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那人找了一些幫手,在附近尋找兩天,竟然在皇宮附近,再次發現那道身影,其中有人認了出來,那身影正是周順,他們剛要去追,周順逃到一家客棧,隨後就沒了蹤影!」

這等大事,無論是青龍還是周殞,都已經信以為真,況且周元說的半真半假,三人雖然不和,但是遇見共同的敵人,表現的還是很齊心協力的。

「六王爺,不知是哪家客棧?稍後老夫親自去查查,說不定那客棧老闆就與周順有聯繫,畢竟那廢物以前就經常離開皇宮,在皇城內有些熟人也和正常。」

「我還真怕隔牆有耳!」周元一臉凝重道,隨即向前探了探身子,青龍向前走了幾步側耳傾聽,周元來到青龍身邊,緩緩開口道:「去死……」

嘭的一聲。

周元突如其來的一掌拍出,如此近距離偷襲一名同階,換了別人肯定要飲恨當場,但是青龍不愧是老一輩強者,雖然和周元同階,但是一身實力和戰鬥經驗確實老練。

周元手掌微動,青龍就覺得不對,手掌向下一沉護住心口,與對方手掌轟在一起,即便如此倉促被動出手,青龍依然不落下風,與周元同時蹬蹬蹬倒退了三步。

「六王爺,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造反……」青龍大統領還沒說完,只見周元身後四人猛然衝出,之前周元出手也是古朋授意,否則周元哪敢貿然出手?

古朋用行動打斷了青龍的話,飛身拍出一掌直奔青龍天靈蓋,後者一聲冷笑:「真是找死,老夫進階大圓滿近百年,豈是你們這些小娃娃剛進階的可比?你們以為同境界就能和老夫斗?太天真了……」

周殞原本一臉惶恐,見青龍一臉輕鬆暇意,也稍稍鬆了口氣。

只見青龍不屑的瞟了一眼手下敗將周元,隨後手掌猛然冒出黑光,向著古朋手掌一抓而去,半空中發出痴痴之聲,好像那黑逛連空氣都能腐蝕一般,極其邪異。

乾殤一抖手,數十隻陣旗出現在明周宮門口,一道禁制光罩出現,令得外面守衛短時間內沖不進來,隨後與向宇、周元,一起對付四名御前侍衛隊長。

三人修為較高,尤其是周元三脈大圓滿,對付老者雖然不行,但是對付幾個隊長綽綽有餘,周順這一刻撤掉易容之術,一身三脈後期氣息釋放而出,直接碾壓三脈初期巔峰的周殞,且周順厲喝道:「周殞,奪我皇位,一道聖旨殺了我所有親人,我要你死……」周順話音未落便向著周殞衝去!

……

感謝月票和打賞以及推薦票支持!!!(未完待續。) 嘭的一聲!

青龍大統領一掌拍在古朋的手掌上,其上黑光一閃,只見古朋手掌血肉迅速枯萎,竟然有腐蝕之效。

「哼,小娃娃,你太看得起自己……什麼?」

青龍大統領話音未落,只見古朋手掌金光一閃,軀體之力狂猛爆發,不但將那黑芒驅散,枯萎的手掌迅速恢復,更是將青龍大統領一掌震退。

蹬蹬蹬。

一連後退了七八步之多,青龍大統領臉色狂變,其對於自己的軀體之力很有自信,因為其修鍊一種古迹得到的鍛體之法,幾乎同階中軀體無敵手。

但沒有料到古朋軀體之力如此強悍,只是雙肩一晃就安然無恙,更將自己震退,而且自己那玄幽掌詭異莫測,對於任何軀體甚至寶物都有腐蝕之力,這竟然也被對方手掌震散,難道對方的手掌比寶物還要強橫?

