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武者之間戰鬥的因素很多,心態,功法,修為……

但是能夠踏入神丹境,成為宗門內的佼佼者,宗莫邪與司徒浩然莫不是心態堅固之輩!修鍊的功法同樣也為天階,修為則同為神丹境初期。

這個時候,雙方比拼的就是對法則的領悟了。

宗莫邪此刻渾身都籠罩在一層紫電之中,看上去宛若一尊雷神化身,紫色的閃電宛若一條條小蛇,在他的體表不斷地跳動著。而司徒浩的雙手上卻有兩團劇烈跳動的雷球,彷彿有無窮的威能蘊藏其中。

「噼啪……」

雙方的速度同樣也是快如閃電,兩道身影不斷地交錯,每一次碰撞都爆發出讓人目眩的白光!

這次高頻率的速度,讓看台上的武者們為之窒息,他們比親身戰鬥的雙方更加著急,有些武者狂躁的呼喊著為某一方加油,更多的武者雙目則是死死的盯著比斗場,一言不發。

特別是那些主修雷系功法的武者,看得更是認真!

中域甚至於這個大千世界之中,修鍊法則之力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那些記載著法則之力的石刻,只有四品和五品宗門內部才存在。

那些二品,三品宗門的武者,或者說絕大部分獨立武者都沒有這個條件,想要修鍊法則,只有靠自己的悟性去悟!不過以自己那一丁點悟性不知道悟到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夠悟出一絲法則之力,而觀摩宗莫邪和司徒浩然之間的戰鬥,則有很小的幾率悟出一絲法則之力。

這就是他們觀察的格外認真的原因!

高台之上,幾大宗門的弟子們穩坐之上,目光沉靜,但是在內心之中,也不斷的衡量著自己與宗莫邪,還有司徒浩然之間的差距。

「給我敗!」

在比斗進行了半柱香的時間后,宗莫邪忽然一聲暴喝。

渾身上下纏繞的紫電,驟然從小蛇一般的粗細,變成蟒蛇一般粗細!

看到這一幕,司徒浩然的面色更加凝重,不過他手中的兩個雷球卻開始不斷地變小,從兩顆巨大的雷球縮小成拳頭大的雷珠!

「轟隆!」

此番碰撞之下,爆發齣劇烈的聲響,炫目的雷光將整個比斗場都籠罩其中,大部分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羅征卻緊盯著比斗場上的雷光,眉毛微微一挑,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

「咦……」

他注意到這雷光之中,竟然出現了一些他看不懂的雷系法則!

高台上的那些宗主們的目光同樣也是十分凝重。

倒是清虛道人抹了抹自己的鬍子,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至於那幾十萬武者,絕大多數都是閉著眼睛,即使結界阻隔了其中的威勢,但他們無法承擔這炫目的雷光。

這就是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在司徒浩然的雷光之中,蘊藏著一絲我看不懂的法則之力,」羅征淡淡的想著。

「是雷系法則的第二層,凈化,」青龍的聲音卻在這時候飄了出來。

「凈化?這就是第二層雷系法則?」在那雷光中,隱藏著一些細碎到肉眼都難以看見的雷光。

「對,第一層雷系法則叫做『毀滅』,第二層叫做『凈化』,第三層叫做『天劫』,你們人類闖生死境渡劫的時候,降臨的天雷,便是天劫!」青龍一口氣將雷系法則的前三層說了出來。

「毀滅,凈化,天劫……」光是一個雷系法則分為十層,其中每一層對應的法則都各不相同,羅征雖然領悟了九種法則之力,當日後的道路任重而道遠!

「你們中域虛靈宗的那小子,第一層『毀滅』法則才悟了一半而已,可能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第二層的雷系法則殘片,從中悟到了一絲,雖然僅僅只有一點點,不過也足以獲勝了,」青龍又說道。

羅征點點頭,因為他已經看到,比斗場上的結果了,宗莫邪全身焦糊一片,散發著一股烤肉般的香味躺在地上,而司徒浩然站在比斗場另外一側,雖說他看上去虛弱無比,但雙腿卻穩穩的釘在地上,臉上流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第二層法則之力,中域之中恐怕是沒有,想要學習第二層法則,估計要去上界或者前往四大神國……」羅征喃喃說道。

