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微笑的聆聽著,庫克當然不會以為這徽章就那麼簡單,馬克會長果然繼續說道:「這傳奇徽章其實關係到一個秘辛!」

「秘辛?」庫克端起了酒,一股芬芳立馬撲面襲來。

「是的,我們們傭兵工會也並不是只是存在與低級位面,我們們傭兵工會存在與所有的位面,哪怕是神界,而這傳奇徽章就是一個信物,一個在高級位面可以免試加入傭兵工會的信物。」馬克會長語出驚人。

「高等級位面也有傭兵工會?」庫克驚訝的問道,滿臉的不可置信。

「多稀奇,其實要講高層實力,傭兵工會是最強的,魔法師工會算個屁啊!」馬克會長沒好氣的說道。

「不是吧,魔法師可是很強的。」庫克搖頭說道。

「魔法師,不過是低級的元素控制而已,不說別的,到了傳奇級別,魔法師就一定強過戰士?」馬克反問道。

庫克一愣,隨後就明白了,傳奇級別的強者,不說鬥氣與魔力,就說身體素質,戰士好歹消耗完鬥氣之後還有強悍的肉體,而魔法師一旦魔力消耗完畢,根本就不是一個戰士的對手,更別說傳奇級別的弓箭手一類的了。

「魔法師工會也不過是在低級位面稱王稱霸,在神界,魔法師根本就是最低級的職業,因為在神界,絕大部分的人都有各自信仰的神,而魔法師工會就比較悲哀了,火系有火神管轄,水系有水神管轄,能夠管理的人太多了,所以魔法師工會在我們們眼裡就那麼回事,而我們們傭兵工會怎麼說呢,只是一個平台,但是這平台還真不能沒有,各種任務,各種材料的需求總要有渠道發布,求購吧,所以傭兵工會在高層位面,實力還算不小的了。」馬克會長灌下一口酒,是的,一口就幹了。

庫克還真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些秘辛,庫克很好奇的問道:「那麼傭兵工會能夠與上層聯繫?」

「怎麼不能,別以為就神殿那些傢伙有辦法,我們們傭兵工會照樣有那個能力!」馬克會長狐疑的看了庫克一眼,然後肯定的說道。

庫克到此就沒有多問了,庫克剛才想問有關魔紋師的情況,不過庫克發現這東西問的有些唐突,而且自己也不保證馬克說的是真的假的。

「庫克,你該不會以為這傳奇徽章我們們傭兵工會本身就有吧?」馬克看到庫克有些懷疑,眼睛一轉問道。

「不會是從上層傳送下來的吧?」庫克驚的坐了起來。

「呵呵,猜對了,這徽章其實不再是一個簡單的徽章了,還是一個寵物空間,兼顧一個儲物空間,並且這東西是唯一性,除了你自己,即使是別人拿到也沒有什麼作用,據說這是頂級的魔紋裝備。」馬克會長洋洋得意的顯擺到。

庫克這才仔細的查看起來,這一看果然是魔紋裝備,不過庫克也知道這徽章肯定不止馬克說的那些功能,當然庫克也不會追問,畢竟這是空間類的魔紋裝備,庫克有的是時間研究的。

馬克又與庫克閑聊了一會兒就離開了,馬克並沒有問庫克會做出什麼選擇,反正傳奇徽章已經送出去了,自己的任務就完成了。

庫克接下來還有的忙了,庫克要做的首先就是給自己的人一些警告,那啥我要擔任獵人工會的大長老了,魔法師工會也許不會滿yi,你們有什麼手尾的趕緊收拾一下。

這警告發給了獸人商會,男爵領地,還有一些相關的機構,當然庫克暗示的比較隱晦,沒有直接說。

最後庫克就玩起了消失,實在是庫克不得不消失,因為與魔法師工會的手尾不是一天兩天能夠理清的,就拿男爵領地來說,魔法材料與魔法師工會的交易,要結算金額,還有防備魔法師工會搞破壞。

庫克消失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梅凱帝國要進行春祭了,春祭是獸人一項重大的活動,主要是祈禱今年有個豐收年,這樣的重大場合庫克不得不出席,而在梅凱帝國,還是刺骨的寒風。

