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在震驚,也不妨礙他們爭搶。

「兩千金幣……..」

「五千金幣……..」

又是霍家跟吳家,兩家又桿上了上,凝血丹的功效毋庸置疑,這是難得丹藥,凝血丹的丹方雖然不沒有失傳,但是裡面有一種重要的靈藥已經是絕跡了,所以凝血丹也就絕跡了。

「一萬金幣」這個聲音是從四樓傳出來的。

淨域 「沒想到四樓居然有人在,我還以為沒人」

龍韓樺一直都以為四樓沒人,突然的出聲,還真的嚇到他了。

筱若馨一直都在注意四樓的動靜,雖然感覺不到任何波動,心裡總有個感覺,那上面一定有人。

「上面都是隱世家族的人,這裡的四樓有結界,開啟之後,除了拍賣會跟包廂里的人,其他人都感應不到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看來剛才那柄神器肯定有問題,不然就算是聖器,作為隱世家族也會爭搶的。」

謝老摸了摸自己的鬍鬚,笑著給他們解釋。

龍韓樺跟筱若馨聽了,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也瞭然了,難過他們都感應不到。

因為四樓出價了,三樓以下的人都不敢在出價,可是這裡面不代表筱若馨不敢。

「一萬一千一百金幣」一個清冷的聲音傳進了大家的耳朵里。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剛跟四樓的人搶,而且還是三樓的,就連龍韓樺跟謝老都疑惑了。

「丫頭,你這是?」

「既然沒人敢,那我來,這東西雖說是我的,這麼做,既可以隱藏身份,也能多掙一點,何樂而不為呢?」

謝老聽了她的解釋,瞭然了,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鬍鬚笑著。

四樓剛才出聲的老者也沒想到居然有人跟他搶,雖然生氣,卻沒有表達出來,看著下面,接著出價,不過語氣很不好。 「兩萬金幣」「兩萬一千一百金幣」

他剛喊完,筱若馨就接著喊,明顯就是跟他作對。

「小女娃,你這是要跟老夫作對了,嗯?」四樓的那名出價的老者生氣了,說出來的話都帶著一絲絲的威壓。

「前輩,你說笑了,這裡是拍賣會,價高者得,更何況是凝血丹這種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我相信在場的每個人都想試一試,畢竟這這凝血丹在關鍵時候是救命的東西吧!」

