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默尷尬道:“哪裏的話,就隨歐陽前輩吧。”

姜應元見歐陽青與徐默這麼親近,他這個做師伯的心裏也樂呵,便道:“師侄,咱們走吧。”

徐默點點頭,三人便結伴進了王庭。

三人在路上邊聊邊走,遇到不少前來上朝的官員,對歐陽青與姜應元都極爲客氣的打招呼,只是沒人理會徐默。

徐默也不在乎,反正他誰都不認識。

王庭之中的武官大都步行而至,文官喜坐轎子,但也只能停在王庭大門之外便要步行,這叫規矩。

上早朝也有規矩,雖然路上見到無需參拜,但官品低的要主動向官品高的打招呼,不過也有特例,像歐陽青與姜應元,無論品級高低都有人主動向他們打招呼,武宗學宮雖然比不上國教,但在王都也不是鬧着玩的,不說二人的弟子遍佈王都身居要職,就說這些個文官想請個好些的侍衛也得去武宗學宮,他兩人要是不開口,武宗學宮的弟子誰也不會去。

等徐默跟着歐陽青與姜應元進了上早朝的和政殿,已有幾十個大小官員在殿中等待晉王。

官員們議論紛紛,徐默掃了一眼,上官文龍卻還沒有來。

那些個官員們一見歐陽青與姜應元,都圍了過來,反倒是把徐默擠在了外頭,徐默無奈的笑了笑,自己站在一邊無聊的等着。 有的官員已問道:“歐陽宮主,昨夜到底是何情況,給咱們這些人說說,大王到底會不會怪罪?”

其他官員紛紛附和道:“就是,就是。”

歐陽青笑道:“我昨夜是去了,也沒立什麼大功,大王不罰就不錯了,至於你們,我哪知道?”

衆官員一聽這話,都略顯失望。

這時又有官員問道:“聽聞昨夜那個叫徐默的小子殺了茅元龍,是不是真的?”

歐陽青指着徐默笑道:“這就是那個叫徐默的小子,你們自己去問吧!”

這時一衆官員才反應過來,剛纔還倍受冷落的徐默一下子被圍了起來,人們七嘴八舌的介紹自己,奉常,郎中令,太僕,廷尉各種官員一個不缺,介紹完又紛紛誇讚徐默,什麼英雄出少年,一表人才,人中龍鳳,風流俊傑極盡讚美之詞,徐默在這些人的圍堵之下只能尷尬的笑着,一句話也插不上。

這時上官文龍帶着陳搖櫓與俞絡歌兩人進了和政殿,徐默看到了忙喊道:“大舅哥!”

衆人扭臉一看,都紛紛叫着參見國師,上官文龍一臉冰冷,也不看衆人,而是徑直走到了晉王的座椅之前,站到了自己位置上。

上官文龍一來,衆人也不敢再喧譁,都抱做三兩團竊竊私語。

徐默這裏一寬鬆,也覺空氣好了許多,心中不禁暗道:還是大舅哥厲害。

不一會兒,李堯與陶髯公也到了,一進來便與衆人打了招呼,見了徐默,李堯更是熱情洋溢的勾肩搭背。

徐默也不好意思拒絕,但於庸之前的警告一直在他心裏盤旋。雖然不知道爲何要小心李堯,但既然於庸說了,他還是警戒爲好。

李堯在一旁小聲道:“恭喜徐兄弟,昨夜斬殺茅元龍,可是大功一件啊。”

徐默直言道:“此乃分內之事,不敢居功。”

鶴髮童顏一身仙氣的陶髯公一直在觀察徐默,他想看透這個方臉少年究竟有何能耐,可瞧了半天,只覺得徐默除了修爲頗高以外,他竟再瞧不出點別的。

徐默當然也注意到了陶髯公的眼神,他感覺有些彆扭,便對李堯道:“這位前輩便是你的師父陶髯公吧!”

李堯笑道:“對,我都忘了介紹,這是我師父陶髯公。”又對陶髯公介紹道:“這便是徐默。”

得了介紹,徐默便對陶髯公客氣道:“晉域第一謀士之名如雷貫耳,晚輩一直敬仰的很吶!”

