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傳來馬蹄聲。

「追,大將軍有令,生死不論。」

「吁!」中年男子將馬拉住,將馬車內的孩童抱了出來。

「林將軍,我怕。」孩童哆嗦道。

「四王子,別怕,你是王室最後的血脈,一定要活下去,剷除宇文奸賊。」林將軍將他放到了馬上,斬斷了馬車,啪!一掌拍在馬身上,馬吃痛朝前奔跑。

林將軍持劍等待追趕的大軍,不一會兒,追趕的大軍趕來。

「殺。」林將軍一人一劍衝殺了上去,他是煉體八重的煉體者,可追殺的人各個都是煉體者,雙拳難敵四手。

「放箭。」

https://tw.95zongcai.com/zc/65959/ 一陣箭雨從天而降,林將軍直接被射殺。

「追。」大軍繼續追趕逃走的秦政。

宇文伐登基稱王,該國號為大齊。

自然有反對他稱王,可宇文伐手段狠辣,將這些反對他登基稱王的人和勢力紛紛誅殺,血流成河,民怨四起。

因為戰亂,許多百姓為了躲避戰亂,來到了比較偏僻的荊城,荊城一時間人滿為患,人群中還有一個不起眼的小孩,髒兮兮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乞丐。

武凌天閉關數月,他藉助體內的輪迴法則,參悟出了輪迴真意,他將輪迴真意融入了紅塵天經之中,更是悟出了紅塵天經蘊含的道,他稱其為革天之道,革鼎天道。

革天之道,蘊含三種大道輪迴,紅塵,命運,一張無形的天網覆蓋著整個荊城,凡人荊城內的人都在天網之中,他們的命運都受到這張天網的掌控,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落在武凌天的眼中。

城中一個不起眼的小乞丐卻是落入了他的法眼。

「王者之氣,有意思。」

武凌天發現小乞丐身上竟然帶著王者之氣,不過小乞丐身上的王者之氣卻是不斷在消散,很快就會化為烏有了,可見這是一個落魄王子,命運無常,有些人一生下來就享受榮華富貴,可天道眼中,這些人都是螻蟻,他們的命運早就註定了,富貴之人不會一輩子都富貴,卑賤之人也不會一輩子都卑賤。

「天道,我倒要與你鬥上一斗,改變此人的命運,看你能奈我何?」武凌天以紅塵天網抽取掉新建的大齊王朝的氣運,若是武凌天不出手,大齊王朝有千年氣數,可被他紅塵天網抽取了氣運,大齊王朝的氣運不斷在流失。

武凌天將這些氣運都流入了小乞丐的身上,小乞丐身上潰散的王者之氣再次凝聚起來,比之前更強了。

「阿福。」武凌天的聲音傳入阿福耳中。

「公子有何吩咐?」阿福恭敬道。

「去將城門口要飯的那個小乞丐給我帶來。」

「是。」

阿福離開莊園,雖然心中不解,可公子說什麼他就會照做,不會去詢問,他來到城門口,見到了一個小乞丐正在被人毆打。

「小兔崽子,竟敢偷東西,我打不死你。」一個中年男子不斷踢打這小乞丐,一臉的兇狠。

「住手。」

「你是何人?別多管閑事,不然連你一起打。」

中年男子惡狠狠的瞪了阻止他的阿福,一把抓起小乞丐,舉起拳頭就要朝著小乞丐打去,小乞丐此時已經被他打得昏死過去,若是在被他這一拳打下,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一隻手伸來抓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臂,一腳將他踢飛出去,噗!中年男子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昏死過去。

阿福將小乞丐抱起,回到了莊園,來到了武凌天閉關的房門外。

「公子,人帶來了。」

吱!

房門開啟,武凌天走出了房間,看了一眼阿福抱著的小乞丐,小乞丐雖然很臟,可五官卻很精緻。

武凌天手一揮,小乞丐身上的傷勢痊癒,吩咐道:「將他帶下去梳洗,再帶他來見我。」

「是,公子。」

阿福抱著小乞丐離開。

不一會,阿福再次帶著小乞丐來到武凌天面前,不過此時的小乞丐已經蘇醒,穿上了一件乾淨的衣服。

「你叫什麼名字?」武凌天望著小乞丐,道。

「秦政。」小乞丐有些害怕,弱弱道。

「你是大秦王朝的王子。」武凌天此話一出,小乞丐秦政嚇得臉色一變,連忙道:「不是,我不是什麼王子,我只是一個小乞丐。」

武凌天道:「別怕,不會有人傷害你的,我還會傳授你本事,讓你能夠報仇,從新成為一個王者。」

「你告訴我,若是你為王,能夠為你的百姓做些什麼?」武凌天繼續問道。

秦政沒有之前那般害怕了,鼓足勇氣道:「我若為王,我定然要掃平諸國,讓百姓都免除戰亂之苦,人人有飯吃,不再有任何一個乞丐出現。」

此話雖然稚嫩,還有些狂妄,可稚子的話才是最真的。

武凌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的命運早已註定,淪為乞丐,可我逆轉天命,為你該了命數,以後你必將劫數重重,能否披荊斬棘,掌控自己的命運,還得靠你自己。」

