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三片水晶輪流觀看,導購員也很專業就在一旁默默等待,絲毫沒有催促的意思。

經過考慮,徐行最後購買了一個名叫【踏地】的技能。

【名稱:踏地】

【技能卡屬姓:主動技能】

【效果:可通過踏地前進積蓄力量,踏地步數越多累計傷害越高】

【學習條件:力量D,體質D】

【備註:噠噠噠,噠噠噠。】

這麼一個技能就花費了自己1000積分,在步法中自己倒是沒有看見什麼想要的東西。

逛了一圈之後沒有了目標,在導購員的告別聲中徐行走了下去。

當徐行來到二樓準備沒一些捲軸時,他看見了已經變為人形的使魔,它推著兩個滿噹噹的購物車,而諾拉站在一旁手裏還拿着一本書看着,雖然帶着的面具看着有些滑稽,但是徐行還是覺得心底發涼,雖說在這個城中草藥值不了多少錢,但是別人購買草藥也就淺淺一層,而諾拉的兩個購物車已經快看不見前面的路了。

徐行趕緊湊過去。

「姑奶奶,我這積分都是靠命拼回來的,你這樣買誰遭得住啊!」

還不等徐行繼續說下去,諾拉將手中的書頁合起來平靜的說道:「我剛剛測試過,我所掌握的藥劑與捲軸方面的知識和這個世界是相同的。」

「所以?」

「所以你以後不用購買藥劑和其他之類的了,你買材料我就可以製作,根據材料的不同我製作的物品說不定比商場店更好。」

「行,姑奶奶你說買什麼就買什麼吧,我沒意見。」

腦子過了下諾拉的話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擇,自己以後完全可以省去其中複雜的費用,正常物品製作製作費用通常只佔成品費用的3成,其中的七成就是煉製者的手法與經驗,更何況城中有專門的回收鑒定這種自己煉製物品的地方,價格還比較合理,有的人專精輔助路線就會通過這樣來給自己賺取積分。

最後徐行咬咬牙花了2000多積分把諾拉的購物車清空了,也不知道諾拉的儲物器中到底有多大,自己正發愁這麼多多東西屠戮裝不裝的下去,白光一閃,所有東西就被諾卡收了進去。

路上諾拉提出想去大廳查看具體資料,徐行擺了擺手讓他自己過去,有事的話聯繫自己,聯繫自然是在通過心靈鏈接呼喚。

告別之後徐行還是屁顛屁顛的跑到決鬥場,正好試試自己的【踏地】。

聽說每個城中的決鬥場造型都不一樣,聽說內城中的決鬥場被叫做競技場,裏面可以容納數萬人,開盤下注之類的都行,相比而來他現在的這個決鬥場就像是街斗那樣簡潔,隨便找個地點圍圈人就完事了。

內城市其他人的統稱,10到7層被稱為新城,6到4被稱為中城,3到1則是被稱為內城,在內城中幾乎沒有官方的商店,大部分都是各大公會的自營店。

徐行湊上前報完名之後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

這時候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你個完成一次新手任務的都趕來決鬥場?是覺得自己積分多吧。」

回頭看去,阮玉三人正好走了過來,剛剛就是景悅先開的口。

「悅悅,你們怎麼來了?」

徐行對這幾人印象還是很好地,走上去和幾人聊天,得知他們在決鬥場都有排名,為了維持排名時不時要來打幾場,過段時間決鬥場結算會有積分獎勵。

還不等繼續多聊幾句,徐行被提醒已經匹配到隊友,不一會就被接引到了場中。

看見他的對手,景悅有些驚訝:「這裏是沒人了嗎?徐行都能匹配到那個變態。」 玄一與商丘接觸很深,曾多次前去拜見商天。

「天荒八技」是商丘的不傳之秘,且相當難修,商天的所有子嗣後代中,僅有神王「易天君」修鍊出其中四技。

玄一不是商天的子嗣後代,卻已經修鍊了三技,可見商天對他的看重。玄一要觀悟《三屍煉道》,絕非難事。

荒天眼神深沉,身上死亡之光閃爍,道:「這個玄一,是分身的可能性更大了!張若塵,我得去第二星空防線了,黑暗神劍和明鏡台還得再借一些日子。」

血絕戰神道:「兩件神器,說借就借,你還真是一點都沒將自己當外人。你女兒還沒過門呢,而且,你女兒還沒認你吧?」

荒天懶得理會血絕戰神,盯着張若塵,道:「我還得借玄一的殺道奧義,解析感悟。待我斬了他真身,將所有殺道奧義都還你。」

誰都不知道玄一一共掌握了多少殺道奧義!