不過春祭不光是有祭祀活動,還有一些相關的娛樂措施,摔跤比賽,騎馬比賽,還有扛木頭比賽,以及抓牛羊比賽等等,庫克看到這樣的介紹以後,大筆一揮,數千萬的金幣就下撥了出去,還有大量的物資,因為對於庫克來說,梅凱帝國是庫克最大的底牌之一,當然庫克還有其他底牌,但是就這個影響最大,庫克甚至不無惡意的想到,你丫的魔法師工會要是過分的話,信不信我帶獸人從黃金山口直接殺向魔法城?

ps:隔壁中秋失火了,我們們都忙著搶東西,那個亂啊,不過幸好沒有燒到我們們住的地方,所以最近幾天都是在別的地方給筆記本充電,碼字的環境就不必說了,還借的是別人的無線網卡,每次上傳都費勁,網線,電路的維修還需要一個星期左右。 當然了,那種情況只是庫克存在與腦海深處的一種屏障而已,庫克不會衝動的那麼做的,梅凱帝國的發展方向也大致定了,那就是跨過極北區域的新大陸。

相對於人類來說,開拓新大陸更適合獸人,畢竟獸人的普通戰力比人類強,庫克再次跨入梅凱帝國,感受的是徹骨的寒冷,對!沒錯,就是寒冷。

梅凱帝國的都城還在金狼城裡面,至於說都城的設立,最終還需要研究決定,不過花費肯定是巨大的。

第一個迎上庫克的只有烏梅,也許是烏梅的境界提升,庫克感受到烏梅越來越美麗了,狐族的魅惑本來就是文明大陸。

「庫克!」烏梅是知道庫克身份的,而且現在在梅凱帝國,庫克的名聲無人不知,其實說起來可笑,這都是因為毒龍一族的緣故。

毒龍再怎麼樣,也是巨龍一族,而自從毒龍一族聚居在聖山以後,周圍的魔獸可是少了很多,當然不是被毒龍嚇走的,而是數百條毒龍需要的狩獵範圍起碼是數十萬平方公里,而有些毒龍本身就喜歡飛翔,所以偶爾有毒龍飛過,對於高級魔獸也是一種震懾。

當然了也有毒龍喜歡偷吃牲畜的,不過礙於庫克的情面,這些毒龍往往是暗地裡做的。

毒龍一族的族長喀隆也笑眯眯的接近庫克,庫克一看這貨就拍腦門,因為毒龍一族的需求庫克十分的明白,但是庫克不是搞忘記了么。

「庫克,這個藥劑試驗進行的怎麼樣了?」喀隆微笑的問道。

「估計還有一個月左右吧,主要是時間不夠啊,我的領地這不剛剛受到獸潮的襲擊,還有這春祭也要耽誤幾天。」庫克當然不好意思說自己忘了,而且喀隆可是提供該庫克大量的血液的。

「獸潮,這麼說……。」轟轟烈烈的獸潮喀隆當然知道了,不過跟庫克有關係喀隆還不知道,而且這次一個傳奇級別的魔獸被俘虜,那簡直是魔獸界的笑柄,巨龍一族幸災樂禍的,叫你們丫的認為我們們巨龍一族怕人類了,現在呢,你們的傳奇強者居然被人類活捉了,活該!

巨龍一族從來不以魔獸自居,而且以前巨龍跟人類爭鬥失敗,被魔獸裡面的強者笑話,但是這次好不容易魔獸界出了這麼一個大笑話,巨龍一族還不使勁的嘲諷,至於說魔獸界的不滿,巨龍一族是有底氣的,別看對上人族,那是我們們不願意為了活數十年的傢伙lang費生命,而魔獸的強者也有限的,巨龍絕對不會介意這些傢伙反擊,那個時候巨龍一族會讓魔獸界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巨龍的怒火。