武凌天轉身離開,秦政怔怔的望著他離開的背影發神。

不一會兒,秦政來到武凌天的房外,朝武凌天的房門磕了三個響頭。

「請仙人收為為徒。」

可卻不見武凌天出來,秦政也沒有放棄,不斷的磕著頭,也不知道磕了多少,頭都磕破了,身子搖搖欲墜。

吱!房門開啟,武凌天的身影出現,秦政的意識都已經模糊了,可他意志還算堅定,道:「請仙人收為為徒。」

「我不是仙人,只是一個武者,武者自強不息,追求本心,逆天而行,掌控自己的命運,你可願成為武者。」

「我願意。」

「好,以後你就是我的真傳弟子,我傳授你九龍天功。」

武凌天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這九龍天功就是他為秦政量身打造的武學,這套武學乃是帝王之道,秦政以後不僅僅是一個武者,更會成為一個帝王,修鍊此功法事半功倍。

「拜見師尊。」秦政磕了最後一個頭,終於支撐不住嬌弱的身子昏了過去。

武凌天屈手一抬,秦政的身體懸浮在了半空中,他以先天罡氣為秦政洗髓伐毛,為他改善體質。

秦政的小臉上露出堅毅的神色,武凌天嘆息一聲,「不知道我改變你的命運是害了你,還是成就了你,以後的路就看你自己了。」

筆御人間 修鍊者都是逆天而行,向天奪命,可卻不是逆天改命,因為他們的命數早就註定了,成就如何都在天道命運的掌控之中。

而武凌天卻是直接逆天改命,改變他人的命運,這種手段雖然逆天,可也會引起許多劫數,至於最後如何,誰都不清楚。

武凌天傳授秦政為徒,就是要讓他有機會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至於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那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武凌天在荊城逗弄了半年,親自教導秦政修鍊,秦政資質雖然差,可天賦卻是很高,一點就通,加上有武凌天這麼一個武道大宗師親自教導,他打下了堅實的武道根基。

如今,秦政已經從一個普通凡人成為了後天六重天的武者。

嫁給大叔好羞澀 武凌天道:「秦政,你我師徒就此別過,若是有緣,我們師徒還會再見,記住,做事當憑本心,不可胡作非為,記住你當初對為師說過的話,你若為王,必定在你的疆域內無一個乞丐。」

秦政跪在武凌天面前,一臉的堅毅,「弟子一定不會讓師傅失望。」

「阿福。」武凌天望向一旁的阿福。

「公子。」阿福恭敬道。

「阿福,我要你在這凡人界廣傳武道,將我武道傳遍諸國,秦政如今年紀尚小,他就交由你照顧了。」

「公子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少主,扶持他成為一代王者。」

武凌天點了點頭,屈指點在阿福眉心,將諸多武學傳授給他,每一門都是絕世武學,可讓人修鍊到先天九重天境界,至於後續功法,則是需要他武道大成才能做到。

自從極北冰原一戰,武凌天在凡人界待了近一年的時間。

而這一年裡,武凌天擁有玄黃劍的消息卻是不脛而走,傳遍了整個東荒,諸多勢力都在四處尋找武凌天的下落,可卻沒有他的任何蹤影,彷彿消失了一般。

不過當雪女出世時,諸多勢力都將她當成了武天香,要奪取她身上的玄黃劍,可那些出手的宗門都被水神宮強勢滅掉,震懾了諸多勢力。

也知道了武天香是水神宮神女雪女的轉世之身,雪女是六世至尊的消息更是讓無數勢力震驚。

六世至尊,相當於如今年輕一代中的最強者,除非那些活了數萬年的真仙境界的老古董,基本上無人能夠與雪女抗衡。

甚至還傳出了武凌天被雪女打敗的消息,萬古至尊的地位很快被雪女取代,雪女成為了東荒年輕一代的最強者。

東荒一個太古級勢力紫薇聖地頒布了一個至尊榜,准至尊榜,天驕榜。

至尊榜上有名者只有七人,各個都是少年至尊,排名第一的六世至尊雪女,排名第二的則是萬古至尊武凌天,排名第三的卻是一個四世至尊丁鵬,姬玄辰排名第四,月明空排名第五,最後兩名則是三世至尊嘯月和二世至尊李太蒼。

