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將軍的威嚴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奧特洛這下大氣也不敢喘,只能頻頻點頭。

「德文,注意莫的三分球,那是他最喜歡的得分方式,別讓他把手感投順了。」

哈里斯立即點頭,回答道:「放心吧,艾弗里。」

「目前來看,騎士隊主要依靠的是23號袁的運動戰進球和莫的外線投籃,大家把防守重心集中在他們倆的身上,在第一節先把比分追回來!」

「是!」

就在籃網那邊討論的熱氣騰騰的時候,騎士這邊倒非常安靜,斯科特甚至坐在板凳上翹著二郎腿,安靜的等待比賽開始,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袁滿喝了口飲料,便開始和身邊的瓦萊喬小聲說著什麼,兩人不時說說笑笑。

比賽重新開始,籃網隊的球員們在場上的表現果然有了起色,哈里斯突分,莫羅高位跳投,命中!

12-5

但是沒等籃網球迷們高興一會兒,騎士隊的隊長賈米森站了出來,幾乎在同樣的位置,以同樣的方式,回應一記遠距離的2分,將比分再次拉開。

14-5

奧特洛的突破上籃不中,瓦萊喬搶到籃板球,快速的傳給威廉姆斯。袁夙迅速跟上。

莫羅和哈里斯回防后形成2v2的局面。

「安東尼,上前頂住袁,不要給他起跳的空間!」哈里斯觀察了一下形勢,立即向莫羅指揮道。

然而威廉姆斯並沒有將球交給袁滿,而是把球向兩人中間的空隙傳去。

哈里斯和莫羅同時愕然的看向籃球,賈米森突然從袁滿和威廉姆斯的身後出現,雙手接球後來了一記暴扣!

「騎士可不止只有莫和袁滿這麼簡單,還有我安托萬!」

「該死!」看到騎士隊在進攻端又冒出了一個人,約翰遜有些焦急了。

16-5

身為球隊的內線支柱,洛佩斯也有些著急了,接到傳球的洛佩斯打算自己單幹!

然而還沒運幾步球,裁判的哨聲響了,從裁判的手勢看,是洛佩斯進攻犯規!

洛佩斯一臉愕然,不知道自己做了啥讓裁判吹了自己犯規,回過頭來,身後空無一人,低下頭,才看到倒在地上的瓦萊喬。

「行了,差不多得了。」袁滿上前想要把瓦萊喬拉起來,但這廝竟然賴在地上不起來。

「誰裝了,你看看我的腳!」

袁滿一看,我去,鞋頭的位置都被踩扁了。

看來瓦萊喬這次倒地是真的,不然看著瓦萊喬紅了的眼眶,還真以為瓦萊喬的演技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了!

看到球隊在第一節哪打哪不順,站在場邊的約翰遜臉掛的老長,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鞋拔子臉。

沒等約翰遜把上一次球隊進攻犯規消化完,心臟又受打擊。

安東尼-帕克悄悄的站在底角三分線外,接球後果斷出手三分命中!

19-5

「怎麼誰TM都能進球!這TM是騎士嗎?!」約翰遜忍不住在心裏面罵娘了!

要知道,就算詹姆斯還在騎士的時候,這群球員也沒有能夠這麼准啊!

不過約翰遜忽略了一點,那就是現在的騎士球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的努力,更加的渴望證明自己!

「騎士目前就只有我還沒等進球呢!」看到隊友們紛紛得分,瓦萊喬也有些著急了。

跑過瓦萊喬身邊的袁滿聽見后,小聲說道:「安德森,就用我們的秘密戰術吧!」

「可以嗎?」明媚的笑容突然出現在瓦萊喬的臉上。

「嗯,就這麼干!」

哈里斯使出吃奶的勁,好不容易利用隊友的掩護突破到籃下,然後在空中使勁的來了個換手的高難度動作,左手高拋打板,為籃網艱難打進一球!

進球后的哈里斯甚至用臉與地板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沒辦法,誰讓哈里斯現在是籃網的第一球星呢。

19-7

哈里斯的臉沒有白擦,比分差距縮近了。

終於等到自己了,瓦萊喬激動的跑過袁滿的身邊,對方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見袁滿主動要球,威廉姆斯沒有自己選擇強攻,而是將球傳了出去。

袁滿拿到球,對著瓦萊喬眨了下眼,後者立即出來給袁滿做了個擋拆。

奧特洛被瓦萊喬擋在身後,袁滿迅速向內線衝去,洛佩斯果斷換防,而這時候,擋完的瓦萊喬沒有留在原地,而是轉身向內線跑去。

「奇變偶不變!」

「?」這是啥玩意?防守袁滿的洛佩斯有些懵逼。

突然背後傳來一聲怒吼:「符號看象限!」

瓦萊喬接收到了袁滿的訊號,直接向空中起跳,袁滿的傳球也順勢到達,兩個人的這次擋拆空接配合簡直天衣無縫!

「轟」的一聲,瓦萊喬空接扣籃,拿下自己本場比賽的第一球!

