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一臉的尷尬。那萬三兒回過味來,明白了他們之間啞謎:「天佑,天佐,我的娘啊,妹子你太有才了。」也跟著瘋笑起來。

孟良自嘲道:「這幫老娘們,真是越來越不像話。走,小孔,咱們外面喝酒去。」

萬三兒忙叫道:「還沒開席呢,時辰到了,抱孩子出去抓周。」

二樓大廳里,一連開了十餘桌,都是下邳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就連彭城學堂的鄭玄也來了,他正和糜竺、閻忠他們在一起高談闊論。孟良發現,這鄭玄改變挺大的,經常出席一些社交場合了,不像過去,清高的幾乎不食人間煙火。

大廳中間,擺了一張圓桌,桌子上鋪了一床被子,被子上放著書籍、五銖錢、木製的鐮刀、長刀、酒杯、毛筆之類的東西。黃月英將黃飛鴻抱到被子上,讓他自己在這些物件中爬行。小飛鴻先抓起銅錢看了看又聞了聞,扔了;又抓起酒杯直接扔到地上去了。最後,這孩子一手拿筆,一手拿刀,就坐在那裡反反覆複比划著。

大家哄然而笑,紛紛恭喜孔明兩口子,那鄭玄更是笑眯眯的說:「好兆頭,好兆頭啊,這孩子將來文武雙全,定是一員智將。」

黃月英聽得鄭玄如此說,一臉的興奮,她當眾宣佈道:「剛才主公已經認了我這兒子為義子,主公已經由舅舅升級為乾爹了。」

眾人一聽,都暗自稱讚黃月英賢良淑德,知道孟良有喪子之痛,剛生的第一個孩子就拜他為乾爹來安慰他,皆含笑著紛紛恭喜孟良。

孟良挨個的回禮,卻驀然瞥見萬三兒看著那孩子羨慕的眼神,心裡默默地盤算道,萬三兒快三十了,卻一直懷不上。那天得讓張仲景的大弟子給她看看。調理一番,內科是他的強項,傷科則是樊阿的拿手好戲。

歡宴開始,黃月英抱著孩子回到房裡。孔明和孟良則以孩子父輩的身份一桌桌敬酒。

首先敬的是鄭玄這桌。

孟良見鄭玄六十多歲了,卻依然紅光滿面,精神矍鑠,便恭維道:「康成大師愈發健碩了,有什麼養生之道給我們傳授一下啊?」

鄭玄尚未答話,旁邊的崔州平搶著說:「康成大師最近大喜,六十餘歲卻返老還童,頭髮由白轉灰不說,卻出新牙了。康成大師給大家看看牙齒,瞧瞧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鄭玄樂呵呵的說:「嗨,還真是的,都出了六顆新牙了。這種事只在書上看到過,沒想到輪到自己了。」

眾人一起驚嘆,大家又一起敬了他一杯酒。

孟良聽鄭玄說到書,想起一節,說道:「康成大師,說起書,還真有個好消息。韓暨韓公至最近和幾個工人鼓搗出了活字印刷術,比傳統的雕版印刷成本大大降低,現在印製一本書就是一點紙張錢、排版費、油墨錢。大師著述頗豐,何不整理一下,出一套文集,以弘揚儒學風采。」 冉沁蕊搖頭,「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你改不了了,冉青松,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我不願逼的你走投無路,明天,你和我去公司交接,把公司的事情交代清楚,你帶著你的家人離開,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們之間就兩清了。」

「不要!我求求你,蕊兒,不要!」冉青松倉皇的哀求。

冉沁蕊越平靜,他越害怕。

如果冉沁蕊憤怒的大喊大叫,他還能安慰自己,冉沁蕊只是一時生氣,等她冷靜下來,她就會改變她的決定。

可眼前的冉沁蕊,無比的冷靜、清醒。

這不是她一時憤怒的口不擇言,而是她深思熟慮的決定。

她是真的想和他分開、決裂。

可他……他捨不得啊!

他從記事起就在冉家。

他愛上的第一個人就是冉沁蕊。

冉沁蕊是他的妻子。

冉喬起是他的兒子。

他們都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不能失去他們!

