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寒臉上恢復笑容,伸手拍醒一旁還沒從剛意念壓制中回過神來的陳旭。

他轉過身,腳在長城石階上輕輕一蹬。

身體劃過一道殘影,迅速地消失在巴達嶺長城的夜色中…… 第二天下午,上京國際機場。

張寒和一身便裝的黃興華早早來到這裡,在機場乘客出口耐心等候著。

「張寒,我說你不厚道啊!

拿著我們提供的資源,提高進化者源力吸收速率的方法都弄出來了。

怎麼我們這些普通人用的方法還一直沒消息。」

一邊等候,黃興華和張寒兩人一邊在聊著天。

融洽和諧的氣氛。

如果不是張寒知道自己五天前還威脅黃興華一番,否則還真以為兩人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第一寵婚,蜜戀小甜妻 「正是普通人的精神和體質比較弱,所以才比較麻煩。」

張寒不時地抬起手看著手上手錶的時間,一邊回答。

「好吧,不過你說的,實驗室完工,基普索恩到達國內后的三天內就能提供,希望你沒說謊。

還有,昨天你和陳旭林紫三人,你們的那計劃,到底想要幹嘛?

要知道這件事,讓上面的幾位領導很是震怒,這可是不可取的行為!」

知道再問下去也事不可為的黃興華,提醒了一句就轉移話題,問起了另一個問題。

張寒露出一絲邪笑,道:「暴怒又能怎樣,然而他們還是要冷靜下來。

這事情他們明白你也明白。

現在是把所有人分成兩個層次。

進化者陳旭和林隊長那邊在管理,他們兩人你們也放心。

所以大家還是一個整體,局勢秩序就還能控制住。

要是不這樣做,那麼離分崩瓦解也就不遠。

要是真的崩解了,缺少了那個權勢光環,你說你們的下場會是怎樣?」

「這個……」想到張寒所說的情況,黃興華臉色一變。

15點10分,大洋彼岸飛上京的航班準時降落,張寒兩人停止了話題。

沒過多久,人群中,那個有著標誌性的絡腮鬍子,光溜溜沒有一絲頭髮的基普索恩映入了兩人的視野。

在兩位隨身醫護人員和保護人員的護衛下,基普從出口走了出來。

「你好,基普先生,我謹代表我國歡迎你的到來。」

張寒兩人迎了上去,黃興華率先的對著基普伸出手,表示國家歡迎的態度。

「你好,你們資料上所說的張呢?」

和黃興華簡單的握了下手,基普就有些急不可待的問到。

他目光看向在黃興華旁邊的張寒身上,接著問:「你就是那位能夠操控引力的張?」

「是的,基普老師。」張

寒點點頭,微微側開身,指著不遠處那輛軍車,用著不是很熟練的英語說道:「這裡環境有些嘈雜,我們上車細聊吧。」

此時,在機場人來人往中,已經有不少人認出基普索恩的身份,正不斷的拿出手機拍攝著。

如果不是顧及到不遠處那輛直接開進機場內部的軍車,恐怕早就有八卦好奇的人圍了上來。

張寒話音剛落,基普還沒來得及回答。

機場內部的一個個壁掛液晶電視,畫面突然一轉,轉到一個官方發布會現場。

若你愛我如初 「下面插播一條通告。

經最高會議決定,進化者相關管理部門在今日正式成立!

該部門將嚴肅對所有的進化者進行依法管理,成立相關進化者部隊,對進化者的犯罪違法必究。

下面有請我們進化管理部部長,陳旭陳先生講話。」

整個機場的人都不由地停下了腳步,紛紛看向自己身邊不遠處的液晶屏幕。

「經相關部門統計,目前進化者誕生幾率已經達到總人口數的800分之一。

也就是說國內14億人口中,進化者的數量已經達到175萬之巨。

而國家統計在檔案的進化者,數量只有不到100萬。

國內依舊有著近百萬的進化者在隱藏著自己的身份,在默默進化成長著。

你們的隱藏,我能理解。

但在此,我代表國家,鄭重的宣告。

你們隱藏歸隱藏,但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也請務必的遵守。

國家法律,違法必究!

我不希望哪一天,國家進化者通緝名單中,進化者部隊追殺的名單中,會有你們的名字在裡面!」

沒說一句話,屏幕下方都會同步顯示出中英文字幕。

只見畫面中,陳旭和林紫以及另一個人。

重力勢能被控制。

三人無重力通過意念凌空站立在千米高空。

無人機拍攝同步直播的背景畫面顯示,兩人所處的位置下面正是國內人煙稀少的大西北荒漠。

伸手把另一位被林紫意念完全壓制的青年人抓了過來。

陳旭不顧對方的掙扎嚎叫,目光冷漠地轉向攝像頭,說道:「我想這個進化者,聽過的人挺多,認識他的人不多。

在這我告訴大家,他就是前天湘省事件中的主謀,一位覺醒了熱能操控的進化者。

這個案件造成的傷亡想必大家都清楚。

但我還是再講一遍。

該進化者通過自身的能力,一手造成死亡894人,重傷95人,輕傷1092人的重大恐怖襲擊案件。

下面,我宣告,判處進化者——潘加森,死刑!