就在青龍震驚之時,六王爺周元和向宇以及乾殤,聯手對戰四名御前侍衛隊長不落下風,任憑門外那些守衛轟擊大門,短時間內卻依然破不開被乾殤布置在門內的禁制。

眼見著周順兇狠撲來,周殞一臉驚恐,如今這一身三脈初期修為,還是靠周明軒大量資源堆積出來的,至於實戰經驗幾乎沒有多少,如何能比得過周順這種常年曆練生死絕境的人?況且兩人修為還差了兩個小境界。

周殞雖然驚恐,但反應卻並不慢,單手一拍腰間乾坤袋,十餘枚防護符籙出現身前,瞬間化為防護光罩籠罩四周,厚厚的光罩足足有五丈左右。

緊接著,周殞單手一抬祭出一口青色飛劍,笑話,本身就修為不如對方,周殞豈會傻到和他比拼拳腳?飛劍祭出直奔周順頭顱斬去。

「去死……」周順一聲嘶吼,掌中一口銀色長劍猛然一斬,嘭的一聲就將周殞的飛劍撞飛,隨後身子一躍出現在周殞身前,在其驚恐地目光中,一劍劈砍了出來。

嘭的一聲悶響。

只見周殞的身形瞬間倒飛而出,口中一聲悶哼后臉色狂變,在地下軲轆一圈后嗷嗷怪叫,但片刻后發現身上毫髮無傷,只是五丈左右的防護光罩剩下四丈左右。

「哇哈哈,你根本傷不到我!」周殞放下心來哈哈大笑,隨後操控飛劍斬向周順。

「哼!」周順一聲冷哼,急忙揮動銀色長劍斬向對方飛劍,只是對方那一層厚厚的光罩實在難纏,這不禁讓周順暗自頭疼,短時間內破不開對方的防護,時間一久就可能情況有變被對方逃走。

好在周順對這明周宮還算熟悉,急忙衝到後門位置,阻攔了周殞逃跑的可能,至於前門那就想都別想,早已經被乾殤的禁制封鎖了,周順一邊與周殞飛劍糾纏,一邊攻擊周殞厚厚的防護光罩。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那可都是周明軒留給他的保命之物,竟然被周殞一股腦的全部用上,可想而知防護之力之強,豈是周順能短時間破掉的?就算大圓滿出手也不可能瞬間破除,至少也能抵擋兩三擊。

幾乎同一時間,青龍老者一聲冷哼,其活了一大把年紀,幾乎比周明軒實際年齡小不了多少,令其自傲的不光是軀體強悍,一身實戰經驗,乃至神通秘術也很有信心,對付古朋其覺得並非很難。

「受死……」老者瞬間施展出一種武技神通,沒有武技神通可以說是一頓亂打,單純的比拼誰的力氣大軀體強,但是施展了武技神通可就不同了。

強大的武技神通可以以弱勝強,即便軀體不如對方,也能靠強悍的神通武技,將胡拍亂打的對方擊敗,這就是武技神通對修聖者的重要性。

青龍瞬間施展出一種強大的武技神通……奔雷掌,看似平平無奇的手掌瞬間泛起一道道雷弧,劃過半空拍向古朋頭顱,掌還沒到,狂猛的掌風便是將空氣壓縮的嗤嗤直響,甚至將古朋的衣袍吹動的獵獵作響。

撼山拳!

古朋毫不猶豫的施展了自己的聖級武技神通,一拳轟出天地變色,四周空間當即傳出帝辰的嗡鳴之聲,青龍老者臉色狂變收掌不及,只能硬著頭皮拍在對方手掌之上。

嘭的一聲悶響。

古朋一拳毫無疑問的將對方擊飛,青龍老者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宮殿牆壁,最後跌落下來,還不等其站穩身子,古朋一躍而起再次沖著老者轟出一拳。

「什麼?」在場眾人臉色狂變,覺得這一刻古朋簡直不是三脈大圓滿,而是四脈老怪一樣恐怖,尤其是周殞更是臉色狂變,其心中最大的依仗就是青龍,可他在古朋手中簡直像是小孩子一般,還無還手之力。

這還是赫赫凶名的青龍嗎?這還是藐視同階對手,甚至連斬三名同階的狠人青龍大統領嗎?

