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始至終,老玄的預警都沒有響過一聲,但呂涼此刻也明白了!此地早就被高人預先設下了瞞天禁制,說不準這又是上界下來的殺手在找麻煩!

之前呂涼的大驚失色,是因為他在那些護陣之人的體內,再次見到了藍靈魄血的血點!

天佛山通道的殺陣,至今令他心悸不已。並不是說被控制的人有多麼強大,而是對方布下的精密殺局,簡直就是往命門上捅刀子!

祝煜和鄭萱的反應最快,一面對著上面的殺手展開了轟殺,一邊就撤步準備跳出圈子!

可隨後他倆幾乎同時驚叫道:「跑不了!防禦!他們要自爆!」

只見隨著那張大網落下,上面五人渾身氣息狂亂,臉上一個個都散發出猙獰的笑意,眼中那無神的目光,似乎也標明了他們死士的身份!

當大網罩住眾人後,一股令人神魂窒息的感覺瞬間降臨,所有被網住的陣內之人,靈氣盡數被束縛,也只有呂涼的聖體術沒有受到影響!

「冥獄!麻煩了!小子,石蛋!」老白凝重的聲音響起,顯然是認出了這五名死士的身份!

早在上次與金之守護者的戰鬥后,呂涼就和陣神那邊達成了協議,主要就是一個要求:只要有突發危機情況出現,呂涼有權直接把石蛋調出來用做防護!

當石蛋出現在中間時,深知其功效的眾人在沒有法力可用的情況下,也只有緊貼著石蛋了。

此時,陣紋也發出陣陣豪光,似乎隨時都可能開啟傳送功能!

電光火石間,外面早就震驚了的酆離和玄黎天烈同時出手,目標全部都是那外圍已經明顯失去了自主意識的核心子弟。

隨著一聲聲轟鳴的炸裂聲,上面下來的五名黑衣人全部展開了威力十足的恐怖自爆,而那要命的陣紋傳送也正式開啟了!

傳送開始的直接後果,就是眾人瞬間脫離了石蛋的保護,轉而往通道入口處飄去!

如果就此過去,緊隨他們的黑衣人自爆,將會使呂涼等人連帶著本來就已經不算穩定的空間通道徹底毀滅!

就在如此危急之時,兩抹紅色身影猛然出現在通道入口附近,直接成為了自爆威能下第一波承受者!

「不!」當呂涼看到這一幕時,嘴角都咬出了鮮血!但此時,他身處陣內,完全被那張詭異的大網給限制的死死的,雖然依靠聖體可以把網撐起來,但想飛行或者瞬移,都是絕不可能的!

之前在呂涼進入陣紋前,他身後還有五人,分別是楊穎、文鶯、小胖、小血蛟和徐慕白。

那衝上去的兩道紅影,正是文鶯和小血蛟!

其中小血蛟身形急速漲大,瞬間化出原形,直接頂上了第一波最劇烈的爆破!

隨著雙方接觸帶來的震蕩,小血蛟直接被炸裂開來,文鶯緊隨其後,也被湮沒於無盡毀滅氣息當中…… 隨著文鶯和小血蛟悍不畏死的衝擊,上面的毀滅性氣息明顯減弱了幾成。

此時,剩餘在外面的徐慕白、小胖和楊穎也毅然決然地隨之衝上,眼中都散發著無悔與不屈的光輝……

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襲遍呂涼全身,這種眼睜睜看著同伴們犧牲,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沉痛,令他幾乎無法呼吸!

「啊!」隨著一聲爆喝,呂涼體表猛然散發出陣陣紅光,徒手抓住頭頂之網,用力往兩邊就是一撕!

隨著「嘶拉」一聲響,詭異大網隨之被撕裂一道小口子,緊接著小黑一聲「成了!」,呂涼的身影自網內消失,同時,那道已經存在的裂口瞬間再次閉合!

下一刻,呂涼一躍而出,地上的石蛋也隨之騰空而起,直接懸在了其頭頂之處。

緊接著,一張遮天蔽日的大掌印懸浮而出,迎著爆裂的氣團就頂了上去,呂涼這是要憑一己之力截住已經徹底蔓延開來的恐怖爆破激流。

傳送陣內的其他人,則被傳入了通道入口。雖然呂涼已經擋住了絕大多數爆破的威能,但僅剩的餘波,依舊將被網子裹住的眾人崩飛了出去。

在眾人沒入通道之後,又傳來的兩聲巨大爆破聲,則讓呂涼心中繼續一沉,接著不顧已經開始晃動的空間通道,幾個瞬閃就要直接衝進去!