立即執行!」

說著,陳旭鬆開手,撤開對方身上的勢能控制。

在地球重力的影響下,潘加森開始做加速自由落體運動。

同時,在扔下對方的瞬間,陳旭林紫兩人操控意念,開始極速的升空。

畫面分開,兩個攝像頭分別對潘加森和陳旭兩人進行跟蹤拍攝。

潘加森不斷的加速降落,在林紫撤銷意念壓制后,在自由落體死亡的威脅下。

自身熱能操控能力超負荷的啟動,下落的下方空氣的氣體分子間的無規則運動在瞬間瘋狂的加速……

空氣被加熱猛地膨脹上升,空氣上衝力開始減緩下落速度。

而就在這時,已經上升到萬米高空的陳旭林紫兩人。

只見在高清攝像頭的拍攝下,林紫眼神微微一凝,手指往下虛指。

剛剛減緩下落速度的潘加森還沒來得及高興,一股強橫的意念就突破他自身脆弱的意念防禦,侵入到構成他身體存在的物質中。

物質的微觀視角下,原子核之內,把質子和中子束縛在一起,形成原子核的強互相作用力瞬間崩潰被消除。

失去了強互相作用力的束縛,強大的庫倫斥力使得整個原子核剎那間分崩瓦解,分裂成一個個質子和中子四散開來。

強烈的核子分裂反應產生驚人的能量釋放。

潘加森在林紫手指虛指的瞬間,潘加森整個人瞬間化為一個強烈光源。

強烈的光輻射瞬間毀滅了第一個攝像頭。

更遠距離的第二個地上防電磁干擾的特殊攝像頭同步拍攝跟上。

伴隨著強烈的光和熱,一顆火蘑菇在徐徐的長大上升。

只存在於電影特效畫面中的原子彈爆炸場景,在大西北荒漠的上空中上演。

看著腳下迅速不斷攀升的蘑菇雲,陳旭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手掌虛張,內能掌控爆發,接管掌控蘑菇雲中蘊含的熱能和衝擊波。

在陳旭的操控下,蘑菇雲蘊含的能量在不斷的匯聚。

整個蘑菇還沒完全長大,就因為能量的失去開始慢慢枯萎。

右手手虛握著一尺大小,凝聚了整個蘑菇雲能量,顏色幾乎凝成實質的火球。

陳旭面對著直播攝像頭,嚴肅的道:「今天,借罪犯潘加森的行刑,我在此宣布!

進化者管理部門正式成立!

進化者部隊正式就位!

國內所有的進化者都將受到進化者管理部門的管轄,違法必究,犯法必懲!」

說著,手中的火球上拋,在一萬米的高空中轟然爆開。

畫面拍攝角度轉到地上,只見一道火紅色的天幕在空中徐徐拉開,覆蓋天空,籠罩大地…… 「這……這就是你們國家進化者的實力?」

看著那不斷擴大的紅色天幕,基普索恩有些發愣。

此時不單單是基普,整個機場,整個國內,甚至隨著信號傳遞到國外,整個世界。

都已經鴉雀無聲,都被剛剛直播的畫面給驚呆了。

這近一個月來,進化者的新聞在不斷曝光。

但所有人,包括那些已經進化的進化者,都無法想象,現在就有進化者的實力已經這麼強。

凌空飛行,隨手引發核爆,隨手壓制核爆爆發的能量和衝擊波。

源力時代才一個月時間。

在他們還在為著自己進化后的秒速百米,一個念頭就能抹殺非進化者的生命,動念間毀滅一棟樓而沾沾自喜時。

陳旭和林紫兩人的能力攻擊就已經能引發天象,把曾經禁忌的核爆力量玩弄於鼓掌之間。

一瞬間,所有心態膨脹的進化者就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

透心涼心飛揚,冷汗浸濕衣裳。

之前起的那些不該有的心思也在瞬間消去。

而那些在進化后依仗自己能力已經觸犯了法律,在躲在逃的進化者,愣神過後,則紛紛一邊擦著冷汗,一邊心急火燎的收拾東西準備逃亡國外。

國內太危險了,我們最多也就是偷偷竊,砸砸車砸砸店,對進化之前的舊仇人複復仇。

你們卻是一個不開心就來一場幾十萬當量的核爆,把核爆當作煙花炮彈一樣來隨意玩弄。

有這樣的人在頭上鎮壓管轄著我們,我們這群小進化者真心惹不起啊!

竟然犯了罪,那還是趕緊躲躲為妙。

沒犯罪,那就繼續當個國家好公民,和普通人一命換一命,那太傻太蠢。

至於造反,算了吧,有這樣的人壓著,造反和造死沒分別。

「這只是個例,隸屬我們國家秘密部隊的進化者才會有這麼強。

主要是我們國內民間進化者有點不安分,才會準備這一個新聞發布會,派兩位隊員演示一番,起一個威懾作用。」

黃興華一邊擦著汗,一邊回答基普的問題。

剛把核爆力量玩弄於鼓掌之間的畫面也把他給驚呆。

太恐怖了!

林紫和陳旭的能力他知道,可資料上介紹的數據和實際演示的畫面那根本就是兩碼事。

資料數據層面的幾十萬噸當量核爆,和剛剛毀天滅地的場景。

那是天差地別的感覺,神與人的差距。

這時,黃興華又突然驚恐的發現。

竟然張寒能夠和林紫陳旭兩人關係同等,平起平坐的對話,那麼張寒的實力又會是怎樣?

念及此,黃興華腳下不著痕迹,迅速的遠離開張寒幾步,生怕對方一個心情不爽,就把自己給幹掉了。

奇怪的看了黃興華一眼,張寒注意力又重新回到電視直播屏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