就在古朋一拳轟出之際,青龍老者一臉猙獰,單手一拍腰間乾坤袋,一隻丈許大小的金色大鎚瞬間飛出,且散發出龐大的威壓金光閃爍,猛然間朝著古朋砸去。

嘭的一聲悶響。

古朋來不及祭出寶物一拳硬撼巨錘,只覺得一股巨力傳到手臂上,瞬間覺得手臂發麻酸痛無力,儘管手臂金光狂閃軀體之力權利爆發,但依然無法抵抗那股巨大的力量。

最後黃金巨錘向後拋飛,古朋更是被砸的跌落在地,手臂直接下垂無力抬起,好像被砸斷了一樣,古朋暗暗心驚,沒想到此人乃是力量型修聖者。

不過最為震驚的乃是青龍老者,其心中所想,這一鎚子下去,一般同階都不敢用軀體硬撼,因為一旦被砸中軀體,幾乎都是爆體而亡。

就算有些肉身強大的修聖者,至少也要廢掉手臂砸成肉泥,反觀古朋,竟然只是被砸退,看那手臂竟然絲毫無損,這究竟是何等強大的軀體力量?以及何種神通武技能將巨錘轟飛?

甩了甩酸痛的手臂,古朋法力一轉手臂金光閃爍,這才恢復知覺,再不敢與其硬撼巨錘寶物,古朋單手一翻,一口墨綠色長劍出現手中,正是冰木劍。

雖然用劍,但古朋卻用出刀法,這樣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就連青龍老者也不明所以,他又怎會知道,古朋是在藉機鍛煉自己的七步一殺第一式斷魔斬?

此招古朋只練到有形式、卻無意境,堪堪入門而已,覺得對方對自己沒有威脅,所以古朋準備在戰鬥中鍛煉自己的刀法,手持冰木劍橫向一掃,瞬間接近了青龍的腰身。

青龍有些暗暗皺眉,雖然覺得古朋的刀法玄妙,但是用劍施展刀法弊端不小,畢竟劍走靈活一道,刀法一般大開大合更為剛猛。

就好比拿著一隻短劍,施展錘法,明明錘法是砸爆對方頭顱任何寶物也擋不住,但拿著短劍去砸對方頭顱,很容易被對方一劍抵擋,畢竟短劍發揮不出巨錘寶物的特有優勢。

所以古朋這一劍橫斬,頓時就被青龍老者巨錘輕鬆抵抗,而且還險些將冰木劍崩飛,古朋也不理會,順著冰木劍崩飛的方向一轉圈,反手又是一劍橫斬。

「嗯?」青龍老者越發覺得此種刀法玄妙,但發現古朋施展速度很慢,而且用劍也發揮不出道法玄妙,暗中猜測古朋已經山窮水盡,手中沒有合適的寶刀。

青龍覺得只要自己一鎚子將對方砸死,絕對就可以獲得他那段體之術、以及那種強悍的拳法,想到這裡,青龍老者嘴角一揚,雙手掄起巨錘,朝著古朋頭顱猛然一砸!

「哈哈哈,去死吧,你的神通寶物太弱,又怎是老夫的對手?」青龍老者一聲厲喝,嘭的一聲悶響過後,在雙方驚喜與疑惑地眼神中,古朋的身影被巨錘砸飛,冰木劍都險些脫手而出,青龍老者更是狂喜,心中暗道趁你病要你命,隨即衝出再次砸出一鎚子!

……

感謝月票和打賞以及推薦票支持!!!

(未完待續。) 就在巨錘即將砸到古朋的剎那,古朋再次施展出之前的刀法,只是手持寶劍有些不倫不類,當即就被青龍砸中,古朋身影再次被彈飛,以冰木劍之力險而又險的讓自己沒有受傷。

青龍老者一見古朋似乎毫無還手之力,瞬間急速狂攻幾招,古朋手持寶劍施展刀法,每次都能險而又險的避開致命一擊,但青龍老者發現,古朋的刀法,似乎漸漸的在變強!

