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只有道破境巔峯的劉茫,娘炮原本便很是不屑,並不重視劉茫這全力一擊。

但甄誓劍卻是看出了劉茫這一刀的異常,迎面而來的壓力格外明顯。

“子玉小心!快用全力!”察覺到這一刀蘊含的危險,甄誓劍急吼一聲。

丁子玉也感受到了劉茫這一刀與之前完全不同,面色也變得凝重,雙手一揮,一把雙劍出現在其手中。

“冰凰炎鳳!”

一把普通雙劍猛然化成了冰火雙劍,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看出只是兩道影子附在了雙劍上。

“冰魄烈焰斬!”

丁子玉怒喝一聲,將雙劍一合,橫向一挑,與劉茫迎面一刀對撞在了一起。

“砰!”

丁子玉顯然低估了劉茫這一刀的威力,宛如被一個無比堅硬之物砸中,雙劍的影子竟被拍散了大部分。

嚇得丁子玉左手抓住劍刃,順勢一劃,鮮血流在了雙劍上。

原本變淡的虛影立即恢復,威力比之前更甚幾分,硬是擋住了劉茫的全力一擊。

“子玉,我來助你!”之前相助甄誓劍的另一冷峻男子出現在了劉茫背後。

只見此人手起刀落,準備從背後夾擊偷襲劉茫,一臉得逞的笑容。

危急之下,劉茫卻手勁一鬆,讓丁子玉將自己挑開,劉茫手腕一轉,一個轉身順勢劈向了偷襲之人。

冷峻男子原以爲已經得逞,卻不想劉茫還來這種騷操作,只能將刀放置胸前,勉強擋住了劉茫猝不及防的一刀。

因未及時防禦,冷峻男子胸口被劉茫一刀撞擊重創,飛出去的同時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丁子玉即便沒有重傷,但也不敢再與劉茫硬碰硬。

劉茫一刀一個小朋友,如今只剩下甄誓劍一人了。

因爲打鬥聲,周圍更是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圍觀者。 見外榜七八名都不是劉茫一招之敵,甄誓劍不得不重新估量劉茫的實力。

一想到劉茫那越五級的妖孽天賦,甄誓劍的拳頭不經捏得越緊,雙眼迸發出的嫉妒之火越來越盛。

電光火石之間,刀光劍影,槍林彈雨,噼裏啪啦。

···

刑殿山上。

一道落魄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上山頂。

“何人?”兩道身影擋在了劉茫面前。

受傷之人顫顫巍巍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聲音極其虛弱,彷彿下一刻隨時斷氣一般。

“快~,快帶我去見刑殿長老,快來不及了,真的快來不及了,十萬火急!”說完便癱在了兩位弟子身上

兩人見此,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難道有人要攻打羅森門?

一想到這種可能,兩位守山弟子面色凝重,拎着劉茫往刑殿山山頂飛奔而去。

山頂刑罰大殿門口,姬千炎攔住了兩位弟子,“你二人如此着急作甚?”

其中一人解釋道:“師兄,此人說有大事要上報長老!”

姬千炎眉頭緊蹙,發現受傷之人有些熟悉。“我帶他進去,你們二人繼續守山。”

既然姬千炎都這麼說了,二位弟子便將受傷之人交給了姬千炎。

刑罰殿中,兩老頭正喝茶興起之餘,姬千炎扶着一人走了進來。

姬千炎直接無視姬千山,“師父,此人說有大事找您。”

姬千炎纔剛說完,攙扶之人猛然撲向畢雲濤,嚇得姬千炎以爲是刺客。

原本準備防禦的畢雲濤發現撲來之人竟是劉茫,便收起了手。

劉茫撲到畢雲濤身邊,趕緊伸出了左手,原本還兇猛無比的氣勢又變成了奄奄一息的模樣。

“老。老頭,我快不行了,我被三個弟子圍毆,你快看我左手那麼大的傷口,看清楚沒?我身負重傷,就要死了!”

畢雲濤瞪大了眼睛,對着劉茫的左手觀察了足足三分鐘,終於發現了一個細微到不能再細的傷口。

“小子,你這麼點傷口也算受傷?你又要幹嘛?”畢雲濤警惕的看着劉茫。

“你看到傷口了?那就行,那就行。”見畢雲濤有看到傷口,原本還半死不活的樣子又恢復正常。

只見劉茫嘴裏還小聲嘀咕道:“奶奶的,還好老子跑得快,要是再慢那麼一會,這傷口就要自己癒合了。”

“小子,你沒瘋吧?”見劉茫淨說些有的沒的,畢雲濤還以爲劉茫秀逗了。

絕世神通 “我?你剛剛不是看到傷口了嗎?我被三個弟子圍攻,身受重傷。”說着說着,劉茫突然哽咽一聲,“我還只是個孩子,他們竟然下如此重手,長老,你要爲我做主啊。”

說道最後,劉茫竟然哭倒在地,哭得山崩地裂,哭得海枯石爛,彷彿受盡了天大的委屈。

見劉茫哭得如此慘烈,畢雲濤都有些動容了,“哪三個弟子?”

收起哭聲,劉茫嗚咽道:“就是,就是那個甄誓劍,還有身邊兩個狗腿。”

“混賬!堂堂外榜第一竟還聯手欺負一個新弟子!”不等畢雲濤說話,姬千山率先拍桌罵道。

“就是!就是!要不是弟子跑得快。”劉茫說沒兩句,又是痛哭流涕,“恐怕,恐怕就再也見不到二老了啊。”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劉茫哭得那叫一個情真意切,惟妙惟肖啊。

而且姬千山也見識過劉茫的速度,確實很快,對劉茫所說也信了八分。

當下姬千山挺身而出,“走,老夫帶你去找他們,再這樣下去,我羅森門成何體統!”

