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糾結上萬軍隊圍攻他,只怕反而被全滅了。

至於高手的聯手攻擊,參考當年的獸族領、老版十八金花nv衛和聖都十字軍龍騎士的下場……

只要不涉及坑害老婆的事情,艾琳娜是不敢與地龍隨便撕破臉皮的。

細雨中,地龍大大方方地走了過來。

咦?剛才謹慎不得了的這個地龍,居然就這麼走過來了?艾琳娜驚訝。

步伐輕緩,但幾個邁步間已經走到了庭廊內。

沒有水印!艾琳娜注意到隱身術狀態的地龍走在乾爽的庭廊內,居然沒有腳印留下了。

猶如無數科幻粒子的突然出現,地龍的身影在公主殿下的桌前出現了。

金花nv衛領猛地踏前一步。

渾身金甲咔啦一聲爆響,披風猛地乍起,是她驟然間催起了全部實力的緣故。

傳說中地龍的威力她是深深知曉的,特別是在前次對地龍的大戰中,上一任金花nv衛全員覆滅,甚至劍聖和龍騎士也無一倖免,金花nv衛領早就深深忌憚。

就這麼突然讓地龍欺身到如此近的地方,怎麼可能不驚!

「不要緊,你忘了嗎?他是我請的客人啊。」艾琳娜倒是站起身,輕拉金花nv衛領的披風,提醒她稍安勿躁。

金花nv衛領滿懷敵意的目光在淡然自若的地龍身上掃視了半晌,才忿忿然回到了公主身旁。

不過,是公主座位旁邊,之前可都是公主座位后的,這種不放心態度相當明顯。

艾琳娜款款大方,毫無懼sè或緊張之sè,就這麼亭亭yù立著將手向方桌對面一揮:「大名鼎鼎的大地暴君――地龍安塔瑞斯對不對?如果對的話,請隨便坐啊。」

好厲害的nv人。

安塔瑞斯已經對男人的心理研究到一定程度了,聽得出公主殿下的話語中表面上是請坐,實際上暗含了bī迫的意味。

若你是大名鼎鼎的安塔瑞斯就坐吧。

若不肯做,就是名不副實啦。連坐的膽子都沒有的話,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意味是相當明顯。

地龍安塔瑞斯凝起十二分的小心,探知了周圍的魔法波動並仔細傾聽感受著頭上腳下的輕微震動,幾乎百分之百確認沒有什麼魔法陷阱或煉金伎倆埋伏后,才在桌前坐了下來。

艾琳娜將點心向前推了推:「招待不周,請別客氣。」

見地龍一時沒有反應,艾琳娜又接著說道:「難道你即便化為人身,也不習慣吃人族的東西嗎?」

「……」安塔瑞斯將目光在公主殿下臉上轉了兩轉,簡直都不敢相信這位公主殿下居然句句奪人。

按她的話語理解,若自己不肯吃東西,那可真的是丟了面子了,等於承認自己化形為人族也是徒有其表,僅僅是怪物的本質罷了。

不過,即便被這位公主如此句句強言,安塔瑞斯也沒有半點生氣。

這樣的nv子,才有資格為龍族繁衍後代!

特別是身為王者的我地龍一脈,原本就不需要那種嬌滴滴的王后。

強者,才能擁有魔獸界的地位。

而唯有強者與強者結合的血脈,才能確保代代繁盛!

於是,被公主殿下如此先聲奪人地出兩個下馬威,地龍反倒越來越覺得這位公主殿下對胃口了。

公主殿下話語輕鬆,周圍現突然出現男子的nv侍衛們卻緊張的不得了。

雖然看公主殿下與金花nv衛領都沒有呼救要求幫忙,侍衛們不好上前,但一個個也緊張兮兮地圍攏在附近。

但是,皇宮中、特別是公主的後宮中出現了不認識的男人,而且是侍衛們未曾察覺分毫的情況下,甚至是出現在了最寶貴的公主殿下休息的庭廊內,這可是天大的事情!