他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知道,他孝順他媽,疼愛葛長冬,冉沁蕊對他有意見。

可他總覺得,身為一個男人,孝順母親,撫養無父無母的侄子,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沒料到,他孝順他母親,撫養他無父無母的侄子,會產生這樣嚴重的後果。

他沒辦法理解冉沁蕊的決定。

他不過是做了每個男人都應該做的事,為什麼冉沁蕊居然會驅逐他,將他掃地出門?

他承認,以前他花在他們兒子身上的時間和心思少了些,可他願意改,為什麼冉沁蕊不肯給他一個機會?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主意已定,不會改變了,」冉沁蕊說:「明天,我會和秦毅去領結婚證,現在,請你帶著你的母親和你的侄子離開,去收拾你的東西……記住,我很討厭你的母親和你的侄子,所以,你不要妄想帶走我冉家的東西,去養你的母親和你的侄子,明天我會派財務組清算你的資產,請你不要帶走任何不屬於你的東西,不然,我會報警處理!」

如果葛青松是孤身一人,看在他是冉喬起親生父親的份上,她不會和葛青松算那麼清楚。

可葛青松不是。

是葛青松的母親和她侄子,毀了他們的婚姻,讓她兒子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她不可能讓葛青松帶走冉家的錢財,去養葛老太太、葛長冬和其他的葛家人。

她的話,刺激到了因為臉疼,很久沒說話的葛老太太。

她尖聲質問:「你什麼意思?」

見顧予冰把葛青松放開了,顧家的保鏢也放鬆了對葛老太太的鉗制。

葛老太太趁機推開顧家的保鏢,衝到冉沁蕊面前,急赤白臉說:「你要和我兒子離婚,你的財產自然是和我兒子一人一半!你想讓我兒子凈身出戶,門都沒有!」

葛青松沒聽到她的咆哮。

他在看冉喬起。

他抱著最後的希望,走到冉喬起身邊,希翼的看著冉喬起,顫聲說:「阿起,你不願和爸爸分開是不是?你,不捨得讓爸爸離開?是不是?」

偎在秦毅懷中的冉喬起回頭看他一眼,忽然鬆開秦毅,跑到小樹苗兒身邊去:「漂亮弟弟,你可以再送我幾串烤肉嗎?」 第157章在路上1

那鄭玄一聽興趣頗濃,連連追問活字印刷的道理。孟良答道:「就是將單字在瓷土上雕刻燒制出來,按照讀音排列存放。印刷的時候按照原稿逐字挑選排列,書印完了,這些瓷土字依然可用,不用每次再雕刻了。大家別小看這個印刷術的發明,以後,上學的孩子用的教材可以人手一本,大家寫出的文章也可以傳播得更廣,意義非常重大的。」

鄭玄問道:「不知用這活字印刷術印刷一本書所費幾何?我所註釋的可有幾百萬字之多啊,這個要印刷出來恐怕還是耗費巨大的。」

「大師一說,倒提醒了我。州平,回頭你寫個報告,將彭城、下邳學堂以及民間有價值的書稿,不管是哪個流派的,都統計出來。請康成大師主持成立一個審編委員會,每年編製一個印刷計劃,報州牧府來。我讓金潢撥付一筆專用的款項給你們,不能讓優秀的文化思想就這樣湮沒下去,得通過文字將他們流傳下去。」

鄭玄聽得此話,端起酒杯,站立起來,對著孟良深深地鞠了一躬,說道:「謝州牧盛德,州牧此舉當造福子孫、流傳千古,亦為天下官宦重學重教之楷模,我謹代表天下讀書人敬州牧一杯。」

孟良連稱不敢,見鄭玄真情實意,心裡的那個念頭一下冒了出來。他感慨道:「古來聖賢之書,皆立意高遠,心存教化百姓之意。從孟良而言,亦想每日抽時間批閱典籍,無奈讀書不多,這些典籍在孟良看來如晦澀天書。要去學堂系統學習,卻又分身乏術。常想,若能有人將之類的經典用口語化的語言表述出來,那可就是天下百姓之福了。」

