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揚言要招降我們?你可知道,就連藍水團和棕幫都不敢對我們對手?我們猛虎山賊團也不是好惹的。”大個兒說到這,手向椅子把手一拍,兩個小辮跟着顫了一下。

雷沙看到這裏,實在是忍不住了。他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那大個兒氣罵着:“你笑什麼笑?來人呀,把他們給我綁起來。”。

從他身後飛身衝上去兩個壯漢,手裏拿着繩子。

而剛到雷沙身邊後,他們就以比衝上去快一倍的速度飛了回來。兩個壯漢倒地,繩子到了雷沙手中。

“說吧,要怎麼樣你們才服。老子是雷天下的,原來的棕幫已經被我滅門了。如果願意跟我混,以後就會走上正道,當然比現在的兵待遇好得多。如果不嘛…”。

“大家上!”那個小辮子頭目大喊一聲,自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所有人都向前衝時,他開始慢慢向後退。

“啊,哎唷,媽呀!”一邊串的叫聲響起,出來擺陣勢的四十多人,到雷沙身邊就直接倒下。而唯一一個看清自己怎麼被打的,還不是雷沙出的手,是一邊的李子翔飛起一腳把他踢倒的。

‘咻’

雷沙像個鬼魂一樣突然間出現在逃跑的山賊頭目面前,臉上帶着微笑,腳下一個足掃。

“啊!”山賊頭目看着那張笑臉,像看到了魔鬼一樣。他驚叫着想從地上爬起來,但卻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被另一個黑髮人踩住了。看起來瘦弱無比的黑髮男子,踩在自己身上卻像是一頭熊一樣重。

“好了,乖乖下令去我們雷天下報道。然後等着我調派。這個,是你們的了。”雷沙把金幣袋向地上一扔,那袋口自動打開,從裏面積灑出了金幣來。

山賊頭目拿起那個袋子,咬了幾個金幣,又吹了吹聽聽聲音。最後他興奮的大叫道:“好了,我們發了,跟這個怪物一起混,我們不用再拼命打架了。哈哈。”。

這時,雷沙已經走在了去東湖的路上。從兩個幫派口中聽到了藍水團這個名字。雷沙決定,先把他們收下。

到了東湖後,雷沙看到了所謂的藍水團。

不管什麼兵種,裏面都是青一色的藍色布衣。無論從單兵的能力還是從整體的排陣上,都比那個什麼猛虎團中,棕幫呀,要好上許多。不怪這些人都要怕他們三分呢。

而找到了這裏的團長史蒂芬後,雷沙也開始佩服這個人。

一個靠武力決定一切的強盜世界裏,竟然有一個連武士戰銜都沒有的人,而且是他們的團長。

“我不跟你扯,說吧,要怎麼樣才投降我們。你可以派人去查,棕幫呀,猛狗幫呀,都已經是我的人了。因爲,跟我混,有前途。”雷沙又是頭向後仰,用鼻孔看人說話。

看着他這一副無賴的樣子,史蒂芬笑道:“那麼,雷天下,咳,應該叫您團長大人還是別的什麼?不如這樣吧,我們大人之間比鬥有傷和氣。就用我們的孩子來比鬥一翻。我們各派出五名自己團裏最強壯的兒童,單打獨鬥,勝多者勝。如果你們贏了,我們自願加入,你看怎麼樣?”。

雷沙想了想,然後眼一眯答道:“好,就這麼定了。那我明天見就帶人來。說好了啊,五場勝了就要歸降,如果不降的話。我可要用手段了。”。

史蒂芬身後的高大護衛馬上大氣一哼,“操,你是個什麼東西。你以爲這是哪裏?這是我們東湖的地方,藍水團裏還敢這麼囂張。信不信我..”。

這時,史蒂芬把手一擡,阻止了那人繼續說話。

“我們一言爲定,我以我的名譽起誓。如果你們能贏了比賽。我們藍水團無條件的加入到你們雷天下的大軍中。”。

雷沙嘿嘿一笑,不再多說,帶着李子翔轉身回山裏去了。

“約翰,你總是這麼衝動。我們險些被殺。你沒看到他們兩人頭髮和眼睛都是黑的?他們的眼神銳利,雖然外表無賴樣,但卻十分的精明。據我所知,只有練鬥氣到了一定程度的人,纔有這種質的改變。對付這種人,我們要以智取勝,懂了嗎?”,等到雷沙他們走後,史蒂芬纔對身後的大漢解釋了原因。

