「正義騎士」,他想要殺死康格里狄,也不是為了拯救世界什麼的。

他被人用詭計牽著鼻子走了一道,雖然沒什麼大損失還做成了兩筆生意,但他說到底還是有點兒不爽的,要是直接跑了,他就不是方東了。

而且……

他的目光轉向肖恩。

他看著這個眉頭緊鎖,堅定決心想要拯救世界的正義騎士。

方東的嘴角,卻是緩慢的勾起了一抹弧度來。

從這一次的事件里,他或許也能夠做成更多意料之外的生意呢。

……

…… 第五十八章連鎖之三

籠罩德賽林的暴風雨正在漸漸止歇,呼嘯哀嚎的風聲漸淡、天空中垂落的大雨也變得淅淅瀝瀝起來,但濃雲仍然在天空之中層疊的盤旋匯聚,將這整座城市都籠罩在其中,投下成片的、沉重的陰影。

德賽林鎮教堂塔樓。

瑟茜·格雷薩姆正站在塔樓的窗前向遠處眺望。

那邊正是廣場的方向。

在那裡,來自於傳說中瓦倫撒神庭的腐朽戰士正在涌動,它們原本團聚在那個廣場的位置,拱衛著坐在花壇邊緣的那位號稱瓦倫撒之手的帝國智將康格里狄的身側,但此時此刻,它們卻再一次涌動了起來,在陰沉濃雲籠罩之下,分成四股,分別向三個方向挺進,它們的行進速度極快,軍容嚴整、雷厲風行。

而也因此,在康格里狄的身邊所剩下的戰士,也漸漸變少起來。

但那位將軍似乎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他坐在廣場中央花壇的邊緣。

花壇里曾經的鮮花都在這場暴風雨中被摧折殆盡,裡面的泥土渾獰,散發著雨腥味,但那位貴為將軍的存在卻似乎並不在意,他穿著黑色的大氅,臉色卻有些妖冶蒼白,頭微微揚起來,眯著眼睛看著天空里匯聚的濃雲,似乎是出了神。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他彷彿就只像是一個普通的病弱中年人、若非穿了一件大氅,可能就一丁點將軍的樣子都沒有了。

少女所在的教堂離那個廣場的距離略遠,但視野還算開闊,瑟茜便盯著這位將軍看了好長時間,直到她的身後響起一道腳步聲,緊接著,有一道略顯老邁的聲音在瑟茜的身後響起:「殿下,剛剛已經確認了,第三十七騎士團分成三股分三個方向向德賽林鎮之外逃竄,且他們有意讓瓦倫撒的斥候發現,似乎是在刻意引誘康格里狄出更多的人手去抓他們,以分散康格里狄身邊的兵力,而且,第三十七騎士團團長肖恩和方東都沒有現身,恐怕……」

「我知道。」瑟茜並未回頭,只淡淡道:「這就是肖恩他們的計劃,引走康格里狄身邊不可突破的重兵,繼而直接殺掉這位瓦倫撒的智將。」

她身後那老邁的聲音道:「你的意思是,肖恩的計劃,早已被康格里狄看穿了嗎?那麼,這位帝國智將,必定會有準備吧?」

「連我們都能夠看穿的事情,康格里狄怎麼可能看不穿?」瑟茜搖搖頭,道,「但他應對的對策就是主動踩到陷阱里。」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陽謀。」瑟茜盯著不遠處那位仰頭望天發獃的將軍,「雖然我不知道這個計劃是不是肖恩制定的,但這個計劃真正的含義不在於現在的聲東擊西,而在於康格里狄有多忠誠,他對於自己的帝王英格索爾到底有多忠心。」

「這……我不明白,我們之所以率先復活這一位,雖然是因為考慮到了他能夠打通倒映之界與雷姆里亞的聯繫,但更關鍵的一點是,在瓦倫撒的帝國中,他是以絕對的忠心而出名的。」

「這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弱點。」瑟茜緩緩道,「這樣的一個忠心耿耿之人,知道讓英格索爾重新降臨的契機就在這座城市之中,會做什麼?