陶髯公自然也客氣道:“老朽就是四王子的師父,談不上什麼謀士,倒是徐小哥如今在王都聲名鵲起,當真厲害得緊。”

徐默道:“前輩謬讚,晚輩可不敢當,都是爲王庭效力,沒什麼厲害不厲害的。”

陶髯公笑了笑,徐默說話處事的這份淡然態度,是其他少年所不具備的,就連四王子李堯也不行,心中不禁對徐默高看幾分。

正要再說幾句,卻見王衛欽也來了,只是他身後還帶着鶴髮童顏的魏成天。

Www .t t k a n .C○

一進來,衆官員也與他和魏成天打了招呼,魏成天的官職雖低微,但武師學院院長這個職位還是可讓人高看一眼的。

王衛欽與上官文龍一般面無表情的穿過衆人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魏成天緊隨其後,不過卻在路過時看着徐默笑了笑,面上都是討好之意,好似全然忘了當初殺徒之恨。

徐默也報以微笑,畢竟這個人曾經也是他的院長,而且徐默並不知道魏成天當初想殺他的事情。

這時卻聽殿內一個太監高聲宣道:“大王進殿!”

衆官員一聽這話,紛紛都站到各自位置上分列兩排,徐默不知站哪兒,卻被師伯姜應元領着站到了他的身後。

晉王李延平穿一身金黃刺龍的王袍邁着方步從大殿的內門走進來端坐在王座之上。

“參見大王!”衆官員整齊的躬身參拜。

“免禮!”

“謝大王!”

待衆人起身,晉王李延平面相威嚴的道:“想必諸位愛卿對昨夜之事已有所耳聞,那些沒來的,裝作不知的,本王也不打算追究,你們大可放心。今日早朝,本王便是要論功行賞!”

昨夜那些觀望的官員們都長舒了一口氣,看來這一關算是過了。

李延平繼續道:“上官文龍!”

“微臣在!”上官文龍出了官員列隊,抱拳回稟道。

晉王李延平微笑道:“昨日平亂,國師居功至偉,你想要何賞賜?”

上官文龍恭敬道:“忠君護主乃微臣分內之事,不敢居功。”

晉王李延平道:“好,你們這些官員都好好學學,這纔是本王的忠臣良將,所以本王也不會虧待。禮官記下,此次平叛有功,賜國教金幣三百萬,馬匹一千,另封國師上官文龍爲護國公,官居超一品,每年俸祿三十萬。國師,你可滿意?”

上官文龍躬身道:“微臣多謝大王賞賜,以後定當竭盡所能爲晉域效力!”

李延平大悅道:“好。驍騎統領王衛欽!”

“微臣在!”上官文龍回了隊列,王衛欽又站了出來。

李延平道:“賞金幣一百萬,馬匹五百,另增加驍騎每年開支二百萬。”

“謝大王!”王衛欽倒是不在乎有沒有封賞,他知道,晉王對他的信任是超乎任何人的,不然也不可能不動楊家一絲一毫。

“歐陽青!”

“微臣在!”

“就賞你武宗學宮一百萬,但你要記住,若是武宗學宮再出像莫平衝一樣的叛逆,你這個宮主也不要做了。”

歐陽青起了一身冷汗,恭敬道:“微臣謹記!”

晉王李延平繼續道:“徐默!”

“微臣在!”徐默亦出了隊列。

晉王李延平看見這個少年便喜歡的緊,禁不住和顏悅色道:“說說,你想要什麼賞賜,本王都給你。”

殿中文武百官見晉王對徐默的態度,都已明白了這個方臉少年現在是晉王跟前的大紅人。

徐默想了想,也不好提什麼賞賜,可晉王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他也不能說不要,只好道:“只求大王能讓微臣名正言順的做三仙宮宮主。”

李延平笑道:“就這些麼?你這次斬殺茅元龍,功勞不小,儘可以往大的提。”

徐默看了看上官文龍,上官文龍仍舊是一臉冰冷,他與上官文鳳的親事上官文龍一直沒鬆口,他也不知道怎麼去提,不若現在借晉王之口說出來,讓上官文龍無話可說。

想到此,徐默便道:“微臣與上官文鳳雖已訂親,但具體婚期卻沒定,微臣斗膽請大王賜個日子。”

話剛說完,上官文龍目中寒光迸射,直盯得徐默渾身不自在。

李延平呵呵笑道:“這是好事啊,不知國師想定在什麼時候?”

上官文龍收回目光,恭敬答道:“既然徐默開了口,微臣也想請大王賜個日子。”

李延平道:“好好好,那本王便主張一次,就明年三月,你們找人選個吉日,到時本王一定送上大禮!”