「是的。」庫克知道喀隆不願意揭開自己人類的身份,而旁邊還有大量的獸人護衛。

當然庫克與喀隆交談是用的巨龍語言,雖然不介意繼續說下去,但是也防著有人會巨龍語言不是。

庫克看了一圈來迎接的獸人,幾乎就沒有幾個熟人,庫克詫異的看著烏梅,烏梅把手一攤的說道:「庫克,以往的傢伙都有犯罪行徑,正在接受最高法院的審判。」

庫克默然,權利的交換出現這種情況是難以避免的,舊的權利階級肯定會被推翻的,不過庫克還是說道:「對於那些人盡量說服教育,而且在帝國的建立過程中,有些人是有功的,只要沒有命案,就可以從寬處li,有功的還是要獎勵的。」

庫克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要不表態,會無限的被擴大的,因為新的權利階級需要表現自己,那麼已經下台的舊的權利階級就是最好的對象,而且誰敢跳出來,新的權利階級不介意多拉一些人進來以顯示自己的本事。

庫克不知道這次的交待讓絕大部分的舊的權利階級逃過了一難,畢竟已經到了族長之類的地位,根本不用什麼陰暗的手段,當然下面的人是免不了的,特別是一些狗仗人勢的傢伙。

春祭是獸人一族最盛大的活動,不過庫克提前來了,而獸人的各個種族早就在梅凱城等候了,這是去年戰爭剛剛結束就來了的,庫克看了花費清單以後,也不禁苦笑不已,就這春祭等候的獸人消耗的物資就數十萬金幣,難怪以前的獸人帝國皇室要破產,春祭的場地並不是固定的,不過參加的人數卻是歷年最多的,總共達到了數萬人,比賽項目更是有上百了。

「這砍柴火還有比賽?」庫克疑惑的問烏梅。

「呵呵,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比賽,梳毛,剝皮了,宰殺牲畜了,不過以前的皇族沒有足夠的費用,所以就限制了一些比賽,而咱們不差錢,春祭是一年的開始,春祭以後就要陷入繁忙的勞作了……。」烏梅笑眯眯的解釋道。

庫克咳嗽一聲,因為烏梅散發出來的魅惑越來越大了,特別是相處久了之後就越發能夠感受得到,哪怕是庫克,也抵制不了這種魅惑,準確的說,這是一種種族天賦。

庫克接下來查看了一下物資的發放情況,在整個冬季,梅凱帝國發放的過冬物資的總價格已經超過了五六億金幣,其中絕大部分是糧食,而且庫克還提倡互相幫助,還好庫克辦理的巫醫培訓班培訓了上萬名巫醫,而其中頂級的巫醫就只有第一批的學員,數十名而已,而就是這數十名每個人傳授三五人,而這三五人再次傳授三五人,不過幾個月,上萬人的巫醫隊伍就形成了。

當然這也與庫克教授的巫醫製作的藥劑簡單,主要是治癒藥劑,還有驅蟲藥劑,畢竟是草創,驅蟲主要是殺死寄生蟲,治癒藥劑主要是治療疾病傷勢,所以總的說來就三種藥劑而已。

絕大部分巫醫都是兔人,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很好的消息,庫克要做的就是盡量發掘各個種族的天賦,讓這些種族發揮各自的作用。

就好像鼠人,在獸人帝國時代,鼠人就是流lang漢的代表,但是就這鼠人對於尋找水源有很大的天賦,而地下水源在獸人帝國可是很重要的。

還有既人,對於時間很是敏感,鴨人是天生的漁夫,尋找魚群一找一個準,庫克看到這些情況以後很是欣慰,不過庫克看了不說,還是要查看一下物資發放情況,當然庫克也不會親自去,貓人就是一個打探消息的絕佳種族,庫克要做的就是讓貓人成為監控梅凱帝國的一隻耳朵,雖然說這有些上不得檯面,但是每個帝國都有這樣的機構,一個帝國不怕任何強大的敵人,但是帝國最害怕的是內亂。

