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艾琳的首肯,如果不是顧忌蘿莉還在這裡的話易峰都要高呼艾琳萬歲了。

「還說我呢,二姐姐不是應該嫁去赫爾曼公爵那裡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裡。」

易峰也沒想到,從艾琳口出說出來的竟是這麼一段秘辛。

「切,別提那事了,婚約早就告吹了。」

「怎麼會,以姐姐大人的美貌和智慧肯定會得到赫爾曼公子的寵愛的。」

這話說得玲瓏和易峰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莫非是…」

就在艾琳恐嚇似地將要說出那段話的時候。

「好啦好啦,姐姐我允許你交男朋友就是了。不過為什麼要選這種差勁的傢伙啊。」

為了防止自己的秘密外泄,蘿莉趕緊堵住了艾琳的嘴巴。

「他才不是我的男朋友呢。」

艾琳嘟起小嘴說道。

「難道你們已經…」

「齷齪」的蘿莉已經想到那事去了。

「姐姐真討厭。」

剛說完,艾琳就急著把易峰拖走了。

「小艾琳,想去哪呢,也不等等姐姐我。」

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蘿莉厚著臉皮追了上去。

「真是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

被艾琳遺忘在某個角落裡了玲瓏這麼說了句,然後也追了上去。

很快,易峰一行人就到了學校的餐廳。

「是莉莉絲啊,你也來這裡上學了?」

蘿莉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桌子旁邊的莉莉絲。

「蘿莉小姐怎麼也會在這裡?不是去赫爾曼…」

聽到莉莉絲又要提起那檔子破事,蘿莉趕緊打斷了。

「別提了別提了。」

易峰倒是沒想到莉莉絲和蘿莉兩人會認識。

四人相繼坐了下來,然後艾琳把易峰和玲瓏介紹給了蘿莉。這會,三人總算是真正地認識了。不過,對於易峰來說,還是不認識為好。

雖然不知道艾琳是怎麼認識易峰的,不過蘿莉打定了主意。她打算等到回去后再好好拷問艾琳。

「艾琳,為什麼你和你姐姐相差這麼多呢。」

易峰對此一直心存疑惑,他悄悄地在艾琳耳邊問道。

將兩人同時擺在一起,很明顯就可以看得出來。首先:兩人的發色不同。艾琳的發色是綠的,蘿莉的發色是粉紅的。再次:兩人的身高也相差太多,蘿莉的年紀明明比艾琳還要大,身高卻是比她還要矮。如果這個也算的話那就是第三了:兩人的胸部也相差十萬八千里。艾琳的胸部幾乎是平的,而蘿莉的胸部卻很大。如果硬要說兩人之間還有什麼相似的就是那張娃娃臉了。除此之外,其它的地方差別都太大了,實在是叫人難以相信她們是姐妹。

「就讓本導師來回答你的問題好了。」

蘿莉不用看都知道他在想什麼。因為以前很多看到她們的人都是這麼想的。

本導師…

不得不說,就某些方面來說,她們還真有可能是姐妹。

「艾琳的頭髮是繼承父親的,而本導師是繼承母親的。」

「至於身高的問題,咳咳,本導師也不知道。」

看到易峰的目光有意無意地在兩人的胸部間打轉。

「至於胸部問題嘛。哦哼哼哼哼~~本導師經常喝牛奶吃木瓜,小艾琳怎麼可能比得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是絡石銘文道!只有頂級火抗術,才能保護這小玩具在火中不化!」

見赤銅牛偶從岩漿里爬出,牡丹火母的表情開始認真。因為絡石銘文道,是南鼎頂級秘法,只有極少一部分人接觸得到。甚至只在煉器大宗師傳承弟子手中傳遞,一般人很難接觸得到。

「這是蠻力銘文!」

不一會兒,看到小牛那麼小的四肢,居然敲破冷卻岩漿在地表覆蓋的硬殼,牡丹火母挑起眉頭,目光湛湛,似乎明白了它的用途。

「這是帝鹿大宗師的那套生克銘文!」

見吞火凝雨,牡丹火母驚悚不已,因為帝鹿大宗師的生克銘文,以火轉化寒冰之力,需要消耗大量生機,然而此刻她見到的那小牛偶的能量來源,只是簡單的地火。

凝雨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這整套能量轉化方式,徹底顛覆了南鼎煉器道的常識,開創了一條,與先人截然不同的道路!

不是吞噬生機,更不是像行刑者那樣,無情地以萬人血祭!

它利用著南鼎大地最泛濫成災的岩漿,在改造這片大地!

「這是……這是……這是……」

目光欣喜不已,牡丹火母倏地從地上跳起,迅速朝牛偶奔去。

在這一剎那,天地風雪消失無蹤,只剩下那白髮的老嫗,赤足蹲在流牛身旁,渴望觸摸又害怕傷害,於是歪著腦袋,小心翼翼地看了又看。

牛偶渾然不知被人打量,耙了幾個來回,四蹄開始僵硬,於是緩緩走到火溪畔,又猛吸幾口岩漿,彷彿吃飽了食物,便又生龍活虎地開始工作。

「它……它不需要靈氣!」

又發現了一件玄妙,牡丹火母回頭,朝真小小開心地大笑。

「對,只是製作工藝獨特,可一旦製成,便可普惠於黎民,不需要任何修士進行控制。」

真小小也是第一次運行赤銅流牛,沒想到第二次改造,大鈴子便已經將工藝提升到了這樣的程度!

