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密麻麻的陣道紋痕在虛空之中綻放.於大地之上銘刻.感受著這磅礴無盡的陣道波動.初晨公主的俏臉之上露出驚容.

她對北辰宇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這北辰宇.竟然將陣道和修鍊都走的這麼遠.

北辰宇控制著這些陣道紋痕.他要布下的.是地階大陣『封絕天地陣』.三界和唯一真界之間.便有著一部分是由這一大陣進行封絕的.

至尊乃至聖人施展出這一大陣.真的能夠封絕天地.

隨著所有材料使用完畢.北辰宇的雙手開始連連結印.地階大陣.已經能夠勾動天地本源之力.

轟轟轟…

下一刻.無數條粗大的鎖鏈從虛空中、大地上升騰而起.粗大無比.都由能量凝聚而成.這無數條鎖鏈的終點.赫然便是北辰宇.

虛空之中的波動.在這一瞬間被禁錮住了.初晨公主甚至能夠感覺到.空間在這大陣的作用下堅固了許多. 傳承丹,是葉銘研發的一種奇丹,曾經他爲了煉出此丹,做了無數次嘗試,糟蹋了無盡藥材,幾度欲死,簡直心中猶如九幽烈火在灼燒!

不過最終葉銘還是嘔心吐血的將其創造了出來。

至於傳承丹的藥效,和它的名字一般,他是用來傳承的!不過葉銘今日煉製的這枚有點特殊,他保留了魂草的藥性,所以這枚傳承丹還擁有治療魂傷的效果。

而且葉銘還用了“三煉”之法,因爲幻神的魂海早已支離破碎。而這種情況,治療幻神最好的方式是選擇用藥液滋養,而不是丹藥!

因爲這種情況,任何治療魂傷的丹藥對幻神來說都是絕命之丹,丹藥的藥效爆發,會直接衝擊魂海,一個不慎就會讓魂海碎滅了。

這種情況亦是和“虛不受補”是一個道理,幻神魂海創傷太嚴重了,在細微的震動可能就會讓其直接碎滅!

不過葉銘只會煉製傳承丹,不會配製傳承液,而且根本就沒有傳承液這種東西,所以葉銘只好選擇使用“三煉”之法了!

葉銘煉製傳承丹,主要是想送幻神一場造化。

這枚丹藥,他刻錄了一部功法——《萬象森羅訣》,一部幻道功法。是一位真仙創造的,雖然不是驚世仙功,但用來起步卻是不錯。

而且只要擁有悟性,幻神可以這部功法爲基礎,悟出屬於自己的道,創造出最適合自己的功法,可謂是擁有無限的可能。

而且這部功法附帶的道法祕術十分驚人,拿出去都是驚世神通,畢竟是真仙所創,不可能太弱!

只要幻神吞下這枚丹藥,她的魂海不僅可以恢復,《萬象森羅訣》也會融入她的血脈之中。

只要一念出,功法就會浮現腦海,不過功法的奧義卻需要她自己去悟,能修煉到何種程度就完全靠自己了!

而且功法融入血脈,她的子嗣也會受益,不需傳授,天生功法相伴。不過隨着一代一代傳承,血脈會逐漸稀薄,功法奧義也會遞減。

其實這傳承丹士葉銘根據仙獸血脈傳承創造的,有段時期,仙獸血脈傳承神通很讓他眼紅。不是仙獸血脈傳承的神通讓他眼紅,而是仙獸血脈具備傳承神通道術這種能力讓他眼紅。

所以他就苦心專研,費時萬年,更耗費無盡資源,最終算是創造出了這種丹藥。

當時在仙界引起了巨大反響,諸仙都來求丹,讓葉銘好好風光了一段時間。

血脈傳承能力,這對修士來說或許不重要,畢竟需要什麼功法可以自己去學。但對於一個家族來說,那就至關重要了!

它可以讓家族強盛,更可保障族中祕術不會流傳。而若是家族覆滅,只要還有血脈殘存,終有一天會出現血脈返祖之人。

到那時,無數代之後的子孫不會因傳承流失而埋沒,會給這個族羣再度崛起的希望!

這也是爲何妖獸族羣爲何難以滅絕,一直強盛絕強的原因。

拿着煉製完成的傳承丹,葉銘卻是手都在發抖,有股感動得快哭出來的感覺。終於是練成了…

葉銘不敢去想自己到底用了多少靈藥,因爲他怕自己會因此而瘋癲。原本以爲只需要七十五株靈藥,但最終結果卻消耗掉納戒內一半的靈藥…

將靈丹給幻神服下,葉銘心情沉重的呼出口氣,搖着頭離開這個令他傷心的地方!