筱若馨一點也不害怕他的威壓,不過是白階五級的實力,還給威壓,就算是地玄發出來的威壓,都不一定能夠傷害到她。

筱若馨可以說是將大家所想的說了出來,大家都很支持她所說的,頓時她在大家的心裡提高了一節。

「說得對,這裡是拍賣會,價高者得,誰有錢,那就是誰的」

「就是,就是」

筱若馨話音剛落,下面就有人插嘴了,讓原本還想威脅一番的老者不好意思開口的。

更何況剛才自己釋放出威壓的時候,拍賣會已經有人給他警告了。

雖說他是皇甫家族的人,但是在南宮家的拍賣會,他還真的不敢做什麼,自己只不過是皇甫家的一個外族長老,家族肯定不會為了自己跟南宮家族作對的。

「前輩,雖說我也想要凝血丹,但是我還是要提醒您,你如若放棄,那丹藥就是我的了」

見他沒說話,筱若馨還氣死人不償命的開口提醒他。

「你……..」

「小姐說得對,四樓三號包廂的貴客,你是否還要繼續?」台上的如煙突然這個時候開口打斷了皇甫家那個老者。

「哼,三萬金幣」老者顯然被氣的不輕,怒氣沖沖的再次太高價格。

有了筱若馨這一搗亂,原本忌憚四樓的那些人都擔子大了起來了,也跟著背後出家。

「四萬金幣」第一個出手的是霍家。

「五萬金幣」吳家也出手了。

「六萬金幣」「七萬金幣」「八萬金幣」「九萬金幣……..」

周圍的世家都出手了,短短時間,兩顆凝血丹就被拍出了天價,有了其他人的加入,筱若馨就沒有在出手了,而是安靜的看著熱鬧。

不過普通世家沒有隱世家族厲害,最後凝血丹還是被皇甫家拍走了。

接下來的回玄丹,升玄丹,生肌丹,都被四樓其他隱世家族拍走了,特別是生肌丹,居然拍出了五億金幣,是被歐陽家拍走的。

「各位貴客,今日的重頭戲來了,是大家夢寐以求的洗髓丹,不止能夠洗精伐髓,更是能改變根源,所以價格方面也就高,老規格,價高者得,一億金幣起拍。」

如煙越說越興奮,其實之前她就去找了未老,問問能不能幫她求得一顆,但是被未老拒絕了,這個東西要是上了拍賣會,那裡是自己能夠拍到的,不過今日能夠靠近看一眼也值了。

如煙剛報出價格,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氣,一億金幣呀,那不是小數目,夠一個大家族幾輩子的開銷了,現在兩顆洗髓丹就這個價格。 更何況這一億金幣還是起步價,筱若馨太震驚了,沒想到兩顆洗髓丹如此值錢。

可是就算是如此的高價,還是讓所有人都蠢蠢欲動。

「兩億金幣」「三億金幣」「六億金幣」

正當三樓一些世家叫的正歡的時候,皇甫家那個老者又開口了,直接就是提高了三億金幣,讓三樓一些世家不敢有別的動作。

吳家原本因為神器,已經去了半個家底了,所以皇甫家的人報出六億金幣的時候,就放棄了。

可是霍家不甘心,前些日子跟吳家結下仇,如果今日沒有得到這洗髓丹,那麼霍家勢必會輸給吳家,所以今日不管花多少錢,都要將這洗髓丹拍下。

「七億金幣」霍家那個少年又開口了,他們普通的世家,根本就不能跟隱世家族的人比,但是面子也不能丟。

有了前一次的教訓,皇甫家的老者也沒有施壓,只能是不甘的繼續報價「八億金幣」

「十一金幣」皇甫家族旁邊的包廂開口了。

十一億金幣呀!這可不是小數目呀!就算是一個世家,都不一定有那麼多的金幣呀!

「原來歐陽家也在呀」皇甫家族的老者語氣很不好。

「怎麼說皇甫五長老都來了,我們歐陽家怎麼能不來呢?再說了,今日南宮家族的拍賣會也邀請了我們,今日拍賣的又都是絕跡的丹藥,我們歐陽家怎麼能錯過,是吧?軒轅二長老。」

歐陽家的七長老有些不經意說出這番話。

「可不歐陽七長老說的對,就連慕容大長老都來了,何況今日南宮家如此大方將丹藥拿出來拍賣,就算是我們這些大家族,也是沒見過的,今日算是長見識了。」

這些大家族的長老個個都是人精,原本之前沒有暴露身份的大家族都被他們這三言兩語都暴露出來了。

「皇甫五長老,軒轅二長老,歐陽七長老,既然南宮家如此大方,我們也不能讓人家失望,眾所皆知,南宮家是最為公正的,價高者的,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十五億金幣」

慕容大長老根本不想跟他們周旋,既然都暴露出來了,就沒必要隱藏,原本聽說南宮家有洗髓丹拍賣,就感覺很好奇,他們居然沒有藉機獨吞,反而拿出來拍賣?

雖然有些疑惑,但是還是很相信他們不敢作假,十五億金幣對於慕容家不算什麼,能夠拍下這兩顆珍貴的洗髓丹多少都值得。

「這種好東西,我們軒轅家怎能放過,二十億金幣」

軒轅家原本沒打算這麼早出手,來的時候就做好準備了,既然要玩,就玩大的。

「原來這些隱世家族如此有錢呀?」

筱若馨摸了摸自己下巴,有點咋舌,太可怕了,這些隱世家族的錢都是大風刮過來,家底如此豐厚呀!??

