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今天你快樂嗎?”胖子一臉橫肉,眼睛不停的看向韓雪有些暴露的胸部。

韓雪一臉諂的看着面前的胖子,聲音嗲的直接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當然快樂了,今天是我這輩子最高興的一天!”

“真的嗎?親一個!”

說着,胖子直接把他的嘴壓了過去,韓雪和胖子就這麼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衆多人圍觀的情況下啵了一個,當時我和王濟一噁心的要死,朝着窗戶外面狂吐了幾口唾沫。

韓雪和胖子走到我們的面前,我和王濟一眼睛一直盯着他們看,韓雪突然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一副趾高氣揚“你們也在這裏呀!今天坐了一天的跑車,居然沒感覺到累,看來還是跑車舒服呢!”

韓雪和胖子又開始在這裏膩歪起來,很明顯他說的這些話完全是刺激我的。

我此刻故作平靜,但內心早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氣氛,真想衝出去打他們一頓,可是,看看面前這位胖兄,這麼魁梧,握緊的拳頭還是鬆開了。

我和王濟一站在那裏一直不說話。

突然王濟一一臉嚴肅的看着韓雪“對了,韓雪,小五讓我告訴你,那件事他很對不起你,都怪他沒有采取一些措施,結果讓你遭受了不必要的痛苦。他替他給你說聲對不起!”

我一聽王濟一這話,頓時愣在了那裏,轉頭一直看着王濟一,而站在我們面前的韓雪也愣在了那裏,看着王濟一。

“哪件事?王濟一你胡說什麼呢!”韓雪突然看着王濟一說道。

這時,胖子也開始犯迷糊了,看着韓雪“小五是誰?”

韓雪雙手一攤“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王濟一!你別亂說!哪件事?你說清楚!”韓雪看着王濟一有些着急的喊道。

“你確定要我說出來?”王濟一一臉疑惑的看着韓雪。

“說!我纔不怕呢!”韓雪雙手環抱於胸,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那好!你丫別後悔!”王濟一看了一眼面前的韓雪,一臉嚴肅的說道“不就是孩子的事嘛!小五那晚喝多了,沒戴套,結果就……”

王濟一一副無奈的樣子。

我一聽王濟一這話,頓時石化了,看着王濟一。

“你說什麼!我…我懷孕了?你…”韓雪氣的用手指着王濟一,自己都說不出話來。

周圍的人一聽懷孕這個詞,紛紛投來驚訝的表情,韓雪剛要找王濟一去理論,站在她身旁的胖子,雙手一下抓住了她的肩膀“這他媽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胖子露出兇狠的模樣。

“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認識那個小五!”韓雪一副哭喪着臉給胖子解釋。

“韓雪你不能這麼說呀,雖然現在你們分開了,但買賣不在仁義在嘛!再說了,小五也給你道歉了!”王濟一繼續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你血口噴人!”韓雪指着王濟一大聲吼道。

“你先給我解釋清楚!”胖子死死的拽住韓雪。

“走了!”這時,王濟一拉了啦我的胳膊,衝着教室一甩頭,我和王濟一直接就回到了教室。

韓雪還在不停的喊“王濟一你把話說清楚!”

跟着韓雪和胖子就吵了起來。

我們來到窗臺邊上,我一臉疑惑的看着王濟一“小五是誰?”

王濟一一臉不屑的看着我,雙手一攤“我怎麼知道小五是誰!” 我一聽王濟一這話,頓時一愣,用手指着他吃驚的說道“你丫好毒!”

