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臉蛋也氣的漲紅。

「我什麼時候纏著你了,這考試是老師安排的,難不成我還能左右老師?我只是看到你不開心,才來安慰幾句罷了。」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安慰,你要是真的不想讓我生氣,那就消失在我面前。」

丁寧憤憤的離開了。

陸洋看著丁寧離開的背影,莫名有些傷感。

心鈍鈍的痛著。

「寧寧,你怎麼就這麼討厭我呢?」

只是,這問題,丁寧沒有回答。

丁寧也回答不了。

見到劉莉莉之後,丁寧把考場的事情說給了劉莉莉聽。

然後不停的說著自己多麼的討厭陸洋這個人。

劉莉莉有些尷尬,她不知道怎麼說。 丁寧掉進游泳池,等到劉莉莉發現不對,喊人救命的時候。

劉莉莉清晰的看到,陸洋臉上的神情。

那不僅僅是幫忙的著急,而是一種讓琉璃覺得嫉妒的東西。

彷彿是自己的愛人出了事情一般,陸洋以最快的速度抱著丁寧出了用泳池,還劈頭蓋臉的數落了劉莉莉一通。

那個時候,劉莉莉才發覺,這個好看的過份的男生啊。

他似乎喜歡丁寧。

所以,她故意讓陸洋在醫務室陪著還沒有醒過來的丁寧。

可是從之後的發展來看,他們相處的似乎並不愉快。

劉莉莉想了想,便知道怎麼回事了。

丁寧,這是一直記得她的那個朝川哥哥呢。

所以對陸洋的出現,很是抗拒。

劉莉莉最後也沒有說出來,她不知道這兩人的瓜葛。

媽媽從日本回來后,給丁寧帶了禮物和信,這些東西,都朝川給丁寧的。、

丁寧抱著信,一遍一遍的看著,坐在操場的雙杠上。

迎著朝陽,看著心愛人的信,很是幸福。

幸福的想要宣告全世界,自己的歡喜/。

這個時候,操場上的人不多。

沒有人打擾丁寧,所以丁寧更是肆無忌憚的表現著自己的幸福之意。

「你在笑什麼?」耳邊傳來了一道男生。

不用轉身,都知道是誰。

陸洋的聲音很好聽,如果做聲優肯定能迷倒一大片的妹紙。

可惜,長的也好看。

到底是靠顏值還是靠才華呢?

丁寧覺得有些糾結,不知道該怎麼樣定義陸洋這個好看的過份的男生。

他閉著眼睛的時候,睫毛比自己都要長。

可是,現在丁寧很開心。

所以,陸洋的這些事情,都不算什麼。

丁寧很難得的回復陸洋,「開心呀。」

聽著丁寧悅耳的聲音,陸洋也眉開眼笑了。

「看著信這麼開心,難不成是心上人寄來的?」

陸洋原本只是調笑之意。

丁寧卻一把抱住了自己手中的信,「是啊,我喜歡的人。」

丁寧沒有看陸洋,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里都有著滿腔的甜蜜。

眉眼彎彎,兩個小酒窩此時在臉上,如同兩顆小星星,迷醉人心。

可是,再怎麼迷醉,陸洋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怎麼這麼久都沒有看到你男朋友呢?」

「他在日本,他比我大兩歲,可是年紀輕輕就連跳幾級,被保送去了日本。他一直都很優秀,我羨慕他喜歡他,所以我這麼拚命的努力,只不過是想要和他並肩,讓他可以看到我的存在。」

陸洋輕笑了一聲,「說這麼多,原來你是單相思啊。」

看著陸洋幸災樂禍的模樣,丁寧便生氣。

「單相思又如何!我這一輩子都只喜歡他一個人!我會和他在一起,然後結婚生子,白頭到老!」

陸洋冷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丁寧很不滿意,面前的這人怎麼這麼的討人嫌呢?

