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秋眸水漫金山,緩緩的走到少年旁邊。

也不吵不鬧,只是在一旁使勁的留著眼淚。

等著少年給她一個解釋。

但是,都說醉酒當神經,這一句話果真沒錯。

麟公子見狀,酒氣衝天的將一碗酒推到小公主面前,賤笑的說道:「嘿嘿,原來是大少的老相好啊!」

「既然來了,就陪大少喝一杯唄!」

一旁的百里雄風使勁的按住他,不斷給麟公子使眼色,可是他就是不得意會。

最後,還是百里胖子一巴掌呼過去,焦急的說道:「清醒點,那是嫂子來了!」

下一刻,麟公子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尷尬的將小公主面前的酒碗慢慢的拖回自己面前。

臉上不斷的賠笑,滿是歉意的說道:「嫂子,別誤會大少。」

「別看這裡有一百來個美人,那都是我們兩人,跟大少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只是來吃飯的!」

百里雄風聞言,立即快速的點著頭,打著圓場道:「對對對,這些小娘們都是我們兩個的,沒有大少的份!」

「您瞧他那個熊樣,就算是有那個色心也沒那個色膽啊。」

「是吧,嘿嘿嘿!」 莫宇辰取過小丫頭腰間的手絹。

小心翼翼的為她擦拭掉臉上的淚珠。

「你怎麼找到這兒的!」

少年尷尬笑道。

小公主別過頭去,不搭理他,眼中的淚珠流得更歡。

她此時心裡已經恨透莫宇辰了,沒想到他關心的居然是自己怎麼找到這裡。

難道,現在不是應該先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你欺負人!嗚嗚嗚…」

小丫頭終於爆發,流水狂飆,嚎啕大哭,一發不可收拾。

莫宇辰極致無奈的拍了拍自己額頭。

你說這都是些什麼事,他自己也明白,小丫頭在等他一個解釋。

可問題是,自己什麼也沒幹啊,要怎麼解釋。

這一解釋,不就是什麼都不打自招了嗎?

他現在自己都想哭,感覺實在是太冤了!

「大少,趕緊哄哄!」

麟公子壓低聲音,指了指小公主。

「這要怎麼哄……」

莫宇辰搖了搖頭。

「行了,算我錯了,你別哭了!」

最後,莫宇辰只能硬著頭皮,先認個錯再說。

「你混蛋,嗚嗚……」

只是,小公主還在氣頭上,淚如暴雨,根本就停不下來。

「別哭了,你再哭,我今晚就住這了!」

莫宇辰見軟的哄不行,立即改用硬的。

這不,話剛說出,小丫頭立即止住哭聲,怒目瞪著他。

「你敢,我讓你進宮做公公!」

小丫頭不停的抽搐著,惡狠狠的說道。

她是一個固執的人,現在已經認準莫宇辰就不會改變。

所以,她得知莫宇辰來這煙花之地時,感覺整個世界都快要崩塌了,比死還要難受。

「這是我第一次來,而且也沒幹嘛,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

莫宇辰認真的說道。

此時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虛心接受批評的好青年,心平氣和的跟小丫頭解釋著。

小公主死死的咬住嘴唇,低頭不語。

「我跟你保證,這種地方,我再也不來了。」

「你就別生氣了!」

莫宇辰低下頭,對她齜牙咧嘴笑道。

「行了行了,要不,我陪你先回去好不,咱們有事回家再說!」

隨後他也不管小丫頭答不答應。

拉起她的手,跟百里大胖子與麟公子兩人打個招呼,先行離開。

可是,當他們走出房間后。

少年赫然發現,范俊風那群貴族公子,正站在門口等著看好戲。

特別是范俊風那個小人,更是手裡拿著一壺酒,時不時的小酌幾口。

但是,此時他們想看的好戲並沒有讓他們看到。

只是看到莫宇辰摟著小公主走出包間,彷彿什麼是都沒發生一樣。

這時,他們一行人如同見鬼一般。

目瞪口呆的盯著他們兩人,心中想道。

這實在是不應該啊!

重生之戀愛養成 按照小公主的脾氣,得知自己的男人出來尋花問柳。

不是應該鬧得天翻地覆,最後將莫宇辰抓到宮中當公公嗎?

