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魔獸世界裡面的翡翠夢境。

美的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這樣的地方真的存在著。

每一株花草樹木,都是沈傾見過最美的。

整片大地,全部是由花草鋪就,小河晶瑩剔透,如同是最為碧綠的翡翠一般。

「傾姐姐,這裡好美呀。」小傢伙很明顯也是陶醉了。

頓時學著沈傾的模樣,直接躺在了草地上。

呼吸著這裡的一草一木,聞著最純凈的氣息。

「這就是神秘的十三層嗎?」沈傾低聲呢喃道。

然而,註定是不會有人來回答。

躺了好一會兒之後,沈傾便和單千里一起向著這方美好的夢境里走去。

就連偶爾跑出來的小兔子,都似乎很有靈性一般,繞著沈傾和單千里轉了幾圈。

隨後便離開了。

沈傾和單千里在這裡悠悠然,重天塔外卻是亂遭了。

各大家族,都在懸賞看到從重天塔十二層出來的人。、

拿出來的寶物,也是讓人移不開眼。

而趙無極和公孫,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沈傾。

兩人對視一眼,沈傾該不會是從其他地方離開了吧?

還有一種可能,雖然這種可能極小,但是不排除她發生。

那就是沈傾去往了傳說中的神秘十三層。

想到可能是這一點,趙無極和公孫的臉色,都是大變。

這事,絕對要保密!

即便沈傾回來了,也必須告訴她保密,而且不能說自己爬到了十層以上。

趙無極覺得自己都已經想好了。

趙貳卻是看著趙無極,「你那個師傅呢?」

這個時候的趙無極如同驚弓之鳥,「師傅大概是看到父親在這裡,所以沒有過來吧……」

聽到趙無極這麼說,趙貳冷哼了一聲,「這樣最好了,最好不要出現在我趙家!」

沈傾打開火眼金睛,卻發現眼前的一切依舊存在,沒有一點兒的變話。

這說明,這裡絕對不是幻境。

前行的路上,沈傾突然間看到了一顆參天大樹的影子。

莫名,像是有著一種吸引力一般,那大樹吸引著沈傾向著那裡奔了過去。 單千里自然是二話不說,也跟著沈傾跑了過去。

兩人的速度很快,如煙似幻。

不小半個時辰,便來到了這參天大樹的旁邊。

這參天大樹,果真高聳入雲,整棵樹的形狀,如同一個碩大的蘑菇狀。

垂下來的枝蔓,有十幾米長,長長的鋪在地上。

層層疊疊的枝蔓,有的在空中飛楊,隨著風。

這是沈傾到目前為止,見過最大的樹。

真是讓人壓抑於宇宙的奇迹。

虛無之殿內,七神看著這一幕,也是極為的震驚。

「生命樹,居然出現了?」

「這生命樹咱們也找了十多年,沒想到居然會出現在這樣的小世界?」

「這姑娘機緣不淺啊。/」

「廢話,你看這生命樹便知道了。」

「我現在都想飛奔過去了。」

「胡鬧,跟后被去搶東西嗎?」

「開玩笑,大哥,我只是說說而已。說不準這小姑娘,將來也會來咱們這裡,你們說是不是?」、

最後這句話,沒有人回答,卻是說在了眾神的心裏面。

是啊,如此氣運加身的小姑娘,想來會走的很遠很遠吧。

來虛無之殿,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沉香入燼 此時,沈傾撲通一下,便撲倒在這參天大樹垂下來的枝蔓之上。

整個人貪婪的享受著這裡的氣息。

沈傾覺得她整個人,都似乎身處仙境一般,暖洋洋的,身體中的每一處細胞,都在叫囂。

單千里學著沈傾的樣子,也躺了下來。

兩人就這樣放空一切,望著天空。

時間過的很快,又似乎很慢。

快慢到沈傾也不知道到底是過了多久。

轉身去看單千里的時候,突然發現,單千里所在的位置,完全被大樹的枝蔓給包圍了起來。

破夢者 如同一個繭一般,單千里就在其中。

而沈傾卻是無法看到。

即便沈傾打開了火眼金睛,也只是看到了參天大樹的枝蔓。

沈傾這才知道,這大樹的不同凡響。

根本不是凡物。

「千里……千里……」

沈傾輕微的喚了兩聲,卻沒有得到單千里的回應。

沈傾的聲音越來越大,只是依舊沒有得到單千里的回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傾覺得這大樹可能是機緣,可是單千里萬一出事可怎麼辦?

