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被擊碎,大地被撕裂,屍體鋪滿街道,鮮血彙集成河。

魔族來到哪裡,哪裡就是煉獄!

在城池的上空,懸浮著兩名大魔王,一個是魔逍遙,另一個就是所謂的震空魔王!

這場戰爭,並非是一場偶然,而是范浪在背後推波助瀾,安排魔逍遙來發動。

之前范浪就曾經說過,自己有一支魔族勢力可以利用,指的就是魔逍遙及其背後的逍遙魔國。

這段時間,魔逍遙一直在替范浪跑前跑后,主要是在煉獄大陸來回奔波,用一個足夠誘人的誘餌,誘使震空魔王發動了這場戰爭。

這是借刀殺人,或者說驅虎吞狼。

「魔逍遙,希望你沒有騙我,要是在這裡找不到『魔王殭屍』,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震空魔王偏過頭,陰惻惻道。

他長得身軀龐大,足有三丈之高,身披著重甲,通體的肌膚都是黑色的,流轉著空間魔道的道印。

人有人道,魔有魔道!

「放心,這件事情十拿九穩,只要把這座城攻破,你自然能找到暗藏著的『魔王殭屍』。當年梵剎橫掃聖光大陸,殺的不止是人,還殺了很多妖魔鬼怪。其中最強大的幾尊魔王,都被他煉化成為了殭屍,用來抽取能量,供應城池運轉。這個秘密,知道的人不多。這些魔王殭屍價值非凡,有各種用處,你會喜歡的。」魔逍遙侃侃而談,鎮定自若,一口咬定這裡一定有所謂的魔王殭屍。

這就是吸引震空魔王的誘餌!

正如魔逍遙所說,魔王殭屍有著諸多用處,可以煉化吸收,可以煉製成為寶物,還可以加以操控,甚至是將多個魔王殭屍組合成為陣法,那樣威力更大!

魔逍遙所的話,很快得到了印證。

這座城池幾近淪陷,大地深處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魔氣,暗藏其中的魔王殭屍,露出了冰山一角。

震空魔王雙眼一亮,親自率軍進攻,對魔王殭屍志在必得。

魔逍遙就顯得輕鬆多了,他的目標已經達成,沒興趣給震空魔王當苦力。光是給范浪當苦力,就已經夠他受了。

除了震空魔王之外,還有其他可以利用的魔王,或者其他給聖光大陸找麻煩的事情,這些范浪都已經教給了魔逍遙。

魔逍遙看著下方那慘烈的戰場,暗暗感嘆道:「聖光大陸要倒大霉了,盟主讓我去辦的事情,一個個都壞的冒油,連我這個魔族都覺得太壞了。」

……

「阿嚏!」

范浪的鼻子有點癢,打了個噴嚏。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他已經恢復了,將要踏上新的征程,前去辦下一件事。

以他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傳送到炎龍學院,去那裡見見師父,見見朋友,見見老婆。

但他並不打算回去,而是要前往古大陸,去忙更重要的事情,當真有種「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感覺。

如今大敵當前,梵剎以及聖光大陸虎視眈眈,逼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實在沒有什麼閑暇,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抓緊。

沒辦法,勞碌命!

「走吧!」

范浪站起身來,緊了緊身上的劍匣,閃身憑空消失。

他穿越了遙遠的距離,再一次踏上了古大陸的土地。

梵剎為了追殺他四處奔波,要是讓梵剎得知他又回到古大陸,不知道會做何感想。這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范浪一路穿越,來到了古族的邊界。

失去了雷亟真火的古族,看上去明顯感覺少了點什麼。

「古族長,范浪又來打擾!」 聲音轟隆,形成了肉眼可見的音波,一波波的擴散開來,霎時間風起雲湧,飛沙走石。

古族境內,很快有所回應,古可汗率領眾人懸空而起,跟在他身邊的都是古族強者。

古可汗在半空中停下,遙遙望向范浪,不動聲色的暗中傳音,將一段話暗中告訴了范浪。

范浪聽到這番話,眉梢微微一揚,旋即恢復如初,就當什麼都沒聽見。

古可汗接下來的話就是當眾說的了,對著范浪大聲道:「范浪,你上次到來,拿走了我們古族的圖騰聖物雷亟真火,這次來又有什麼圖謀?」

「我要說的事情事關重大,古族長還是把我請到族內慢慢談吧。」范浪道。

「不必了,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我們古族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神仙。」

「古族長話中帶刺,這態度可比上次冷淡多了。」

「雖然你救了我,但是你已經得到了雷亟真火,還連累我們古族受到重創,已經完全兩清了。我不欠你一絲一毫,該怎麼說話,就怎麼說話!」

古族長語氣強硬,聽得范浪直皺眉頭。

「也罷,我來這裡不是為了聽甜言蜜語,而是為了拉攏古族,請你們給我幫忙。做為報答,我可以給古族各種利益,你們需要什麼,可以儘管跟我說,再高的價我也出得起!」范浪只能在這裡表明來意。