周元與向宇還有乾殤三人,一開始還擔心古朋,但見到雖然看似危險,實則古朋遊刃有餘之後,也都放下心來繼續對戰四名御前侍衛隊長。

周元擔心夜長夢多,猛攻幾招過後,頓時斬殺一名隊長,三人壓力頓減,各自對付一名隊長,紛紛佔領上風,看起來擊斃對手只是時間問題。

周順在和周殞對戰,雖然一直破不開對方那厚厚的防禦,但是對方也很難傷害到周順,因此周順一直觀察著戰場,發現向宇三人無恙,古朋也並無大礙之後,這才放心與周殞對戰。

「哈哈哈,你連我的防禦都破不開,這還怎麼打?我的御前大統領馬上就能將古朋擊殺,現在已經佔領上風,用不了多久,我的守衛就能衝進來,你們根本逃不出我的皇宮,哈哈哈!」

周殞被周順一劍劈飛,但卻沒有受傷,一個軲轆在地面跳起,一臉鄙視的盯著周順哈哈大笑,在其看來這幾人就是瓮中之鱉,此番不但幹掉周順,還能藉機幹掉周元,可真是一舉兩得。

「是嗎?就怕你沒那個機會了,哼!」周順自然也擔心夜長夢多,隨即後退幾步竟然收起長劍,雙手掐訣向著周殞身前一點。

噗噗噗。

幾道悶響傳出,周殞只覺得眼前地面猛然震動,還不等明白怎麼回事,一隻土黃色大手在地下猛然探出,向著周殞一抓而去,那隻恐怖的大手足有丈許大小,看起來威勢驚人。

「土屬性神通?」周殞眼角一跳,自然知道土屬性神通一般防禦驚人,但卻也不懼,冷哼一聲后單手一點,遠處飛劍一個模糊,斬在了土黃色大手之上。

轟隆隆。

一聲暴響傳來,只見那隻大手瞬間被周殞的飛劍斬碎一半,周殞哈哈大笑:「不過如此,你真以為我的攻擊那麼弱?不過因為我比你低了兩個小境界而已,區區一具土傀儡還傷不到我。」

轟隆隆。

就在這時,土黃色巨人在地下徹底鑽了出來,身軀足有十丈大小,雖然看起來聲勢驚人,但是周殞早知道這是個泥人,隨便幾劍就能擊毀,也就沒將其放在心上。

口中一聲厲喝,周殞吼道:「讓你見識一下,明元殿破狼殺的威力,斬……」周殞操控飛劍,準備一劍毀掉土黃色巨人。

嗖的一聲。

只見那飛劍忽然化為丈許大小,猛然間朝著黃土巨人頭顱斬去,飛劍速度奇快無比,頃刻間落在其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

下一刻,周殞愣住了,眼中發出不可置信之色,其心中預料的土人頭顱碎裂沒有發生,只見黃土巨人周身竟然生出一層雷霆戰甲,看起來威風凜凜。

連頭顱也被雷甲包裹防禦驚人,一劍斬去之後,那一道道雷弧彈射而出,竟然將自己的飛劍彈飛,這是多麼強大的雷霆之力?竟然蘊含一絲天威?莫非是天雷?