「當然是不惜一切代價達成自己帝王的重臨。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但康格里狄剛剛突破封印,又因為倒映之界和雷姆里亞的巨大空間鴻溝,他在短時間之內能夠聚集的軍隊與強者都不足以讓他掃蕩這座城市找到手握瓦倫撒之眼的柯提斯之使徒,甚至很難真正意義上的封鎖這座城市,而我們知道,瓦倫撒之眼現在就在柯提斯之使徒的手中,而他現在正和肖恩等人在一起,面對降臨的康格里狄,肖恩他們可能會有兩種選擇,第一,直接逃跑,康格里狄的人手不足,即使他已有目的的封鎖了整座城市,卻也很難攔截住那幾個人,如果肖恩他們選擇的是這一個選擇,那麼康格里狄也就只能眼睜睜放走他們。

「而第二,就是跳出來殺死康格里狄,而只有他們自己跳出來,康格里狄才有機會從他們的手中拿到他想要的東西。

「當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肖恩他們顯然是選的正是這第二種選擇,他們的人應該分成了四股,三股向德賽林鎮之外突圍,用以引走康格里狄身邊的大軍,由此給沒有現身的第四股人出手殺死康格里狄的機會,這個計劃很簡單,但複雜的是背後的東西,瓦倫撒之眼在方東手中,而他正是現在還沒有現身的第四股人馬,如果康格里狄不出兵,他們就會選擇直接逃跑,有另外三隊人馬吸引瓦倫撒大軍的注意力,他們想要跑掉並不難,而康格里狄則永遠拿不到瓦倫撒之眼,但康格里狄如果要出兵,他自己就要處於險境,但這樣的好處在於,手握瓦倫撒之眼的方東他們會現身,康格里狄也就擁有拿到他所求植物的機會。

「因此,從一開始,這個簡單的計劃,和計劃背後所暗藏的這些可能,都是擺在康格里狄眼前的,如果康格里狄卻是對他的帝皇忠心,絕對會用自己來逼方東和肖恩的第四股人現身;而如果康格里狄按兵不動,方東和肖恩他們便藉此機會直接撤走。

「所以說,這是陽謀,無論是明面上的威脅、還是暗中的謀划,都擺在桌案之上。

「因此,這整個計劃的關鍵不是計劃本身,而是康格里狄,到底有多想要拯救他被永生永世封印的帝王。

「當然,這個陽謀得以發揮作用,還有另外的一個要點,就是康格里狄足夠聰明,能夠把這一切看的透徹,當然,作為帝國智將,他不可能想不到這麼簡單的東西。

「而眼下這個情況,康格里狄,顯然是應計了。」

瑟茜說到這裡,卻微微頓了頓,忽然笑起來,道:「這肯定是方東的計劃吧,以肖恩的性格,如果有機會,絕對會和康格里狄魚死網破,但這種『打得過就打打不過我就跑』的計劃,肯定那個永遠抱著無所謂態度的傢伙。

「這傢伙,比我想象的還要有趣啊,不但幹掉了坎伯蘭,眼下……他幾乎把每個可能用到的點都算進來了……」

她笑起來,她身後的人卻笑不出來,那老邁的聲音沉沉道:「既然如此,我直接讓我們的人動手,直接將那個柯提斯的使徒和那個騎士團的團長殺死……」

「不。」這一刻,瑟茜卻是緩緩搖了搖頭,她臉上的笑容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嚴肅與冷峻之色,「你難道忘了我們兜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費了這麼大的力氣,為的到底是什麼了?」

她微微側過來來,冷冷的看著後面的那個人:「無論事態發生什麼樣的變故,我們……決不能在這一次的事件之中留下哪怕一丁點的、可能淪為他人詬病的東西。」

她身後那人聞言,身子微微震了震,低聲咬牙道:「該死,早知道這樣,我們就不應該讓康格里狄露面,換其他隨便哪一個將軍,都能輕輕鬆鬆碾死這群螞蟻。」

「換一個人來,未必會比現在的情況更好,哪怕再強大的人,也有其弱點,而一旦弱點被抓中,哪怕是巨山,也會在瞬間垮塌。」瑟茜道,「而且,康格里狄也未必真的會輸,就算他真的敗了,也沒有關係,這一次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倒映之界完全封閉的『大門』已經被撬開了一線……

