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同學,哥哥剛纔上廁所呢,沒來得及。”說這話的時候羅昊都覺得自己有些虛,底氣也不是那麼的足,誰叫剛纔做壞事呢。

“不礙事的,走吧,樓上雅間。”林玲笑嘻嘻的,臉上洋溢的笑容,估計高度近視的人摘掉眼鏡都能看見。

“那走吧。”前走一走,羅昊後腳跟出,一股香風迎面撲來,感情是小妮子身上的香味,嘖嘖嘖,一晃多少年過去了,小妮子出落得也水靈了,要哪有哪。

“小玲剛纔洗澡了?”說着用鼻子使勁的嗅了嗅,“八二年的海飛絲,七三年的沐浴露。”

羅昊此言一出,馬上給林玲來了個“關公看黃書”,羞紅了臉,即便如此還是得說啊,“哎呀,羅昊哥,你說什麼呢,不理你了。”說完就跑上樓了,也不管羅昊了。

羅昊苦笑連連,跟着上樓去了。

飯桌前,羅昊林國生林玲圍繞一張小桌子吃飯,飯菜接二連三的端了上來,“我說林叔,又不過年過節的,做這麼多菜乾啥,在這麼整,下回我不來了。”

一句話把兩父女都給逗笑了,要不說羅昊就個活寶呢。

“這次啊,是慶祝你去面試,人家啊,收了你的履歷,我看這次有門。”說完林國生走到旁邊的簡樸的架子上取出一瓶酒,“這是八二的茅臺,我年輕留下來的,一直都不捨得喝,本來要等着小玲嫁人時在拿出來的,這次咱兩喝兩盅。”

聽此言,羅昊立刻站了起來了,“林叔,我羅昊何以得您如此鋪張,要不這樣把,我兜裏還些錢,我出去拿兩瓶青島啤酒就行了。”說完便要出門而去。

老林叫住了羅昊,軟磨硬泡,說服了羅昊喝着八二年的茅臺。

飯桌上,親戚尚且如此,何況羅昊只是一個外人,自己個喝什麼羅昊也喝什麼,還親自給羅昊滿上,弄的羅昊感動連連。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林玲接着去寫作業了,二人便坐在沙發上談心。 從林家出來之後,羅昊一個人便上小賣部來了,這是他主要的生活來源,常年在這小賣部打打雜的,偶爾在小區幫着送送東西,賺取點外快,一般小賣部晚班都是羅昊來打理,林叔也老了,幾根花白的頭髮也悄然增長了,晚班也不是二十四小時營業,一般到凌晨就收工了。

這小賣部也不算大,說來也不小,十幾平米,三個貨架子,中間在擺上一個貨櫃,組成了這麼一個簡單的小空間,但這卻是三口人主要的生活來源,因此羅昊一直很上心於小賣部的營業方面。

小區居民的主要貨物來源也就是靠這個小小的小賣部,有些不能進到的貨,而居民想要的,羅昊也都會盡量滿足,久而久之也只是混了個打招呼的關係。

最爲小區裏面最搶手的生意,也有許多人都在惦記着這地方,前幾次就有好幾波人要來收購這小賣部,這哪能賣,就算是拼了命也不能賣啊,於是乎這幾波人都被羅昊給趕跑了,槍桿子下出政權,換個道理說,拳頭底下出真知。

進去打開小賣部的燈,把哪裏都照的亮堂堂的,垃圾都清理清理放進了垃圾桶,閒來沒事做抽了一根四塊五的七匹狼,這日子也算愜意,這才哪到哪,羅昊胸中有點墨,看着林叔辛辛苦苦,挺不容易的,羅昊的眼光早就放到小區之外的便利店裏,想要併購下來做連鎖生意。