具備養魂功效的傳承丹,幻神服下後立即奏效,眉心剎那發光,一股磅礴的魂力在醞釀。而且她體內的血液也在躁動,隱約可見一個有一個符文閃耀,如同烙印一般。

“這是哪?”幻神雙眸輕顫,張目疑惑的看向四周。

這個房間,她沒印象,也不熟悉,但看到某一處時心中不由悲傷!

“你醒了!”梅菲特此時走進來,眼神複雜看着幻神,至於葉銘,他已經離開了,而這次梅菲特出奇的沒有阻攔與糾纏。

主要是梅菲特看着葉銘滿臉憔悴,一臉痛心!知道他也必定是被房間內那對“亡命鴛鴦”所感動,而且滿目血絲,應該還大哭過一場。

如此善良之人,梅菲特此時怎麼會去打擾他?應該讓葉銘一個人寧靜離開,這樣或許能減輕葉銘心中因他人而起的憂傷之意。

見到如此“心善”的葉銘,梅菲特心中卻是更加堅定了!一定要推到葉銘…

“梅菲特!”幻神疑惑一眼,不過有瞬間警覺,蹙眉間警惕注視着梅菲特。

她不知道自己爲何會在這裏,但這絕對不是好事。梅菲特的兇名她早有耳聞,而且自己還參與過刺殺梅菲特的事件!

如今梅菲特出現在自己面前,幻神如何不害怕?她甚至懷疑是否是梅菲特將自己抓來,想要報復自己。

“我怎麼會在這裏?”幻神警惕開口,眼中甚至帶着敵意。

梅菲特自然看得出來對方眼中的敵意,但她卻只是嘆息一聲,隨即“是我從佐青龍手中救出你們兩人!所以將你們帶來了這。”

“那易去哪了?”幻神詢問,醒來後一直不見熊勇蹤影,這不由讓心中一緊,因此而擔憂。

梅菲特首次蹙眉,遲疑了一會纔開口“他…走了!”

梅菲特心中嘆息,看着面前這女子,她居然狠不下心說實話,一個謊言或許能給對方希望,讓她能堅強下去。

這還是我嗎?梅菲特心中自問,她發現自己至從遇上葉銘,許多時候都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很難在做到鐵血無情。

“去哪裏了?”

“我不知道!”梅菲特如何回答?只能說不知道,因爲熊勇早已消散,根本就不再這個世上了。

“我要離開這裏!”幻神堅定開口,眼神肅穆,她要去找易!

因爲她總感覺自己似乎遺忘了什麼,有什麼沒把握住。而且她感覺,易這次的離開,似乎再也不會回來了,這讓她憂心,她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

就算以前兩人分開執行任務,但她也總感覺易似乎就在自己身邊,而如今這股感覺已經消失。所以這讓她擔憂,害怕,她必須要去找到易!

梅菲特側身讓開房門,心中幽幽一嘆,面色卻不露似乎“你隨時可以離開,我並沒有束縛你的自由。”

幻神不由疑惑,難道梅菲特真的沒有打算報復自己?

不過無論出於什麼情況,幻神不會放棄這次機會,當即一閃身就衝了出去,隨即更施展幻術變成黑羽散開。

“唉…”梅菲特看着緩緩消散飄落的黑羽,忍不住再次幽幽一嘆。

她感覺幻神會去尋找她口中的“易”,會尋遍磐石城,在然後是賦雲郡,繼而又是天葬帝國…或許還會尋遍全大陸!

但最終的結果卻已經註定,她…找不到她口中的“易”,再也找不到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帶著媚獸到山谷

北辰宇所在的地方彷彿化作了一把大鎖,通過無數條神鏈,將這一片天地封絕,

從大鎖之中脫離而出,北辰宇降落在地上,漸漸地,這些神鏈斂去了身形,隱匿在這天地之間,

「好了,我們可以動身去尋找媚獸了,」北辰宇開口,

初晨公主點點頭,二人動身,向著更深處而去,半路之上,初晨公主介紹著,「媚獸不擅長速度,比之王者的速度快不了多少,你可以放心,」

很快的,二人就來到了最中央,隱匿在那裡,二人觀察著媚獸,

北辰宇第一次看到了媚獸,媚獸的體型巨大如同山嶽,媚獸的上半身是一名絕美的女子,傾國傾城,從腰部之下,卻是化作了樹根,連接著大地,

看到媚獸那無數的樹根,北辰宇也知道了,為什麼媚獸的移動速度會很慢,

媚獸的身後,是一株散發著淡淡波動的粉紅色藥草,高約一尺,紮根在一方數十丈的池子之中,池子中蕩漾著淡粉色的晶瑩寶液,

北辰宇控制著自己,不去看媚獸的臉頰,媚獸那絕美的臉頰,足以使得任何人為之迷醉,

初晨公主開口了,「我去另一邊潛伏,等你將媚獸引到山谷中之後,傳訊給我,」

北辰宇點頭,等到初晨公主潛伏到另一邊之後,他開始了行動,

沒有使用多麼威能巨大的戰技,北辰宇知道,不管是多麼強大的戰技,對付媚獸的效果都不大,自己要做的,不過是吸引媚獸的注意力罷了,

一道荒斬凝聚成形,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媚獸激射而去,媚獸顯然察覺到了這道荒斬,素手輕揚,將之攔截了下來,「什麼人,竟然對本女皇攻擊,」