貓人提供的情報比較詳細,包括一些種族內部的爭鬥,反應,還有各個種族新任族長的資料,財產等等東西,在這個世界,沒有銀行一說,有錢都是實物,想瞞也瞞不住的。

庫克一邊看資料,一邊想儘快的發展銀行系統,這一方面是方便給獸人們發放一些援助,另外一方面也讓獸人手中的資金有個安全保障,畢竟錢財放在家裡面,危險性挺高的,庫克看到資料裡面既有一些以前的附庸種族領取的物資被人搶走了,沒辦法,個體實力太弱了,而主戰種族裡面也有壞人的,不勞而獲並不是人類某些人的專利,獸人同樣也有。

「搶劫罪,從嚴從重。」庫克寫下了這麼一句話,要想讓獸人各個種族之間的這種關係得到緩解,嚴苛的法律是必然的,秦朝之所以讓各大國家最終成為中華名族,那就是當時嚴苛的法律,雖然一代人會有些異樣的感覺,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覺變的越來越稀少了,最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種族之間的隔閡會越來越淡薄,雖然說會招來非議,但是總比各個種族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最後鬧內亂強。

最後庫克又寫下四個字:「人口統計!增加新生兒的成活率!」

庫克這一看資料就是幾天的時間,而梅凱城內外都熱鬧無比,梅凱帝國南邊的一塊巨大的空地上,一些設施正逐漸的搭建起來,一根根原木被立了起來,一頂頂的帳篷被搭建起來,一個個水溝被挖掘了起來,在這樣重要的場合,防火是很關鍵的東西,一旦發生火災,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春祭不但是一場盛大的活動,也是一場盛大的交易,各個部族都需要交換到自己部族最需要的東西。

庫克在搭建的過程中視察了一番,然後大筆一揮,建立一個永久的交易場地,並且隨時可以進行大宗的貨物交易。

庫克的大手筆直接讓數千的獸人在寒冷的季節開始掙錢了,並且庫克給的工錢不低,誰都知道庫克是不差錢的,庫克要做的就是在春祭打響交易場的名聲,然後慢慢的推廣開,最後庫克要做的就是建立無數的交易場所,並且銀行也在籌備之中。

剩下的時間庫克就接見各大部族的新族長,雖然說現在的族長權利沒有以往的武裝權利,但是其餘的權利卻是增加了,特別是各大族長可以參加國家的決定,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誘惑,有些族長倒是不想放棄武力,但是這些人並不敢表露出來,因為族長的位置可不是路邊的大白菜。

當然庫克也對族長的權利進行了分化,就像以前的熊族族長可是所有熊族的族長,什麼黑熊族,白熊族,棕熊族,浣熊族等等,現在庫克實行的是黑熊族族長只能管轄黑熊族的事務,其餘的就管不了,這一點成功的讓各大種族成功的分裂了。

「庫克,我們們食人魔能不能加入梅凱帝國?」巴格魯在庫克眼前晃悠了一陣,然後弱弱的問道。 「哦!這倒是一個很好的議題。」庫克聽到這話。立馬坐直了身體,庫克還在為議院的產生以後第一個議題而苦惱,那麼巴格魯的這個要求就具有重大意義了。

庫克設想的也是三權分立,立法權在議院,執法權在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與議院還有政府是互相監督的,其實庫克也不想這麼做的,畢竟是庫克自己親手建立起來的帝國,但是庫克又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庫克知道自己並不能長久的佔據梅凱帝國統治者的這個位置,庫克考慮的是梅凱帝國的傳承。

至於說梅凱帝國以後強大了,會不會對人類帝國有影響,這就不是庫克考慮的了,說實話,庫克對於現在的人類社會還是有一些看法的,而庫克相信人類的智慧肯定比獸人的高,只要人類社會被獸人逼的不得不變動,那麼獸人也不可能凌駕與人類之上。

庫克要的就是梅凱帝國能夠長久的運轉下去,那麼運轉下去需要一個機構,一個制度,並不是哪一個人的功勞,當然庫克除外。

「老爺您是答應了?」巴格魯激動的問道。

「呵呵,巴格魯,這個我會提交給議院的。」庫克呵呵一笑的回答道。

「老爺,您就是一句話的……。」巴格魯不滿的嘀咕道,在巴格魯看來,庫克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巴格魯,你怎麼說話呢,你家老爺這麼說你還不明白啊,這是讓你先給議院的那些議員們做工作,至於怎麼做工作,你還不明白,而且這個制度是你家老爺創立下來的,怎麼能夠率先違反呢?」康妮在一邊沒好氣的指點道。