深吸一口,吞雲吐霧的,偶爾有來幾個人來買東西,羅昊都給人遞上一根,人也都收了,這就是羅昊做人之關鍵所在,不得罪別人,到了還能落一好。

“小羅,值班呢。”小賣部門口晃晃悠悠走來一保安,這也是小賣部的常客了,小區裏的保安犯煙癮的時候都會上羅昊這來抽菸,值班可不敢抽,這也是晚班了,放鬆放鬆。

“王哥來了。”羅昊微笑着迎了上去,邊走邊從煙盒裏面掏出了一顆七匹狼,順勢給點上,原本沒有社會關係的羅昊也開始拉起了小圈子,如今社會沒有小圈子的人往往都是會被淘汰的人,羅昊瞅準機會建立屬於自己的圈子。

王林軍也不客氣,拿起來就猛吸,就跟沒抽過煙一樣,太猛了點;

羅昊一看,有門道,“王哥咋啦,出啥事,跟兄弟說說,興許還能夠幫點忙呢。”

“不就最近幾檔子事給鬧的,本來夜班不用值的,偏偏這檔口出了點差錯,也不知道哪個生兒子沒**的玩意經常上咱小區來光顧自行車。”王林軍作爲小區保安的一員也有着不小的身體素質與個人實力,出了事就是連坐法,也就阻礙了個人發展空間,怨氣也應聲而來。

.Tтkд n .co

羅昊眯了眯眼,有人上這小區來偷車,那基本屬於無功而返啊,小區雖然不是什麼高檔小區,但保全設施聽完善的,不僅配備了保安,而且還裝了電子眼,如果有人出入的話都會被拍下來,除非他是孫猴子,但羅昊也沒有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那就想辦法給揪出這賊啊。”羅昊也吸了一口,店裏滿是煙味,煙霧。

“誰不想揪啊,不揪出來,咱心裏都不安生,小區業主也都在反映這個事,上頭給的壓力也大,抓不出就扣獎金。”王林軍說這話的時候滿是憤恨,恨不得抓住了就地揍他一頓。

“沒事,多巡邏巡邏是對的。”

之後便給了王林軍一包煙,付了錢,羅昊又塞給了王林軍又一包煙,開始王林軍也是要不得,要不得,雖然保安的身體的素質很強,在強能強到哪裏去,經過御龍訣開發的身體,羅昊身體素質過硬,在要是在重返原來的崗位的又是部隊一枝花,人見人人誇。

送走了王林軍之後,羅昊又在琢磨了,自己跟王林軍也算是相近很晚,知道王林軍是個有抱負的人,一身才華難以施展,這是男兒的悲哀。

說罷,拿起小靈通給林叔打了個電話,這電話又讓羅昊感到一陣溫暖。

“還打啥電話,那小賣部就是你家的,想啥時候關門就啥時候關門,以後不用請示了。”

草草掛了電話之後,把店裏的門都鎖上了,羅昊這才放心的出門,爲的也是想搞定偷車的這件事情,給王林軍一個立功的機會,四海之內皆兄弟,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要強太多了。

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入秋了,涼意透過袖口向大腦傳來,羅昊隨即運動了幾下,就準備插手偷車這件事了,且不說是爲了幫王林軍,光這在自己住的地方偷車,這寓意何爲啊,爲這也不能放犯罪分子逍遙法外。

………………………….

莫家別墅裏,莫霏正在照顧着自己的父親莫紹千,思前想後這件事情不能夠報警,也不能驚動公司裏的人,那就得找個可靠的人,嘴巴又牢固的人來幫忙照料着自己的父親,一時之間也找不出合適的人選,這眉頭不自然的就皺了起來。

“小霏,看你眉頭皺的這麼緊,怎麼,公司出事了?”莫紹千拿起紫砂壺抿了一口,直呼好茶,上好的鐵觀音,能不好喝嗎。

莫紹千心中多半也已經知道自己的女兒在想些什麼,沒有點破,這種事情要順其自然,循序漸進。

“父親,我擔心您。”莫霏也別多少,直接開門見山的,自己的父親能不擔心嗎?失去母親的她忍受不了在失去父親的痛苦了。

莫紹千摸了摸莫霏的額頭,一副神往的樣子,“丫頭,還記得爸爸在你小時候說的那段話嗎?”