怎麼現在看起來像個沒事人一樣,依偎在少年的懷中呢。

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詭異了。

這一刻,少年見狀,也算明白了今天這一齣戲,幕後推動的黑手是誰了。

只見他一臉陰冷,瞪著不遠處的那幾個人。

最後拍了拍小丫頭的翹腚,示意她等自己一會。

隨後,他走到范俊風面前,冷聲說道:「是你乾的?」

「怎麼了,是我乾的又怎麼樣?」

范俊風眼光閃爍,不敢與莫宇辰對視。

只是死鴨子嘴硬的頂了一句。

「上次叫你別惹我,你忘了是吧?」

莫宇辰臉色的寒氣越來越重,開始轉換為凜冽的殺氣。

早知道,他之前就應該殺了這王八蛋,省得他到處找自己麻煩。

「哼,你以為你是誰啊!」

「敢做還不敢讓人說……」

范俊風急眼了,與莫宇辰怒目對視。

不過,他也就硬氣那麼一會,隨後便看向別處。

然而,就在這時。

莫宇辰眸光中的殺意一閃。

伸出手扣住他的喉嚨,像提小雞一樣,將他提起來就往外走。

今天,他如果不給這個范俊風一個慘痛的教訓。

那他以後絕對還會不斷給自己找麻煩。

索性今天就給他來個永絕後患。

「莫宇辰,你想幹嘛,快放我下來。」

「救命啊!……」

范俊風驚恐的踢著雙腿,尖聲叫道。

現在,他終於知道怕了。

當莫宇辰扣上他的喉嚨時,他自己親身體會到,莫宇辰身上的殺氣。

好在他知道這百樂樓的規矩,及時呼救。

「站住,快把范公子放下,饒你不死!」

就在那一剎那間,四面八方的守衛衝到迴廊中。

將莫宇辰團團圍住,隨時準備將鬧事者拿下。

這百樂樓有個不成文的規矩。

愛你不過一場遊戲 那就是,不管你誰,你來這裡玩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在百樂樓里鬧事。

否則的話,無論你背後有多大的勢力,基本上都得殞命當場。

「就憑你們這些渣滓,想饒我不死?」

莫宇辰嘴角上揚,不屑的笑道,絲毫沒放在心上。

這時,百里雄風與麟公子聞到吵鬧聲,立即趕了出來。

「找死,將那小子給我拿下,生死不論!」

守衛統領冷聲喝道。

顯然,他也不是一個怕事之人,說干就干。

「都給我住手,我看誰敢動莫大少!」

百里雄風快步走到莫宇辰身邊。

滿臉怒容的掃了在場眾人一眼。

而麟公子此時也將自己的一對鋼鞭提在手中,大有一言不合立即開打的架勢。

「啊~,百里大掌柜,怎麼是您!」

侍衛首領見到百里大胖子,臉上露出慌亂之色。

「都給我滾,是誰給你這麼一個狗膽,膽敢攔路!」

百里大胖子一雙眯縫眼想要怒瞪,增加一下自己的氣勢,卻總瞪不開。

畢竟臉頰上面的肥肉太多了,不是他想瞪眼就能瞪眼的。

「百里大掌柜,可是,那人手裡是我們百樂樓的貴客——范公子!」

侍衛首領左右為難,支支吾吾的說道。

他雖然害怕百里雄風,但是,他更是不敢壞了百樂樓的規矩。

畢竟得罪百里雄風最多就是挨一頓毒打,而壞了規矩的話,那他是絕對要死的。

「哈哈,莫宇辰,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把我放下來。」

「否則的話,待會有你苦頭吃的!」

范俊風這時,見到這麼多人與莫宇辰對持。

醫香 又開始有恃無恐窮嘚瑟,顯得囂張無比。 「哼,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當著他們的面,親手結果了你!」

「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苦頭能讓我吃!」

莫宇辰冷眼斜了一眼范俊風,眼中的殺意大盛。

別說就這麼眼前這幾個蝦兵蟹將。

今天,就算是百樂樓的幕後之人到場,也阻止不了莫宇辰的決心。

「你敢,你不怕與整個萬靈殿為敵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