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為首的黑衣中年,霸刀宗宗主,亦是眸光一凜,露出冷笑。

他腦中已經出現了對手被斬殺的畫面。

可憐一個大好少年,天賦卓絕,卻要夭折,不過也是活該,誰讓對方得罪自己的點呢?

可就在這麼想著的時候。

「嗯!?」

霸刀宗宗主眼神一動,突然察覺到一抹異樣,旋即雙眼一瞪!彷彿看到了什麼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且不止是他,場上所有的高手,都感覺到演武場上,多了一股本不該出現的力量。

「這難道是……術法!」

感應到那股突然多出來的元氣波動,所有人眼神一凝,接著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攻擊加速!」

只聽一聲清喝,刀光斬落之際,那白衣少年身上突然出現了一股旋風!

「嗚——」

風聲呼嘯,對他本人毫無影響,卻讓他化為一道幻影,如被狂風吹起的落葉,一下子飄到了刀光之外。

「居然躲過去了!」

說時遲那時差,人群猛然驚呼,卻只是發生在一瞬間的事情。

錯嫁之王妃霸氣 霸刀宗弟子怒吼出刀,刀光將落——便見旋風忽至,葉天整個人拖出一串殘影,避開這一擊,然後就消失了!?

「在那!」

不,他並沒有消失。

台下一名中年武者伸手一指,卻見那殘影忽閃而至,已殺到李飛揚身側。

而這個時候,李飛揚暴怒一擊,氣力用盡,根本沒時間反應!

「吼!」

反倒是葉天,突到近前,猛力一擊!使出《降龍十八掌》中的「突如其來!」

這一掌並不是什麼威力極大的招式,但勝在速度夠快,幾乎是出手的瞬間,便打了李飛揚身上。

「噗——」

後者當即慘叫,被凌空擊飛,人沒落地便是一口老血吐出,雙眼之中滿是驚恐!

「神龍擺尾!」

而就在這時,又一道聲音響起。

竟在他剛剛起飛,還沒飛遠的時候,又是翻身一腳,狠狠地踹在了他的小腹。

「噗——」

小腹劇痛,胸口一門,又是一口鮮血。

「飛龍在天!」

然而還沒有結束。

這一腳踢了個四十五度角,讓本該飛遠的李飛揚,直接斜向上天,劃出一道高高的拋物線。

與此同時,右腳剛剛落地的葉天,雙足一壓一彈,整個人飛天而起!

雙掌猛擊下方,使出一招「飛龍在天」,「吼!」只聽一聲龍吟,兩條金龍齊出,狠狠地撞向李飛揚的胸口。

「不好!快用法寶!」

這突如其來的劇變讓人反應不及,但霸刀宗宗主,那名黑衣中年,還是下意識提醒了一聲。

飛在半空的李飛揚也是從劇痛中驚醒,勉力調動一股真元,往胸口彙集。

「轟——」

一聲悶響,金光萬丈。

胸口防具被激發,釋放出的力量形成一個堅固的金色光罩。兩條金龍打在上面,瞬間消散,化為虛無。

「砰~」

一息之後,才見一具身體從半空中摔落,宛如一捆敗絮。

「呼。」

看到這一幕,台下的霸刀宗弟子,以及支持李飛揚的觀眾,都是齊齊鬆了口氣。

而王胖子等人,江少,以及網路城的玩家和觀眾,則是憤然嘆息!

這一招,好氣啊!

原本是絕殺的機會,居然……

「哎!」

失落的心情化為一聲悲嘆,不過卻絲毫影響不到葉天。

擂台上,一波三連擊打完,身體頓時傳來一陣虛弱感,這是內力不濟的表現,從半空中落下來的時候,縱使對手倒地不起,他也無力追擊。

而且這一記飛龍在天……勁使得有點大,把人打到百米開外去了,在不用《凌波微步》的情況下很難追上去補刀。

再加上對方明顯帶著一件王級以上的防具,還是算了。

深吸口氣,葉天飛快調整,真元在體內運行一圈,奇經八脈再度充盈。

「可惡……你該死!」

而這個時候,對面的李飛揚也緩緩站起身來,狠狠地擦去嘴角血跡,眼神像惡狼一樣緊盯著葉天!

畢竟是差了一個大境界,這波三連擊並沒有徹底將他擊潰,尤其是第三招致命一擊還被擋下來了,僅僅是臟腑震動,受了些內傷,不至於太影響戰力。

甚至於,在激發獨門秘術的情況下,戰鬥力反而會再度飆升!

他也的確是這麼做,在起身之後,體內一股股真元已經狂暴起來,胸中怒火噴薄,卻並未散發出去,而是化為一道道赤紅的能量,將真元之水燃燒!