「不可!此通道已然處於崩潰邊緣! 元素天紀 萬一進去后通道碎裂,即便你死不了,也可能永世漂泊在空間漩渦之中!」在酆離焦急的傳音下,呂涼的身形絲毫沒有停頓的意思,幾乎在對方喊完的瞬間,就已經沒入了通道之內。

當呂涼進入通道后,抬眼就瞧見自己前方站立著十幾道身影,全部都是身穿暗金服飾的陌生人,此刻正一臉陰狠地打量著他。

「這就是上面交待下來要剷除的下界小子?簡直就是個愣頭青嘛!在這種通道隨時都可能崩毀的時候,還頭腦發熱地衝進來送死?」其中一名樣貌妖嬈的女子咯咯一笑,滿眼都是輕蔑不屑之色,「剛才被傳進來的那群下界垃圾,現在可能已經被空間亂流打散到不知哪裡去了,你是想和他們去做伴呢,還是選擇自行毀滅呢?反正你在下界的傳奇,遇到我們冥獄后,也算是到頭了!」

女子身邊一名駝背老者也說道:「小子,我們這邊十二人,除了我們五個服飾上帶記號的人外,其他七人都是和之前一樣的死士。我們能和你在這裡說話,自然是不怕空間通道毀掉。如果你能把那個石蛋和陰冥令交給我們,老夫做主,廢掉你一身修為和聖體之術,留你做個凡人寂寥此生吧!如何?」

老者明顯是這群人中的領頭者,他的提議雖然引起了其他幾人眼中的異色,但倒是沒人提出任何異議。

此時的呂涼,渾身氣息因為爆發聖痕的反噬之力,以及之前被爆裂的威壓侵襲,用傷痕纍纍、極不穩定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了。

「就是為了要殺我……所以,連我的同伴們都不放過?」此刻的呂涼突然平靜了下來,掃視了一遍眼前眾人,又輕聲道,「冥獄嗎?你們來自哪個上界?是女媧空間嗎?和那個骷靈神殿有什麼關係嗎?」

看到呂涼如此鎮定異常的平靜,老者眸中閃過一絲異色,但還是笑著道:「骷靈神殿?那是一群喜歡耍花架子的小丑!我們冥獄,才是女媧空間最強大的殺手組織!我說的條件,已經是最照顧你的了,你可考慮清楚了!既然進來了,即便你現在想跑,也是跑不了的,我們隨時可以讓通道空間爆裂破碎!」

「後來進來的人,現在在哪裡?」呂涼似乎根本就沒想回答老者的問題,而是目光灼灼地盯著妖嬈女子,眼中的深沉給所有人都帶來一種詭異的威壓。

「你看什麼看!那群垃圾被天羅網罩著,根本就是法力皆無的廢物!我們只不過又耗去了兩名死士,想藉機把他們炸死!可沒想到其中一名垃圾居然有空間至寶撕空刃,最後他拼了法寶毀滅,硬生生地在死士自爆前炸開一條生路!可惜啊,在我們冥獄死士的自爆下,即便他們來得及護住自己,也都被打入到產生的空間裂縫當中去了。呵呵,永世飄蕩啊,還不如一死來得痛快呢!」妖嬈女子似乎對於呂涼到現在還如此沉穩感到非常不滿意,說這些話的目的,就是為了刺激他一下。

「既然如此,我明白了。」呂涼在這個過程中,臉色始終平靜,隨後說出了令在場之人都深感詫異的一句話,「那我們就一起死吧!當然,如果我死不了,總有一日,我會上到女媧空間,讓冥獄從整個宇宙空間中除名!」

………………………………

此時的虛彌神境內,小劍一臉凝重的對周圍依舊如常的其他神獸問道:「這小子瘋了嗎?難道他不怕永世流放在空間漩渦之中?老大,三哥,還是說你們在這些年月里,又修成了我不知道的空間或時空秘術?」

「啊?新的秘術?那怎麼可能,我們混沌神獸自打天地初生以來,該有什麼樣的神通就只能有什麼樣的。 首富從雙12開始 我身上有多少斤兩,你還能不清楚?我那時空之術,以這小子現今的修為,來個空間挪移還湊活,扭轉時空這等大術,還是等他到了神祖以上級別再說吧!」老白打了個哈欠,懶懶地看著小劍。

看到小黑也同意地點頭后,小劍忍不住嘆道:「我一直以為邪月是這個世上難得一見的瘋子,沒想到,這笨小子骨子裡不要命的勁頭,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小黑輕聲道:「跟著他久了,你就會發現,這小子雖然平時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還時不時犯些憨傻之狀。但那隻不過是沒有人觸及到他內心深處最敏感的地方!看著吧,雖然不知道他最後結局如何,但那十幾個冥獄之人的結局我倒是可以斷言,他們死定了!」

噬靈子此時也不知道從哪裡飄蕩而出,幽幽說道:「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處不容他人輕侮的底限。而這幫不長眼的傢伙,恰好就觸犯了這小子的禁忌,或者,應該叫逆鱗吧……」

………………………………

沒有任何徵兆,一股濃烈至極的陰冥之氣噴薄開來,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數名氣息磅礴的陰兵和一條散發著令人窒息死氣的腐爛巨龍浮現而出!

