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薇接住蕭元媛拋過來的香囊,拿在手裡仔細打量,顏色不一樣,但是形狀花紋和蕭懷羽昨天的香囊一模一樣,花紋針腳雖然細緻,但用料實在普通,滿大街都是。

看來真的是普普通通一枚香囊,是她想多了。

張若薇將香囊還給蕭元媛。

蕭元媛收好香囊,「公主以後再瞧見香囊,沒必要激動地嚷嚷著找人要,這種普通的香囊在東陵很常見,公主好好說話,我們東陵人都會給你的。」

嘲諷她把普通物件當稀罕物。

回擊張若薇方才說東陵沒有好東西的言論。

張若薇冷哼一聲,轉頭走了,她不想再跟蕭元媛在這裡浪費時間。

蕭元媛一邊收著香囊問雲歸暖,「方才她態度那麼惡劣,你還好聲好氣跟她說話,還要拿香囊給她,沒必要。」

「待客之道……」

張若薇沒聽見雲歸暖說了什麼,她現在最不想聽到的四個字就是「待客之道」。

上了馬車,張若薇把丹丹叫進來,「能查到昨天中午有誰在江淮樓吃飯嗎?」

丹丹面露為難,「殿下,這件事在東陵很有難度,東陵沒有我們的人,且江淮樓往來人員眾多,不好查。」

張若薇靠著車壁,還是覺得不甘心,「你去查一查,蕭元媛旁邊的女子是誰,他們倆看起來關係不錯,還有去街上打聽打聽,這兩天賣香囊的人多不多。」

丹丹點頭應是。

送走張若薇后,蕭元媛拉著雲歸暖逛琳琅軒,「你想買什麼樣式的首飾,我瞧你頭上都沒怎麼戴頭飾,確實得添置些,在京城很需要這些玩意撐排面。」

雲歸暖順著櫃檯一排排看過來,價格她都能承受得起。

她挑了些比較小巧但精細的對夾花釵,看了后覺得很滿意,便一併買了。

「這個香囊你在哪買的?」蕭元媛湊過來,「昨晚上跟皇叔吃飯的時候,我看他也有個一樣的,皇叔以前從不佩戴香囊。」

雲歸暖手一頓,「哦,如果是我送你的那樣式,應該是我送他的,昨天拿酒上樓的時候碰到他了,順便送他剛買的香囊,反正我買的多。」

蕭元媛拉長了語調,「哦……是嘛,我看皇叔很喜歡的樣子,還以為她有心上人了。」

雲歸暖看一眼蕭元媛,指尖不自覺地敲了敲桌面,「王爺不嫌棄就好。」

蕭元媛帶著一臉曖昧到旁邊挑簪子,「你別光買小物件,你過來看看這根簪子,喜歡嗎?」

雲歸暖看過來,是一根綴滿寶石的金簪,很大氣富貴,「好看。」

好看歸好看,她今天沒打算花大價錢買簪子,她只想豐富一下妝奩,免得參加茶會的時候沒有頭飾可以選。

在多不在貴。

蕭元媛拿起簪子對著雲歸暖比劃兩下,「這跟簪子很配你嘛,我買了,送給你。」

雲歸暖訝異,「郡主別破費了,不用買給我。」

蕭元媛笑著已經將錢付了,「小意思,就當是給你的見面禮,送你你就收著,別廢話。」

回去找皇叔要錢。

雲歸暖道謝收了簪子。

買完頭飾,蕭元媛送雲歸暖回府。

進了正廳,蕭元媛便坐著不動了,「你不請我喝杯茶嗎?」

雲歸暖面無表情,將頭飾的包裝一個個拆開,「沒有茶,多謝郡主的簪子和馬車,只是郡主若是不問案子的話,還是請回吧。」

「我們之間的交集除了案子,還可以有其他的事。」蕭元媛坐直身子,「我覺得,我們可能是一類人。」

雲歸暖看她一眼。

「我直覺很准,雲小姐和這裡的人不一樣。」蕭元媛很篤定,「月鳴茶樓的故事和東行書局的書稿都是雲小姐提供的,四個故事我都很熟悉,都是這裡沒有發生過的事。」

雲歸暖頭也不抬,「故事都大同小異,歷史無非就是輪迴,沒什麼稀奇,我寫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故事。」

她專註整理手中的頭飾,心思全放在蕭元媛身上。

不論她再怎麼掩藏,那些放出去的東西已經抹不掉痕迹。

蕭元媛仔細注視雲歸暖的表情,見她沒有緊張,甚至覺得有些無趣和不耐煩,她抿抿唇,「好吧,今日先不打擾你了。」

蕭元媛走後,雲歸暖長舒一口氣。

她說的一類人,是什麼意思?

