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她來說,可以玩最簡單的壓大小,隨便壓,如果壓錯了,就將時間回溯,重新壓!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逢賭必贏!

夜千羽有點小激動,賺積分的法子終於想到了,不過要先搞一點賭本。

去哪裡搞賭本,當然是黑市。

黑市不能賣丹藥,但可以賣別的。

萬年天山雪蓮她有些捨不得賣,乾脆賣燉火麒麟肉好了!

頂級的食材,再加上她的木系玄氣提升美味度,總能吸引到吃貨!賺個幾千積分應該不難!

夜千羽說干就干,先打聽清楚黑市的具體位置,然後和應新榮一起回去。

應新榮住306號房,夜千羽住309號房。

先到他的房間,他沒急著進去,等夜千羽進房間了,他才進門。

殊不知,他剛進門,夜千羽就出來了,往後面的公共廚房走去。

為了防止香味逸散出去引來什麼人,夜千羽將龍血結界石拿出來,搞了個隔絕結界。

半個時辰后,她將燉好的火麒麟肉盛在瓦罐里,蓋上蓋子,又拿了件厚衣服包住。

就這麼去黑市,似乎不太好,但讓白沉幫她易容也不太好,畢竟李富貴已經見過她的樣子。

想了想,夜千羽解除隔絕結界,抱著瓦罐回房間,換了件男裝,將胸稍微纏了一下,又梳了一個男式的髮型。

女扮男裝,當然不是為了耍酷,而是為了提高安全係數,大晚上的出門,萬一遇到哪個不長眼的呢?

夜千羽抱著瓦罐出門,離開丁區,前往交易區。

夜已經有點深了,街道上卻還是很熱鬧。

她打聽過了,藥師城的交易區,是通宵營業的,店員兩班倒,畢竟整個東大陸的人大部分都要到藥師城買丹藥。

黑市位於北街,和幻月城的黑市有些相似,也是位於地下。

大概是因為地下的空間比較好控制,只留一個出入口,免得有人鬧了事就跑。

一間很小的閣樓,門口守著兩個彪形大漢,進去后,櫃檯後面坐著一個老頭。

老頭頭也不抬地問道:「買家還是賣家?」

黑市不是能隨便進的,買家要查驗資產,賣家要查驗貨品。

夜千羽道:「賣家。」 老頭再問:「賣什麼的?」

夜千羽扯扯唇:「燉肉。」

老頭頓時詫異地抬起頭,賣燉肉?

他在這裡守了有十幾年,還是第一次有人來賣吃食。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該不會是不清楚黑市的規矩吧?

他說道:「黑市只賣珍稀貨品。」

言下之意,燉肉算個屁的珍稀貨品。

夜千羽也不和他爭辯,事實勝於雄辯,她將厚衣服包著的瓦罐放在櫃檯上,拿了雙筷子和一個小碗出來,然後打開瓦罐的蓋子。

蓋子剛一打開,濃郁的肉香立刻逸散出來。

老頭聞到香味,頓時覺得自己餓了,可他明明剛吃過晚飯。

頭號偶像 夜千羽夾了一塊燉肉出來,放進小碗里,將筷子擱在小碗上,然後立刻將瓦罐的蓋子蓋回去。

老頭一看,這少年的意思是,讓他嘗一嘗?

他頓時老大不高興了:「不是玄食,你做得再香氣四溢也沒有用,沒有人會吃的,趕緊拿走!」

夜千羽道:「是玄食。」

老頭頓時詫異了,哪怕是三個珍饈樓的高級珍饈,似乎都沒有這麼香。

他將信將疑地拿起筷子,夾起那塊燉肉,小咬了一口。

假如不是玄食,他可以吐出來。

結果,還真是!

濃郁的玄氣,讓味蕾爆炸的口感!

三個珍饈樓的高級珍饈他都吃過,這味道可以說完勝三個珍饈樓的高級珍饈!

老頭將燉肉一口吞下,恨不能連舌頭一起吞下!

夜千羽笑了笑:「我可以進去了嗎?」

老頭點點頭。

這等美味可以算作珍稀貨品了!

夜千羽抱起瓦罐往裡走去。

在閣樓的角落裡,是一條往地下延伸的通道。

通道有些昏暗,盡頭處透出明晃晃的光亮。

通道口同樣有兩個彪形大漢守著。

見夜千羽通過了老頭的審核,兩人自然放夜千羽通過了。

不過他們很是好奇,夜千羽要賣的似乎是什麼吃食,怎麼會通過老頭的審核?

夜千羽下去沒多一會兒,守櫃檯的老頭坐不住了。

那燉肉實在是太好吃了,搞得他嘴巴和肚子都很空虛,不行,他要去買一碗來吃!

他騰的站起來,吩咐守門的兩個彪形大漢,暫時不要放人進來。

兩人以為老頭內急,要去解手,結果老頭卻進了前往地下的通道。

夜千羽隨便找了個攤位,將瓦罐放在桌子上,拿起筆,寫了個廣告語掛起來——燉神獸肉,不吃後悔!

然後打開瓦罐的蓋子。

濃郁的肉香立刻逸散出來,遠遠地飄開。

隔壁攤位的攤主先坐不住了,什麼東西這麼香?

跑到夜千羽的攤位一看。

燉神獸肉?這怎麼可能?這少年該不會是瘋了吧?