這番話出,眾人皆陷入沉思。古來知識分子著書立說,都是針對著知識分子群體,沒有什麼人會把這個群體延伸到老百姓身上。讀書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專利,有別於大眾的身份象徵。這就是為什麼封建社會文盲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民眾素質普遍偏低的原因。一直到近代社會,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文化才面向大眾,全民讀書的風氣才起。不過,現今社會又讓金錢成為了社會的主導力量,這實質上是種對歷史的反動、墮落。

孔明聰明,馬上悟出了孟良這番話跟他一貫主張的行政思想是一脈相承的:關注民生、關注社會。當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支持孟良的論點:「古往今來,對經典的解釋往往似是而非,爭論不休,甚至一個字都能產生歧義。若能用口語化的語言著述或者加以解釋,倒可使後世之人不會望文生義。」

鄭玄對孟良文化應面向大眾的觀念一時還轉不過彎來,卻對孔明之說深以為然。他這一生基本上就幹了兩件事:著書立說,與人爭論。與人爭論的原因就是對聖賢書的解說意見不一。

古時部隊出征,糧草供應是大問題。一般是自籌一部分,另外就是沿線各郡縣籌措了。但有的郡縣自恃兵精城固,或是見事不明,有時也拒絕為路過的軍隊提供糧草。孫堅就因為這個原因,一連殺掉了荊州刺史王睿、南陽太守張咨。還有的軍隊得不到地方供應,就一路劫掠百姓,禍害地方。

三國演義中說曹操赤壁大戰,動用了八十三萬人馬,卻沒考慮那個時代八十三萬人馬的糧草供應又得多少個八十三萬來保障。如果說,作戰部隊二三十萬,後勤保障五六十萬人還能說得過去。

孟良此番出征,本是求聞達於諸侯,在百姓中樹立文明之師、仁義之師的印象,所以出征之前再三嚴明軍紀,主要是不得騷擾百姓,不得勒索地方,不得強買強賣。為此,中軍護衛200人中,僅軍法處的執法人員就有三十多人,分散到各百人隊里。

而將士們每人都隨身背了五斤重的鍋盔兩個,作為應急的乾糧。這鍋盔用麥面烘烤製成,可細嚼亦可用開水泡軟充饑。兩隻鍋盔基本上可保證半個月的軍糧。第一次出征,唯恐有失,負責後勤的劉曄又徵調了下邳城裡運輸馬車五十餘輛,裝載著糧草隨軍而行。如此,即使沿途收購不到軍糧,這些物質也能保證軍用了。

一切準備妥當,選了個黃道吉日,孟良點齊千餘人馬,帶著徐庶、魏延、史渙、李康諸人就在城外的校場閱了兵。劉曄已隨糧草隊先行了,李康則是前往小沛接替霍峻坐鎮的。這千餘人的隊伍戰旗獵獵,鎧甲分明,一個個軍姿嚴整,意氣風發,穿過下邳城的時候,一路上人山人海,鑼鼓喧天,送行勞軍的絡繹不絕,四鄉八鎮都紛至沓來。

到了小沛,霍峻已率五百人的隊伍在城外等候。孟良命令,魏延帶三百人為前鋒開道,霍峻帶兩百人為後衛,其餘人等為中軍。中軍護衛日夜派出偵騎斥候前行五十里四處偵緝。

這一日,出了九里山,到了兗州地界的梁郡。孟良召集了各領軍將領,重申了行軍紀律。又令前鋒魏延、行軍參謀劉曄前往梁郡聯繫糧草補充。

兗州刺史劉岱乃是漢室宗親,後來揚州刺史劉繇的兄長,酸棗會盟者之一。後來部隊缺糧,向同是會盟者的東郡太守喬瑁借糧,喬瑁不借。劉岱將兵突襲喬瑁軍,殺死喬瑁,兼并了他的軍隊,並將東郡納入囊中。後來青州黃巾入兗州,劉岱、鮑信與之作戰,被黃巾格殺。

此時,劉岱已率兵前去虎牢關參加會盟。梁郡太守高東以未得到劉岱命令為由,拒絕孟良部隊入城,也不准他們派人進城補充糧草。

魏延事先受了孟良的將令,不得侵擾地方,見梁郡太守無禮之極,卻無可奈何,只得和劉曄引軍歸隊,鬱悶之極。

孟良勸慰了一番,也懶得和梁郡太守計較,率軍繼續前行。

這一日,行到陳留已吾地界,孟良想起,被人譽為「古之惡來」的典韋就在這附近山裡。此人力大無比、勇猛忠誠,後來歸順曹操,深得器重,被拔為曹操侍衛首領。想來此時,夏侯淳還未發現他。便命令部隊紮營,將部隊交給魏延統領,自己帶著史渙、龐信等十數人借口打獵,就在附近山上轉一轉。