「謝謝老爺,我倒要看看誰敢投反對票。」巴格魯被康妮這麼一說,興奮的跳起來,然後一邊轉身離開,一邊說道。

「喂,你可不要說我已經同意了。」庫克趕緊的大聲吼道,其實庫克也想把食人魔,巨魔兩族拉進來,因為這兩大種族的武力絲毫不比任何一個獸人的主戰種族差,而且更重要的是,食人魔與巨魔跟獸人的其他種族沒有絲毫的恩怨,一旦加入到議院之中,那麼起到的作用肯定不小,倒是要是誰想危害帝國的利益,食人魔與巨魔肯定不會答應的,要知道食人魔與巨魔做夢都想融入文明社會,人類是不用指望了,但是獸人在食人魔與巨魔看來,這就算是文明社會了,而且這兩個種族的心思都比較單純,雖然有點愚笨,但是在強大的武力情況下,也沒有誰會招惹這樣的愣頭青。

而且獸人裡面也不是鐵板一塊,有些情況即使是食人魔與巨魔不知道,數百個大小獸人種族,總有會站出來提醒一番的。

「我知道了!」巴格魯的聲音遠遠的傳遞了過來。

「康妮,這第一任執政官還需要你來做。」庫克看著康妮說道。

康妮點頭回答道;「庫克你放心,我也知道你這次的選擇很重要。」康妮知道庫克之所以讓自己當執政官,其實在獸人帝國,執政官不是最大的官,最大的官是總統,執政官不過是總統下面負責執行的一個機構的長官,跟首相有點類似的。

「呵呵,那麼你去忙吧,我還要看一些資料,距離議會的選舉,還有一個月了,到時候各個地方互相派遣人員監督,以做到最大的公平,公正。」庫克聽到康妮的話,欣慰的點點頭,然後說道,庫克也知道康妮很忙,畢竟梅凱帝國今年才是真正的開頭,一切都剛剛創立,還有即將到來的春耕,種子的發放,農具的添置,還有需要準備的救濟的糧食,物資,以及牲畜的種苗等等,雖然說具體的不是康妮執行,單是現在議院還是一個空殼,幾大部門也是人員匱乏,所以好多事情都需要康妮處li。

「以後常來看看我。」康妮低頭小聲的說道。

「我會的,其實我也想放棄,但是現在有些事情是根本不由我決定的,既然走上了這麼一條路,那麼就沒有後退的路了,雖然說我放棄沒有任何的損失,但是跟隨我工作的人恐怕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庫克苦笑不已,因為庫克現在也想一心的修鍊,還沒有這麼忙,也沒有這麼多煩惱,但是那是不可能的,男爵領地,獸人商會,梅凱帝國,難道庫克說放棄就放棄了?

「那麼要做到哪一步?」康妮直勾勾的看著庫克。

「至少要梅凱帝國自身機構平穩運轉你才能脫身,不過我估計這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庫克說了一個大致的時間,庫克能夠想象得到梅凱帝國一旦被自己放棄,那麼戰亂是唯一的結果,因為現在梅凱帝國還需要自己大量物資的援助。

「唉!到時候我就老了。」康妮長長的嘆息一聲,然後就離開了,不過離開的時候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庫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康妮對自己的情意庫克何嘗不知道,但是現在庫克需要忙乎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根本沒有時間去想私人的事情。

康妮走後不久,毒龍族族長又來庫克跟前轉悠了大半個小時,沒有說什麼,但是庫克知道這廝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最後庫克不得不承諾一個時間給出藥劑,烏梅也找時間跟庫克膩歪一陣,烏梅現在是戰神神殿的權杖祭司,是僅次於聖祭司的最高級別,雖然聖祭司有幾名,但是那都是不管事的,管事的還是烏梅,而現在整個梅凱帝國的祭司總數量已經達到了三萬多人,但是遺憾的是,這裡面有90%的都是處於戰歌祭司的水平,也就能釋放一次戰歌光環的水平,因為絕大部分祭司是被強行激活天賦的,不過即使是這樣,也足夠讓人驚嘆了。

