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磁場?

那麼馬里納亞海溝那邊會不會有呢?

他想到那頭突然信號突然失蹤的幽爪怪,不正是在這附近丟失了信號嗎?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呢?

「能聯絡到家裡嗎?」寧逸問道。

楊雨搖了搖頭:「信號時好時壞,而且干擾得很厲害,所以基本上傳不出去。」

寧逸眉頭狂皺,他現在不是擔心信號被干擾的問題,而是擔心家裡的那些女人,一旦知道聯絡不上他,心裡該會有多擔憂。

「現在準備怎麼做?」寧逸問道。

在場的人,有鄭武、楊雨、陳斌、蔣羽以及興業號的大副李龐、商荷、武者中的兩名隊長高挺和陳琪琪。

基本上艦上的高層職員都在了。

楊雨看了看蔣羽,主動開口道:「現在繼續開進去恐怕我們就會迷失方向,不過這些倒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聯絡不上家裡的人,她們就會以為我們出了什麼事,那時候就麻煩了。」

不愧是自己的女人,一開口就直接說中了寧逸最擔憂的事情。

寧逸點了點頭:「那你們的建議是?」

這回商荷開口了:「剛剛我們討論了一下,有兩個方案,最終讓你拍板。」

蔣羽介面說道:「第一個方案,我們改為手動操作,繼續朝馬里納亞海溝進發,頂多還有六個小時,我們就可以到達那個海域,我們艦上有不少人都有來過這裡的經歷,而且就算沒有電磁信號,我們也有信心到達那裡reads;。」

「風險呢?」

「風險就是,如果這個信號干擾的區域很大,那麼我們去了也是白去,而且很有可能會在這一帶區域迷失掉。」

「第二個方案呢?」寧逸問道。

「現在就立刻掉頭,我們計算了一下,發現信號被干擾只不過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如果現在掉頭,應該很快就可以回到正常狀態,問題是,如果這個干擾不是區域問題,那麼我們回了也是白回。」

「第二個方案吧。」寧逸開口道,想了一下后他還多解釋了一下,「我們先退回去,如果退回去能恢復正常,那麼就可以證明是區域的問題,到時候先聯絡家裡,免得讓他們擔心,屆時再考慮是不是要重新進入這個干擾區域。」

毫無疑問,第二個方案還是比較穩妥的。

楊雨等人一起點了點頭:「其實我們也是這麼想的。」

決定已下,興業號當即掉頭。

電磁信號絮亂,他們也沒有什麼轍,好在蔣羽他們就算沒有這些電子信號的輔助,依然穩穩地控制了這艘戰艦。

但和設想的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原本以為一個小時就能駛出信號絮亂區。

結果耗費了快兩個小時才跑出來。

當所有信號恢復正常后,一個讓人覺得有些愕然的數據出現在他們面前。

有個問題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們進入信號絮亂區前的位置,和現在信號恢復正常的位置是一模一樣的。

但是進去了一個小時,同樣的航速退出來,卻耗費了兩個小時,中途興業號並沒有繞彎或者拐圈。

同樣的速度,同樣的距離,耗費的時間卻相差了一倍。

這個邏輯上說不清楚啊,多出來的一個小時是為什麼?

寧逸感覺後背一陣涼颼颼的。

當然,不單是他,蔣羽更是揪著導航員逼問他是不是記錯方位了。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蔣羽自己親自去查航行記錄,結果都沒有錯。

這時候讓人更無語的事情發生了。

楊雨突然看了看寧逸的手錶,然後驚愕地說道:「不對啊,你的手錶顯示的時間怎麼比電子屏幕上顯示的時間要快一個小時?」

寧逸的手錶是機械手錶,不存在電磁干擾。

所以理論上講這個時間是不會有問題的。

但是問題是,寧逸自己覺得這出來的時間,應該有兩個小時了,兩個小時的概念和一個小時的概念,就算是沒有看錶,還是很容易分得開來的。(未完待續)

ps:感謝【jly69】巨巨打賞 第四百章全軍覆沒?