“謝姬長老,我知道他們在哪,我這就帶您過去。”劉茫一副很感動的樣子,嘴角卻升起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隨後劉茫帶着姬千山朝外山趕去,放心不下的畢雲濤見此也連忙跟上。

當三人來到外山,劉茫領着二老到了內山的深處,也就是劉茫的新住處外邊。

果不其然,三位圍攻劉茫的弟子也在這裏。

劉茫指着地上面目全非的三人哭訴道:“就是他們三個,把我逼得妻離子散,呸,身受重傷。”

畢雲濤更是一頭黑線,就知道劉茫的話不能信,如果劉茫那點傷口叫重傷的話,那眼前三人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

慘不忍睹的三人可謂是面目全非,身上能找出一處正常皮膚算我輸,五官更是被揍得鼻青臉腫,不是鼻子歪,就是下巴脫臼。

其中甄誓劍最爲可憐,畢雲濤大概一瞧,就知道至少沒了十五顆牙齒,頭上的一個大包格外醒目。

此時畢雲濤和姬千山的腦海裏只有兩個字。

慘絕人寰!太慘,太可憐了。

畢雲濤無語的看着劉茫,問道:“小子,你要怎麼說?”

“我?就讓他們賠我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還有精神損失費。”劉茫一副寬以待人的聖人模樣,輕嘆道:“唉,誰叫我是好人呢,就這些吧,畢竟大家都不容易。”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賤!太賤了!姬千山實在不知道,到底得多厚的臉皮,才能如此義正言辭的訴苦、抱怨和投訴,而且還能如此理直氣壯的索取賠償。

畢雲濤更想一掌拍死劉茫,在劉茫上山惡人先告狀時,畢雲濤便覺得事情有些蹊蹺。

果不其然,劉茫就是鬼見愁,誰見誰頭疼,這三人被揍得不冤。

畢竟沒被劉茫一刀劈死,畢雲濤覺得這已經是劉茫的一個進步了。

但將人揍成這樣,問題還是有點大,雖然不至於重傷瀕死,但看這模樣,三個月別想出門了。

“你小子將人打成這樣還想賠償?”劉茫的賤着實氣人,氣得畢雲濤爆粗,“你小子是不是屎吃多了?”

身爲刑罰長老,本就很注重自身形象,但今天着實忍不住了,姬千山還是第一次見畢雲濤爆粗口。

見畢雲濤如此生氣,劉茫趕緊安慰道:“您老消消氣,不用爲我這麼生氣,我不會跟他們三人計較的,你就放心吧。”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砰!”畢雲濤與姬千山一頭撞在了牆上。

此時畢雲濤就感覺一團火球在胸口裏亂串,枯瘦的狗臉被劉茫氣得由蠟黃變成了盪漾紅。

畢雲濤只想快點離開,跟劉茫呆一塊絕對要減壽。

通過這兩天,畢雲濤也明白了一個深刻的道理:珍愛生命,遠離劉茫。

昏迷良久的甄誓劍三人終於醒來,睜眼便看到了姬千山與畢雲濤兩位長老。

甄誓劍就像到了救星一般,餓虎撲食般的撲向畢雲濤,抱着畢雲濤的大腿,確認不是做夢後,感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哇嗚,畢長老,您老終於來了,快救救我們,那個惡魔簡直不是人啊。”

強烈的求生慾望使其全身都在輕微顫抖,全然沒有原先外榜第一的囂張。

其他二人被甄誓劍這悲慘哭聲喚醒,看到是畢雲濤時,與甄誓劍一樣,幸福的淚水噴涌而出。

三人一人一條腿抱住了畢雲濤。

別問我爲什麼有三條腿,是個男人都有三條腿。 當畢雲濤帶着三人離開,劉茫揮舞着右手,左手擦拭着眼角那感動的淚水。

“多謝刑殿長老爲弟子做主!我知道長老一定會嚴懲這些恃強凌弱的弟子。”劉茫說完嘴裏故意小聲嘀咕道:“不知道拆刑罰大殿要多久。”

剛飛沒多遠的畢雲濤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山下,畢雲濤知道劉茫絕逼是故意這樣說的。

這樣說的目的便是讓自己嚴懲這三個冤大頭,一想到這,畢雲濤便用憐憫的目光看着以爲得救的三人。

爲了老夫的刑罰殿,你們三人就委屈一下吧。

待畢雲濤離去,前一秒還大義凜然的訓斥恃強凌弱之人,下一秒便換了副面孔。

只見劉茫將四十米大砍刀往地上一插,“全他娘給老子聽着,這外門,老子的了!”

緊接着指了幾個較近的圍觀羣衆,“你,你,還有你,通知全部外門弟子集合,不來的,殺無赦!就說老子叫劉茫!流氓的劉茫!”

殺無赦三個大字嚇得幾位弟子奔走相告,一路上越傳越誇張,越傳越離譜。

弟子甲:“快去外山深處集合,聽說有人幹掉了小天王!”

弟子乙:“聽說幹掉小天王的人叫劉茫,就是個殺人狂,不從者殺無赦。”

弟子丙:“據說那劉茫是太上長老的私生子,刑殿都動不了他。”

弟子丁:“胡說,我聽說他跟刑殿長老有一腿,所以刑殿長老處處讓着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