正是如此,玄一的殺道,必然非常可怕。

荒天必須要通過奧義,去解析殺道,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制衡玄一。

一成的殺道奧義,張若塵並不是那麼在意,直接交給了荒天。同時,將丟失在量神殿中的石斧,拿了出來,交給他。

荒天一共有兩柄石斧,一柄是伴生石斧,就是眼前這柄,能夠與他一起成長,如今已是次神級至尊聖器級別。

另一柄是石天手臂所化的石斧,威力最為強大。但,在得知石天一直沒有庇護白皇后,欺騙了自己后,已棄之不用。

本來,張若塵還收走了玄一遺留的百分之一真理奧義,打算交給荒天。但最終沒有那麼做,這點真理奧義,對死亡、生命雙主神的荒天而言,根本提升不了多少實力。交給天資出眾的聖境修士,參悟真理之道,價值更大。

「血絕,你若再敢胡說八道,絕不給你留面子!」

丟下這句冷冰冰的話,荒天跨越空間而去,殺玄一之心強烈,立即趕向第二道星空防線。

「有本事留下一戰,別給本座留面子。」

血絕戰神心中那個恨啊,換做往常,此刻他已追上去,不和荒天戰個幾天才是怪事。但是今日底氣不足,只能在話語上逞能。

更重要的是,他追不上荒天。

海尚幽若頗為擔憂,道:「若被聯手圍殺的,只是玄一一具分身,那麼他的真身,得強大到何等地步?會不會還有一具分身?荒天大神能應對嗎?」

張若塵研究着手中的頭顱,道:「《三屍煉道》修鍊出來的分身,戰力差距與真身不會太大。」

「玄一併不是從小修鍊《三屍煉道》,絕不可能是一人三屍。他的這具分身,是用無量神靈物質煉製出來,骨頭中似乎融煉了一件神器,珍奇到了極點。哪有那麼多無量神靈物質,和第二件神器,讓他煉製第二具分身?」

玄一的骨頭金屬化,雷電化,裏面蘊含神器物質和神器銘紋。這讓張若塵十分疑惑,天地之心神道就這麼玄妙嗎,太虛巔峰的修為可以直接煉化神器?

須知許多諸天級的強者,都無法煉製出一件屬於自己的神器。

要融煉和摧毀神器,絕不是大神可以做到。

其實張若塵心中,還有更大的驚嘆,就算《三屍煉道》再如何玄妙,就算無量神靈物質再如何強大,但,分身就是分身,怎麼可能能發揮出如此強橫的戰力?

衍化神通可謂行雲流水,還能施展真身的神道。

要讓分身,擁有如此絕強的戰力,從最初的時候,就要像嬰兒一般培養,走玄一真身的原路,一步步通往巔絕。

就像紀梵心,本是擁有強大的精神力,但卻需要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一步步去修鍊、適應、熟悉。

這太難了!

花費的資源、精力、時間,不可想像。

玄一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在張若塵沉思時,海尚幽若道:「說的也是,要煉製一具分身,需要分離出真身身上大量的神血和神魂。若煉製第二具,必然傷及玄一真身的根基,得不償失。」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玄一已經突破到了無量境?」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和血絕戰神眼神,皆是一凜。

血絕戰神嚴肅異常,道:「絕無這個可能性,玄一若達到無量境,戰力不知會提升多少倍,煉製這樣一具分身有什麼意義?更不可能,將一成的殺道奧義分離出來。奧義聚得越多,作用才越大。」

「再說,他若達到了無量境,還敢出來興風作浪,絕瞞不過守望者。守望者自然會斬他!」

海尚幽若道:「沒錯!除了那種修鍊特殊功法的神靈外,別的神靈是不屑花費大量精力和資源,去培養一具強大的分身。將這些精力和資源,用在自身修鍊上,實力提升得更多。」

「除非是那種,卡死在瓶頸,自知潛力已到極限的神靈,才會以這種方式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是被迫選擇!」