而經過史蒂芬一說,約翰也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爲,史蒂芬的分析從來沒錯過,這也是他們藍水團能發展到今天一千多人的大規模的根本原因。 事過兩天,雷沙回來了。跟着他的,有李子翔,搏瑞茲和另外的兩個大漢。雷沙難得騎了一次馬,但速度卻比自己用輕功跑時慢了很多。

“那個,誰!我們來了。快帶你們的人來。”雷沙到了湖邊就放聲大喊。

東湖的藍水團,永遠都是勤奮刻苦的,他們的人除了做飯打掃的,白天都在這東湖邊上演練戰技,以保持時刻都處於巔峯狀態。

看着雷沙他們的一行五人,有人立即通報了史蒂芬首領。

不一會兒,史蒂芬在衆人的簇擁下也來到了雷沙面前。

“雷天下的幫主,我們幾日不見。您的身體可還好?”史蒂芬客套的向雷沙打着招呼。

“廢話,我就站在這,自己不會看呀?”雷沙卻沒有好氣,因爲他擺明了是要給史蒂芬一個下馬威的。今天自己來,可是來比賽的。

看到對方吃了癟,不再言語。雷沙滿意的笑了一下,“來吧,你們的少年英雄在哪裏?對了,我先介紹一下。本人,雷沙,今年呢,免強算是十八歲吧。這個十六歲,我的小兄弟;這個十五歲,我的小小兄弟。”,雷沙一一的介紹着自己這邊平均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幾個人。

等到他說完之後,副團長約翰再也忍不住了。他向前一跨步,暴跳如雷。

“你他-媽-欺人太甚。這幾個人的J巴毛比頭髮都長了。還他媽少年,大家上,把他們給我剁了。”說着,約翰已經拔出了腰間的長劍。

這時,史蒂芬大喝一聲:“住手!約翰,你身爲一個鬥士,不覺得自己這樣太有失身份嗎?我們比賽就是,你今年不也是剛剛十七歲。第一場,就由你來。”,說着,史蒂芬向他擠了一下眼。

約翰剛開始沒明白,自己明明已經二十七歲了,後來看到史蒂芬的眼色。他笑道:“好,我們就按約定來。省得別人說我們藍水團欺負你們人少。誰來跟我打?”。

約翰伸手一撩,特意將水藍色的披風拉到身後。露出的右臂上,一個發着綠光的火焰徽章顯得十分的醒目。

而這邊人羣之中,同樣站出一人。全身黑布衣,一塊黑頭巾。搏瑞茲還是搏瑞茲的習慣打扮。但他的披風和皮甲已經不見了。更奇怪的是,他的胸章,那個象徵自己是有着鬥士戰銜的東西,也被他拿掉了。