「姐姐。」三郎從房間出來,「那個人是誰,她最近怎麼總纏著你。」

雲歸暖已將頭飾分好類,「幫我拿那幾個盒子,到我屋子來,那人是晉陽郡主,來查綁匪的案子,案子跟我有關就多跟我說了幾句,這段時間她幫了我很多忙。」

三郎將大大小小的盒子擺在梳妝台上,「還以為姐姐又被誰盯上了,那日她來府上,我遠遠瞧她一眼,有些害怕,就躲起來了,她今天敲門我也沒開,抱歉姐姐。」

「不是什麼大事。」雲歸暖道,「你不想見她就不見,沒關係,以後我盡量不讓她進來。」

她也得避著點蕭元媛,她也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

收拾好妝奩,有人敲門,三郎警惕地看一眼,「姐姐,我先回房了。」

等三郎關上房門,雲歸暖才開大門,是燕逸之。

雲歸暖驚訝又驚喜,「你怎麼來了。」

算算自上次茶會後,她就沒見過燕逸之。

燕逸之溫和笑著,「許久都沒能見你,中秋節的時候你留下月餅就走了,我都沒能跟你說上話,今天可以了嗎,能讓我進去嗎?」

雲歸暖趕緊把大門打開,「快進來吧。」

燕逸之看著雲歸暖笑,「我還是不進去了,今日前來,我想請雲小姐一起吃頓便飯,攬月閣的廂房很難預定的。」

雲歸暖沒立即答應,似在考慮要不要去。

燕逸之緊跟著說道,「來的時候我看到了晉陽郡主的馬車,我有些事想跟你說。」

雲歸暖忽然想起,早些時候蕭元媛也找過燕逸之問話,「好,我們走吧。」

。 雖然新視頻看起來只是一個介紹寶可夢的視頻,但是大家還是從其中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比如寶可夢都是出現在現實世界中,而不是出現在遊戲里,這是不是說明《寶可夢GO》是一個虛擬現實交互的遊戲?

而說到虛擬現實交互,大家立即想到了全息投影,現在不少玩家都是人手一個蜂巢投影,深知蜂巢投影的性能有多麼強大。

如果等到《寶可夢GO》推出,是不是不管去到哪個地方,都有一個類似決戰擂台的地方,可以給他們爽一爽?

「苟賊這是要把全息投影鋪滿整個水藍星嗎?」

「你以為苟賊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嗎?這跟把長城的磚都給換成金磚有什麼區別?」

「如果不是全息投影的話,這些寶可夢又是怎麼出現在現實世界中?」

「你難道沒有看到最後的剪影嗎?那顯然是類似眼鏡的玩意啊!」

「眼鏡?難道是AR眼鏡?都有全息投影了,還要AR眼鏡幹什麼?」

「肯定是為了搶佔更多的市場啊!而且AR眼睛從某些地方上來說,比全息投影更加的自由。」

「去探索?去發現?去收集?這遊戲難道是要出門才能玩嗎?」

「不是吧?那本死宅不是跟這遊戲無緣了?不要啊!苟賊!」

「只是一個宣傳向的視頻,你們怎麼能分析出那麼多?」

「看視頻的大佬多著呢!又不是沒有出現過分析正確的。」

「苟賊不是很擅長放煙霧彈么?你確定這遊戲真是跟AR眼睛有關?」

很多玩家的疑惑,主要是不知道《寶可夢GO》究竟是怎麼個玩法,還有最後的剪影是什麼東西?

不過他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因為在第二天,荀澤又放出了一個新的視頻。

「又是新視頻?苟賊被老母雞奪舍啦?」

「前面的奪筍啊!給大熊貓留點吃的吧!」

「還是《寶可夢GO》的遊戲啊!這次又要介紹什麼?」

「不會只是換個地方宣傳吧?」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嗎?」

視頻中,在星原跟《寶可夢GO》的LOGO過去后,大家看到鏡頭來到城市中,一名女玩家拿着手機,佩戴着一副科技感滿滿的單邊眼鏡,騎着自行車外出。

在她看向自己自行車車籃的時候,可以看到有一顆滿是淡黃色斑點的蛋,以這蛋的大小,即便是孵化出恐龍也不會有人覺得意外。

似乎是在騎了一段路后,女玩家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提醒——她騎行的距離足以孵化寶可夢蛋了。

在這個提醒過後,車籃里的蛋晃動了一下后,出現了一道道裂痕,有淡白色的光芒從裂縫中射出,隨即伴隨着清脆的響聲,一隻憨憨的鴨子寶可夢被孵化出來,正是可達鴨。

對於自己的出生,可達鴨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它捂著自己的大腦袋,用滿是智慧的雙眼看着鏡頭,然後「嘎」了一聲。