「聽你的形容,就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這麼優秀的人,會沒有人追,沒有女朋友嗎?更何況是在美女如雲的日本,那裡的女人可是和那我溫順。」

被陸洋這麼看著,似乎在說丁寧你這麼的張牙舞爪,哪有男人會喜歡你。

「我媽媽剛從日本回來,她告訴我,朝川哥哥還是單身呢。」

丁寧不服氣的說道。

「所以,你又開始妄想了?」

陸洋鄙視般的看著盯著,似乎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關你什麼事!為什麼我每次開心的時候,你這個倒霉的人都要出現!」

丁寧直接跳下雙杠,打算離開。

卻一個不小心,腳崴了。

丁寧直呼疼痛,臉都白了。

陸洋猛然將丁寧抱了起來,放在一旁的台階上。

「怎麼樣,疼不疼?」陸洋看著丁寧的腳腕,那裡有些紅腫。

「廢話,你試試疼不疼!」

丁寧疼的直咧嘴!

腳腕以很快的速度腫了起來。

「你別動,我背你去醫務室。」

不等丁寧開口,陸洋便將丁寧抱了起來。

然後向著醫務室跑。

丁寧原本的疼痛,此時都被震的愣住了。

公主抱?

還從來沒有人這麼抱自己!

不是說好的背嗎?

「陸洋,你放我下來!」

看著一路上,同學們的神情,丁寧就覺得臉上燒的慌。

「你幹嘛抱我!」

「這樣快,你忍著點。」

陸洋似乎以為丁寧說的是這回事。

回過神后,丁寧的情緒再次被腳痛招了回去。

媽的,公主抱是打算留給朝川哥哥的,真沒想到,居然便宜了陸洋這小子!

在陸洋的懷裡,丁寧惡狠狠的想著。

隨後似乎覺得這樣很不錯,至少腳腕舒服了很多,這個懷抱也挺好。

倒是醫護室之後,陸洋親眼看著醫生給丁寧消毒消腫!

丁寧疼的齜牙咧嘴的,但是看到陸洋在一旁。

為了不被陸洋笑話,丁寧生生的忍了下來。

「陸洋,這次謝謝你,你走吧,我已經通知莉莉他們過來接我了。」

陸洋勒好看的眼睛,盯著丁寧瞧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轉身。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們下次」

丁寧快速打斷陸洋的話。「我們還是不要再見了,每次看到你,我都要受傷。」

丁寧的語氣中有些抱怨。

因為是背著身,丁寧沒看到陸洋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樣。

即便看到了那又如何?

丁寧不在乎。

陸洋怎麼樣,都與她無關,

只要不纏著自己就行了。

劉莉莉很快便到了醫護室。

「我的大小姐啊,你這幾天是怎麼了,小傷不斷,難不成是撞邪了?要不然等你好了,咱們去廟裡拜拜吧。」

劉莉莉這話說到了丁寧的心坎里。

「莉莉,你說的沒錯,我就是撞邪了!我們必須去廟裡拜一拜,讓神現保佑我,再也不要遇到這些倒霉的事情和倒霉的人!急急如意令!邪祟退散!」

「倒霉的人?」劉莉莉看著丁寧,「你遇到陸洋了?」

「要不是他,我怎麼會被害成這個樣子!」

一提起來,丁寧就覺得生氣。

劉莉莉訕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難不成人與人之間,還真的有相剋一說?

要不然,怎麼每次都這麼湊巧呢。

看著劉莉莉愣在這裡,丁寧伸出胳膊戳了戳劉莉莉的腦袋。 「莉莉,你在想什麼?」

劉莉莉回過神,搖了搖頭,「我是在想哪個寺廟比較靈驗。」

「不愧是我的好閨蜜!可是我現在怎麼回去啊!」

丁寧犯愁了。

「那你剛才怎麼來的?」

丁寧紅著臉「我、我我……是陸洋抱著我來的/」

「那他人呢?」

「已經走了。」

「我這就喊蘆葦過來。」劉莉莉直接給蘆葦打了電話。

劉莉莉沒有提及陸洋的事情。

蘆葦來了之後,背著丁寧,去了宿舍休息。

丁寧覺得,自己似乎和這個陸洋犯沖,遇到他,總會莫名其妙的發生一些事情。

從柜子里拿出來朝川帶給她的零食,丁寧覺得很幸福。

這個暑假,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去日本見朝川。

媽媽告訴自己,朝川還沒有女朋友。

儘管丁寧沒有說,但是丁寧感覺媽媽知道自己的心思,所以才故意這麼說。

在學校的日子,丁寧盡量避免自己與陸洋見面。

能躲則躲,陸洋算是學校的帥哥名人,所以他的行蹤,丁寧能夠很輕鬆的掌握。

就這麼安穩的過了一個半月,到了暑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