莫霏思索一二,便點點頭。

莫紹千溺愛的捏了捏莫霏的小鼻子,繼而靠在沙發上,拿起紫砂壺:“當年你母親離開的時候,我曾對自己說過,只要能讓自己的女兒健康成長,看到他開開心心的,我這當父親就算是百年之後也在所不惜。”短短的幾句話,撩撥着心中的那根弦,莫紹千在莫霏的很小的時候就立下了這個誓言,那時候建豪集團也沒有現在這麼大的規模,在中小公司中徘徊。

爲了能夠讓自己的女兒不吃苦,莫紹千改變了自己的一些生活習慣,全身心的投入到公司的工作中,以及對自己女兒的照顧,甚至當時都把自己的女兒帶到會議室裏面去開會的,也就是這樣,莫霏從小耳濡目染,對公司的運作也有全面的瞭解,接手父親的公司完全不在話下。

“當年爲了公司的發展,我也曾得罪了一些人,這次也算是報應了,能夠看見你長大了,還做到了公司總裁,我也安心了。”一下子莫紹千像老了十幾歲一樣,眼裏盡顯柔情,絲毫沒有當年那個小巨人之稱的莫紹千那種豪情萬丈。

“爸,您別說了。”這時莫霏已是淚流滿面,而此刻的她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必須得找人來祕密保護自己的父親,不然黑髮人送白髮人,那是一種比白髮人送黑髮人還要痛苦的事情。

“海棠,給我查出那個人的資料,身份背景,以及社會關係。”莫霏摸出手機,打出了這個電話,此刻的她就只想到了羅昊這個人,就在趙經理把所有來應聘人的履歷一一都交給了上頭,當時莫霏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一看到羅昊那幾行空白,便直接把他放棄了,誰也不知道那空白的幾年幹啥去了,而且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直接空白。

而莫霏也認定這麼一號人不能存在公司裏面,但事情都有兩面性,雖不能呆在公司裏面,但是在別處估計就能綻放出光耀的光芒。

“莫總,他的履歷方面的問題還有待解決,我怕僱用他,會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煩,莫總要不要在考慮一二。”海棠直接就說了出來,這也是爲了公司的利益。

“海棠,僱用不僱用先放在一邊,我找他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談,把他的一切資料全部都收齊了,明天我到公司要看。”交代完這幾句,莫霏就掛了電話,親自給自己的父親泡了一壺茶。

海棠這邊也是一頭霧水,聽莫總的口氣也不像是要僱用他到公司的口氣,難道另有重要,沒在想下去,海棠便去搜集羅昊的資料的了。

“小霏,剛纔給誰打電話了。”莫紹千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兒。

莫霏含糊其辭的隨便搪塞了一下:“沒什麼,我想起公司還有一點事沒處理,我讓助理準備好,明天一早好直接過去處理,說完把手機扔在了一邊:“爸,這麼晚了,您也趕緊睡把,不然睡眠質量肯定不行的,我去給您整理一下房間。”

“小霏啊,這些瑣事就讓寶媽去做就好了,你也趕緊去睡把。”

“爸不礙事的,給您整理好了房間,我就去睡了。”說着打了一個哈欠,這些天莫霏也真是累着了,公司的事情處理完又要在家照顧莫紹千,可謂是進的廚房,出得廳堂,誰娶了那是祖墳上冒煙了,而且不止這些,關鍵是莫霏長的亭亭玉立,追他的人,能從建豪大廈排到港灣大橋去。 夜幕黑壓壓的壓在江海市的上空中,黑夜是犯罪分子最喜歡的時候,一般也是犯罪的高峯期,因此也沒幾個人會出門,除了街邊那幾所小店還在營業之外,路邊的燈一直沒熄,一切都顯得比較寂靜。

羅昊靠在一個燈杆之下,光照射下來,出現朦朧的氣霧,此刻深吸一口氣,涼意油然而生,“他孃的入秋了入的這麼快,昨天洗的衣服還沒幹呢。”

說完羅昊便找了一個坐了下來,這個位置極佳,背對着小區的大門,周圍都是一些便利店,商品店,找這個做掩護,在適合不過了;