「丫頭,不要小看這些隱世家族,他們都是上千年的歷史了,家底肯定很豐厚,這些錢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九牛一毛,所以丫頭不必太在意了,繼續看戲吧!」 也對,這些隱世家族都有上千年的歷史了,家底怎麼說都是非常的豐厚。

不過這些大家族玩的也真夠大的,居然都是五億五億的加,太不可思議了。

「二十五億金幣,錢財乃身外之物,能夠培養出兩個天才,花多少都在所不惜」軒轅二長老再次出價。

「軒轅二長老說的對,我出三十億金幣,畢竟天才是無價的」歐陽七長老也再次加高價格。

其實就算是洗髓丹在如何的珍貴,也不值得這個價格的,已經超出原本價格的範圍了。

「隱世家族就是隱世家族,這花錢跟燒紙一樣,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龍韓樺咋舌了,就算是國庫,一時半會都拿不出三十億金幣來,這個隱世家族卻一點也沒感覺。

「嗯,那是,上千年的歷史,不是扮家家酒那麼簡單的,我估計這價格還會在往上翻一翻的」筱若馨聽著這價格越來越高了,那眼睛里滿滿都是笑意。

靈越跟玲瓏也是滿臉的笑容了,他們是小姐開心了,他們就開心了,昨日還因為資金的原因犯愁,今日就一切搞定了,三十億金幣呀,哪的多少錢呀。

「三十五億金幣,這種事怎麼能少了我,雖說我們皇甫家沒有你們家族底蘊豐厚,但是天才的事情,我們還是要爭取的。」

皇甫家突然換人了,不在是先前那個老者,而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不過能夠在這些前輩面前說話,看來這個地位不低。

冷兮雪跟冷落塵也來了,他們在二樓屬於自己國家的包廂里,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機會拍到。

雖然他們也是一個大國,但是還是比這些隱世家族差太多了,就算他們在怎麼想要得到,都沒有那個底蘊跟這些家族對抗。

「哥,父皇讓我們一定要拍到,可是如今我們什麼也沒拍到,這如何是好?」冷兮雪有些著急了,原本他們在父皇那就不怎麼得寵,如今又將父皇安排給他們的事情沒辦好,只會更加麻煩了。

「這些隱世家族的出現,是誰也沒有預料到的,就算是我們用盡國庫里的錢,都不夠,而且這些人我們一個也不能得罪,只能暗中想辦法找出那個煉丹師了」

冷落塵雖說也很著急,但是還算冷靜,知道現在不是好強的時候,這可是拍賣會,價高者得,雖是這麼說,但是就算被他們拍到了,能不能安全帶回去還不好說。

到最後反而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這種事發生了還不少,再笨的人都也要有所防備。

既然有了兩顆洗髓丹,那麼絕對有第三顆,第四顆,甚至更多,那為何不直接查查這洗髓丹的主人是誰呢?

「哥,你真的記得有這個煉丹師嗎?如果沒有,父皇一定會怪罪下來的」冷兮雪還是不放心。

「雪兒,你還是想的太簡單了,如若這兩顆洗髓丹這被我們拍到,我們有能力將它帶回去給父皇嗎?這些隱世家族會放過這筆賣賣嗎?」 冷兮雪聽了冷落塵的話,也明白了,今日他們根本不可能拍到洗髓丹,就算拍到了,也帶不回去。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看著那越來越高的價格,冷兮雪有些著急的問這。

「我們什麼都不做,看著就行」

冷落塵沒有看她,而是看向下方台上如煙旁邊的瓷瓶。

「為何?」冷兮雪再次問道,可是這次沒得到回應,有些無趣。

現在洗髓丹的價格已經上了一百億了。

四個隱世家族還在爭搶,那個價格是越來越高了。

一百億金幣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是一個國家,幾十年都不一定能有這麼多了,四個家族裡,就數軒轅家最有錢,就算是一百億,還是能吃得消的。

「一百一十億金幣」軒轅二長老有些得意喊出來。

其他三個家族就算在不甘心,也不得不放棄,原本來是想要看神器,突然接到有洗髓丹拍,沒有準備多少。

「一百一十億,還有沒有人繼續出價?」

如煙有些激動,她還沒主持過如此高價的拍賣會,今日能夠主持競拍洗髓丹就很讓她激動,現在居然還拍出如此高價呀!