“我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王濟一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我想想也確實如此,教室外面依然熱鬧的很,韓雪和那個胖子已經吵的不可開交,看來這次韓雪又要被人甩了。

過了一會,教室外面終於平靜了下來,噠噠的皮鞋聲走進了教室,我和王濟一趕緊把頭轉過頭看着韓雪,我和王濟一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在那裏不停的搖晃着身體,似乎這件事和我們沒關係一樣。

我看着韓雪,韓雪一雙眼珠子都要蹦出來的憤怒的眼神值勾勾的盯着我和王濟一,就這麼沉默的看了差不多一分多鐘,終於韓雪轉頭回到了她的座位上。

鈴鈴鈴…

上課鈴響了起來,我和王濟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不知爲什麼看到了剛纔韓雪那個眼神,不自覺的心裏有些害怕。

整個下午韓雪一直坐在她的座位上,也沒有找王濟一吵鬧,很安靜的坐在座位上,這讓我更加覺得有些不安。

身旁的王濟一倒是一臉的無所謂,該說說該笑笑,一點不擔心的樣子。

放學後程鶯打電話給我,讓我去找他,估計是怕王濟一會跟着我去,特意加了一句,讓我一個人去。

絕品小神醫 所以我很殘忍的把王濟一給拋棄了,王濟一直罵我忘恩負義,最後我也只能一臉無奈的轉身離開。

我興奮的跑向了操場,自從有了程鶯這個女神級的女朋友,心情那是無比的好,約會逛街這類的事以前都不想,現在我都可以做到,而且我領着程鶯出去逛街雖然會召開一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但這更加的讓我無比自豪,你們再怎麼嫉妒程鶯還是我的,你說我心裏能不高興嘛!

程鶯穿着一身的迷彩服,今天的頭髮沒有紮成馬尾,而是盤了起來,前面劉海已經很長了,程鶯用手輕輕把一小挫頭髮掩於耳根後,一副淑女的模樣。

程鶯站在那裏,從她身旁走過的男生,都要偷瞄或是肆無忌憚的看過去。

程鶯看見我過來了,還是以前的那種興奮。

“我有事要跟你說!”程鶯拉着我的手就往校門外走去。

我一臉疑惑的看着她“咱們這是要去哪?什麼事這麼着急!”

“去我的家!”程鶯沒有停下,一直拉着我走,這可把周圍的男生氣的差點吐血了,難不成是這個女神追求的這個吊絲男?我相信,他們在心中開始了胡亂的猜測。

“你的家?你家不是在W市嗎?”

“是我在L市的家!”程鶯趕緊解釋道。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學校門口,一輛奔馳商務車已經停在了那裏,我心裏突然一陣莫名的緊張,這不是那天我偷偷跟在程鶯後面看到的那輛車嗎?這是什麼節奏?

程鶯拉開車門,我們直接就坐了進去,程鶯衝着前面的中年司機喊了一句“王叔,回家一趟!”

我看了眼前面的那個中年司機,還是穿的白襯衫戴着領帶,一眼就能看的出來是專業的司機,他沒有說話,輕車熟路的發動車跟着車呼嘯而去。

坐在車裏,我有些緊張,這他媽可是奔馳啊!我這個吊絲平時私家車坐的甚少,基本都是十萬以下的車,這他媽這麼大。還是奔馳,得多少錢?起碼要幾十萬吧,我滴神來!

屁股下面的座椅異常的柔軟,車內很香,我也不知道這屬於什麼香水,我開始四處看着車裏面裝飾,我都不敢摸,真怕把什麼東西碰壞了。

“你看什麼呢?”程鶯笑着看着我這副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好車啊!”我醞釀了好久,最後發出這麼一句感慨。

程鶯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透過車窗看向外面,饒有興趣的看着外面的建築,雖然我在L市都讀了兩年大學了,但L市的很多地方我都沒有逛過,因爲我不是那種喜歡湊熱鬧的人,再有就是受經濟條件的影響,咱跟那些富二代根本沒法比,咱也就逛逛夜市而已。

大約半個多小時後,車子終於停了下來,我看着窗外,都是一幢幢的別墅,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買的起的,我怯怯的下了車,擡起頭一看,我草!

海天別墅!