「又是這番老生常談,真是讓人耳朵生繭,我之前就說了,古族不會給你陪葬,更不會當你的炮灰。聖帝梵剎何等實力,世間有誰是他的對手。古族幫你,就等於跟梵剎作對,這是不可能的!你給再多的好處,也得有命去享受才行。勸你不要強人所難,速速離開我們古族。再不走的話,我可要趕人了!」古可汗下了逐客令。

「古族長,在我眼裡,世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我的朋友,一種是我的敵人,沒有中間地帶。你不肯給我幫忙,那就是跟我作對,別忘了我手上有雷亟真火,要是你冥頑不靈,我不介意把你們整個古族燒成灰燼!」

「大膽!你竟敢危險我們古族!雖然我們古族人少,但是人人都是從天災的洗禮下成長起來的,絕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你想滅掉我們古族,純粹是痴人說夢,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我有沒有那個本事,試試看就知道了!」

范浪勃然大怒,跟古族撕破了臉,猛然一震肩頭,觸動了背後的劍匣。

咔!咔!

劍匣機關運作,發出金屬脆響,整體四面開花,彈出了存於其中的四柄劍,各有各的風采。

范浪伸手抽出龍鱗劍跟無情劍,持雙劍在手,周身玄力爆發,上沖雲霄,下震大地。

「好,既然你要動武,那本族長就來會一會你!」古可汗大喝一聲,抽出一柄巨錘,背後浮現蠻荒百獸圖,百獸爭相咆哮,吼聲如雷。

古可汗先下手為強,身形一個閃爍,出現在了范浪的頭頂,揮舞巨錘砸了下去,在錘面之上,浮現一百零一枚道印。

論起實力高低,古可汗比不上梵剎,但是比起一般的玄神要強上一大截,不愧為古族的一族之長。

范浪面對攻擊,選擇了硬碰硬,在雙劍之上席捲雷亟真火,紅雷劈啪作響,對著巨錘迎了上去。

碰!

雙方攻擊相撞,威能爆發開來,空間轟然碎裂,兩人雙雙倒退,誰也沒能討到便宜。

古可汗身上被雷亟真火引燃,范浪的身上多了幾枚帶有負面效果的道印壓制。

兩人顧不得出手,各自出招解決身上的麻煩,古可汗震開了身上的雷亟真火,被焚燒處生生腿了一層皮,范浪用道印破解道印,周身道印閃現,恢復正常。

一場激戰就此開始,范浪跟古可汗殺的難解難分,雙方手段頻出,並沒有太過明顯的實力差距,全都在戰鬥中受了傷。

「族長,這小子不識時務,我們來幫你!」古族之內有強者出擊,其他的強者也紛紛跟上,其中光是玄神就有三個之多。

范浪這邊孤身一人,以寡敵眾,必然要吃虧,他一招逼退古可汗,然後騰出手來開啟獨立空間,將金陽戰獅以及阿紫都放了出來。

一頭獅子外加一頭龍,當空發出咆哮,綻放出金光跟紫光。

雙方當空對峙,光是散發的波動就無比驚人。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要是再打下去,肯定會有大的傷亡。

「古族長,我們雙方實力相當,就此停手吧!我已經冷靜下來,不想跟古族徹底決裂。你們不想幫我,那就不勉強了,只要你們別投靠聖光大陸即可。」

范浪轉攻為守,出言談和。

「哼,算你聰明,明白知難而退的道理。你退一步,那本族長也退一步。你不為難古族,古族便不會為難你,你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古可汗大手一揮道。

這時候,古族境內傳出了一名男子的大笑聲:「哈哈,打啊,繼續打啊!千萬不要停!看你們兩個狗咬狗,簡直是人生一大樂事。范浪,虧你之前給古可汗這個老匹夫治病,現在該知道了,他根本就是個忘恩負義之人。就算你救了他,他也不會幫你。」

說話的人是古可汗的二兒子古術台,就是他下毒弒父。

冷情邪少小逃妻 現在他仍被關押在大牢當中,行動受到限制,但是還能聽到看到外面的事情,知道外面都發生了什麼,正在牢里幸災樂禍,說一些挑撥離間的風涼話。

「逆子!給我閉嘴,再亂說話,小心我回去把你變成啞巴!」古可汗怒斥道。

剛才的戰鬥,演變成了父子兩人的對罵。

范浪皺眉更深,乾脆還劍入匣,轉身道:「我沒興趣看你們兩父子的鬧劇,告辭了。」

說罷,他帶著兩個幫手飛離此地,漸行漸遠。

臨走之前,他給古可汗暗中傳了一句話:「古族長演技不錯,范浪佩服。」

「你的演技也不差。」古可汗予以回應。

范浪不得不由衷感嘆。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啊! 剛才的一幕幕,其實都是演戲!