一著急,沈傾便開始赤著手去扒圍繞著單千里的枝蔓。

只是這枝蔓似乎捆綁的很緊,沈傾費儘力氣,也無法扒開一根。

著急的沈傾,拿出來武器,打算試著砍斷這些枝蔓。

卻不料,腦海中傳來了老頑童的聲音,「沈傾,住手啊!」

「沈傾,你果真在這裡!」

原本只是老頑童的聲音,沈傾正打算回應,卻看到了小白。

小白就這麼站在沈傾的面前。

「小白?你怎麼會在這裡?」

沈傾一時就忘記了老頑童。

「沈傾,我也是機緣巧合來到這裡,說起來似乎很不可思議。」

「那就別說了,我們現在能遇見就夠了。」

「千里弟弟在哪裡?」

小白看了看沈傾的身旁,卻似乎沒有看到單千里。

而之前,小白也是聽到沈傾呼喚單千里的聲音,才找過來的。

「小白,你千里弟弟在這裡。」

沈傾指著身旁,這個很大的繭一樣的東西。

小白的神色變了變,「千里弟弟在這個裡面?」

沈傾點了點頭,有些沮喪,「只是這些枝蔓卻是怎麼也打不開,我有些擔心千里。」

小白深吸了一口氣,「沈傾,你放心吧,千里弟弟在這裡是絕對不會出事的,這裡可是他的大機緣,說不准他出來的時候,已經可以徹底轉化成肉身了。」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這大樹是什麼樹?」

沈傾聽到小白這麼一說,便問道。

小白正了正色,「我i也是來到這裡之後,才突然湧出來一股記憶。這裡稱為被遺忘的仙境,這棵大樹卻並不是一直在這裡,而是虛無縹緲根本沒人知道它會出現在哪裡的生命樹//」

「生命樹?」

一聽這個名字,確實是高大上。而沈傾前世在小說中,自然也見過此類描述生命樹的章節。

所以這生命樹,是萬古不遇的機緣?

————

虛無之殿

「真沒想到,這個小姑娘居然遇到了洪荒神獸的後代,果真是福澤深厚啊。」

————

「這麼說,這生命樹,確實可以讓死人復活?」

「當然可以,不僅如此,復活之後,這人還會是天賦極高的天才,畢竟他的肉體是被生命樹中的生命氣息所潤澤過。」

「那這棵大樹,我們可以拿走一小枝嗎?」

「我也不清楚,試試看吧。」

沈傾對著生命樹,直接跪了下來,心中默念,雙手合十。

態度很是虔誠。

畢竟,生命樹可是存在了數萬年的寶樹,站在這一點上,也值得沈傾來跪拜。

自然,沈傾虔誠的態度更是可取。

在沈傾默念了小一回兒的時候,便看到生命樹從高空飄落下來一截,約莫有一尺長。

那枝條,那就那麼直直的落在沈傾的手裡面。

隨後,更是在沈傾身旁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小玉瓶。

那玉瓶晶瑩剔透,裡面似乎有著清澈的枝液。

沈傾直接將手中的那一枝枝蔓插入了玉瓶之中。

沈傾知道,這是生命樹賜予她的機緣。

就這樣,這生命樹,突然間變成了一個玉瓶枝條的玉石制形狀,掛在了沈傾的脖子上。

沈傾能感覺到,似乎一直有一絲絲的氣息,從脖子進入身體之中。

「沈傾,這可是天大的機緣,我們必須抓緊一切在這裡的時間,進行修鍊。」

沈傾很是詫異的看著小白,這還是以前那個總是不願意修鍊,總是貪玩的小白嗎?

「小白,我發現你變勤快了呀。」

小白嘿嘿了一聲,「都這麼久了,我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瓶頸,我必須快些修鍊,我想要儘快找我的家人,我的族類。」

說道後來,小白的聲音里有一股子的凄涼。

想家了啊。

這種感覺,沈傾覺得自己差不多可以理解。

畢竟是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啊!

「好啊,我們一起修鍊,傾姐姐我也要追上你才行。」

沈傾調笑著說道。 「少來,你是沈傾,不是傾姐姐,我才不要喊你傾姐姐,你以為我是千里這個小屁孩啊。」

小白很是不滿的說道,隨即打坐了起來。

「沈傾!」沈傾腦海中的聲音大了一些,差點嚇了沈傾一跳。

「老頑童?哎呀,差點忘記了,您老找我何事?」

「哼,這麼大的機緣,我要出來了,你注意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