「閃開,快閃開啊!」

五營的人也傻眼了,這是什麼地方啊,硝煙戰場,咋一看見前面有個人擋住他們的退路,五營的人也嚇了一跳,急忙對著王歡大叫。

他們一邊喊著讓王歡逃走,一邊奔向王歡。

這些士兵們都是經過特殊訓練,身經百戰,加上後面窮追不捨的降神教教主,很快就到了王歡的面前。

「讓你快走,你沒聽到嗎?」

五營的營長氣的火冒三丈,這都火燒眉毛,這個人來這裡添亂。

「營長,別說了,他可能沒見過這陣容,已經被嚇傻了都。」旁邊一口朝著濃濃西南口音的士兵說道。

果然,他們看見王歡,見到他目光直勾勾的,一直盯著他們身後的追上來的降神教教主。想想也是,一個普通人遇見這種情況,有幾個沒有被嚇傻的。

「大炮,你帶著他,快撤!」五營長回頭看了一眼,一咬牙,總不能把這個人丟在這裡不聞不問,任由他送死吧。

「好勒!」

名叫大炮的士兵二話不說,拉著王歡的胳膊就要撤退,可是他剛要拽著王歡一起跑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好像拉了一頭牛一樣,對方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作戰室里,眼看五營的人馬上就要被追上了,眾人亂作一團,按照他們撤退計劃,應該是能安全準時到達撤退地方的。

可是沒想到事情發生變故,五營的撤退速度突然停頓了一下。

很快就有人調出視頻,報告道:「司令,發現原因了,在撤退的過程中忽然有個年輕人闖進來,擋住了撤退的速度,現在五營的人正帶著那人一起撤。」

張司令一拳砸在會議桌上,臉色無比難看:「該死,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闖進來,五營這下麻煩了。」

「是麻煩了,本來按照計劃,五營的人退到我們防禦位置,可以動用炮彈讓降神教的教主離開,現在他們根本退不到那個位置,一旦使用炮彈轟炸,恐怕會誤傷自己人。」一個參謀黑著臉。

「這個究竟是什麼人,早不來,晚不來,這不是瞎搗亂嗎!」

作戰室里的人憤怒的看著王歡的面孔,卻見到那個年輕人遇見這種情況,臉上不僅沒有露出害怕之色,而是平靜的如初。

「這傢伙是不是被嚇傻了。」

要是普通人見到這種槍林彈雨的場面,早就嚇的屁股尿流,哪有像眼前這小子這麼鎮定的。

……

「營長,拉不動啊,這個人好重!」大炮動了一下王歡,突然苦著臉叫道。

「該死的!」

五營長的臉也很難看,因為他發現身邊很多人的行動已經變的緩慢起來,這是受到後面降神教教主氣勢威壓。

「營長,跑不動了,拼了吧。」

很多人都喘著氣,手裡捏著槍,看著後面追來的降神教教主。

「媽的!只有拼了,準備瞄準,聽我命令,一起開火。」五營長也知道他們撤不掉了,這個時候除了拚命,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沒用的,這裡地勢開闊,以他的速度,想要射中他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從他所在的地方衝進來,需要的時間很短,一旦他沖入你們當中,你們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就在這時,王歡忽然開口。

「你說話了,我還以為你嚇傻了呢!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因為你,我們也不會被那怪物追上。」大炮見到王歡開口,瞪了他一眼說道。

說完之後,不過還是主動站在他的面前,把王歡護在身後:「小子,等會打起來肯定會死人的,有機會你就逃走。」

「逃?為什麼要逃?」王歡淡淡一笑。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殺人而來,好不容易見到正主了,怎麼可能逃走。