「你已經經歷了法則洗禮,短期內沒必要去追求更高層次的法則之力,若是你將兩種,甚至於三種法則之力融合,爆發出來的威力很強……」

青龍還沒有說完,赤龍卻打斷了他的話,「哈哈,小子,不要聽老九胡說八道,法則之力固然是這世界的本源,但是煉體者逆天而行,修鍊到了極致,只會比這個更強大!等你打開了道台八重天,老子傳你一門無上神武!甭管是什麼法則之力,統統一拳打爆!」

「七哥……」青龍幽怨的說了一句。

「無上神武?那是什麼?」羅征心中一跳,隨即問道。

「這個,那個……」

赤龍的性格與青龍完全不同,青龍比較沉穩,而赤龍的性子比較火爆,這會兒一句話捅出來,被青龍阻止了,他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羅征雖然不清楚無上神武是什麼,但這玩意絕對不是大路貨,這九條真龍能夠算是一個大界之主,別說他們在意的東西,就算他們不在意的東西,在羅征眼中也堪比至寶一般的存在。

趁著赤龍結結巴巴之際,羅征立即笑道:「好,就這麼說好了,等我打開道台八重,你就要傳我一門無上神武!」

羅征不清楚無上神武是啥,不過先將赤龍的這句話坐實了再說!

青龍傳來一句無奈的笑聲,隨後才說道:「狡猾的小子……七哥的這門無上神武事關重大,不是說不願意傳你,只是時候未到,不過……你若是打開了道台,倒也可以修鍊!」

「你還沒說無上神武到底是什麼呢?」羅征好奇的問道,他想不通倒地有什麼東西,能夠讓青龍都如此謹慎。

有種掰直我 「無上神武,乃是一界之中最強的武技,能夠帶有『無上』兩個字,便是說在它之上,沒有強過它的了……若是修鍊有成,能夠成為一界之主!」青龍緩緩說道。

聽到青龍的話,羅征也是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大界的界主,乃簡直是神明一般的存在,那要有多強大?

「我穴竅已開,接下來就能夠衝擊道台!我可是記好了這本無上神武了!」羅征雙目綻放出興奮的光芒。

「我說過的話,什麼時候不算數了?不過我提醒你,道台可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容易打開,」赤龍提醒道,「特別是在中域,想要打開道台的難度,比你現在衝擊神丹境,甚至於虛劫境的難度都還要高!」

「我明白,」興奮的目光在羅征的雙目中漸漸散去,其中已滿是剛毅之色。

想要追求更強大的實力,怎麼可能沒有難度?若是沒有難度才叫不正常,這是從古至今都顛撲不破的道理!

就在羅征與腦海中兩條龍對話之際,宗莫邪已經被抬回了雲殿。

看台上的武者一陣唏噓,他們沒想到宗莫邪竟然如此強大,而司徒浩然竟然還能夠更勝一籌!

能夠看到這樣的戰鬥,不少武者都覺得自己一顆極品真元石沒有白花,這一趟來天啟城非常值得。

等到比斗場清理完畢,肖老又開始在玉台之中抽取銘牌。

那兩塊銘牌抽取之後,肖老才突然喊道:「血木崖步仇,對雲殿羅征!」

聽到肖老的聲音,血木崖的步仇抽了抽鼻子,走到高台邊緣,臉上露出笑容,「不錯啊,該是我的,終究是我的!」

剛剛這步仇還在跟他的師弟抱怨,自己沒那個運氣遭遇羅征這樣的對手,沒想到這麼快真的輪到他了。

「師哥好運氣,不,這說明師哥的氣運很強大!」步仇旁邊一位神丹境武者連忙恭維道。 「這是我們血木崖弟子的第一戰!步師哥一定要打出威風來!」幾位血木崖弟子也是紛紛說道。