跟雷沙相處久了,他們都把這種從小養成的榮譽觀改變了。

“搏瑞茲·亞當斯,領教!”。

約翰上下打量了一翻,面前這個大個子,比自己還高一些。但找來找去,全身上下竟然都沒有帶一個戰銜。他哼了一聲:“我叫約翰,藍水團的副團長。有什麼本事,使出來吧。”。

搏瑞茲左手一拉腰帶,右手一抽,一把寬刃劍從腰間抽了出來。他的架勢一擺開,對方立即不再輕視他了。

“好小子,深藏不露。 黃河伏妖傳 這麼完美的起攻勢,你是個少見的優秀戰士。”約翰一邊讚美着搏瑞茲,一邊將自己手中的劍捥起了劍花。

兩人划着圓圈移動着,突然間,他們的雙腳一起加力蹬地。

“啊!”約翰大叫一聲,擡手舉劍已經砍向搏瑞茲的頭。

搏瑞茲在向前迎去的同時,擡手一劍架住了砍向自己的劍。同時,他的右腿揚起,一個側踢把約翰剛剛擡起一半的腿蹬了下去。

“好樣的。再來!”約翰的虛招和後招都被擋下,他知道自己沒看錯,這次遇到了個好對手。

兩人戰於一處,來回對拆了十幾招,都沒分輸贏。

雷沙在一邊打了個哈欠。

“啊~~!哼,亞當斯,是不是要準備在這裏吃個晚飯再回去呀?你以爲你是騎士嗎?跟他玩這麼蠢的套路。”。

聽到雷沙的訓話,搏瑞茲虛晃一招,劍快速的划向了約翰。約翰一躲,卻發現搏瑞茲已經借這個空當跳出了對戰圈外。

再接下來,搏瑞茲身體挺直,單手一劍,簡單明瞭劈向下。

“哈!”劍輪下來,他同時提起了體內的真氣,灌入了右臂。

‘鐺啷!’一聲響,約翰的劍被震得脫手掉在了地上。做爲一個百裏挑一的優秀戰士。約翰深知自己有多大力量。剛剛自己全力招架,卻被震得虎口裂開,武器脫手。這已經說明,對方的力量上,遠超於自己。而剛剛的一邊對招中,明顯是他沒有使出全力。

捂着自己流血的右手,約翰低頭道:“我輸了。”。

雷沙很不客氣的罵着:“叫你裝,浪費了這麼長時間。滾回來吧。這要是在戰場上,你說不定已經死了。”,他明着罵着自己的手下,實際上也藉機羞辱着對手。

約翰本來輸了就有氣,加上雷沙的指槡罵槐,他馬上怒了。

“你說什麼?我跟你拼了!”。

“約翰,回來吧。”身後的史蒂芬一說話,約翰怒氣加身卻馬上停止了自己的行動。

雷沙的眉毛一挑,他更加看不透這個書生氣的人了。如果只是有頭腦,也不至於讓這麼多老粗都乖乖的聽命於自己吧。更多時這種人是做軍師的,而他卻做上了當家人的位置,看來,他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唉,還有沒有人呀?我們當中最弱的一個已經贏了。接下來,你們也該派個強者上場了吧?”雷沙又使出了激將之法。

史蒂芬終於也忍不住了,他亮出了用藍布包裹的左手,開始解開上面一條條的藍色布帶。

“我來好了,我們藍水團無能,只有團長我親自出場了。我願意以一人打剩下的四場。”。

從他開始解藍布開始,雷沙就注意到了,包括剛剛那個大個子在內,藍水團的人都開始向後退去。一直退出了上百米遠才停下。

雷沙一擺手:“你們離遠點,既然他們派了大將,老子也親自出馬。我們一場決勝負。”。

搏瑞茲等人開始向後退去,也一直退出了百米開外才停下腳步。

當雷沙邁着八字步走到了史蒂芬面前,他的鼻子一抽動,突然間聞到了一股子的魚腥味兒。

“你今天吃魚了?沒刷牙是吧?真他-媽腥。”雷沙捂住了鼻子,張口罵着。

史蒂芬面部表情不變,解開了最後一層的藍色綁手。

“以精靈的祝福強化我的肉身,以我的精血召喚你唯我命是從。來自深淵之潭的強大魔獸,我,史蒂芬·山德,命令你與我同戰敵人。出來吧,藍奇!”。

一連串的咒語過後,史蒂芬的左手開始發出水藍色的光芒。同時,他的面色也開始紅潤起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多了,像是吃了什麼增強功力的大還丹一樣。

藍光閃過,從他的手掌中飛出一團藍球,這藍球迎風見長,當它落地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兩米五左右的大塊頭。

搖頭晃腦,全身藍色晶亮鱗片,魚頭人身,滿嘴的尖牙,兩個死魚眼睛血紅血紅的,跟全身的碧藍相襯之下,如幽水中兩顆紅寶石閃着光芒。長着蹼手的兩手兩腳,指尖有着野獸般配鋒利的尖爪。