不過聞起來還真是香。

附近的攤主和閑逛的買家都被吸引了過來。

第一次有人在黑市賣吃的,而且說是神獸肉,怎麼這麼假呢?

但這香味實在讓人受不了。

有人問道:「是玄食嗎?」

夜千羽道:「當然,不是玄食也沒人吃吧?」

有人提出質疑:「你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會烹飪美味的玄食?」 夜千羽信口道:「我沒說是我烹飪的,我只是拿來賣而已。」

僵持了一會兒,終於有人忍不住了,不管是不是神獸肉,這味道真的是把他的饞蟲全勾起來了。

「多少積分一碗,給我來一碗,要是不好吃,有你小子好看的!」

夜千羽在心裡斟酌,該賣多少積分一碗呢?

還沒想好,人群就被分開了,一個老頭擠了進來:「先給我來一碗!」

誰特么插隊,先開口的那人,正要罵人,定睛一看,這不是上面的審核老頭嗎?怎麼跑下來了?

他頓時噤聲了,要是得罪了審核老頭,以後他就別想進黑市了。

夜千羽拿出一個小碗,和一把銀湯勺,從瓦罐里舀了一勺燉肉倒進小碗里。

正要拿筷子出來,老頭迫不及待地端起小碗,自己從儲物戒里拿了雙筷子出來,站在那就吃了起來。

霸上黃子韜 好吃,真是好吃!

很快將一碗燉肉吃完,他還是有些意猶未盡。

夜千羽問道:「還要再來一碗嗎?」

老頭搖搖頭。

他其實還想吃,但他剛吃過晚飯,而且年紀大了,腸胃的承受力弱了。

如果換作年輕的時候,這一瓦罐,他能全吃進肚子!

他問道:「多少積分?」

夜千羽真心不知道該收多少積分,回了句:「您看著給吧。」

老頭這時候才看到她掛的廣告語,不禁眼皮跳了跳:「你這真是神獸肉?」

夜千羽如實道來:「火麒麟肉,不過是雜血,神獸血脈的比例比較低。」

神獸血脈的比例再低,那也是神獸,掛羊頭賣狗肉的事,她可做不出來。

圍觀的人群頓時炸了,還火麒麟肉,你就吹吧!

大陸上,雜血火麒麟確實有幾頭,誰不是當寶貝一樣養著,怎麼可能殺了吃肉?

老頭卻是相信的,他活了一把年紀了,哪怕最頂級的妖獸肉,也是吃過幾回的。

可即便是最頂級的妖獸肉,也比不上這少年的燉肉。

這少年說的應該是真的,有生之年能吃一回燉神獸肉,也算是圓滿了。

他點點頭:「那給你5000積分吧,別嫌少,老頭我沒多少積蓄。」

夜千羽當然不嫌少,事實上,這一瓦罐燉火麒麟肉,能賣出5000積分,她就心滿意足了。

老頭將他的身份令牌拿出來,轉了5000積分給夜千羽之後,就上去繼續守櫃檯了。

其他的人,雖然對夜千羽的燉肉感興趣,但5000積分一碗,誰特么吃得起啊!

見沒人上前買,夜千羽重新拿了個小碗,盛了一碗,自己吃了起來,這已經是她第三次烹飪火麒麟肉,她還一口沒吃過呢。

大醫凌然 果然好吃,一口咬下去,肉汁醇厚,鮮美異常。

圍觀的眾人一半開始罵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吃上了,真的好嗎?

另外一半開始質疑夜千羽,打虛假廣告,假如真是燉火麒麟肉,怎麼捨得自己吃?

夜千羽慢悠悠地吃完一碗燉肉,見還是沒人上前買,決定收攤回家,反正賭本已經有了,剩下的燉火麒麟肉,可以分給她的獸寵們吃。

剛把瓦罐的蓋子蓋上,一個藍衣的俊俏公子擠了進來:「還有多少燉火麒麟肉,我包了!」



可以睡覺了,晚安╭(╯^╰)╮ 「啊,是江少!」

欺世盜國 「江少也來逛黑市了!」

立刻有人認出來俊俏藍衣公子的身份,內門的天才煉藥師江景天!

然後七嘴八舌地勸阻起來。

「江少你別相信他,不可能是火麒麟肉!」

「對,誰捨得把火麒麟殺了吃肉!」

「這小子就是個掛羊頭賣狗肉的騙子!」

江景天確實不太相信,但他迫切需要火麒麟肉,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小兄弟,我可以嘗嘗看嗎?」

夜千羽道:「可以。」

來了個大主顧,想試吃當然沒問題。

她又將瓦罐的蓋子打開,拿了個乾淨的小碗,盛了塊燉肉,又拿了雙乾淨的筷子,一起遞過去。

江景天接過,立刻品嘗了起來。

這味道……也太讓味蕾爆炸了!

不行,他不能沉溺於口腹之慾,他需要知道的是,這燉肉里有沒有精純的火之氣息。

他靜下心來,仔細感受。

果然有!非常精純的火之氣息!

這少年沒在說謊,這一定是火麒麟肉,只有火麒麟肉才可能有如此精純的火之氣息!

他放下碗和筷子就說道:「這罐燉火麒麟肉我包了,十萬積分夠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