周殞還來不及思考,只見遠處周順縱身一躍站在黃土巨人肩膀,單手一拍那顆巨大的頭顱,黃土巨人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緩緩踏出一步,龐大的身形瞬間出現在周殞身前,猛然拍出一掌。

嘭的一聲悶響,只見周殞的身形猛然間被這一掌巨力拍飛,撞在身後遠處的牆壁上反彈回來,最後落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雖然依舊沒有破掉那層厚厚的防禦。

但這股龐大的巨力,依然有一部分作用在周殞的身上,其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眼中露出驚恐,因為發現原本四丈左右的防護光罩,竟然只剩下了兩丈左右。

換句話說,再被這巨人攻擊最多兩次,光罩就可能被破開,到時候自己必死無疑,周殞內心狂跳呼吸急促,自己從不親自與人動手一向膽子小,如今這種危機,頓時讓周殞有些驚慌失措起來。

嘭的一聲悶響。

就在這時,只見遠處青龍老者一錘砸出,將古朋手中冰木劍砸飛,古朋的身形順價倒飛而出,嘴角竟然益處一絲鮮血,顯然是受了一些傷勢。

「青龍大統領,快來救我……」周殞狼哭鬼嚎的喊道。

「無用!」青龍瞥了眼周殞,冷哼一聲后單手一點,手中巨錘頓時砸向周順,黃土巨人猛然轉身,揮動雙拳抵擋巨錘,嘭嘭兩聲悶響過後。

黃土巨人雙手臂頓時爆裂開來,只剩下雙腿和身軀,但卻出現一道道裂痕,儘管是滿身雷弧戰甲,卻依然抵擋不住三脈大圓滿之人一擊之力。

沒辦法,周順與其只見的修為差距太大,能輕易抵抗對方一擊,這已經讓青龍暗暗心驚了,其原本以為這一擊足矣幹掉至少重創周順的。

「這些人一個個修為不高,實力怎麼都這般變態?尤其是他們身上的殺伐煞氣,怎麼比這些兵將還要明顯濃烈?」青龍老者這一系列動作只是眨眼之間,隨後不再管周殞,雙手掄起巨錘繼續攻擊古朋。

奇怪的是,古朋自從之前被砸飛之後,就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雙目微閉好似打坐入定一般,任憑青龍沖著周順出手,甚至掄起大鎚砸向自己,古朋也依然沒有睜開雙眼。

「此子有古怪,還是快些將其擊殺才好!」青龍越發心裡覺得不安,手中的力氣多加了幾分,決定這一擊就算不殺了古朋,也要將其重創,而且這一次定要連環攻擊,讓古朋毫無喘息還手之力,直到將其擊殺為止。

「原來……斷魔斬不單單是形式上的一斬,更重要的是……意念上的決然與氣勢,斷魔之斬,多謝青龍道友,幫助古某參悟此種刀法,我會讓你死個痛快的!」

原本一動不動的古朋雙目猛然一睜,兩道實質般的光芒爆閃而出,手中冰木劍更是微微顫抖綠光閃耀。

這一刻,古朋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與決然的氣勢,就好像下界的聖人,要屠盡天下魔物一般聲勢驚人,眼中帶著驚喜,古朋單手持劍,看似輕飄飄的向著砸落下來的巨錘再次擋去!

……

感謝月票和打賞以及推薦票支持!!!

(未完待續。) 「真是找死,少在老夫面前裝神弄鬼!」

青龍老者見到古朋再一次故技重施,用那把冰木劍抵抗自己的巨錘,青龍覺得古朋會像之前那樣,被自己一錘砸飛。

不過,青龍顯然不想再糾纏下去了,擔心夜長夢多,將自身力量全力運轉,幾乎帶著毀天滅地一般的力量,他覺得這一次,絕對不會給古朋活命的機會!

嘭的一聲爆響!

只見古朋手中的冰木劍,被巨錘壓得微微彎曲,但古朋絲毫不退猛然發力,兩者硬撼之下,以靈活見長的冰木劍自然不是巨錘的對手,頃刻間便是被巨錘的距巨力砸斷。

青龍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真是個蠢貨,寧折不彎,嘖嘖,就算是用刀也沒你這個用法,你這個白……啊……噗……」