已經有人急報老皇帝去了,一陣jī飛狗跳般。

「咖啡?果汁?還是清水?」艾琳娜以東道主的模樣招待地龍。

「……我想喝點雨水,你能幫我倒上一杯嗎?。」地龍有點調侃般地、似乎僅僅隨口說道。

其實,這是話鋒的反擊。

若挑選公主殿下指出的任何一種水品,說不定她會說出什麼新的下馬威話語。

但地龍偏偏不按照公主的思路,卻又沒有偏離話題,僅僅是將問題拋回了去。

「哦?你喜歡這樣天然的無根水啊?」艾琳娜聳了聳肩膀:「好啊,如果你喜歡,不過如果喝壞肚子可別說我們萊雅待客有虧啊。」

話音出口,公主殿下將秦箏推到一側,將手邊的一個空杯子向前啪地一推。

空杯子被推動的度飛快,轉眼間就到了桌邊,眼看瞬息后就要跌落地上。

地龍將手一攔,擋住了杯子。

艾琳娜挺失望的模樣,哀怨道:「怎麼沒有點高手的動作?」

地龍一愣。

「即便不能用眼神或氣勢讓杯子停下來,最起碼也是吹口氣把杯子停住吧?」 重生之萌狐巨星 艾琳娜相當哀怨地看著地龍,似乎在責怪他不認真對待:「你不是傳說中的大地暴君嗎?攔住杯子還要用手?」

「……」即便是地龍,也不禁啞然失笑。

金花nv衛領在旁也感覺到氣氛一送。

始終進bī地龍,可能他更加謹慎。始終退讓地龍,可能會讓他得寸進尺。

一張一弛,用兵之道。

「好吧,我就露一手給你瞧瞧。」看地龍還是沒有什麼反應,艾琳娜似乎玩心頗大,一揮手猶如召喚一般,庭廊外飄落的細雨猶如收到勒令,驟然凝聚成半人高小龍捲風,唰唰旋轉著進入了庭廊內。

但沒有什麼颶風相伴,這些雨水相當聽話地旋轉著凝集到地龍手中的水杯內。

rou眼可見的旋轉中,最後一絲水體轉入杯內,幾下旋轉,凝住不動。

靜靜的杯中水,晶瑩透亮,一點也看不出是雨水模樣。

「喝吧喝吧,這樣就不怕我下毒了。」艾琳娜啪地一拍手,笑著向桌對面的地龍說道。 第2o1章(中)先,言語jiao鋒!(2)

「……」夠狠的諷刺啊。

即便是安塔瑞斯,也忍不住眉頭一挑。

金花nv衛領在擔心之餘,心中也是一陣爽意。

地龍居然擔心一名弱nv子下毒,雖然合情合理,但堂堂名頭卻是難以堪負了。

而且公主殿下還是隨口、隨意的模樣說出來的,如果地龍翻臉的話,還真的是太沒面子了。

敢這麼當面不帶髒字地諷刺大名鼎鼎的地龍,也只有我們的公主殿下才能做得出了。

不過,殿下真的安全嗎?

金花nv衛領拳頭始終緊握,渾身的武技力量仍在凝聚不敢放鬆。

她還是擔心地龍會做出什麼為強者身份所不齒的事情。

其餘十七名金花nv衛已經重新回到了附近,礙於不敢打擾公主殿下,就在庭廊周圍與侍衛們一起翹看著。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個胖子是誰,但能悄無聲息地進入萊雅皇宮,絕對實力堪與劍聖級別比肩,甚至可能猶有過之,所有人心中都捏了一把汗。

而且,她們從金花nv衛領的披風就可以看出:

那件金sè的披風,已經猶如一塊鐵板般緊繃了許久,絲毫沒有任何綢布的飄逸感。

稍懂武技的人都知道,金花nv衛領現在是百分之一百二十地戒備中。

隱約猜到胖子就是地龍安塔瑞斯的幾名金花nv衛,暗地裡緊張得將拳頭握住,金鎧手指甲胄出咔咔響的摩擦聲。

但所有人心中都有種驚嘆:

從沒見過如此鎮定的皇族啊!

有哪個身居高位的人不怕死?越是高貴越是珍惜自己的xìng命。

哪怕是當今殿下,在當初希維閣下猛敲公主寢宮的防護魔法壁時,也驚得四處1uan竄不是?