找了個商店準備買包煙,手裏的七匹狼也快見底了;推門而入,喲呵,還是個妹子;

“來包衛生巾。”羅昊摸摸口袋裏的錢。

“啥?”便利店的收銀員嚇壞了,這男的買衛生巾作啥子,難道介是個變態。

“來包煙。”羅昊一時口誤。

雙方各取所需,你給錢,我給錢,羅昊二話不說丟出幾個現大洋去,其中還有幾個一毛的硬幣,爲此收銀員不禁多看了羅昊一眼,這人長的帥,出手可不敢恭維,只是心裏想想,也沒敢說出來。

拿了煙,羅昊幾欲先走;卻被收銀員給叫住了:“先生,還差一毛。”羅昊撞牆的心都有了,旁邊還好幾個人呢,這傳出去了,還過不過了,羅昊此時也不好發作,畢竟自己理虧;小姐,你聲音能不能小點啊,我多少也是個大老爺們,有對大老爺們說還差一毛的嗎;

順勢在腰包之內在掏出一毛,媽的,一毛都坑咱,以後給你一百個一毛。

羅昊摳摳搜搜的搜出一毛了,還是紙幣,還是破舊不堪的那種,羅昊都覺得自己沒臉了,一溜煙跑出了便利店;而羅昊不知道,在便利店的裏面的貨架旁,一個帶着墨鏡的女人一直看着羅昊,卻又覺得羅昊非常的好笑,直到羅昊出了便利店的門。

日,便利店也欺負咱,等哪天我把你這店給盤下來,看你還得瑟不得瑟;說罷,羅昊便猛抽了起來,地上菸頭一地又一地。

…………………………

便利店對面馬路上,出現了幾個黑影,清一色的黑衣服,簡直是武裝到了牙齒,連黑人朋友都望塵莫及。

“大哥,幹完這票,咱去紅燈區好好玩玩。”一小弟裝孫子似的嬉皮笑臉說着。

說罷一巴掌就朝着他後腦勺飛了過來,厲聲呵斥:“你小子跟我這麼久了,沒點出息啊,上紅燈區玩,你不怕艾滋,老子還怕艾滋。”說罷菸頭一丟,手指一揮,一羣人便衝小區裏面走去了。

小弟們眼睛一個個都滴溜溜的看着周圍,雖前幾票都順利的完成了,但事情難免會有差池,一不小心栽了,那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別跟賊似的,都給老子精神點。”這可不就是當賊呢嘛,說的煞有介事,冠冕堂皇似的,整個就山炮,漫山尥啊。

小弟心裏就嘀咕了,“老大,還是您高。”說着大拇指一擺,老大心裏別多舒服。

“裏面保安隊長是我二大爺的親兒子。”直接說是你哥得了,扯這些犢子。

…………….

“這羣孫子,待會不修理你們,你爺爺我都不帶回家的。”菸蒂一扔,三步化兩步進了小區裏面。

小區的針眼對於這些人就是個擺設,原因無二,兩邊人是串起來坑小區業主自行車的,就算攝像頭拍到了他們進小區錄像,隨即一刪,輕鬆又省事,買到的錢三七四六開。

羅昊在小區也生活了這麼久了,知道小區的一些路線,很快就轉移到了他們的前面,隨即一個難題就出現了,天這麼黑,必須得有點光才知道他們在是否在偷啊。

“你大爺,打火機沒汽油了。”羅昊輕咒罵一聲,把打火機甩一旁;那可不,照這麼抽,十個打火機也不夠使啊。

羅昊迫切的想知道他們在那個位置,是不是離車棚更近了,定睛凝視之下,居然發現了祕密,眼前就是白天似的,能大致看見他們在幹什麼,坐着什麼樣的東西。

此刻羅昊心中澎湃,這簡直比高倍望遠鏡還要牛X多了,至少望遠鏡在黑夜的情況下是不能運作的;但歸根究底,眼睛這麼厲害是怎麼形成了,倒是羅昊考慮的一個問題。

隨即他想到了御龍訣,想到那套心法的厲害之處,自從出了廁所,全身就跟脫胎換骨似的,有使不完的勁,精神百倍。

羅昊心裏偷笑着:“你爺爺的,這回要不揍你們,我都對不起你爹。”