孟良在鳳翔城的時候,就曾派呂方找尋過此人。可能是典韋長期在山中打獵為生,竟很少人知道他的蹤跡,遍訪數月,一直沒有他的消息,這事就這樣拖了下來。

孟良諸人就在山裡轉悠了一會,問了幾個鄉人,都不知道有典韋這人,只得沿路射了幾隻山雞野兔,往軍營駐紮地而來。

正行走間,忽聽得前面樹林人歡馬叫,一頭吊睛猛虎從樹林里竄出,後面緊跟著二十餘人,手持刀槍劍戟,緊追著這老虎不舍。

那老虎慌不擇路,直奔孟良一行人而來。孟良一看這老虎往這邊撲來,攔住正欲上前的史渙,一手持槍,一手掏出了黃月英送他的手弩,鎮定的面對著咆哮而來的老虎。待那老虎逼近了二十餘步,一扣扳機,六支弩箭激射而出。老虎中了弩箭吃痛,就地后蹲起跳,高高躍起,像孟良撲下來。 「當然可以呀,我還有好多呢!」小樹苗兒從保鏢手中接過幾支肉串,大方的遞給冉喬起:「送給你!吃完了再來拿呀!」

妖邪總裁迷糊小養女 「謝謝漂亮弟弟!」冉喬起把剛剛沒送出去的腕錶塞給小樹苗兒,「漂亮弟弟,送給你。」

「不用不用,」小樹苗兒塞還給他,「我也有呢!燃叔叔送給我噠!和你這個一模一樣呢!」

「是嗎?」冉喬起低頭看著自己的鑽表,糾結了,「可是,我舅舅說,這是兒童限量版,很難買的!我舅舅被人騙了嗎?」

葉星北忍俊不禁:「你舅舅沒被人騙,你的舅舅和小樹的燃叔叔是一個人,你和小樹的鑽表都是你舅舅送的,所以你的鑽表和小樹的鑽表一模一樣。」

說到這裡,葉星北不得不感慨一下顧五爺那些朋友的財大氣粗。

別人家送孩子新年禮物、生日禮物什麼的,都是送衣服、玩具、紅包什麼的,顧君逐的兄弟們送她兒子禮物,直接送鑽表、遊艇、私人飛機!

幸好她現在也是很有錢很有錢的人,不然非要被顧君逐的兄弟們嚇到不可。

嗯。

如果再往深里算一下,她和顧君逐佔大便宜了!

再有幾個月,她肚子里的兩個寶貝就生下來了。

今年過年的時候,顧君逐那些兄弟們,要送三份新年禮物!

至今為止,顧君逐那些兄弟們還都是光桿司令,連個女朋友都沒有,更別說孩子了。

別的節日,都是禮尚往來。

孩子們的新年禮物,他們家只用進,不用出。

賺大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知道小樹苗兒有一個和他的鑽表一模一樣的鑽表,冉喬起把他的鑽表收了起來,拿著肉串,回到秦毅身邊。

他拉著秦毅的手,讓秦毅坐下,然後他學著小樹苗兒的樣子,挎坐在秦毅的腿上,把肉串遞到秦毅唇邊:「爸爸,你吃!」

秦毅愣了下,眼眶一熱,握住他的小手,在肉串上咬了一口。

葛青松痛吼:「秦毅!我要殺了你!」

他兒子叫秦毅爸爸,秦毅竟然應了!

那一瞬間,就像是一記天雷劈在他的頭上,劈的他心臟劇痛,眼珠猩紅,眼前血霧瀰漫。

他憤恨的朝秦毅衝過去,恨不得將秦毅千刀萬剮。

「攔住他!」冉沁蕊冷冷的下令。

冉家的保鏢立刻上前攔住瘋了一般的葛青松。

冉喬起回頭看他一眼,飛快的扭回頭繼續和秦毅分吃肉串。

他學著剛剛小樹苗兒和顧君逐的樣子,他吃一口,往秦毅唇邊遞一口。

他看著秦毅,眼睛從未有過的明亮,臉上揚著燦爛的笑容:他想的沒錯,漂亮弟弟的肉串果然好吃,難怪漂亮弟弟吃的那麼香!