“嗯,兒!”一聲怪叫,這個名叫藍奇的水妖已經解禁了。

雷沙連拍着胸口,皺眉道:“媽媽咪呀,召喚師?做爲人類,你居然能召喚這麼強大的魔獸。看這樣是個成年的魔獸了吧?”。

“哼,算你有眼光,不過,你已經沒有命活着離開了。向神慚愧吧。”史蒂芬伸手一指雷沙,那個水妖已經衝上前去。

跟比蒙一樣,水妖也是有着強大戰力的魔獸。不同於一般野獸,他們可以被封印在異空間裏,而如果有人要以它們爲武器,就要靠自己的精血來供養。人類的壽命實在有限,如果再分一部份給魔獸,可能還沒闖出名堂,就已經掛了。這也就是爲什麼人類的歷史中,很少有關於召喚師的介紹的原因。

雷沙對召喚師也不太瞭解,而且,魔獸一般都是生活在勿進森林這種恐怖的地方的。很少有人知道它們的本領。這也是比蒙騎士爲什麼那麼牛B的原因。

‘呼’一記利爪從雷沙面前掃過,雷沙向後一退,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

水妖的身子轉了個圈,另一次的攻擊又打到了。雷沙又躲開了。躲了幾次之後,雷沙笑了。原來這魔獸力量是大些,但也太笨了點。打來打去就只會用利爪抓自己,明知道自己動作快打不中,還是不辭辛苦的不斷打擊着。

雷沙向側跳開六米,再一次躲開了水妖的攻擊後,對着史蒂芬笑道:“唉,它這麼慢,名字是不是該改叫笨笨?如果我現在跳到你身邊揍你一頓,它可能還沒看到我在哪呢。”。

出乎雷沙的意料,史蒂芬並沒有害怕。相反,他露出了一種勝利者纔會露出的笑容。 雷沙突然發現了自己身體周圍的一個個小亮點。仔細一看,竟然是些雪花。

現在正是長夏,大白天的太陽毒辣得讓人窒息。雖然這東湖邊比其它地方涼爽。又有樹陰遮擋陽光,但也不至於冷到下雪的地步吧?

“這是什麼?”雷沙驚歎出聲,因爲那些雪花已經開始快速的增大,並帶着寒氣向自己的身體逼近。不一會兒的功夫,雷沙已經看到那開始包住自己的冰層。

史蒂芬這時得意的笑道:“哈哈哈,你不知道高級魔獸是可以用魔法的嗎?這就是水妖天生帶的水系魔法。剛剛的一系列攻擊,都是假的,那只是爲了在你身體周圍施下多個冰之結界。現在,你就等着被凍成冰塊吧。”。

‘嘩啦’一聲,一大塊冰坨突然間碎成了無數小細塊。

雷沙踩着碎冰,發出了咯咯的響聲向水妖走去。

“喂,那個誰,老子只是問這是什麼。你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直接告訴我這是魔法不就完了?”。

史蒂芬看着雷沙的行動一點也沒受影響,還像之前那樣邁着八字步向水妖走去。他張目結舌,不敢相信的吼道:“不!不可能!水系中級魔法冰之結界居然被你打碎了?居然還沒有減速的效果?你,你是聖鬥士嗎?爲什麼沒看到鬥氣?神呀,爲什麼會有這種事發生?”。

雷沙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此時正擡頭看着兩米五高的大水妖。

突然間,他一咧嘴笑了出來:“呵呵,仔細一看,你還沒有阿茂大哥高,不過,你真行,居然會用魔法。很多人類都沒有天賦學魔法呢。”。

‘唰’水妖哪裏聽他那麼多,對準這個小個子,一掌拍下。它那長滿硬鱗的手掌,如果拍實了,一般人的腦袋也就飛了。

‘啪’的一聲,它還真拍實了。

可惜,這次拍到的不是一般人。

雷沙在空中快速虛畫了一道符法,真力一催,法陣發動。正是太虛派裏的一種防禦性爲主的法術。

一個奇怪的發着青光的符號在半空中停着,像是長在了那裏一樣。

被這個小光符震得手臂飛揚到空中的水妖,把兩個大紅眼瞪得溜圓。使勁兒的看着這個小玩意。它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被這麼個小東西彈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