「你這傻小子,腦瓜子不靈光,看你這個樣子也逃不掉了。」大炮嘀咕了一句,遞了一把手槍給王歡:「既然逃不掉了,等會一起戰鬥。」

五營的人雖然恨不的把王歡掐死,要不是這傢伙突然出現擋住他們的退路,可還是把他護在中間。

「大炮,你把槍給他有屁用,到時候別沒打中敵人,把咱們自己給傷著了。」

「……他們說對,給你槍也是白扯,你又不會玩槍。」大炮見王歡沒接受的意思,把手槍收了起來。

就在這時,嗖的一聲風響傳來,降神教的教主落在他們頭頂的一顆樹冠上。

「跑啊,怎麼不跑了,本教主真想跟軍隊交手,沒想到你們還送上門了。」

樹冠上的降神教教主俯瞰著下面的眾人,一臉不屑。

很多人都在暗自瞄準,不過上面樹葉太茂盛了,而且這位降神教的教主並不是一動不動,而是在樹冠上不停地來回跳動。

「完了!」

遠在後面,追趕過來的朱雀臉色一沉,這次不光是朱雀部要被滅掉,還連累了一個營的人馬。

「主任,你說的幫手在什麼地方,這個時候了,怎麼還沒出現?」

朱雀苦笑道:「事情太突然了,就連我們也沒有想到降神教教主會在半路截殺我們,他又怎麼可能想到?」

這時,降神教的教主突然落地,只見站在五營人群裡面,摸了摸臉上的傷痕:「剛才的狙擊手是誰,槍法不錯,差點要了我的命,我很想見見你。」

眾人默不作聲,這種情況是最難辦的,人就在他們中間,這個時候開槍的話,那肯定會誤殺自己人,也就是說他們的槍已經沒用了。

可是單憑手腳,他們這些人怎麼可能是通神強者的對手。

也就在降神教教主問完之後,大炮站了出來:「是我開的槍,你要怎麼樣?」

「大炮!」

其他人擔心的喊道。

降神教的教主笑著說道:「你的槍法不錯,不過,你不該對我開槍,你的那一槍沒打死本教主,那就該輪到本教主打死你們!」

「要殺要剮就直接來,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那就不是男人!」

「好,那就先拿你開刀!」

降神教教主臉上浮現出殘忍笑容時,大炮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降神教主,你也太不要臉了,對一些普通人出手,你枉為通神強者。」

大炮赫然回頭,卻見說話的人正是妨礙他們去路的傢伙。 眾人面面相覷,感覺就好像見鬼了一般。

時間絕對是流逝了兩個小時的,但關鍵是寧逸的機械手錶顯示的是只流逝了一個小時,查了船上其他人帶的機械手錶的,同樣是只流逝了一個小時。

最重要的是,用距離和航速來推算,這理論上也應該是只要消耗一個小時。

但實際上電子記錄儀的都記錄了是兩個小時,所有人的心裡感覺也是兩個小時。

中間一個小時哪裡來的,或者中間這一個小時哪裡去了。

現在成了一個天大的謎團。

遇到這個問題,寧逸也是無解了,原本試圖再闖一躺馬里納亞海溝的念頭,此刻不由掐滅了,這一帶太詭異了。

在沒弄清楚之前,最好還是謹慎從事。

「信號恢復正常了,要不我們聯絡一下家裡,看看他們那邊有沒有什麼反應?」楊雨提議道。

她一開口,寧逸立刻想了起來,忙讓人聯繫鄭貝貝。

果然,家裡的女人們都瘋了。

瘋狂追問寧逸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是,怎麼那麼久沒有和他們聯繫。

寧逸有些鬱悶地答道:「我們也想知道為什麼,所以這信號一恢復,不就立刻跟你們聯絡了嗎。」

「嚇死我了。」沐輕雪答道,「你可知道,你們失蹤了那麼久,興復號都已經出發了。」

「什麼?那趕緊讓他們召回去啊。」寧逸聞言,嚇了一大跳,先不說興復號的裝備和興業號完全沒辦法相提並論,就算能的話。現在也應該是颱風正在登陸的時點吧,興復號能出得了港口嗎?

「行了,我馬上就讓他們把興復號召回來,還好他們只出去大概一百海里不到。」

聞言,寧逸就有些懵了:「等等。興復號已經出去一百海里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四個小時前啊,你們失蹤了八個多小時,我們花費了兩個小時追蹤,發現你們的信號徹底中斷之後,覺得你們可能是出事了,討論了兩個小時。最後霜姐姐她們決定親自帶著興復號去找你,我和薇薇、妮兒、若兒她們在家裡等消息,要是沒有的話,我們就準備搭地球號去找你了。」

「八個小時?」寧逸頭一下子懵了,「八個小時。你是說我們失蹤了八個小時?」

「沒錯啊,失蹤了八個小時。」

「等等,你們那現在幾點?」寧逸聲音有些發抖地問道,事情越來越離譜了。

「下午一點多,有什麼問題嗎?」沐輕雪不解地問。

寧逸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錶,自己的手錶一直帶著,時間還沒調,但是顯示是華夏國時間凌晨五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