不過現在梅凱帝國不光有戰神神殿,還有薩滿教,巫醫神殿,還有其他一些小的宗教,都紛紛的到帝國報備,然後開始建立神殿,招收信徒,這不統計不要急,一統計庫克就發現有些小種族整個都信仰別的宗教,這要是不把宗教自由化,指不定以後還有內亂呢,而且第一屆宗教比試也會在半年之後舉行,報備的三十多個大小宗教都報名了,這可以揚名立萬的好機會,都在磨刀霍霍的準備著。

庫克這一看資料就是好幾天,庫克看完以後不得不佩服康妮的管理才能,許多的東西庫克只是提出一個大概的概念,但是康妮居然能夠準備好。

「這個銀行系統還真是麻煩?」庫克隨後就準備進行銀行的準備,不過魔晶卡庫克不會使用,這東西可是魔法師工會煉製的,而且在獸人中使用魔晶卡,也不是很方便。

「難道要採取銀票的方式?但是這樣以來,要是冒領怎麼辦?」庫克隨後又考慮了一番,銀票的模式也被否定了,因為不記名的銀票會被人冒領。

「那麼銀票加密語?」庫克最後想到一個方法,那就是銀票可以寫一組編碼,這這編碼是唯一的,而在銀行的內部配合這編碼的會有一句銀票所有者的密語,只有密語與編碼吻合了,那麼才能取出錢來。

「不過這也有些麻煩,異地取款只怕就行不通了。」庫克隨後有想到了缺點,而且要是有銀行內部人員勾結,那麼盜用只怕也是輕而易舉的。

「看來得好好研究一下魔晶卡了。」庫克最後發現還是要用魔晶卡方便。

「對了,天眼,這個銀行的信息共享系統可不可以用身份卡?」庫克忽然想到自己擁有的十幾萬張身份卡,於是庫克詢問天眼。

「身份卡能夠使用,但是使用率太低,推薦使用信息卡,然後用身份卡建立魔網,作為魔網的節點,而且異地取款可以在一些大城市開通,需要的身份卡數量就不會太多。」天眼給出了搜索的方案。

「信息卡?」庫克疑惑不已。

「跟傭兵徽章一個原理,不過要加入密匙,影像系統,可以收集使用者的影像。」天眼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簡潔。

「這信息卡的造價?」庫克最後問了最關鍵的問題。

「造價不是很高,但是這是永久性的,並且可以更換其中的信息。」天眼解釋道。

「那給我一份身份卡的製造信息。」庫克最後心動了,這玩意也就是說可以任意的讀寫,跟地球上的銀行卡差不多,而且這卡還有身份信息,只要造價不是很高,庫克都會做的,而且庫克還要把這信息卡推向人類世界,而黃金山口外面的交易場地就是很好的宣傳口,到時候男爵領地可以開設一個銀行網點。

庫克隨後更是想到這銀行要是滿大陸都開起來,那自己坐在那裡收錢就是了,而且庫克相信自己的銀行有很大的優勢,首先庫克將會採用很低的借款利率,這對大陸上的平民來說,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就不會像出點小事情就要賣田地,還有房子啥的了。

庫克越想越興奮,最後天眼把身份卡的製作,還有所謂的魔網的建立都發送到了庫克的通訊眼鏡,庫克看完以後咂咂嘴,的確,身份卡的製作成本不高,但是尼瑪上面刻畫的是魔紋啊,魔紋法陣啊,並不是魔法陣啊,庫克感覺有些坑爹。

「天眼,有沒有簡化版本的信息卡,這魔紋師我上那裡去尋找啊?」庫克感覺自己就像中世紀的人研究ak步槍,材料費並不高,但是尼瑪要製造出來,那就是三個字,難!難!難!

