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直接拒絕了段天滄。

一時間場面中是噓聲四起,畢竟段天滄可是絕世天驕,以後可是有很大機會成為名劍宗的掌舵人的。就算成不了新劍皇,至少也能入名劍宗的長老層。

段天滄如此好的條件和背景,對於天武大陸所有武道聖地的女弟子來說,可都是最佳的良配類型了。

就算是暫時不答應,但也不至於直接斷了這條路。好歹再看一看再說啊。

要知道,似段天滄這麼好條件的年輕男子,可實在是太難找了。

段天滄也是一愣,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向來都是別人簇擁著他,他一生中都是鮮花和掌聲,可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直接的拒絕過。

這讓他感覺很難接受。

「芊玉小姐,我一定會得到你的人!」

段天滄非常堅定的說道。被芊玉這麼一拒絕,他想要得到芊玉的心,卻是更加的赤熱了。

芊玉說道:「你還是不要痴心妄想了,我的終生大事,只能是我家宗主說了算。」

芊玉指了指另一邊淡定從容的鹿羽。

「原來姓鹿的這傢伙,是你們的宗主。看來你們都不是大道蒼生門的人了。」

名劍宗的人紛紛醒悟過來。

他們也真是不得不羨慕鹿羽,居然坐擁這上千的絕代美人。關鍵的是,看眾美人的樣子,對鹿羽非常的愛戴。就比如芊玉,將自己的終生大事,都讓鹿羽來做主。

「鹿宗主是嗎,我想要追求你門下的一個弟子。」

段天滄將焦點集中在了鹿羽的身上。

對於鹿羽,他有一種天然的優越感。探查之下,鹿羽連個人王都不是。似他這樣的大成人王來找鹿羽索要一個門下弟子,可以說是非常給鹿羽面子了。

如果不是看在芊玉的面子上,他才懶得和鹿羽這種人尊廢話。

鹿羽識相的話,就該趁機攀附上和他的關係。須知他段天滄在名劍宗的地位非同小可,如果有他幫著鹿羽說話的話,那鹿羽之前出言冒犯他們名劍宗之罪,可能就一筆勾銷了。

他相信鹿羽能掂清這個利害。

「要追求我家芊玉是吧?」

鹿羽這才淡淡然的回頭,輕飄飄的打量了段天滄一眼。有一種家長,審視上門求親者的感覺。

「你條件太差了,我看不上啊,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鹿羽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沒把眾人給嗆死。

鹿羽居然更直接的拒絕了段天滄,而鹿羽給出的原因竟是,段天滄的條件太差! 嘩!

全場都嘩然了。

不僅是名劍宗的人坐不住了,連大道蒼生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段天滄是誰,那可是名劍宗的第一天驕啊!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大成人王,就算是放在整個天武大陸來說,也都是非常厲害了。

而考慮到他以後可能執掌一方武道聖地的名劍宗,那段天滄的前途就更不可限量了。

但是這麼一顆璀璨的明星,到了鹿羽的口中,居然是條件太差?

連段天滄的條件都差,這真是太誇張了!

鹿羽的眼光也太高了吧!

「鹿羽!你敢看輕我!」

段天滄瞬間就拔出了自己的劍,指向鹿羽。

「混賬!姓鹿的,你居然敢輕蔑我們名劍宗!」

烏穆長老等人也都是發作,一副要將鹿羽撕成碎片的感覺。

蒼梧真人的臉沉下來,說道:「你們名劍宗也太霸道了吧,鹿公子不過是發表一下自己的見解,你們就要拔劍相向,難道還不讓人說話了,看不上段天滄就看不上,這很正常。你們如此咄咄逼人,真當我們大道蒼生門沒有脾氣嗎,鹿公子可是我們大道蒼生門的貴客。」

大道蒼生門這邊是力挺鹿羽。

名劍宗那邊還真不好再繼續發作了,畢竟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鹿羽看不上段天滄,這只是小輩之間的談話。要是他們名劍宗抓著這個不放的話,倒顯得自己太看重鹿羽了。