「玄一顯然不是這類人。」

張若塵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道:「玄一的骨骼中,融煉了一件雷電屬性的神器。你們見多識廣,能識別出這件神器的來歷嗎?」

海尚幽若接過玄一的頭顱,以精神力感知,臉色變了變,道:「雷族的驚雷鐧,怎麼會是這件神器?不應該啊……」

「有什麼特殊之處嗎?雷族,為何我沒有聽說過。」張若塵細思回憶和思考。

血絕戰神鎮壓了玄一的左腿和左臂后,便已探查過,道:「傳說,當年的天尊戰,驚雷鐧被打斷成七節,雷罰天尊重傷落敗。此後雷族就舉界消失,再無蹤跡。」

張若塵對雷族很陌生,但對雷罰天尊略有耳聞。

不動明王大尊之後,宇宙中,還出現過兩位天尊。

雷罰天尊曾無敵天下兩個元會,是不動明王大尊失蹤后的第一強者。但,因為不動明王大尊影響力太大,加上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已經隕落,所以雷罰天尊的存在感很弱。

前,活在不動明王大尊的陰影下,如皓月旁邊的星辰,暗淡無光。

后,敗給了逆神天尊,戰兵斷折,威名掃地。

血絕戰神主修的九道中,有雷電之道,對雷族的了解頗深,道:「當年雷界乃萬古不滅大世界之一,橫在天庭和地獄界間,一界之力,勝過當時地獄界除閻羅族外的任何一個大族。可惜如今,無定神海空蕩蕩,不聞當年驚雷聲。」

「雷族終於要出世了嗎?」海尚幽若將玄一頭顱還給張若塵,刻畫出一道傳訊神符,立即傳訊鳳天。

這是潑天大事!

即便現在只是捕風捉影,發現了一些痕迹而已。

血絕戰神道:「若玄一是雷族子弟,時間倒也對得上。他出現的時間,恰好是三十萬年前,逆神天尊隕落之後。」

「當年必然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曉的隱秘,導致逆神天尊不隕落,雷族不敢出世。」

張若塵道:「我認為,玄一的這具分身,很有可能是無量境的存在,助他煉製而成,對他有某種大的期望。分身是用來做替身,危險的時候,可以替死避劫。」

「其實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們的推測。就連玄一有沒有分身,我們也無法百分之百肯定。」

血絕戰神對此興趣不大,反正玄一不是他的對手,再強又如何?真的達到了無量境,就該老戰神出手了!按死,便是。

他關心的是別的東西,問道:「荒天怎麼突然就連破身停和魂停?若塵,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若塵將他們遭遇的危機,與量神殿中發生的事,簡單講述了一遍。

血絕戰神能夠理解了,眉宇舒展,笑道:「原來靠的是我外孫!荒天老狗還真是運氣好,生了個好女兒,若非是為了他女兒,若塵怎會如此幫他?死了都能活過來,神源碎了都能重聚,命硬啊!」

「轟!」

時間印記光點大爆發,日晷飛出來,向張若塵撞擊過去。

石盤中心,修辰天神婉約窈窕的人形印記,散發神光,顯化在日晷上,道:「張若塵,本神和你拼了!」

「修辰,你要反噬主人嗎?你現在是日晷的器靈,可以不用重凝神源,時間神液對你沒有半分用處。」

張若塵急速後退。

「本神與你不共戴天。」

修辰天神的魂體衝出日晷,凝成實態,殺氣凜冽,秀髮如刀鋒般飛舞。

這些年,修辰天神也得了好處,神魂力量重回太虛巔峰。再加上,有了日晷做身軀,戰力非同小可。

「不共戴天又如何?以我現在的修為,鎮壓你不是難事。但,主人和戰器之間,應該和睦相處,所以我才處處縱容你。你若再敢胡說八道,絕不給你留面子。」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血絕戰神嘴角抽了抽,與海尚幽若對話,道:「走吧,該去第二道星空戰場了!」

「好!」

血絕戰神和海尚幽若帶領不死血族和命運神殿的神靈,離開了這片星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