坐在高台後方的毒血夫人冷冷的盯著羅征。

她作為血木崖的宗主,曾經可是被羅征這種小輩羞辱過,不過這種事情她自然不會到處宣揚,畢竟是堂堂四品宗門宗主,這點臉面還是要的。

「步仇,你過來,」毒血夫人輕聲說道。

「是,宗主!」步仇走到毒血夫人跟前。

毒血夫人伸出細嫩的手指,放在嘴中輕輕一咬,將指尖給咬破了。

看到毒血夫人的這個舉動,步仇的眼角微微一抽,顫聲說道:「宗主……」

血木崖也並非什麼正派宗門,其中的邪法邪術無數,步仇顯然是明白宗主想對他做什麼了。

「不用怕,這化魂毒血能夠短時間內催發你的潛能,折損的壽元我會幫你補回來,不過,你要下去殺了那小子!」毒血夫人笑道。

「宗主,殺那小子不需要我激發潛能!」步仇連忙搖頭說道。

毒血夫人嘻嘻一笑,那張嫵媚動人的臉明艷不可方物,「我知道,不過……以防萬一!」說完她手指就伸向步仇的胸口,用她指尖上的鮮血勾勒出一個血符,那枚血符血光一閃,就印入了步仇的胸口之中。

赫然之間,步仇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雙目開始發紅,亢奮無比的獰笑道:「宗主,他會死!」

說完步仇步仇縱身一躍,跳入了比斗場中。

而這個時候,羅征也朝著比斗場走過去。

「又輪到那個照神境四重的小子出場了!」

「上一輪他竟然打敗了公孫鴆,看樣子不能把一般的照神境看待。」

「他不過是憑藉出其不意打敗了公孫鴆而已,若論真正的實力,根本無法匹敵神丹境強者!」

以照神境實力挫敗神丹境武者,雖說羅征是四品宗門的弟子,但還是讓眾多武者心中難以接受。

不是每個人都能越階挑戰的,修為衡量實力,在中域之中是一個鐵的準則,只有部分四品宗門的精英弟子,能夠輕鬆越階挑戰,但這一部分天才弟子都是極少數!

何況公孫鴆也算是三品家族勢力公孫世家的子弟,更是少有的天級天才!

羅征卻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將公孫鴆一招打的半死不活,這種劇烈的衝擊感,讓看台上的那些武者都感覺非常的不公平。所以從心理層面上來講,他們非常希望羅征落敗,並且是慘敗!

這次終於有一個四品宗門的弟子與羅征對上了,他們自然將希望寄托在步仇身上。

就在這時候,看台的後排又進來了數位弟子,那些弟子身材白衣,胸口都綉著一朵朵雲彩,赫然便是雲殿弟子,而為首的兩人竟然是華天命和裴天耀!

「沒想到武道大會的門票,竟然這麼貴,一顆極品真元石啊……」百里紅楓的聲音從後面飄來。

華天命回頭瞪了他一眼,「能夠進來都算是不錯了,比斗已經開始了,不知道我們雲殿的人是勝是負。」

時隔數月,裴天耀現在已經踏入照神境五重,而華天命進步的速度更快,居然已達照神境四重,在修為上快要追上裴天耀了。

這次他們數人參加雲殿的一個任務,正巧就在天啟城附近的黑昌國,將任務完成之後,他們得知武道大會馬上就要舉行,自然不肯錯過這個機會,直接趕來了天啟城。

裴天耀眺望了一眼,淡淡的說道:「在比斗場上的好像是血木崖的弟子,不知道他的對手是誰?」

華天命的劍目一掃,正巧看到一人緩緩走上比斗場,他還覺得這人有些熟悉,凝目之下,瞳孔驟然睜大,「羅,羅征!」

「什麼羅征?他也來觀看武道大會嗎?」百里紅楓在旁邊問道。

裴天耀也順著目光望過去,臉色頓時一凝,無奈的笑了一聲,「真的是羅征,他不是來觀看武道大會的,他在比斗場上。」

「什麼!」百里紅楓差點驚的要蹦起來了,他伸出脖子望向比斗場,長大了嘴巴喃喃說道:「真的是羅征,他這不是找死嗎?」

無論是裴天耀,還是華天命又或者百里紅楓,現在都是雲殿精英堂的弟子,而且屬於重點培養的對象,這段時間他們幾人的進境都非常驚人,例如華天命的極雷劍意之中,誕生了兩種法則,金系法則和雷系法則,雖然法則之力不夠多,但在照神境能夠領悟法則的武者……千萬武者之中恐怕也只有一兩個,可以想象一下華天命的天賦有多恐怖。

裴天耀的實力同樣也有了極大地進步,如今他召喚出不動明王不再有間歇期,而且不動明王多了第二對胳膊,在密宗之中,最強的不動明王是擁有六臂的,這說明裴天耀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反倒是百里紅楓進步的速度慢上一截,不過他那的身法卻是越來越詭異了,幾乎能夠做到來無影去無蹤。

這種進步速度,足以讓他們在雲殿精英堂中傲然,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夠在精英堂內排入前幾名!