不遠處那些人堂而皇之的進來了,不作多餘的解釋,直接奔車棚來了,撬鎖偷車銷贓,一條路服務啊。

“快點,你個犢子,在家不撬的挺好的嗎?在這就他媽慫了,日!”罵完不解氣,上去還在給了兩腳。

這小弟八成經常挨踢,但誰也架不住這麼踢啊,直接往尾骨招呼;小弟呲牙咧嘴的不負衆望的完成了這項艱鉅的使命,車子好了,一人一輛,好幾輛,這出去又是好幾百,夠打幾炮的了。

而就在他們幾欲走的時候,羅昊神不知鬼不覺的走了過來,雙手一甩:“朋友,吃擰了吧,都敢偷到我頭上了啊,不知道我是隊長罩着的啊,記住啦,你爺爺叫王林軍。”羅昊靈機一動,把自己的身份安排在了小區保安的身上,到時候狸貓換太子,誰也不知道。

這老大心理素質極硬,沒有馬上報出自己的上頭是誰,這樣一來就賣了;“擋路的話,就他媽打你生活不能自理,給我上,被誰打趴下,我請一個月桑拿。”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老大當的有點稱職,知道拿利益來薰陶手下;然而手下小弟聽到有桑拿可以洗,而對方只是一個人,說幹就幹。

如狼似虎的衝着羅昊撲來,即使是沒有御龍訣在身的羅昊面對這麼跳樑小醜也是三下五除二的事,何況有御龍訣在身。

沒幾下,地上躺着的都是小弟,羅昊毫髮未損,不屑的拍了拍肩頭那幾粒灰塵:“不夠勁啊,來幾個厲害角色讓哥瞧瞧啊,一羣酒瓤飯袋。”

那老大心有點慌了,自己要是被抓了肯定會連累自己的大哥,這時候只有跑,打也打不過,話不多說,跑起來賊快。

羅昊輕笑,嘴角微抿:“這要參加奧運會,中國隊田徑史上又是一個質的飛躍。”

羅昊也不多作解釋,把幾個小弟綁了之後,便走了,消失在黑夜的夜幕之中,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夜再一次安靜了。 王林軍這會正在家裏洗澡,桌上還擺着在夜市買的一些吃的,雜七雜八的就這麼吃了,如果連年終獎都沒有了,吃的也這麼不盡人意;

就在羅昊打給王林軍的同時,王林軍也正好洗完走了出來,望着桌上的手機想了,按下接聽鍵。

小區這夜註定不平靜,這夥偷車賊算都是抓到了,羅昊借用王林軍的名義抓住了這夥人,也算是賣給了王林軍一個人情;王林軍接到電話之後立刻就趕到了小區裏面,身爲小區的保安應當有職責來保護小區業主的人身財產安全。

“宋隊,那夥偷車賊已經全部抓到了,咱們這次的年終獎金不會被扣除了,這事完了,咱可得好好慶祝一番啊。”王林軍聽見這個消息興奮的不得了,馬上就報告給了自己的保安隊長。

宋隊長聽見這個消息也覺得非常納悶,難道出差錯了,但讓他表面做的還是挺到位的:“哦,是嘛,誰抓到的,那我們得好好慶祝一番。”心中卻在琢磨着,誰抓到的,被老子發現有他好果子吃。

https://tw.95zongcai.com/zc/62116/ 很快王林軍和宋玉峯到了小區裏,王林軍二話不說直接打了110,讓警察來處理這件事情,畢竟這件事情已經不屬於保安應該管理的範疇了。

電話一打,警察也很快的到了,“是誰抓到的,跟我們回去作個口供把。”

宋玉峯一馬當先,接着警察的話茬往下問了,扯嗓子:“是誰抓到這夥偷車賊的,站出來的,這是好事,以後還得上小區紅人榜呢。”這招宋玉峯玩的陰,只要誰承認了,去警察局作了口供,回來就得搬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