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虛空顫動,仙銅古殿中,突然綻放璀璨之光,一道道仙道符文衝出,散落向四方。

「天哪,哪裡仙道秘法之符,每一道仙道符文中,都蘊含著仙法大道,若能得到一道,便是不小機緣。」

此時,看到這一幕,便已經有修士,驚呼開口。

這些符文密密麻麻,太多了,飛散向四方。

而且,若不能及時抓取到,它們就會很化道,消散天地間。

於是,除了中階以上的天祖帝沒有動,其餘的修士,都動了,追逐仙道符文。

中階及以上的天祖帝,自然看不上這等最初級的仙符秘法了,所以,他們只在等後面的終極仙緣。

「小塵,要不要幫你收取仙道符文?」

江靈兒開口問道。

「我不需要,這些都只是仙符殘法,於我而言,用處不大。」

江寂塵隨抓住一道沖向自己這裡的仙道符文,開口說道。

他其實真的不需要,因為他擁有的太古九秘,若是九秘歸一,將不弱於高等仙法。

這些年,隨著他不斷深入感悟太古九秘,越來越發現太古九秘的奧妙無窮,悟之不盡。

所以,對於這些都只是初級的仙道殘符,江寂塵確實不感興趣。

若是更高級的仙法,那還差不多。

何況,連他的分身,修習的都是一部完整的仙法。

倒是那一座仙銅古殿,實是讓他吃驚。

散發的仙光,竟然就是無盡的仙道符文,那內中的終極之物,絕對的無法想象,江寂塵對仙銅古殿,充滿了興趣。

「小子,把手中仙符交出來,若不然,死!」

然而,便在江寂塵思考之際,幾道身影浮現,圍住了江寂塵他們,冷冷地開口道。

這幾個是天域修士,都是至高聖帝。

而江寂塵他們隱藏了修為,看起來,只是九重聖帝境,所以,認為他們很弱。

於是,這幾個天域修士剛好在旁邊看到江寂塵抓住一道仙道符文,便立刻過來,威脅他,要他把仙道符文交出。

事實上,仙道符文並不好抓取,速度太快了。

但是,對於江寂塵而言,抓之易如反掌。

他的神識可以輕易捕捉到仙道符文的軌跡,出手的速度,更是無人可比。

只是,這些外人根本無法看得出來,那幾個天域修士,只當江寂塵是運氣好而已。

江寂塵不想廢話,正想直接出手,滅掉他們。

「咦,凌塵公子,你竟然在這裡!」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隨之,江寂塵看到了一個絕美女子,出現在近前。

讓江寂塵有些意外的是,竟然是熟人。

來者正是念淑依!

不止她,還有一個江寂塵認只的女子,師語心。

這兩個女人,不是反目成仇了么,現在怎麼會在一起出現?

「呵呵,竟然有人敢把注意打到你的身上來,真是意外呀!」

師語心此時依舊是蒙著臉,嬌媚的聲音響起。

江寂塵與念淑依的關係還可以,但與師語心之間,算不上有多友好。

「真是巧啊,不如這樣,你們幫我滅了他們,我幫你們收取仙道符文如何?」

江寂塵忽然開口說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念淑依和師語心眼睛同時一亮,異口同聲地道:「此話當真?」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自然當真!」

「這些仙道符文,對本公子無用,而暫時,本公子還挺是無聊的,倒是幫你們收取一些仙道符文也無妨。」

師語心搶先道:「好,一言為定,我幫你滅了這幾個不長眼的傢伙,你至少需幫我收到百道仙道符文!」

江寂塵神情自若地道:「自無不可!」

看他樣子,彷彿收取仙道符文,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之事。

一邊,那幾個天域的修士,自然聽到了江寂塵與師語心、念淑依之間的對話。

此時,皆是臉色大變起來。

對於念淑依和師語心,他們又豈會不認識?

所以,若是二女對他們出手,他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聖女,我們同為天域修士,當該……」

然而,這幾名天域修士,話還沒有說完,一邊的師語心突然一指點出,幾名天域修士,當場被點滅。

師語心的手段果然狠辣之極。

對於這幾名天域修士的死,江寂塵沒有絲毫放在心上,就算師語心她們不出現,江寂塵也會滅掉他們。

「對了,淑依小姐,你不是仙緣府的聖女么?」

「終極仙緣開啟,不是需要你前去么?」

江寂塵這時候,忽然開口問道。

同時,他驀然一伸手,一道欲從他身邊飛過的仙道符文被他抓在手中。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見此一幕,念淑依和師語心美眸皆是一亮,心驚喜悅。

因為,江寂塵越厲害,到時幫她們收取到仙道符文必然就越多了。

這時候,念淑依回應江寂塵道:「事情因為三位頂級天祖帝的降臨有變,開啟仙銅古殿,已根本不需要我了!」|

說罷,嘆了一口氣,很是不甘的樣子。

(本章完) 原來如此!

