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彥菲站在程苒身側,已經感覺到她周身的氣場,那種的刺骨寒冷,她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程苒要是發起火來,她也不敢招惹,要怪就怪封思琪那張嘴沒把門兒的。

她朝著封思琪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以示警告。

封思琪今天算是踩到程苒的雷區了。

下一秒,程苒走向封思琪,每走一步,就像一個千斤頂壓在封思琪的心上,她注視著程苒那張嗜血憤怒的臉,下意識的往後踉蹌了幾步。

儘管她還沒有出手,就足以讓封思琪嚇的不敢說話。

程苒最終來到她面前,清冷的眸子閃過一瞬的肅殺,在封思琪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程苒的手陡然扼住封思琪的脖子,封思琪瞳孔驟然緊縮。

封彥菲驚呼出聲:「嫂子……」 兩人跑出去不遠,後面就傳來燈光、汽車發動機聲音和槍聲。

「傑克,德國人追來了。」

愛彌兒喊道。

「好吧,我來背你。」

「這不好吧?」

「你想讓德國人抓住么?來吧。」

愛彌兒沒有再拒絕,趙立冬再次施展快跑技能,飛速跑了起來。

「傑克,我們會死嗎?」

「我不會,但是你在我的後背上,有可能被流彈擊中。」

「哦,這不公平。」

「要不你來背我?這樣就公平了。」

「算了,還是你背着我吧。我覺得沒有你跑得快。」

廢話,百米世界紀錄保持着都沒有我跑得快,你當然更不行。

「傑克,燈光不見了,咱們把他們甩掉了。」

「那是當然,他們別想追上我。」

「原來汽車都沒有你跑得快。」

「這裏路況不好,又是夜晚,汽車跑不起來。」

不是汽車跑得慢,是因為到了瑞士邊境。德國再蠻橫,軍隊也不會因為追捕兩個無關緊要的抵抗戰士進入別的國家。

這點體面,德國人還是要的。

趙立冬放下愛彌兒,坐在地上直喘氣。

今晚幾次快速奔跑,他的體力消耗很大,飢餓感陣陣襲來。

從包里拿出麵包和香腸,就準備開吃。

「愛彌兒,你吃么?」

「我不餓,不吃。傑克,這時候你還有心思吃東西?」

現在怎麼就不能吃東西?你知道我的消耗有多大么?

「補充體力,我們還有一段路要走,不過這回你要自己走,我不能再背你。」

「為什麼?」

這還要問為什麼?難道我欠你的,背你一輩子?

也是,也許是前世欠你的,所以這一世來就救你還債。

可是我前世似乎也沒跟你發生過什麼故事,沒有什麼交集啊。

「因為你太沉了。」

「你是說我太胖么?其實我不胖的。」

愛彌兒雖然豐滿,但是並不胖,身材其實很好。

「我知道你不胖,咱們不討論這個問題。我已經跟你父親聯繫好了,天亮的時候,你跟他會和。現在的問題是,還有五個小時的時間天才亮,這段時間,你有什麼去處么?」

「沒有,我只能跟你在一起。你要知道,這麼黑的夜晚,我一個人很不安全。」

我知道,知道,就知道你們這幫菜鳥都沒有安排退路。即使有會合地點,也不能去。

別說皮埃爾可能知道,就算是其他人被捕,也可能招供。

「愛彌兒,咱們現在安全了,但這只是暫時的。即使你跟父親會和,你也不能在瑞士待下去。」

「我知道,德國人可能會繼續抓我們。沒關係,我可以去別的國家。」

也只有這條路了。

愛彌兒打開手電筒,看看錶,突然驚叫起來。

「哎喲,不對。」

這趙立冬一聽,一把拉着愛彌兒,躲進路旁的草叢,端著槍,警惕地搜索。

「傑克,有什麼不對么?」

「愛彌兒,這話該問你,你發現了什麼?」

「我發現了時間不對。」

「什麼時間不對?」

「我算了一下時間,從那間屋子撤退到這裏,時間太快了,我們不可能跑這麼快啊。」

還算聰明,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不過,如果不是因為走走停停,還要跟德國人戰鬥,我們會跑得更快。