雖然我沒有來過,但我也聽說過這裏,L市最高檔的小區,裏面都是別墅,L市的富豪們大都在這裏居住。

“你們住這裏?”我瞪大眼睛看着程鶯,不可思議的表情。

“對啊!走了,快進去吧!”程鶯一拉我,跟着我就進去了。

中年司機開車直接走了,我也沒有多問。

來到一幢別墅前,程鶯拿出鑰匙打開門,我們就進去了。

程鶯居住的這幢別墅是三層的,還有地下室,裏面的裝修都極其豪華,尤其是裏面的吊燈,感覺像是水晶一般,太豪華了。

“你在L市有地方住幹嘛還要住校啊?”我一臉不解的看着程鶯。

“這裏這麼大就我和王叔住,空蕩蕩的,學校裏多熱鬧啊,晚上有那麼多人可以聊天。”

我一聽程鶯的話,頓時愣住了“這裏這麼大就住你們倆人?這也太浪費了吧!你們太奢侈了!”我驚訝的看着程鶯“這裏不會是你們給買下了吧?”

程鶯搖搖頭“沒有!只是暫時租的!這都是王叔安排的,他怎麼安排我就照做嘍!”

我在心裏想,這程鶯家裏得有多少錢呀,難不成我要被程鶯包養?不行,哥也是有自尊滴,必須自給自足,哥要用自己一雙勤勞的雙手打下自己的一片天空!

我草!傻吧!打你妹啊!我可不是從精神病院畢業的,這幸福也來的太他媽突然了吧!

“好啦,快坐下吧,我有事要告訴你呢!”程鶯從冰箱裏拿出一大塊西瓜“吃西瓜!”

我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這傢伙比剛纔坐的奔馳商務車還要舒服,我毫不客氣的拿起西瓜就開始啃了起來,屋內溫度很涼爽,和屋外簡直就是天堂和地獄。

我啃完西瓜後,擦了擦嘴,繼續四處觀望。

“錢多,我被綁架了!”突然程鶯看着我,露出一臉委屈的樣子。

“什麼?你被綁架了!什麼時候的事?”我一下坐了起來,吃驚的看着程鶯。

程鶯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了一遍,我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我還以爲是被那些道上的混混劫色呢,原來是他們自己的家事啊!再說這算哪門子綁架,只能說行爲有點過激了而已,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了,萬一程鶯真的被帶回到了W市了,我可咋辦?我就是想去,我也不知道去哪找啊?雖說有電話,她再被關禁閉了怎麼辦?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你爸肯定不會就這麼放縱你的,還會派人來帶你回去的!”

“不用擔心,我已經跟我爸通過電話了,我就說我旅遊了,王叔會保護我的。”

我連連點頭。

“你把我帶來,就是說你被綁架的事的嗎?”我感覺程鶯還有事,這事完全可以不用來這裏說。

聽我這麼一問,程鶯有些害羞的看着我“你看這地方怎麼樣呢?”

“酷斃了!這可是L市最繁華的地方啊!怎麼了?”我不明白程鶯這句話的意思,難道她想買下來?

“那你可以搬過來一起住啊!”程鶯輕聲細雨的說道。

“啊?”我張大嘴巴驚訝的看着程鶯。 程鶯看着我,一臉的緊張“難道你不願意嗎?”

我難掩內心的興奮“當然願意了!這樣的好事突然落到我的身上,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看着程鶯有些不好意思。

程鶯突然一臉興奮的看着我“你能來就幫我大忙了,王叔有時候很晚纔回來,我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裏,都有些害怕呢!”

我內心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但還是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邪惡,露出一本正經的模樣“沒事,我來了我會保護你的!”

我心想,我滴媽呀,我保護你?是你保護我吧!你武功這麼牛逼,我都抵擋不住你的一腳。

“那你什麼時候搬過來呢?”程鶯看着我,突然問道。

我內心又有些一絲的興奮,看着有些迫不及待的程鶯,我的邪惡之火慢慢傳遍全身。

“你還要答應我一件事!”我故作玄虛的看着程鶯說道。

“什麼事?”程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這週末我們學院和會計學院有個聯誼晚會,我想讓你跟我一起去!”

“哦?還有一個聯誼晚會呢!目的是什麼?”

“我們建築學院男生比女生多太多了,會計學院裏和我們這裏正好相反,搞這麼個聯誼晚會完全是爲了單身男女服務的!”我看着程鶯一臉笑容。

突然程鶯一下來到我身旁,一手直接揪住了我的耳朵“說!這次你又看上哪個女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