「既然沒有人在加,那麼洗髓丹已一百一十億金幣被軒轅家族拍的,那麼今日的拍賣會也到此結束了,請拍到寶物的貴賓到後面包廂領取。」

如煙等了一會兒,見沒人理會,就宣布了。

今日的拍賣會也落幕了,一些拍到東西的客人朝著後面包廂而去。

筱若馨他們五個人一直都在包廂里,看著下面越來越少的人,心裡是特別興奮的。

不一會兒,未老就進來了,手裡還帶著一張卡,眼睛笑的都快成眯眯眼了,一個臉就像是菊花一樣。

「小丫頭,你就是我的福星呀,這是今日你丹藥拍賣所得錢,老夫都將它們都存在這張卡里了,這樣你也方便使用,丫頭,我代表南宮家族謝謝你,他們也不會知道那些丹藥是你的,我會對此保密的,你大可放心,這個你收好,老夫就先離開了,省的有人懷疑。」

未老將自己手中德卡,遞到了筱若馨的面前。

筱若馨認真將他的話聽了進去,伸手將那卡接了過來,那卡顏色是黑色的,不要小看這卡,還是身份的象徵。

這種卡分為三種顏色,黑卡是最為最貴,然後是金卡,一般是一些家族天賦很好的弟子才有,然後是紫卡,一般是一些世家的子弟,就跟現代的信用卡銀行卡是一個道理的。

筱若馨之前在龍韓傲那裡見過這黑卡,那個時候龍韓傲還想要給他用,不過被她拒絕了。

沒想到今日自己也得到了一張,就算是謝老,也只是金卡,他還是九天學院的老院長。

「丫頭,看來日後你就是南宮家族的上賓,看來收服第一個家族成功了,那個啥?」謝老笑眯眯的說著,不過說到後面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有事相求。

「您就放心吧,我都給你準備好了,比今天拍賣的還要好」筱若馨知道他想要什麼,自己也早就給他準備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謝老聽見自己也有份,高興極了,連說了兩個好。

等下面的人走的差不多了,筱若馨他們也離開了,直接回到原本那個莊子去了,至於在拍賣會發生了什麼,都跟她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回到莊子,龍韓樺又往後山跑去了,謝老卻一直跟在筱若馨的身後,眼中滿滿是期待。

筱若馨有些無奈,只能從空間里拿出一個空間戒指,放在了謝老的面前道:「喏,這是給您準備的。」

「哈哈哈,還是小丫頭心疼老夫」謝老笑眯眯的,一邊說一邊將神識探了進去,一看,震驚住了。

「這….這…..丫頭…….」

「謝老,這是你應得的,這些年來,您辛苦了,你對小姨的心,我是知道的,但是因為我,你無法去爭取,這些是我的一點心意,如果你不當我是外人,就收下吧!」

這個空間戒指筱若馨早就準備好了,雖說九天學院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建立的,不過那是謝老這麼多年的努力,說沒有感情是假的,所以她就多準備了一點,讓九天學院夠用。

謝老眼睛有些濕潤,這是感動了,這個丫頭,一聲不吭,卻準備了這麼多的東西給自己,讓他怎麼能不感動呢?

「好,好,好,丫頭長大了,那老夫就不推辭了,謝謝丫頭,那老夫就先回學院了」

謝老摸了摸筱若馨的頭,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就準備先回學院了,將這些丹藥安排下,給丹院的長老研究,看能不能研究出丹方來,這樣日後的大戰也有了一些保障。

「好,我跟韓樺晚點趕回去,他想要在後山在訓練幾天,您老幫我關注下煜,閉關了這麼久,應該快出關了」

筱若馨也明白他為何那麼著急要回去,正好她也擔心龍韓傲閉關出來的時候找不到自己會著急,也交代了一下。

「好」謝老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靈越跟玲瓏跟在筱若馨的身後,去了書房。

到了書房,靈越將一個冊子遞了上去,說道:「小姐,這是你讓我們調查霍家跟吳家的消息,霍家跟吳家的弟子前兩天在城外不遠的森林裡歷練時,霍家弟子不小心將吳家的一個少爺給殺了,不過是吳家少爺先挑起的事端。」

筱若馨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手中的消息,聽著靈越所說的。

從消息上看來,霍家是個安分守己的世家,不是那種很喜歡挑事的,不過吳家就不一樣,吳家這些年來,占著有幾個弟子天賦不錯,無惡不作,經常欺負弱者,也因為這幾個天賦不錯的弟子,這些年也超越了霍家,更是不將霍家放在眼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