21-7!騎士開場就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的拉開了比分。 「比如,新娘的捧花該選擇哪一種呀,我可以幫忙參考~」

有陸萌在,林沁兒就心安多了。

婚禮的事情,繁瑣得很,每一道程序都不能出錯。

恰好婚慶公司的經理給林沁兒打電話,說婚禮場地布置方案出來了,需要她過去一趟,看看還有什麼地方不滿意需要修改的。

陸萌和林沁兒立即動身前往婚慶公司。

從婚慶公司里出來,天色已經黑了。

不知不覺,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唉,好餓。」陸萌摸著肚子,晚餐都沒吃,肚子現在餓得有些受不了了。

「我們去吃飯吧。」林沁兒提議,「吃了飯再回去。」

「好~」

兩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廳吃飯,等餐的時候,陸萌餘光看到了一道身影,有些熟悉。

等她目光追隨過去的時候,發現那人已經背對著她。

看那背影,還是有些熟悉。

「萌萌,你在看什麼?」

「好像看到熟人了。」陸萌站起身,丟下一句話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等她追出去的時候,已經看不到那道熟悉的人影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剛才看到的人是司徒雲舒。

她失落的回到餐廳,問了侍應生能不能看監控,得到的回答很令人遺憾。

「抱歉小姐,我們的監控已經壞掉了,這兩天正在維修。」

「是嗎?」陸萌嘆息,「那好吧,沒事了。」

當晚,回到陸家莊園。

陸萌思來想去,還是給喬安打了個電話,「姐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什麼事呀?」

「就是,就是……我今晚在外面餐廳吃飯的時候,好像看到了雲舒姐。」

「什麼?」 近身妖孽兵王 喬安的聲音,陡然嚴肅了起來。

陸萌緊張得不行,磕磕巴巴的解釋,「姐姐,你先別激動。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她,那背影看著很像她,一樣的身高,一樣的身形,只是頭髮,是短髮。」

「你確定很像她么?」

「我確定。」

喬安說,「長發可以剪短,但是身高和身形是不太容易變得了的。」

「姐姐,要不要我讓人去找一找?」

要是人還在A國,還在這座城市,找一找應該不難。

「不用了,她大概不想泄露自己的蹤跡。」

「哦,那我明白了。」

…………

喬安放下手機,神色凝重。

慕靖西從外面進來,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模樣,跟懷裡的小糯米對視一眼。

「麻麻!」

喬安被嚇了一跳,捂著心口,心有餘悸,「小糯米,你嚇死麻麻了。」

「麻麻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

喬安遞給慕靖西一個眼神,「我先上樓了。」

隨後,慕靖西將小糯米放下,跟在她身後,一前一後進了書房。

「發生什麼事了么?」

喬安站在落地窗前,轉過身來,逆著光面對著他,「剛才萌萌給我打電話了。」

「說了什麼?」

「她說,好像看到雲舒了。」

「確定么?」

喬安搖頭,她苦惱就苦惱在這,若是確定了還好,只是沒確定的事,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進球后的袁滿與瓦萊喬相互擊掌,兩人之間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要說「奇變偶不變、符合看象限」這個配合的暗號,那可真不是為了口頭上的押韻隨便說說的,這要源於兩人之間的戰術配合。

作為一名內線沒有什麼背打技術的球員,瓦萊喬能帶給騎士的就是機動性。

在詹姆斯還在騎士的時候,瓦萊喬就經常跑到外線,來幫詹姆斯做擋拆,同時將對方的內線中鋒拉出來,為詹姆斯的突破提供空間。

本賽季一開始,當袁滿來到這裡的時候,兩人之間也練習過這樣的戰術,不過「擋拆」這個戰術,袁滿發現與瓦萊喬的兩人配合中,只有擋,沒有拆,這樣戰術的豐富性就大打折扣。

一次訓練完休息的時候,袁滿向瓦萊喬問道:「安德森,你不喜歡得分嗎?」

「當然不是。」瓦萊喬立即將額頭的頭髮塞進髮帶,說道,「我喜歡得分,要知道我以前在巴西聯賽的時候,可是以得分著稱的!」

「我覺得擋拆戰術,不能只有擋,沒有拆,這樣的話這個戰術的威力就會大打折扣的。所以,你想和我練一練新的兩人配合嗎?」

「可以嗎?」瓦萊喬的眼神亮了。

經過袁滿的劃分,小禁區被分成了四個部分。

「安德森,學過數學嗎?」

「你這是在諷刺我嗎!初三以前的數學你隨便問,能問倒我算我輸!」瓦萊喬的脖子都快氣紅了。

「那就夠了。」

袁滿告訴瓦萊喬,分成的四個部分,可以看做四個象限,當兩人在不同的位置擋拆完進入象限之內后,會根據持球方的移動判斷球路。

如袁滿從第四象限沖入第二象限,則代表著擊地傳球找第一象限,而由第三象限進入第二象限,則為空接傳球。

總而言之,袁滿不同的突破跑位,意味著不同的傳球方式,兩人之間根本無需語言上的溝通,即可完成信號的傳遞!

而且,一般人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發現這兩人配合的規律。

就是這樣,經過兩人無數次的練習和配合,終於練成了這般的天衣無縫,而這一次對陣籃網的擋拆后空接扣籃,則是兩人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中嘗試。

雖然最後的終結者都是瓦萊喬,但實際上每一次的發起者都是袁滿,就是說,這個戰術相當於是袁滿為瓦萊喬這種缺乏單打能力的中鋒量身定做的。

「袁,你是個好人!」瓦萊喬的感謝是發自真心的。

「怎麼聽著那麼彆扭…」

……

第一節比賽結束,騎士打出了一個36-15的比分,讓在場的所有籃網球迷大跌眼鏡。

整整21分的分差,這是要逆天啊!

首節袁滿的發揮就讓新澤西的人們驚為天人,100%的投籃命中率,勁爆的扣籃,還有飄忽不定的跑位,以及與隊友默契的配合。

12分4個籃板3次助攻,這是袁滿首節交出的答卷,已經相當於不少新秀球員打滿全場得到的數據了。

奧特洛像一隻斗敗的公雞,低下頭坐在板凳上,唯恐抬起頭就看到約翰遜殺人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