“多謝大王!”徐默此時心裏已樂開了花,這樣一來,這門親事算是訂了。

李延平繼續道:“本王現在就將三仙宮賞賜與你,封你做三仙宮宮主,官居三品,年俸十萬,讓你配得上文鳳那丫頭。”

“謝大王!”

徐默現在想要的全都齊活了,這次上朝算是他入王都以來最大的收穫。

而此時滿朝的文武官員都對徐默另眼相看,心裏都在盤算着以後怎麼能與這個大紅人攀上關係。

上官文龍心裏也算舒服許多,徐默現在的位置做他的妹婿倒也門當戶對。

李堯此刻卻滿心的不忿,但並不表現出來,只把徐默恨得牙癢癢。

接下來便是一些職位空缺上的調動與進封,李延平把他祕密培養的人才都安插了進去,而茅元龍原來的位置被魏成天取代,武師學院的院長由大長老清風繼任,李堯則順理成章的成爲儲君。

都安排完之後,晉王李延平又宣佈在三日後舉行慶功宴,屆時也將上官文龍晉升人王之事一併昭告天下。

退朝之後,衆官員紛紛向上官文龍等人賀喜,尤其是徐默,竟連李堯的風頭都蓋過了,一衆大小官員拉着他的手直套近乎。

李堯在一旁看的難受,但表面還是極有風度的與徐默寒暄了幾句,然後隨陶髯公先回了住處。

一到房間之內,李堯便再也忍不住,將茶杯一把摔倒了地上,氣呼呼道:“師父,這個徐默我實在忍不了了。”

陶髯公見李堯這般生氣,不禁道:“堯兒,這可不是你應有的表現。”

聽師父提醒,李堯立即穩了穩情緒,小半響才緩和過來道:“師父,堯兒知錯了。”

陶髯公笑道:“堯兒,師父知你怎麼想,不過現在你已成爲儲君,更要與徐默親近纔是。”

李堯道:“我也知道,可一想到這個野小子娶了上官文鳳,我心裏還是有一股火,而且這小子似乎並沒有要跟着我的意思。”

陶髯公皺眉道:“這個徐默,連爲師也看不透,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不會被任何人掌握,所以,咱們要想辦法儘早的除掉他,不然日後你會向大王忌憚上官文龍那般忌憚他。”

李堯一聽這話,面上頓時露出喜色:“師父,要怎麼做才能安全的除掉他?”

陶髯公道:“現在沒法計劃,只能等機會,只要他在王都稍微有錯,咱們便可想辦法除掉他,但在此期間,你還要像之前那樣與他親近,能做到嗎?”

李堯點頭道:“放心吧,師父,堯兒知道怎麼做了。” 陶髯公與李堯在這兒合計一番,晉王李延平已回到了養心殿。

此刻李延平身前立着衆多全身黑衣的武宗密探,封賞完了,卻還有許多事情未解決,李瀟瀟失蹤讓他有些惱火,還有熊破天這個大將軍要怎麼處置也需要好好想想,熊漁虎與李瀟瀟的婚約還在,成親也就比徐默與上官文鳳早一個月,可李瀟瀟若尋不回來,不叫人看了笑話麼?

“你們幾個查的怎樣了?”李延平問道。

一個黑衣密探回稟道:“大王,三公主之事仍毫無頭緒,看那幾名武宗內衛全是在一息之間被人殺死,對方應至少是個武王。”

李延平皺眉道:“武王?昨夜王都的武王差不多都在養心殿,誰有時間去鸞鳳園將瀟瀟劫走?而且有什麼理由?傳我的命令,從今天起,全晉域搜尋三公主下落,凡提供可靠線索者,賞金百萬!”

“是,大王!”衆密探齊聲答道。

李延平點點頭道:“你們下去辦事吧,有什麼消息立即回稟。”

待衆密探都出了養心殿,李延平便坐在牀椅之上思索起來,前幾日徐默被劫進了鸞鳳園與李瀟瀟見了面,可見面之後發生了些什麼他並不知道,難道這件事與徐默有關?這小子既然能斬殺武王茅元龍,殺幾個武宗必然也沒有問題,可若是這小子的實力這麼可怖,他又怎麼捨得去爲難這小子呢?

之前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徐默與李瀟瀟的關係,直到現在思慮清晰,晉王才更加肯定這件事必然與徐默有關。

“好小子,居然可以瞞過我的眼睛帶走瀟瀟,真是膽大包天!”李延平嘴角浮起一絲微笑,卻說不清是怒還是喜。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