「哼!」

烏穆長老重重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鹿羽,我記住你了!」

段天滄深深的說道,那眼神中閃過一抹煞氣

對於他這種心性的人來說,鹿羽一句話得罪了他,他可就將鹿羽當作是敵人了。

他這話一出,很多人都感受到一種深切的寒意。

名劍宗眾弟子對段天滄非常了解,知道段天滄有仇必報,是絕對不會吃一點小虧的。

被段天滄盯上了,他們都為鹿羽捏了一把冷汗。

鹿羽這下有苦頭吃了。

然而接下來鹿羽的一番話,卻是差點讓他們直接噴血了。

鹿羽淡淡的說道:「能記住我的名字,乃是幾輩子的榮幸。」

「混賬!我要殺了你!」

段天滄對著鹿羽大喝,幾乎就要出手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段天滄也不冥想也不修鍊了,那眼睛中只是緊緊的盯著兩個人,就像是狼一樣。

一個人是芊玉,還有一個人是鹿羽。

那看向芊玉的眼神中,充滿了佔有的慾望。而看向鹿羽的眼神中,則是充滿了仇恨。

所有人都知道,現在段天滄是因為有大道蒼生門的諸位長老坐鎮,才沒有動手。一等尋到機會,那肯定就要殺了鹿羽,然後搶了鹿羽的女人。

越是接近丹神谷,天地間所充斥的天地靈氣便越是濃郁,洞天福地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地面上生長的天材地寶也越來越高級,當然了,所能見到的奇珍異獸也越來越頻繁。

彷彿是逐步進入到仙境。

讓人內心油然生出感慨,天武大陸上還真的有這麼神奇的洞天福地。

不過大道蒼生門的人在得到了鹿羽的提醒,都知道這洞天福地都只是人為的。是丹神谷的高級丹藥餵養了大地。

這讓大家的心裡感覺怪怪的。

丹神谷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城堡,周圍乃是一排排的參天古樹,彷彿是一個個綠巨人,將這片天地給圍繞起來。

這些古樹上釋放著點點的綠光,讓人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這星星洒洒的綠光團,隱隱形成了一張天然的大網,將丹神谷給守護起來。

「不用說,又是丹藥之效。」

大道蒼生門的弟子們內心閃過一個想法,不得不感慨絕世丹道的神奇。

丹神谷的面積而大,有如是一個王國。而只有親身來到這裡,才知道原來丹神谷的背面居然還有一片煙波浩渺的大丹聖湖。

大丹聖湖籠罩在一片神秘的霧氣之中,看不真切,只知道面積比之丹神谷還要大。

一踏足到丹神谷,就會被丹神谷中的情況所深深吸引。

因為丹神谷中,有著上百個爐鼎一字排開,非常的壯觀。

這些爐鼎都是不熄滅的,一直燃燒著火焰。有冉冉的煙霧,還有濃郁的香氣,自上百個爐鼎中一起飄蕩出來。

聞到這些丹藥香味,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眾弟子的身體在勃發,人王的元神在聚力,人皇的大靈識也彷彿沐浴在陽光之中。

真像是來到了仙界。

「聽說丹神谷的上百個至尊爐鼎,幾千年都沒有熄滅過,可以說是世間的奇觀了。如今一件,真是名不虛傳。」

眾人為眼前上百個至尊爐鼎所吸引。

不過丹神谷中最為引人注目的,要算是一旁的大光明塔了。

大光明塔說是說一座塔,實際上堪比一座神山。

塔有千丈之長,覆蓋上百畝,一共是九層,每一層都是神光閃動,光霞纏繞。

人置身在大光明塔之前,會油然升起一種渺小的感覺。

「世間竟有如此神奇的法器!」

眾人感慨不已。

早就聽說過,丹神谷的開創者左媚仙子傳承有丹神老人家的兩大至寶,一件是三味魔火,還有一件便是這大光明塔。

大光明塔本身乃是法寶,當年也曾跟隨著丹神作戰。後面大光明塔被立在丹神谷,便沒有再收回去了。

婚情告急:休掉國民老公 大家看到了大光明塔,似乎能感受到當年丹神的霸世威嚴。

大光明塔的頂上,可以看到有一片幽藍的至尊火焰隱隱的冒出來,這幽藍的至尊火焰帶著一種燒破天穹的氣勢。

也只有大光明塔才有資格承載這道至尊火焰。

不過此時至尊火焰似乎受到了什麼壓制一樣,整體在不斷的往塔中縮。這使得它的氣勢大打折扣。

就像是大光明塔在吞噬著這至尊火焰一般。

按照這個回縮的趨勢,也許過不了多少時間,至尊火焰都要被大光明塔給徹底吸回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這火焰,正是來自天魔域的三味魔火!