公主殿下居然就這麼直面不之客,而且一副大大方方的東道主模樣啊。

雖然遠遠聽不到公主殿下在說什麼,但所有人都看的出來,公主殿下款款而談,而對方似乎被壓制住了。

我萊雅公主殿下果然最厲害了!

圍觀中的nv侍衛們簡直成了追星族。

實際上,在與地龍對坐的yù米,簡直就冷汗直流啊。

自從到了這個世界,也沒有見過如此謹慎的高手啊!

用話語擠兌了這麼半天,地龍還是沒有爽快地喝上一杯雨水。

這要是毒酒計,都沒有得逞的希望啊。

艾琳娜覺得自己似乎基本摸清了地龍的xìng格。

謹慎小心、為了得到勝利不擇手段,但很多時候又特別注重身份。

稍微有點矛盾的感覺。

不過,這種謹慎小心就是在他成長為強者的過程中養成的吧?

魔獸類強者,成長起來的環境是過人類想象的艱難。

按照之前自萊雅皇家藏書中取得的歷史典籍記載,當年龍之谷是一派混1uan的怪物橫行之地,弱rou強食是最好的描述。

地龍安塔瑞斯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橫空出世,接連降服幾大魔獸統領,統一了龍之谷。

據不知名考證,地龍是從幼龍階段開始在龍之谷成長的。

可以想象,地龍需要多大的謹慎和小心,才能在自己不夠強大的幼年期,逐漸吞噬較弱者,繼而強化自己不斷提升。

想到這,艾琳娜倒是釋懷了。

「抱歉,我說的有些重了。」艾琳娜又重新招了一杯雨水進來,填入了新的一個琉璃杯子中。

輕輕推遞,這杯水力度恰好地被遙推到安塔瑞斯一邊的桌沿邊上。

能夠坦然承認自己錯誤,並糾正錯誤的nv子?安塔瑞斯倒是有些驚訝。

地龍曾潛入人族社會很多年,接觸的各種人族和貴族也不少。這樣的貴族,特別是nv子,實在是太少見了。

實際上,地龍安塔瑞斯剛才不算有生氣,他更加關注的是艾琳娜控制水的能力。

在他的心中,父母的能力遺傳是育後代的重要參考。

如果這個nv子真的成為繁衍的配偶,也許後代也能舉杯控水的能力!

到那時候……就不只是地龍了!即便是同時成為之前曾偽裝的水龍,也毫不為過!

安塔瑞斯望向艾琳娜的目光越來越亮了。

艾琳娜倒是不知道地龍安塔瑞斯的想法,就覺得對方的目光似乎越來越bt……

要牽引話題,拖延時間,引向鮮花祭啊。艾琳娜心中不斷盤算,重新斟酌之前的計劃。

地龍安塔瑞斯把之前的琉璃杯端起,將其中的雨水一飲而盡。

還真喝啊……艾琳娜心中直撇嘴。

在另一個世界生活的經歷,讓她始終難以接受這種野水。

不過,對於地龍這種魔獸來說,別說雨水了,就算是沿著枯敗的樹榦上滴下的露水,甚至是泥濘沼澤的一小灘渾濁積水,也是可以飲用的。

啪――

地龍毫不客氣地將喝乾的琉璃小水杯一拋。

jīng工雕盞的萊雅皇家琉璃水杯,跌落身後的庭廊大理石地面上,摔得破碎紛飛。

遠處的侍衛將這種尖銳的聲音聽得真切,驚得都往前沖了兩步。

幸好遠遠望見公主殿下這邊沒什麼事情的樣子,才又剎住了身形退回去。

一直神經緊張的金花nv衛領的汗mao都炸了起來。

就在她幾乎綳不住就要襲向地龍時,一個清脆的呵斥聲響了起來:「賠我!」

萊雅的公主殿下正柳眉倒豎地指著地龍身後,對著這位強者嗔怒道:「公爵家過年也沒有餘糧,你這麼糟蹋東西,可要把金幣賠出來。」

「……」安塔瑞斯相當詫異地望著對面的公主殿下。

真是難以理解,這樣的拋酒杯動作難道不是人族中雄xìng帥氣的表現嗎?

地龍記得很清楚,他親眼見到酒館傭兵如此做,深得當場的酒館侍nv的青睞的。

「要賠錢?」地龍相當難得地問道,語氣很不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