「畢竟,一扇已經開始鬆動的門扉,就算在此之前鎖的再緊,被打開也就僅僅是時間問題而已了。」

……

…… 第五十九章假瘋子和真騎士

同一時刻,方東正推開面前的門扉,進入了一間光線幽暗的房間之中。

這是一間卧室,擺設簡單、光線很暗。

卧室裡面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正是那位身受重傷的騎士團團長肖恩,他看見方東便即刻問道:「怎麼樣?」

方東道:「我剛才看了一眼,康格里狄確實已經調走了一大批他身邊的軍隊前去攔截緹娜他們了。」

肖恩聞言,有些激動道:「他真的按照我們的計劃行動了,他竟然真的會上我們的當。」

方東笑了笑:「可能是封印的時間長了,所以腦子不太好用了吧?」

肖恩當然不可能信這種話,但他見方東沒有解釋的意思,便沒有再問,而是道:「那現在,我們就應該在他利用他的固有結界召喚出更多的軍隊之前,借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直接幹掉康格里狄吧?」

方東笑著點點頭,卻沒動。

肖恩盯著他,意識到了什麼,臉上激動的神色漸漸褪去,道:「你之前說要我留下來幫你,我需要做什麼?我其實不是很明白,以我現在的狀態,連走路都困難,我……能幫到你什麼?」

「你聽說過……柯提斯13號事務所嗎?」方東笑了笑,沒等對方回答,他便道,「13號事務所,是惡魔開闢的『萬能應允之地』,是被神靈所詛咒的店鋪,在這裡,你提出要求,支付報酬,而作為13號事務所現任店主的我……則將不惜一切代價,達成你的願望。」

肖恩的臉色,在這一刻變得異常的嚴肅起來,他盯著眼前的方東,在沉默了片刻之後,才緩緩道:「如果我不支付這所謂的代價,你……就會一走了之、絕不會去殺康格里狄、也根本不會去管那些引走了康格里狄的大軍的、我的騎士們的死活是嗎?」

正義的騎士,並不意味著是愚蠢的騎士。

肖恩或許耿直、或許過於喜歡多管閑事甚至聖母,但他並不是一個愚蠢的人。

方東將名片遞到肖恩的手中,答道:「是。」

「冬之國、希爾里斯、還有成千上萬的生命的死活,和你都沒有關係嗎?」

方東道:「冬之國、瓦倫撒,從本質上有什麼區別呢?只因為瓦倫撒是傳說中的恐怖之國、被神靈詛咒與驅逐,冬之國就比瓦倫撒更有資格統治這片土地嗎?」

肖恩微微愣住了,他旋即低下頭來,在沉默了片刻之後,才道:「我需要以什麼作為代價?」

「生命、靈魂還有你的劍術。」

肖恩咬緊了牙,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但他手中的那張黑色的名片卻在緩慢的發生變化、漸變成一張契約,而這,也意味著他的心中其實已有答案了。

而在緊接著的下一刻,這位騎士便抬起頭來,道:「我不覺得冬之國比瓦倫撒更有資格統治這片土地,但在這裡阻攔瓦倫撒的軍團、阻攔康格里狄是我的義務與職責。

「為了這份責任,我……願意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方東露出一份意味不明的微笑,道:「這世界上有兩種人值得敬畏——假瘋子和真騎士。」

……

……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蹲坑的小行家……一邊拉一邊誇,今天地分量真正大……」

方東哼著歌轉上通向廣場的主道,他一手托著自己的劍,另一隻手則拎著從倒霉蛋坎伯蘭那兒搶來的細劍,踩著太空步,一臉輕快的往前走。

那些腐朽的瓦倫撒戰士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邊的方東,當先一個戰士,呼號著就向方東沖了過來,它一手持圓盾、一手持長劍,直愣愣的向方東衝來。

而等它貼近過來,方東才即抬起手中的劍鋒來,從上而下,順勢一劈……

空間里亮起一抹焰光,那戰士的身軀被硬生生居中斬開,而在劍鋒掠過的位置,火焰瞬間升騰而起,將那個戰士整個人囊括其中,伴隨著一聲悶響,重重栽倒在了地面之上,在掙扎了片刻之後,不動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小啦啦……風和日麗就往外跑……看看狗、拔拔草……」

方東則繼續甩著劍,一遍唱著亂七八糟的歌一邊往前走。

而在另一邊,那些戰士則是紛紛轉過頭來,在康格里狄的指揮下,直接向這邊的方東衝來。

方東敢這麼託大,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除了正面硬剛他也想不到什麼其他的好辦法能夠近康格里狄的身了;而第二,則是……方東升級了。