准至尊榜上有名者有而二十人,天驕榜上有名者有八十一人。

凡是上這三榜之人,皆是年輕一代的強者。

三榜一出,自然有諸多人不服氣,都紛紛挑戰榜上有名者。

。。。。。。。

「至尊劫,這是何人在度至尊劫。」

一片劫雲密布方圓萬里,恐怖的雷霆在劫雲中穿梭,給人一種極為壓抑之感,讓人無法面對這恐怖的雷劫,心智不堅者,道心直接就會崩潰,更不要說渡劫了。

劫雲之下,一個黑袍少年傲立,手握一把斷刀。

有些強者用靈識發現到了黑袍少年,極為震驚。

「是他,丁鵬。」

「怎麼會是他,若是他度過了至尊劫,就是五世至尊,恐怕萬古至尊武凌天都不是他對手了。」

「至尊劫真是恐怖,非一般人能夠度過,凡是少年至尊,都是萬古難見,有望證道成帝,這一世,是我人族的盛世。」

證道之路多屍骨,那一個證道成帝之人不是踏著無數天驕的屍骨走上了巔峰。

凡是有人度至尊劫,都會引起很大的波動,想隱藏都隱藏不了,雷劫之外匯聚了無數強者,有的人是來觀望的,有的人則是來找丁鵬報仇的,丁鵬是魔道強者,一把魔刀斬殺了不知多少強者,自他出世以來,得罪了諸多勢力,都將將他除之而後快。

即便是同為少年至尊,依舊是敵人,畢竟少一個對手,證道的機會就多上一分,丁鵬渡至尊劫,這是天劫,還有人劫。

自古以來,人族出了多少天驕,可能夠成為少年至尊者卻是少之又少,不是死於至尊劫下,就是死於人劫。

丁鵬所渡的至尊劫卻是滅世至尊劫。

一道滅世神雷朝丁鵬轟擊而下,這一道滅世神雷足以轟殺真仙境界以下的任何存在,即便是真仙面對滅世神雷也是九死一生。

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見識至尊劫,這般可怕的雷劫,讓人心中畏懼,只有兩個字能夠形容至尊劫的恐怖,十死無生,能夠活著度過至尊劫的絕對是非人的存在。

丁鵬面色冷峻,目光堅毅,手中斷刀斬出絕世一刀,這一刀足以讓天地失色,彷彿天地間只有這一把刀,無物可擋。

滅世神雷被這一刀破滅。

可這只是開胃菜而已,後面的滅世神雷一道比一道強,丁鵬雖然是四世至尊,戰力強大,可還是受到了重創,血灑長空,胸口都被神雷洞穿。

「天魔不死身。」丁鵬彷彿化為了一尊絕世天魔,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雷劫之外,一個面相普通的男子目視著雷劫下的丁鵬。

「又是一個對手。」男子沉吟道,眼中卻是蘊含著強烈的戰意。

男子正是變化了容貌的武凌天,他現在可是諸多勢力口中的香餑餑,誰都想要咬他一口。

滅世至尊劫一共九九八十一道滅世神雷,方圓萬里內成為了一片廢墟,絕地。

丁鵬承受了五十六道滅世神雷,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已經奄奄一息,雷劫可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第五十七道滅世神雷落下,要將他滅殺在雷劫之下。

關鍵時刻,丁鵬祭出了一個傘,擋下了第五十七道雷劫。

「神器。」

有些人眼力不凡,一眼就認出了丁鵬祭出的傘是一件神器,眼中露出了貪婪之色,這可是神器啊!不是什麼仙器,聖器可比的。

丁鵬手中的傘是大羅天傘,是一件防禦神器,釋放出神光抵擋著滅世神雷。

「這是我教遺失的神器大羅天傘,怎麼會在丁鵬手中。」上古級勢力大羅聖地的強者盯著丁鵬祭出的大羅天傘,道:「必須將大羅天傘奪回來。」

大羅天傘乃是大羅聖地的鎮教神器,在上古時期遺失,沒有了大羅天傘,大羅聖地勢力大減。

丁鵬用大羅天傘抵擋住了剩餘的二十五道滅世神雷,不過劫雲並沒有散去,最後還有一道恐怖的凈世神光。

大羅天傘也沒能抵擋凈世神光的威能,丁鵬的肉身開始消散在天地間。

「天魔不死身。」丁鵬大喝一聲,可凈世神光的威能太恐怖了,他的天魔不死身也無法立即恢復。

他取出了一株神葯,將其吞服下去,傷勢被壓制,他體內的至尊骨得到洗鍊,變得更加強大。

至尊劫過了,還有人劫。

此時丁鵬元氣大傷,人劫對於重傷的他來說將是一場生死劫難。

「丁鵬,你殺我愛子,今日老夫定要取你性命。」

「丁鵬,交出大羅天傘,這是我教的鎮教至寶,交出來,我可饒你一命。」

。。。。。。。

無數強者都找了一個借口要對丁鵬出手,除了一部分人跟丁鵬有仇怨外,很多人都是覬覦他身上的寶物,有的人也是想要在他未成長起來之前將他扼殺在搖籃之中。

武凌天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這就是人性的貪婪,不過這些人註定了要為他們的貪婪付出代價。

少年至尊不是那麼好殺的,更可況丁鵬還是五世至尊。

諸多強者,各個都是入聖境界以上的大能,紛紛出手,朝丁鵬圍攻而去,要將他殺死。

「不知死活。」丁鵬面色冷漠,眼中殺意凜然,手中斷刀輕鳴,丁鵬道:「很久沒有讓你嘗到鮮血的味道了,今日你讓你喝個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