「沒什麼不對的,我們不是已經在這裏了么。」

「還是不對,傑克,我覺得你跑的太快了,好像超過了平常人的速度。我來算一下啊。從那座房子到這裏的距離是……。」

「哦……,傑克,我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愛彌兒,你小點聲。又怎麼啦?」

「我發現你跑的速度實在太快,這麼短時間,跑了這麼遠,簡直就是奇迹啊。怪不得你背着我的時候,耳邊感覺就像颳風一樣。」

「德國人在後面追,為了逃命,我自然要拼盡全力。好啦,走吧。」

幸虧愛彌兒不太知道具體的距離,也沒有深究這事兒。若是換了趙立冬這樣思維縝密的人,一定會發現問題。

在瑞士境內走,就不用太着急了。到了日內瓦郊區,兩人進了一片小樹林,準備在這裏休息,天亮的時候去聯絡維克多,把愛彌兒交給他。

趙立冬把從商店裏買的兩塊大桌布和剩下的繩子拿出來,在一張桌布的四個角繫上繩子,拴在樹上,給愛彌兒做了一個吊床。把她抱上去,用另一張桌布蓋上。這讓就既不怕蛇,也不怕蚊子。

他自己到邊上一棵樹的樹杈上斜躺着,一個空包套在頭上,把手放在另一個包里。

「愛彌兒,時間還早,睡一會兒吧。如果天亮之後有人看見咱們,就說我是你哥哥,咱們出來野餐迷路了。」

格格格……,愛彌兒一陣嬌笑。

「這樣撒謊沒人相信的,哪裏有兄妹這樣出來野餐的,說是情侶還差不多。」

「隨便你。」

估計也沒人會那麼多事兒問這些。

「傑克,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可不要再說你是個大學生。」

「好吧,我跟你說實話。其實我是個私家偵探,這次到歐洲來,是為了尋找一個詐騙犯。」

「你以為我還相信么?」

「你相信不相信,這都是事實。」

沉默了一夥兒,愛彌兒幽幽道。

「你還回美國么?」

「是的。」

「我跟你一起去美國吧。」

「愛彌兒……。」

「你聽我說完。我們的組織已經不可能再活動,我在瑞士也呆不下去,法國那裏不敢回去。比利時、荷蘭都被德國人佔領,意大利是德國的同盟。英國那裏過不去,我看他們也打不過德國。整個西歐、南歐、北歐都是德國人的地盤。」

「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增加負擔。我母親給我留下了筆錢,我舅舅在紐約,他是個律師。」

「從瑞士乘飛機是不可能的,可能被德國人發現。我有個想法,你護送我到意大利去,咱們從那裏乘船去美國。到了美國之後,我給你一筆錢,作為報酬。」

看來還是個小富婆,富二代,難怪口氣這麼大,找一個特別行動處的特工當保鏢。

不過這個思路,倒是跟我原來的計劃不謀而合。

一路上有美女相伴,還能賺一筆錢,何樂而不為?

「愛彌兒,我個人同意你的計劃,不過還要你父親同意。」

「我已經是成年人,可以自己做出決定。我想他也不會反對,畢竟我沒有更好的選擇,對么?」

沒錯,看來你對自己的處境,還是清楚的。 不過。

她的心中,也是第一次……泛起了一絲絲的,希望?

而,此刻。

被全場目光凝聚。

秦蒼穹的面色,卻是始終平靜淡漠。

「說啊……!!」

「你,到底是誰!」

此刻。

寧飛儒,已經近乎瘋狂了!

他眸光泛紅,死死的盯着秦蒼穹,絲毫沒了先前的風度。

未婚妻被搶,還被當面打臉……!!

這,簡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