「轟——」

一聲悶響從身體里傳出,熾熱的溫度瞬間燃遍全身。

李飛揚彎曲的身體緩緩直起,死死盯著前方葉天的身影,一字一頓地吐出三個字:

「怒。」

「焱。」

「訣!」

一字比一字重,當話音落下的瞬間,雙臂向後,整個人仰天怒吼!

緊跟著就看到,他的身體周圍,竟燃起了一圈烈焰!

不——

那不是烈焰。

是燃燒的真元之火!

形似火焰,實為透體而出的真元!

「糟了糟了,是霸刀宗的秘術『怒焱訣』!那小子完蛋了,此乃霸刀宗絕學,一經施展,戰鬥力暴增五倍!又是化靈境打凝山境,那小子絕無倖免之力!」

有觀眾臉色一變,道破虛實,明顯認出了這門秘術。

「好!!!飛揚師兄使出《怒焱訣》,定能殺了那小畜生!」

霸刀宗方陣,則是再度興奮起來。

原本剛才就沒有太過擔心,因為飛揚師兄是帶著兩件鎮宗法寶上的擂台,又領先一個大境界,怎麼可能會輸?

只是可惜,他不應該施展秘術,憑深厚的內力碾壓就是,此時秘術一用,即便獲勝,下一場也不可能再參加了。

「葉子!用兵器啊!你不是剛選好兵器么?為何不用!?」

場邊的王胖子三人,則是急得跳腳,附近的議論聲他們都聽到了,很替葉天著急。

「笨蛋!」

正前方高台上,白面小書生也是板著臉罵了一聲。

好不容易遇見個有趣的傢伙,怎麼是頭蠢驢?

激將法用過頭就算了,還不用兵器,真當自己是天之驕子?

「……」

可一旁的江雲飛和江老太爺,卻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兩人都沒說話,卻是眉頭一緊,越看越覺得不對。

要知道,這擂台比武,是允許用兵器的,怎麼那小子赤手空拳就上去了?

如果是藏在儲物戒中,也應該用出來了才是,難道拳腳功夫能與刀劍相提並論?

怎麼想都想不通。

尤其是那小子看著也不像蠢人,為何會情願放棄使用兵器的權利?

「……術法!」

兩父子眉頭緊皺,突然眼睛一瞪,想到了什麼,彼此對視一眼,都是感應到了擂台上重新聚集起來的元氣波動。

隨後一臉恍然。

「禁術!你快用禁術啊!本少爺昨天才給你的,你為何不用?」

對面的江少卻不知道這些,已經是跳起來怒吼,彷彿不是葉天在比武,是他在比武一樣。

網路城的觀眾自不必說,剛才直播鏡頭已經切到那些說出關鍵的人身上,因此他們也都意識到,葉天是赤手空拳在戰鬥。

心中正自驚疑,隱隱想到了一款遊戲,盯著屏幕的眼睛充滿期待!

而擂台上,葉天也並未讓他們失望。

「殺!」

在李飛揚大喊一聲,提刀殺來的同時,低喝道:「遲緩大法!」

「咕咚咕咚~」

只見前方地面上,李飛揚殺來的路徑中,擂台突然一軟,出現了一片泥地。

李飛揚沒發現這一點,「哎呀!」

暴怒之中突然一聲大叫,竟一腳踩空,整個人絆倒在地。

「魔法神箭!」

「惡咒附身!」

「聖靈佑佐!」

緊跟著,三道元氣波動,先是一道閃電從天而落,準確地劈在李飛揚身上。

隨後,「滋滋滋滋滋——」

一根血色骷髏杖在他上方搖晃,傾灑出一片片紅色血霧,融入他的身體。

再然後。

一個金色聖杯出現在葉天頭頂,傾倒出一汪聖水。

聖水如此,葉天精力暴漲!彷彿渾身充滿了力量!

反觀對手,卻因那一片血霧,身體猛一陣虛弱。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六脈神劍!」

葉天原地不動,並指成劍。

「BIU!BIU!BIU!BIU!BIU!」

少商劍,商陽劍,中沖劍,關沖劍,少沖劍,少澤劍!

六種劍氣輪番使出!

化為紅橙黃、藍綠紫,六種顏色的劍波,朝李飛揚激射而去!

「啊——」

然而,後者正處於暴怒之中,在秘術的加持下,攻擊力暴增!防禦力卻驟劍!

突然被絆倒,一時間哪裡來得及防禦?

匆忙揮刀擋了幾下,被打得哇哇大叫,趕緊催動防具,用防禦罩罩住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