伴隨著這句話,妖媚的聲音擴散而出,向著北辰宇的方向滾滾而至,很顯然的,媚獸已經察覺到了北辰宇的位置,聲音只向這一邊傳遞,

這聲音在北辰宇的腦海中炸響,使得北辰宇的心神一陣失守,眼前浮現出萬般yinmi的場景,

趕忙控制著自己恢復心神,北辰宇拔腿就跑,原因無他,媚獸在發出詢問之後,已經向著這邊趕來了,

雖說媚獸的根限制了她的速度,但是卻也和北辰宇不相上下,甚至還要快出一些,

「墮落天使族的小子,受死吧,」媚獸嬌媚無比的聲音不斷地傳出,一bobo的向著北辰宇而來,這便是媚獸的攻擊之一,聲波攻擊,

北辰宇控制著神念抵禦著這樣的攻擊,他知道,媚獸的這種攻擊,其實是神念夾雜在聲波之中,本質上,這還是神念攻擊,

現在就體現出滋養神魂符文的強大之處了,若不是有著天生符文的滋養使得北辰宇的神魂強度大大增加,他抵擋這攻擊的難度要大上許多,

媚獸的速度比之北辰宇要快上一些,接近山谷的時候,媚獸已經追近了,

咻咻咻,,,

媚獸發動了攻擊,無數條樹根破土而出,宛若靈蛇般向著北辰宇攻去,樹根所過之處,虛空被碾碎,帶出了絲絲縷縷的空間裂紋,

北辰宇面色難看,這是皇境的攻擊,自己拚死也只能擋下一擊罷了,好在的是,單根樹枝的威能不算太大,也就和王者第四境的全力一擊差不多,

萬法歸一瞬間開啟,北辰宇化作了金色戰神,速度陡增,向著山谷的方向而去,北辰宇感受到,許許多多的樹根劈落而下,

轟轟轟,,,

這些樹枝在接觸到萬法歸一之後,馬上就化作爆碎,一條樹根不算什麼,但是同一時間抽打在萬法歸一之上的,起碼有著上百條樹根,

撐開萬法歸一,抵禦著樹枝,在這一瞬間,北辰宇明悟了什麼,找到了自己踏入王境的道路,

媚獸的攻擊愈發狂猛,天宇之中,成千上萬條樹根垂落,化作一道道神鏈,向著北辰宇洞穿而去,無數的樹根甚至形成了囚牢,將北辰宇鎖在了裡面,

北辰宇屹立在無色神海之中,九天之上大星璀璨,天日高懸,夜空加身,手中戰戟破碎囚籠,雙目神光流轉,刺破蒼穹,

媚獸還在不斷地進行著神念攻擊,只不過,這些神念攻擊都被萬法歸一擋了下來,

終於,北辰宇撕裂了囚籠,沖入了山谷之中,媚獸也尖叫著,跟了進去,

「呀啊,」剛剛進入山谷之中,媚獸便驚恐的尖叫一聲,北辰宇感受到,媚獸的氣息正在不斷地減弱著,比之自己也強不了太多,

媚獸意識到了不對,轉身就跑,想要離開山谷,北辰宇怎麼會給她這個機會,隨著大陣的發動,無窮無盡的神鏈沖霄而上,這一片天地,已經被封絕,

沒有和北辰宇搏殺,媚獸向著鎖鏈之上撞去,想要破陣而出,留在這山谷之中,對她的壓制太過巨大,

無窮無盡的樹根衝天而上,帶著衝天的光芒,宛若一根根古矛一般,向著神鏈之上落去,

嘭嘭嘭,,,

樹根條條盡碎,此時地媚獸攻擊強度比之王者極境強出一些,但是卻比不上皇境,這法陣卻又是採用了許多的珍貴材料製作而成,幾乎可以將王者極境困死,

就算是此時地媚獸實力依舊強橫無比,這封絕天地陣也可以將之困住半個時辰,

但是初晨公主要求的是一個時辰,也就是說,北辰宇要拖住媚獸,不能讓其全力破陣,

通知了初晨公主,自己這邊已經將媚獸困住,下一刻,北辰宇便看到媚獸宛若發狂般,便知道初晨公主應該是行動了,

「該死,讓我出去,」媚獸的聲音中帶著嬌媚和氣急敗壞,「竟然敢打聖媚草的主意,我要你們都去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