在范浪剛見到古可汗的時候,對方跟他暗中交流,說了一些悄悄話。談話的內容很簡單,大意是古可汗願意幫助范浪共同對抗梵剎,但是只能在暗中相助,或者是關鍵時刻挺身而出,表面上萬萬不能聲張,以免給古族帶來災難。

要是古族公開宣布幫助范浪,事情傳到梵剎耳中,他八成會來刁難古族,這是古族不願承受的。

所以雙方約定好演了一齣戲,營造出雙方鬧掰的假象,這都是演給梵剎看的。

梵剎了解古族之內的動靜,肯定在古族之內留有耳目,實在不得不防。

至於古可汗答應幫忙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半是因為范浪幫他解毒,救了他的命,一半是因為范浪應驗了古族的那個傳說,在古族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相信這個傳說。

可嘆那個古術台,他被虛假的表象所矇騙,還以為范浪真的跟古族翻臉了,在那裡幸災樂禍,哈哈大笑。

實際上他才是那個可笑的人。

對於古族,范浪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在關鍵性的時刻,古族能幫個忙就好了,並不需要古族跟聖光大陸全面開戰,那樣太過強人所難,並不現實。

極品小神醫 范浪遠離了古族,表面上不動聲色,實際上心情大好,有了古可汗的承諾,對付梵剎就多了一大助力。

尤其是古可汗本人,他是玄神中的佼佼者,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再去道場取走幾個強大的道印,然後就去『鬼域』刷級!」

范浪有了安排,收回吃貨跟阿紫,然後傳送向了道場。

他心中所想的「鬼域」,是古大陸上的一處兇險絕地,當年是一群強者爭鋒的古戰場,曾經上演過一場毀天滅地的曠世大戰。

正是這場大戰,導致古大陸的環境徹底破壞,變成了今天的樣子,導致生靈塗炭,禍害了一代代人。

那個古戰場害死了太多的人,導致怨氣陰氣匯聚不散,形成了鬼域,有著海量的惡鬼徘徊人世,還連接了黃泉世界,經常有惡鬼穿梭而來。

古族人在此生活,最怕兩樣東西,一個是天災,一個就是惡鬼!

所以古族人在居住地周圍的製造了很多防禦惡鬼攻擊的結界。

對於別人而言,鬼域就是一個危險的死亡之地。對於范浪而言,那裡是一個刷級的天堂!

海量的惡鬼,能給他帶來海量的經驗值。

尤其是那幾尊鬼王,他們的實力堪比玄神,全都是爆經驗的大肥羊。

到時候,范浪從慈悲古剎那裡搶來的如來杖劍能派上大用場,這可是克制惡鬼的「神器」。

范浪一路傳送到了道場,繼續尋找道印。

一旦到了玄神境界,就會被道場排斥,強行擠壓走。在這之前,必須把自己需要的道印都拿到手。

范浪動用琉璃照天功之中記載的「空間之眼」,雙眼洞穿空間,看到方圓百里之內的情況,很快就找到了一枚讓他心動的道印,效果相當不錯。

他閃身傳送過去,對這枚道印展開煉化。

煉化很費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他還要做別的事情。

比如作弊!

「六倍作弊已經不能滿足我了,要想辦法超過這個作弊倍數,跨過這個瓶頸!我不能一直拘泥於這個倍數!」

范浪野心勃勃。

現在他身上各方面基本上都是六倍的,這是一個分水嶺,或者說一個瓶頸。

要是能攻克種種難題,跨過這個瓶頸,就是一片新天地。

實力上的成長是一方面,作弊方面的成長同樣重要。超越六倍,哪怕只增加一倍,那幫助也是巨大的,比升一級的幫助還大。

范浪一邊煉化道印,一邊進行作弊,一心二用,沉浸在茫茫代碼之中,甚至有時候會觸及到更深層的盤古系統。

一天、兩天、三天……

時間一天天過去。

范浪每天都在煉化道印,快的時候一天煉化兩三枚,慢的時候只能煉化一枚。

在此期間,他一直在分心,攻克系統方面的難題,爭取更大程度的作弊,但是事情難度很大,讓他失敗了無數次。

他並非兩耳不聞窗外事,還要關注整個神浩星的局勢,每天都會接收到各種消息,一切盡在掌握。

魔逍遙不負所托,挑起了煉獄大陸跟聖光大陸之間的衝突,以震空魔王為首,前去聖光大陸四處征戰鬧事,給梵剎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梵剎親自出面重創了震空魔王,但是沒能斬草除根,讓震空魔王逃掉了。

震空魔王的名字中之所以有個「空」字,是因為他在空間魔道方面很出色,擁有很高超的傳送能力,想殺他難如登天。

魔族的騷擾,拖住了梵剎的腳步,讓他一時間分身乏術,騰不出手來進攻騰龍大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