「簡化以後保密性不高,建議不使用。」天眼首先提醒道。

「那麼有沒有辦法製作一個大型的信息卡,這個信息卡可以存儲很多的人的資料,而我們們只是需要從瞳孔,或者說是指紋啥的來辨別取款的人的存儲錢財的情況?」庫克隨後又想到了一點,那就是說存款的人手裡只有一個簡單的單據而已,存款信息都儲存在信息網點裡面,有點麻煩的是需要本人領取,轉賬啥就暫時沒有沒有必要了。

「可以,不過最好也是採用魔紋製作,保密性很高。」天眼半響才給出了答案,顯然在分析庫克說的這種可能性。

庫克就好奇天眼裡面存了多少信息,不過庫克也沒有問,因為需要的時候庫克自然會問,而且庫克怕自己問了就忍不住的要去研究,而一個中世紀的人妖研究手機或者是電台怎麼可以在數百公里可以聯絡,那有99.999999%的幾率都會失敗,因為涉及的製造,信息,工程,材料,還有原理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能夠給出一個方案么?」庫克一想到這個可能可以實現,立馬興奮的問道。

「可以,需要一定的時間。」天眼忠實的回答道。

「好,儘快給出來,到時候通知我。」庫克首先設想的是在各個大中型城市建立銀行體系,面對的是商人以及各大貴族,至於平民可以隨後慢慢的來,庫克決定做全球,對,就是全球的銀行,海族也是庫克的目標之一,人類,獸人,矮人,侏儒,庫克想想都興奮不已。

「曼莉,停止出售魔法材料,另外儘可能的收購魔法材料,主要是魔獸血液,魔晶,魔核,還有魔法礦石。」庫克隨後又給了曼莉一個信息,曼莉是男爵領地的執政官。

庫克不知道的是,他的一連串列動已經讓魔法師工會嗅到了不尋常的感覺,首先就是男爵領地的魔法材料交易,以前是達到一定金額才結清款項,但是現在要求現金支付。

獸人商會在地下一層的各個收購點都是在魔法師工會建立的補給點裡面的,但是現在獸人商會的收購點居然向外轉移到附近的巨魔或者是食人魔部落裡面去了。

最近幾天,頂級的魔法材料,像是稀有級別的藥草,數天都沒有出現過了,這顯然不正常,魔法師工會收購的魔法材料也是越來越普通了。

而船塢的防衛更加的嚴密起來了,矮人更是新增了一個岩蜥騎士團駐紮在船塢附近,食人魔騎士更是增加了一千。食人魔戰士增加了五千,巨魔戰士增加了五千,一切的一切都透出一股異樣的味道。

而在庫克對曼莉命令下達不久,魔法師工會更是驚訝的發現,魔核,魔晶,還有魔法礦石根本就沒有交易了,要知道男爵領地收購的魔核可是品質很高的,畢竟那都是亞龍來交易的,還有魔法礦石也是,但是今天居然一塊都沒有交易過。

不但沒有交易,男爵領地甚至加大了收購力度,一連串的優惠措施立馬的施展了出來,這讓魔法師工會警惕起來。

「要我說咱們就制裁這個小子,居然敢跟我們們魔法師工會做對!」一名長老咆哮的吼道,在魔法師工會的議事大廳裡面,十幾位理事正參與一次緊急會議。

「制裁?怎麼制裁,難道說你要退了獸人酒店的房間,那我第一個支持你。」有人沒好氣的說道。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混蛋,你是那邊的,沒看到這小子在挑釁啊?」剛才說話的長老一把桌子吼道,開玩笑,獸人酒店的房間,有人眼紅不已了,自己要是第一時間退出,恐怕立馬就被預定了出去。

「咳咳。稀有級別的魔法藥草儲備不多了。」萊夫咳嗽一聲的說道。

「我們們原來的儲備呢?」有人盯著萊夫問道。

「天賦藥劑,高品質藥劑!」萊夫淡淡的回答道。

「該死的混蛋小子!」又有人暗罵不已。

「咳咳,船塢方面還有大量的白鐵沒有交付給我們們。」一名長老慢悠悠的說道,好像一點也不急似的。

「什麼,白鐵還沒有交付完畢,那我們們的裝備更換計劃呢?」有人不滿的喝問道,這廝管理的是執法部門,白鐵打造的裝備首先就要換裝執法部門,不急才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