他從一階入門的實力層次,跳到了二階控能的等級了。

對於定位為戰士的人來說,一階本來就僅僅是一個感知元素魔能、鍛煉強化身軀的階段,而方東收取「委託費」的過程中,當他收取「生命」這種東西的時候,在獲取壽命的同時,也會從一定程度上獲取對付身體類似於「生命精華」一樣的東西,可以直接的提升方東的身體強度,之前布米爾教團事件的時候,方東就收了一次生命,而這一次德賽林之行,他更是拿到了精靈莉迪婭和二階存在肖恩的生命,再加上方東自己這些天的鍛煉,他的實力便直接從一階達到了二階的層次。

一階是對身軀的鍛煉以達到可以使脆弱的身軀容納元素魔力,從而獲得更強大的力量的過程,而這種身軀的強化,一般人往往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程度,這還與個人對魔力的感知與容納程度有關,而眼下,方東卻是直接用這種近乎於作弊般的方式跳了過來。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而在雷姆里亞大陸,對於戰士這一職階的存在來說,控能階段的能力是建立在一階的基礎上的,即在身體擁有可能承受元素魔力灌涌的情況下,更大程度的提升自己對元素魔力的感知和使用,能夠將元素的屬性局限化出來、作為顯態使用出來。

因此,一階是打基礎,將血肉之軀打造成可以適應與容納元素魔力的過程,而二階則是建立在一階之上,開始真正的容納與轉化魔力元素為己用的過程,對元素力量的感知越強、轉化與吸納的能力就越強,因此,這與後天的努力有關,也與天生的元素魔力感知天賦有關。

肖恩出劍的時候劍身上所縈繞的光芒和坎伯蘭劍鋒之上的蒼白冷光,便是他們二階的表現,他們在戰鬥之中能夠將魔能附著到武器與攻擊之中,由此獲得更為恐怖的作戰與殺傷能力。

當然,這種升級可不是遊戲里的升級,就算是從一階來到了二階,也需要時間來沉澱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對應的實力來。

換言之,從理論上來講,就算方東現在突破了二階,他現在也是個假二階,沒有元素魔力儲存與轉化的他,根本不可能發揮出對應的實力來。

不過,方東的情況卻有些奇特。

……

…… 第六十章霞光

方東現在的劍術主要來源於兩個方面:蘭迪·克萊斯特的傳家劍術「閃光」,還有在肖恩那裡則得到的這位騎士的劍術經驗和那一劍斬殺查理斯的劍技「神聖裁決」。

但他最主要也是最核心的劍術,還是「閃光」。

在蘭迪一劍把莉迪婭砍活之後,方東對「閃光」可謂是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來,窩在自己的小店鋪里看了好幾天,幾乎快要把整套劍術都背下來了。

因此,方東在成功升級之後,就嘗試了一下這劍術在第一階段對應二階層次實力的劍技——霞光。

在二階的實力層次,人們將主動的吸納外界的元素魔能為己用,進而在自己的身軀之中將那些吸收進來的屬性複雜的遊離元素力量轉化成能夠為自己所用的、單一屬性的魔力,同時將處在非穩定狀態的遊離元素變成穩定可控的穩定狀態,這就像是質子和捕獲電子一樣。

肖恩的元素力量偏向於神聖一樣就是唯一性元素力量展現的例子。

因為元素魔力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在遊離穩定態的時候還好,一旦處在激髮狀態,不同種的元素魔力會發生嚴重的衝突,甚至直接弄死自己,因此,大多數人所能夠掌控的元素力量都是唯一的。

而「閃光」劍技的霞光,則揭示了一種與常規元素力量使用方法截然不同的能力。

它要使用者吸納元素力量,且不進行自主的轉化過程,即讓它們在使用者體內仍保持原有的自然狀態。

而在雷姆里亞大陸,遊離在空間之中的元素分佈是很均勻的,五大基礎元素和眾多特異的衍生元素皆遊離在空間之中,因此,如果方東這麼做,他吸納進自己身軀之中的元素力量將是全屬性的元素力量,且他不進行轉化,這將大大的的增加他身體所需要承擔的負荷。