可是當他們發現羅征站在武道大會的比斗場時,忽然覺得他們引以為傲的進步,似乎成為了一個笑話。

在前往天啟城之前,他們再路上可是討論過這次武道大會。

各大宗門最強的弟子云集,神丹境強者之間的對決!當時華天命還曾經抱怨,為何這次武道大會要提前幾年舉辦,若是能夠給他幾年的時間,等他踏入神丹境后,自然也有機會參加武道大會。

百里紅楓則很欠揍的嘲笑華天命,就算再給幾年時間給華天命,華天命未必有這個資格,惹得華天命再一次將劍抵在了百里紅楓的脖子上。

然而……羅征已經站在了武道大會的比斗場上……

「他的修為,進步的也很快,不到半年的時間,從先天秘境躥升到了照神境四重,可是……這跟神丹境差距還是很大,為何他能參加?」裴天耀疑惑的說道。

華天命搖搖頭,「當初他在青雲宗的時候,修為也是先天秘境,還不是將你們一幫照神境的弟子給比下去了,現在羅征已是照神境了,對抗神丹境,好像是理所應當!」

華天命的話,卻讓旁邊一位武者聽進去了,那武者臉色一沉,「什麼叫理所應當!那小子不過是運氣好罷了,這一場我看他鐵定沒有活路,血木崖的弟子一定能夠幹掉他!」

這位武者也是公孫世家的一員,雖然他並非核心弟子,但是公孫世家的家族榮譽感還是很強的,聽到華天命的話自然覺得不爽。

「運氣好?」華天命淡淡一笑,朝裴天耀說道:「看樣子我們錯過了,羅征已經打過一場了。」

裴天耀的目光則牢牢盯著比斗場上,「不過這一場也不樂觀,血木崖的那人也不簡單……」

他們與羅征同出自於一個宗門,又一同進入雲殿,此番看到羅征的對手空前強大,自然也會有些擔心。

「死定了,死定了!神丹境強者啊!」百里紅楓依舊咋咋呼呼的叫道。

華天命的劍眉輕輕一挑,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不知道為何,我總覺得羅征會……一路勝到底!百里紅楓,把你的全副身家交出來!」

「你想幹什麼!」百里紅楓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須彌戒指,這次執行任務收穫最多的就是百里紅楓,他在速度和身法上佔據優勢,完成任務的時候奪得了不少真元石。

華天命伸手說道:「不幹什麼,看到那邊的牌子了嗎?賠率已經出來了,羅征的賠率驚人的高,我想賭一把!」

華天命並非賭徒,不過他覺得羅征的氣運一向很強,所以想要驗證一下罷了。

「不幹!」百里紅楓尖叫道。

「拿過來!」華天命冷冷說道。

「不……」

「噌!」

華天命的劍又一次抵在了百里紅楓的脖子上……

百里紅楓無奈的將自己的全部家當交出來,華天命剛剛投注之後,比斗場中央的光幕已經消失了,羅征與步仇的戰鬥已然開始。 日照峰上,金光籠罩,山林薄霧被陽光碟機散,綠意盎然的林間,飛鳥啼鳴,一派生機畫面,躍然紙上。

峰頂,一男一女,並肩遠眺,默然而立,心緒各異。

遠方朝陽噴薄,金光渲染山林,遠遠看去,美不勝收。

「走吧。」許久,天然收回目光,轉身說道。

蕭寒也收回了思緒,點了點頭,揮手一招,幽冥聖劍破空而來,懸浮在二人身前,散發著森然的聖威。

咻!

然而,二人剛欲乘劍離去之時,一道身影迅速掠到了峰頂之上,來的是一位年輕男子,一襲白衣,乾乾淨淨,生得是玉樹臨風,腰帶懸挂古玉,氣質不凡,彷彿天生帶著幾分難言的貴氣。

不過此刻,這年輕男子神色卻是顯得有些慌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