她是不世天才!

若帝鹿大宗師在此,只怕都要被打臉,他曾放言,自己獨創的行刑者們,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化作南鼎煉器史上,最高的一座豐碑。

然而這話沒說多少年,便被一頭小牛給打敗了。

南鼎煉器師們在毀滅之道上走得太遠,卻在千百年間,忽略了愛的力量。

真小小緩緩走向正好奇觀察牛偶的牡丹仙子,此時越是覺得大鈴子造詣非凡,越是心痛得無法呼吸。

「它叫流牛,還有耕馬,可以幫人馱負重物,播種開荒……這種能量體系,可以廣泛應用於各種民建設施,不但消耗火山野火,也可以用以恢復大地生機,引水灌溉,改變南鼎百姓被迫不斷遷徙的辛苦耕種方式,守一田,一院,安享此生。」

真小小低沉的聲音在牡丹耳畔迴響,帶起她心跳的連連悸動。

「一千后,這裡黑色的山脈與赤紅的火河間,當有碧綠良田萬頃,樹上高掛碩果,人們臉上蕩漾著微笑。」

「當紫幽花開滿山谷,空氣都是甜的。」 ?經過一段女王式的笑聲之後,蘿莉極度自戀地拍了拍胸口。

這表情,這神態,像、實在是太像了。

經此一例,兩女是必是姐妹無疑,鑒定完畢。

「切,大胸部有什麼了不起的。」

看著蘿莉姐姐又在拿她的胸部來賣弄,艾琳第一個就受不了了。

「哼,你那是嫉妒。」

蘿莉一臉不屑地看了眼艾琳。

「切,我才不稀罕。」

「大胸部還妨礙戰鬥呢。」

生怕自己說得不夠理性,艾琳乾脆搬出了這樣的理由。

「好啦好啦,嫉妒就嫉妒嘛,姐姐又不是不講理的人。」

蘿莉作出一副大度的表情。

是,你講理,不過用的是鞭子來講理而已。

被其虐待過的易峰腹誹不已。

「吃飯了。」

為了不讓印象中的戰爭發生,莉莉絲趕緊制止了兩人的行為。

「對對。」

雖然不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但是玲瓏相信莉莉絲是正確的。所以她也在一邊做和事佬。

午飯很快就在一陣煙火味中度過。

老實說,相對於艾琳,蘿莉這過期蘿莉兼無良導師經常時不時地用各種借口來壓人,性質可以說是相當惡劣了。

其中諸如「為了你們的健康著想,本導師就勉為其難地幫你們試一下味道好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飯菜有毒還是咋滴。

又或者「嗯,吃太多了對你們的身體不好,本導師就勉為其難地幫你們消滅好了。」

你的意思是吃多了就對你的身體有好處?

以上只是簡單地截取了一些。

「二姐姐,你還要準備下午的課吧。我們就不打擾你了。」

說實在的,艾琳可不想被蘿莉知道他們買別墅的事,因為…

「是嗎?姐姐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呢。」

蘿莉一把抓住了艾琳。雖然她的身材比艾琳還小,但是手勁上卻是大多了,不知道這是不是在長期的sm中練就的。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一定是二姐姐你看錯了。」

艾琳連連擺了擺手。她卻不知道她這樣子更可疑了。

「嗯哼哼哼哼~~小艾琳居然還想瞞著姐姐我。姐姐我啊,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小艾琳在撒謊了。」

還火眼金睛,你當你是孫悟空啊。

易峰腹誹不已。

「真的沒有呀,二姐姐。」

艾琳越來越心虛了。

「不說就算了,姐姐我還不打算管你那檔子破事呢。」

就在艾琳鬆了一口氣的時候。

「不過呢,姐姐我還是要親眼確認一下才可以放心。」

「姐姐大人,你就別添亂了,行嗎?」

「小艾琳說的什麼話呢,姐姐又怎麼會給你添亂呢,放心吧。」

雖然蘿莉拍著胸脯一副「我辦事你放心的模樣」,但是深知她性格的艾琳卻知道這種時候往往是最容易出事的時候。

「好了好了,就這麼決定了。」

「等、等等,我們都還沒答應呢?」

無論如何,易峰還是打算爭取一下。雖然不知道艾琳要做什麼,但是如果有蘿莉在旁邊的話,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安全感的了。光是想想上次的被迫式sm,他就覺得自己的內傷又發作了。

「你們?」

「莉莉絲還有這位叫玲瓏的小姐,你們反對嗎?」

「好吧,你看這裡只你一個反對。所以反對無效。」

實際上莉莉絲和玲瓏都保持了沉默。莉莉絲是因為知道她的本性,知道說了也沒用。至於玲瓏,反正她是無所謂的。

就算出事也是他的事,與我無關。玲瓏是這麼想的。

……

事情都變成這樣了,易峰還能說什麼。

於是他們一行人在艾琳的帶領下走出了締芬學院。

「小艾琳,你要帶姐姐去哪?」

看著他們已經走出了締芬學院,蘿莉疑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