但這正是霞光劍技的關鍵。

它並不讓使用者以其所吸納的元素力量作為攻擊的形式釋放出去,而是讓使用者以元素感知元素,從而牽引空間中的遊離同種元素,沿著同種元素的分佈軌跡出劍,牽引到的元素力量並不比單一個體爆發的力量要弱,且因為牽引的遊離元素力量是非穩定狀態的原因,它甚至能爆發出更為強大的力量。

因此,有這樣的劍技作為前提,他根本不需要像是普通的二階存在一樣轉化力量,他只需要狂暴的把遊離元素往自己身體里一頓牽引,再順著元素的力量斬下去,他就自然而然的能夠運用火焰、狂風、寒冰等等元素力量來進行攻擊。

這也是方東這會兒敢直接殺出來的底氣所在。

而眼下……

康格里狄雖然已派出了身邊絕大多數的戰士,但剩下的仍然有三四十人,二十多個瓦倫撒的步兵,十個拎著整人高的鐵盾的盾戰士,前者正呼嘯向方東衝來,而剩下的十個人則像以銅牆鐵壁的姿態拱衛著後面的康格里狄。

方東清楚,雖然康格里狄已然在應自己的調虎離山之計,但對方所留下來的這些人,必定也是有一定的把握把自己幹掉的。

從方東的這個位置能看見的便只有一面面大盾,根本看不見康格里狄的所在。

而當下,方東也是直接抬起手來,高高舉起那把來自於坎伯蘭的細劍,發出一聲氣勢洶洶的大喊聲,緊接著,這貨毫不猶豫的把坎伯蘭的劍插進地面之中,順勢從腰間拎出三枚他自己開發的鋼珠爆炸水晶手雷來,直接就地甩出,那東西很快爆炸,直接將前面沖向他的一批瓦倫撒戰士囊括其中,煙塵滾滾而起,方東的身影也是就此被遮擋。

而在片刻之後,煙塵散盡,那些戰士們衝到方東剛剛所在的位置的時候,卻只看見了那一把插在地面上的劍,方東……卻早已不見了蹤影。

方東才沒打算和外面的這些雜魚死磕,這些瓦倫撒的戰士雖然沒有二階的,卻也是一股不弱的戰力,和他們死磕毫無意義。

因此,方東借著爆炸的煙塵直接衝進了一側的建築之中,以兩側街道的建築作為掩體,直接繞過了前面的這些雜魚戰士,瞬間就來到了廣場之上,而面對那成圓圈將康格里狄和其所在的盾陣之前。

而瞬間來到此間,方東直接雙手持劍,將手中的長劍剛剛舉過頭頂,他閉上眼睛,對元素的感知無限放開,長劍之上旋即閃耀起某種燦金色的光芒來——那正是他剛剛從肖恩那裡弄來的劍技「神聖裁決」!

方東求的是速戰速決,上來就開了大招,扯著嗓子氣勢十足的瞎喊道:「誓約勝利之劍!!!」

作為「委託費」而收上來的東西,方東不需要學習,便能夠將之掌握。

但方東的這一劍的聲勢卻沒有之前肖恩自己施展的那麼驚人,最重要的原因當然還是他的蓄力時間不夠,從周圍抽取的所需屬性的元素力量不夠,就算夠,現在的方東也沒有那種掌控能力。

然而這一劍的威力也足夠了。

方東一劍落下去,他所命中的那面盾牌瞬間被他當場斬碎,在巨響聲中迸射開來,而方東的手也一抖,差點兒被反作用力震的連劍都飛出去,雖然方東早做了心理準備,但有時候就算是再充足的心理準備都沒有什麼意義,反衝的力道超乎他的想象,好在方東足夠理智,情況超出預期,他也沒有一丁點的慌亂,瞬間發力,重新拉回劍鋒。

而這,卻救了方東一命。

因為就在盾牌碎裂,那後面的戰士被震的雙手斷裂,重重跌倒的那一刻,一道冷厲到極點、宛如毒蛇般的劍鋒從中閃電般掠出,瞬息之間,就已來到方東的面前。

如果方東剛剛劍被震飛出去,眼下就要被活活刺穿,但此時此刻,他直接抬劍,硬生生和這道劍鋒碰了一記。

空間之中,響起一聲沉重的大響。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