江寂塵此時才恍然而悟,難怪,師語心與她能夠完好如初,原來是因為現在已不需要爭聖女之位了。

「所以呀,我們也只能來這裡爭奪仙道符文這些最低級的終極仙緣了。」

師語心也開口說道。

江寂塵點點頭,表示明白。

然後道:「你們跟著我即可!」

說話之間,江寂一步踏出,身形閃爍,快速的收取仙道符文。

至於江靈兒和小姨牧雪君,她們則開始悄然尋找機會,靠近仙銅古殿,為爭奪中等終極仙緣做準備。

江寂塵每一次出手,必得仙道符文,只引得念淑依和師語心同時驚呼不已。

這一幕,自然吸引了很多修士的注意。

畢竟,念淑依和師語心是天域和超然界的第一美女,名氣太大了,幾乎沒有修士不認識的。

至於江寂塵,因為離開了人間界七十多年,倒是有大部分修士認不出來。

然而,現在依舊有不少修士認出了他。

「是他,竟然是江寂塵。」

「他奪了無上仙劍之後,就銷聲匿跡。」

「現在,一出現,身邊就帶著天域和超然界的兩個第一美女,這……」

「……」

一眾修士,震驚無比。

同時,心中充滿了嫉妒之意。

甚至,已經有修士,蠢蠢欲動,欲要上前,找江寂塵的麻煩。

只是,江寂塵的名頭太大,並不是一般的修士,敢上來找他麻煩。

剛才幾個天域修士,就是最好的例子。

江寂塵根本不用出手,就他身邊的兩個第一美女,就為他效勞了,斬掉了他們。

而此時,江寂塵神念一動,便可捕捉到一道道仙道符文的飛行軌跡,而且,以行字訣的速度,收取仙道符文,速度快到極點。

「江公子,太厲害了!」

「要是你能為本聖女收取到了一千道仙道符文,本聖女送你一個吻。」

師語心遠比念淑依奔放,此時,很是大膽奔放的地道。

其聲音,更是媚入骨髓,讓一邊的眾多修士,都聽得吞了吞口水。

「嗯,還有念淑依的吻哦~!」

最後,師語心又補充了一句道。

「我,我才沒有這樣說,語心,你別亂來。」

念淑依羞紅了臉,急忙說道。

「淑依,你害什麼羞嘛,你睡覺做夢的時候,我可是聽到了你江公子江公子的叫哦。」

「而且……」

師語心開始爆料道。

這時候,念淑依絕美容顏,一片羞紅。

聽到師語心口無遮攔,此時急了,立刻伸出玉手,捂住了師語心的嘴巴。

讓師語心的話,嘎然而止。

「語心,你別說了,我答應就是!」

念淑依趕緊答應下來。

她只怕自己不答應,師語心又會爆出什麼隱私之事。

當然,她們之間的對話,只限於她們三人聽到。

江寂塵在前面捕收著仙道符文,腦門上冒起黑線。

這二女太大膽了,還是明著要調戲他嘛。

但是,男子漢大丈夫,又豈會被兩個小女子嚇退?

所以,江寂塵豪氣一笑道:「一千道仙道符文而已,於本公子而言,還是太少了!」

說罷,江寂塵驀然之間加快了速度,只見他的身影在虛空之中閃爍,一道道仙道符文成為他手中的戰利品。

很多修者,本是追逐著仙道符文,但江寂塵閃身而過,便將之收取。

如此,江寂塵已不知不覺得罪了很多的修士。

他們自然都是臉色難看起來,而且,看著江寂塵收穫越來越多的仙道符文,他們眼中也露出貪婪之色。

「我們聯手,將他滅掉,奪取他身上的仙道符文!」

「但是,師語心和念淑依她們必會護著這小子。」

「那又如何?我們只搶奪江寂塵,若是那兩個賤人非要出手相護,那我們將她們擒下就是,待奪走了江寂塵身上的仙道符文,我們再放她們走。」

暗中,很多修士,開始暗中交流,欲對江寂塵不利。

而隨著時間流逝,仙道符文越來越少,漸漸接近了尾聲。

仙銅古殿中的仙緣,是先出現最初等的,最後才會慢慢顯化最終極的仙緣。

而單憑江寂塵,已經收穫了不下三萬道仙道符文,這已幾乎佔據了所有仙道符文的十分之一。

師語心和念淑依自然是感到目瞪口呆了。

本以為,只要江寂塵收到一千道仙道符文,她們便可獻上一吻了。

結果,江寂塵直接收取了三萬多道仙道符文。

而這時候,江寂塵依舊沒有停下!

師語心和念淑依有些心不在嫣、臉紅心跳。

因為,她們輸了,一會只怕要親江寂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