就在青龍狂笑之際,古朋被砸斷冰木劍根本毫不停頓,抓著半截斷劍,就像是不知道劍已經斷了一樣,猛然間衝出,瞬間將斷劍刺入青龍老者的胸口。

斷劍在青龍後背透出,整個劍柄全部沒入青龍胸口,古朋一聲冷哼:「你說的不錯,斷魔斬原來並不在意招式,而是在意境,寧折不彎。

怪不得我之前學會招式只能入門,直到與你對戰中悟劍,才參悟真諦達到小成境界,施展斷魔斬無論手中是劍還還是鞭,都要有勇者無敵之勢毫不退卻,屠魔斬凶無可抵擋,哪怕是斷劍也可殺死敵人,這才是斷魔斬的意境!」

古朋身子一晃後退丈許,青龍老者滿臉不甘與難以置信,只覺得體內斷劍猛然一震,竟然自爆開來,不但青龍軀體被那股巨力震碎,就連神魂也瞬間被攪碎飛灰湮滅。

一代梟雄就此隕落,場面頓時安靜下來,三位隊長皆是狼狽不堪傷勢極重,周順也利用黃土巨人自爆之威,將周殞俘虜防護全部破除,怎奈此獠竟然又取出一枚玉佩,化作一道防護光罩,穩穩地阻攔住了周順的後續攻擊。

周殞攻擊戰力一般,但是身上卻攜帶者老祖周明軒數件保命寶物,想要將其斬殺還真是不易。

就在這時,古朋忽然發現腳下出現白色光圈,乾殤等人神色一動,向宇急忙喊道:「速戰速決,我們時間不多了!」

周元這才施展出真正的三脈大圓滿之力,與兩人聯手進攻三名隊長,片刻間一名隊長被周元斬殺,向宇和乾殤也都將對手逼迫的險象環生,周元刺出一劍,將乾殤的對手擊斃后,三人聯手擊殺最後一名隊長。

周順儘管手段繁多,卻依然破不掉周殞的防護,周殞更是滿臉驚恐,萬萬沒料到青龍會死,在大殿內急忙上躥下跳躲避周順,一時間周順心中急切卻無可奈何,即便是飛劍斬在其上,短時間內也無法破開。

古朋神色一動,發現自己的身形已經模糊,撼山拳全力運轉之下,猛然間衝到了周殞身邊,一拳轟出,爆響聲一起。

只聽周殞一聲慘叫,那堅固的防護光罩,在古朋撼山拳下,簡直如同紙糊一般破裂而開,其眼中蠻士不可置信與惶恐,光罩破裂后,眼看著古朋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胸口。

可憐的周殞連慘叫都未發出,胸前就被古朋的拳力穿透,體內五臟六腑化作肉泥,胸前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神魂都被震散,屍體緩緩倒了下去。

就在眾人震驚古朋這一拳威能之際,四名隊長也全部被擊殺,周元卻悄悄的來到門口,手中一顆雷珠猛然甩出,只見乾殤布置的禁制光罩,瞬間就被那顆雷珠轟碎。

明周宮大門瞬間被打開,近百名守衛沖了進來,竟然有四名大圓滿帶隊,只是看起來氣勢實力皆是不如青龍大統領,古朋有些意外周元的做法,向宇卻是一聲冷笑似乎早有預料。

「大家快進來!」周元表現出一臉惶恐之色:「就是這四人幹掉了皇兄,這些賊人乃是叛黨周順帶頭,更是幹掉了青龍大統領,不要放過他們,為我皇兄報仇,現在皇宮群龍無首,你們暫時聽我號令,我周元必須為皇族做點什麼!」

眾人無暇分辨周元的話真與假,畢竟有人認出了周順,近百人瞬間包圍了古朋四人,躲在後面的周元露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般勝利者的笑容。

可還不等眾人發出攻擊,只見古朋等人腳下光影一閃,四人身形一個模糊下消失不見,只留下了向宇那淡淡的聲音傳出:「六王爺,不,現在應該稱你為皇上才對,我們先去約定的地點等你,等你登基之後,萬萬不要忘記我們的合作,可是你將我們帶到宮中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