神秘的大丹聖湖,永不熄滅的至尊爐鼎,大如神山的大光明塔,慘遭吞噬的三味魔火,構成了整個丹神谷的奇觀。

這些,都是不朽的存在。 三味魔火的變化,使得整個丹神谷都發生了劇震。

不僅是大光明塔出現了間歇性的震動,整個丹神谷的地面,居然出現了龜裂。

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偉力,要撕裂著這片聖地。

霍總強寵:夫人,敢拒絕試試 周圍的氣息總能感受到一種紊亂的跡象,令人非常的害怕,這片場面究竟要變成怎麼一個樣子。

丹神谷迎來幾千年來最大的變故!

一場驚天劇變,就在眼前!

如果任由三味魔火熄滅,那丹神谷的根基將不復存在!

這不僅是丹神谷的損失,也是全天下的損失。要知道世間很多高級丹藥,都是出自丹神谷。

丹神谷這裡給天下人提供了十之八九的高級丹藥!

三味魔火是丹神谷的三味魔火,也是全天下的三味魔火!

此時在大光明塔之前,已是圍滿了很多人。

丹神谷有數千的女弟子都過來這邊了,至尊爐鼎那邊根本沒人待著了,全部都過來了。

丹神谷所有人都是露出無比擔憂的神色,大光明塔的劇變,讓她們非常的不安。

除了丹神谷的人之外,還有各地丹師工會的煉丹師也來了不少。

要知道丹神谷乃是丹道聖地,各地的丹師工會都是奉丹神谷為尊,很多丹師工會的開創者,更是出自丹神谷,以前本來就是丹神谷的弟子出身。

這次丹神谷出事,只要是得知了消息的丹師工會,就肯定要拍高級煉丹師趕過來。

所有來到這裡的煉丹師,看著大光明塔這情況,也都是惶急不已。

在大光明塔之前,他們這些高級煉丹師,也感到自身非常的渺小。

「之前左玉谷主心急之下,想要直入大光明塔,已是被大光明塔所傷!此時還在閉關療傷呢,形勢非常的不妙!」

「左玉谷主居然忘記了,大光明塔向來只有壽輪尚淺的年輕人才能踏足其中。如果不是年輕人,那定然要遭受大光明塔的反噬!」

「要想進入到大光明塔,只能是年輕人!」

「不過就算是年輕人,可也不能隨便進入其中!必須要實力非常強的大成人王,才能一路登頂!如果修為在大成人王以下,很有可能死在裡面!」

「就算是有再大的風險,也只能冒險進去!以前三味魔火旺盛時,我們可以直接從外面躍到塔頂,去取三味魔火來煉製丹藥。如今三味魔火既已被大光明塔吞噬進去,那我們就只能從大光明塔裡面進入了。」

「取出三味魔火!保住丹神祖師傳承給我們的火苗!」

「可惜蘇丹小師妹騎著金胎火貂在大丹聖湖中修鍊,沒有出來!不然讓蘇丹小師妹進入其中,那是再合適不過的!」

「是啊,蘇丹小師妹身懷火靈仙體,天賦異稟,後來居上,實力高絕,本來就是年輕一輩最合適的人選。」

「蘇丹小師妹不在,我們其他年輕一輩的師姐妹也要上啊,哪怕大家的修為都不如蘇丹小師妹!」

「此時大光明塔非常的不穩定,進去太危險了。等大光明塔穩定下來再進去不遲!忘記了之前莫少君師妹是怎麼受重傷的嗎。」

圍在大光明塔之前的那一片人群中,議論紛紛,顯得的非常的亂。

左玉谷主也不在場,沒有鎮得住場面的人,眾位煉丹師群龍無首,都拿不定具體的主意。

他們發現了大道蒼生門的到來,眼睛頓時一亮。

「是大道蒼生門的人!他們來了!」

「早就派人給路過附近的大道蒼生門的諸位同道報信求救了,就知道大道蒼生門的同道們不可能見死不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