鏡頭一轉,一名男玩家戴着同樣的眼鏡,在公園的小樹林中行走,可以看到在他的面前,有小拉達、走路草、皮卡丘等寶可夢跑過去。

在樹上還有綠毛蟲、獨角蟲在樹榦,或者是樹枝上拱啊拱,雖然是一條條大蟲子,但是看起來不僅不噁心,還很是可愛。

這時,一隻小拉達攔在男玩家面前,像是要跟男玩家收過路費,男玩家嘿嘿一笑,點了一下手機。

只見一顆紅白相間的精靈球飛了出去,在一陣閃光過後,一隻小火龍出現在小拉達面前,隨即在男玩家的指令下,朝小拉達噴出一道火焰。

在被火焰擊中后,小拉達雙眼轉着圈圈倒下了,男玩家又丟出去另外一顆精靈球,順利將小拉達給收入其中。

在某個廣場的空地上,兩名玩家正相對站立,他們同樣戴着星雲眼鏡,片刻后,兩人幾乎是同時丟出精靈球,放出了自己的寶可夢。

其中一人的寶可夢是腕力,另外一人的寶可夢是大針蜂。

旁邊還有十幾個也戴着星雲眼鏡的在觀戰,還不斷揮舞手臂,給各自的朋友加油,場面看起來很是熱鬧。

很快兩隻寶可夢便戰到了一處,只是腕力因為不能飛,速度也不夠快的原因,一直被大針蜂壓着打。

就在大針蜂看起來要獲勝時,就看到腕力的身上泛起一陣白光,隨着白光漸漸膨脹,腕力進化成為豪力。

發出一聲怒吼后,豪力揚起壯了不止一圈的手臂,再次殺向大針蜂,而大針蜂也是不甘示弱,從高空俯衝下來。

兩隻戰意高昂的寶可夢在即將撞到一起時,綻放出耀眼的白光,在白光散去后,鏡頭又是隨之一轉,來到了其他的地方。

這次是在咖啡廳內,一名學生打扮的玩家正合上一本書,揉了揉眉心后,戴上了星雲眼鏡,伴隨着他的這個動作,在桌子上出現了一台Q版的BT。

在看了一眼學生玩家的書後,BT朝學生玩家豎起了大拇指,像是在稱讚這名玩家學習得好啊!

學生玩家臉上露出笑容,之前積累的些許疲憊也是一掃而空。

突然,學生玩家看到有很多跟他一樣,戴着星雲眼鏡的人正朝一個地方跑去,而跟着這些玩家跑過去的寶可夢,大家幾乎都認識。

有《魔獸爭霸:冰封王座》中的Q版冰霜巨龍,有《守望先鋒》中的Q版奧麗莎,還有跑起來依舊魔性的糖豆人。

學生玩家看了大家一眼,隨即拿出手機,原來是附近的廣場上,出現了強烈的能量反應,似乎是有什麼厲害的寶可夢降臨。

於是他趕緊把書本什麼的收進背包里,然後就帶着Q版BT跟在大家的身後,往出現厲害寶可夢的地方跑了過去。

等到諸多玩家來到廣場后,可以看到在高聳的觀光塔上,盤繞着一條雪白色的龍形生物,正是《只狼:影逝二度》中的櫻龍。

當然,考慮到寶可夢還是以萌、憨、帥氣為主,這裏的櫻龍的形象也是經過修改的,讓它看起來不僅不詭異,反倒是多了一絲飄逸、靈動。

到場的玩家紛紛丟出精靈球,放出了他們的寶可夢,會飛的比如噴火龍、比雕、飛天螳螂等等帥氣的寶可夢是一飛衝天,率先發起了攻擊。

而地上類似水箭龜、暴鯉龍、妙蛙花等也爆發出它們強大的遠程攻擊。

看着這麼刺激的「世界BOSS戰」,看到這視頻的觀眾都是心癢難耐,恨不得也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 眼下的龍淵星又恢復了往日的光景,唯一有所不同的是。

龍淵星上並沒有諸多國家,只剩下龍國一個政權。

經過這些年的發展,龍國的科技力量已經提升到一個罕見的高度。

大路上,無數的光樓大廈聳立,無數的高科技隨處可見。

因為總人口不是很多,導致很多工廠已經被人工智慧覆蓋。

現在的人類只需要管理,而不需要站在流水線上,如復一日的工作。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龍國的生活檔次提高了不少。

在這期間,蘇寒還特意弄出了一個虛擬的VR空間。

在這個空間當中,人類可以跟逝去的親人再見,以解相思之苦。

當然,為了防止人類沉迷於這個虛擬的空間,蘇寒做出了諸多限制。

在蘇寒的領導之下,龍國漸漸變得昌盛起來。

這一天,蘇寒如往常一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規劃著龍國的未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大門被人推開,梁爽從外面走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