看著她兒子臉上燦爛滿足的笑容,冉沁蕊的心裡忍不住一陣又一陣的心酸。

這樣的滿足和幸福,應該是葛青松給她兒子的。

可冉青松給不了。

她兒子只能自己去找別的男人要。

葛青松被冉家的保鏢反扭了雙臂,動彈不得,只能眼睛赤紅的看著冉喬起坐在秦毅的腿上,眉開眼笑的和秦毅一起吃烤肉。 第158章在路上2

孟良丟掉手弩,雙手持槍,一個斜形突刺,以九十度角的位置准準的扎進老虎的咽喉,就在空中一轉槍身,順手一拔,那虎血順著槍尖噴射而出。孟良一側身,滑動了幾步,那老虎從空中摔下,正砸在他站立的位置上,掙扎了幾下,便躺著不動了。

龐信收起手中的手弩,跑過來翻檢著老虎的腦袋,見孟良發出的六隻弩箭有五支射中了老虎的頭部,其中有一支正中老虎的右眼。歡歡喜喜的收拾好弩箭,將他丟在地上的手弩一併收拾好,遞給孟良。

樹林里出來的眾人,看見這邊有數十個身穿鎧甲之人,遠遠地便停住了腳步,后見孟良槍挑老虎,便喝道:「來者何人,如何搶奪我們的獵物?」

孟良也不惱他們的無禮,答道:「虎有傷人之意,孟良不得已出手殺之,既然是你們找到的獵物,那你們就將它抬走吧。」

這話一說,對面幾人倒有些不好意思,其中一領頭之人問道:「對面將領自稱孟良,可是與徐州有什麼關係?」

史渙答道:「正是徐州州牧孟良孟天佑,對面何人,通上名來。」

那人不答,卻問道:「聽說汝南周倉、廖化投奔於你,可有此事。」

孟良見他有此一問,便知道,對面諸人可能又是黃巾餘黨,在此佔山為王的。便說道:「周倉、廖化現為我部校尉,在東海郡甘寧將軍手下效力。」

對面諸人聽得此話,走上前來,雙膝跪下說道:「我等乃劉辟、裴元紹、龔都,率殘部在此佔山為王,聽說徐州牧孟大人禮賢下士,一直想投奔周倉引薦,謀個好出身。今日巧遇孟大人,還望大人收留我等。我等定為大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劉辟、龔都乃汝南潁川黃巾將領,在三國志中確有其人,他們在汝南聯合劉備殺了曹操派來征討的大將蔡陽,(蔡陽在三國演義中為關羽過五關斬六將之最後一將)后被曹操剿滅,二人身死。而裴元紹則為三國演義小說虛構,他本已投效關羽,將成為和周倉一樣的關羽部將,惜為趙雲趙子龍誤殺。三國志系列遊戲中,裴元紹剃了只大光頭,人物形象很鮮明。

孟良上前,扶起眾人道:「各位壯士請起,徐州正用人之際,歡迎各位投軍。但徐州軍紀又有些嚴格,諸位都是闖蕩江湖之人,能遵守得了我們的軍紀軍律嗎?」

劉辟答道:「聽聞大人愛民如子,我等皆窮苦百姓出生,參加黃巾也是為了建立一個太平盛世。若得大人恩准,定當遵守法度,聽從差遣。」

孟良道:「你部現有多少人?」

劉辟答道:「男女老幼,有兩三千人。就在前面不遠的山裡。」

「如此,你與裴壯士二人隨我等前往洛陽。龔壯士且回山寨整頓人馬,持我蓋有關防大印的公文,前去小沛,李康曲長自會安頓你們。龔壯士切記,一路上繞道而行,不可再侵擾百姓,到了小沛以後聽從曲長李康的號令。我軍軍紀嚴格,切不可違反。切記切記。」

三人皆答應著分頭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