「你……你瘋了!居然敢在此地激發凶冥靈殺陣?!大哥,我們走!這小子肯定是被刺激地破罐破摔了!」妖嬈女子明顯是一愣,隨後又驚又怒地轉身就飛,臨了還不忘吼道,「你那麼想死!我就讓這些死士陪你一起玩吧!」

可此時,老者的驚呼聲隨之響起:「空間禁錮!這小子具有天道水準的禁錮法則之力!快隨我猛攻一點!讓死士也過來幫忙!」

「告訴我,誰派你們來的?」此時的呂涼,頭頂之上金色魂氣噴涌而出,聖痕之力再度臨身,一個空間挪移就來到了老者身前,話語雖輕,卻有著決絕的執念!

「年輕人,我們冥獄的人,寧願是死,也不會出賣……嗯?噬靈蟲?!快自爆!」老者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隨著六隻噬靈蟲慢悠悠地飛出,他再也顧不得別的,手一揮,正往他這邊來的幾名死士,瞬間轉向朝著呂涼就去了!

可不待他們自爆,數名陰兵一擁而上,直接將死士和呂涼這邊隔絕開來。而另一邊,腐爛巨龍也開始露出其鋒利的獠牙!

「可惡!瘋子!你這個瘋子!啊啊啊,我的修為!不……」妖嬈女子只來得及慘呼一聲,就被巨龍第一個咬碎了身軀。

這些冥獄之人,初始個個都是至尊級別的大能,尤其是那五人,全部都是至尊期大圓滿!

但隨著第四層凶冥靈殺陣的展開,他們的修為迅速跌落了下來,只有老者似乎靠著某種秘寶,將修為維持在了天尊初期,其他人,已經無一例外的跌為了大羅金仙初期!

「小子!做人留一線!你放我離去,我可以給你……」老者的臉色鐵青,前一刻明明還佔有絕對優勢,此時卻成了待人宰割的魚肉!

「你給我什麼,都換不回來他們的性命與安危。」呂涼平靜地留下這句話,掄起金光爆閃的鐵拳都砸了上去!

老者本能地祭出一面紫金盾牌,但隨著呂涼拳頭的貼近,直接被砸了個稀巴爛!他本人也被隨後而到的拳頭直接擊飛了出去!

可還不能他落地,一隻有力的手就揪住了他的衣袍領口,隨後就是令他驚恐欲絕的聲音:「廢掉他的修為,我要搜魂!」

隨著呂涼話音落下,兩隻噬靈蟲瞬間鑽進老者的身體,而與此同時,一條赤金長槍也穿透了呂涼的胸膛!

老者此時牙關緊咬,手中握著槍柄,顫聲道:「此乃破神槍,你的聖體在它面前也不值一提!你放我離去,我便將此槍給你,同時你也可以回歸本來的世界!讓這些該死的蟲子出來!」

呂涼眼神一凝,但沒有絲毫猶豫,另一隻手同樣金光爆閃,直接就砸在了老者臉上!

能破聖體的神槍,能抵禦住噬靈蟲的侵襲,僅憑這兩點,就可以看出,老者的身份在冥獄內,絕對也是核心級的人物!

老者的意思是希望呂涼知難而退。可在呂涼看來,這卻是了解冥獄的絕佳機會,他的頭腦中此刻只有將來如何剷除冥獄,為大家報仇,從來就沒想過是不是還能完好的活下去……

呂涼下手是有分寸的,如果真想要了老者的命,十成十的一拳足以爆頭,神魂肯定也連個渣兒都不剩!

但他也就用了五成力道,正好是讓對方神魂接近崩潰的程度,雖不致死,但足以讓其喪失抵抗噬靈蟲的能力!

果不其然,隨著一聲慘叫,老者渾身氣息暴跌,呂涼則再無遲疑,開始了徹底的搜魂工作!

與此同時,剩餘的幾名冥獄之人,除了已經開始自爆的死士,一個個全部成了巨龍的口中餐。

那些自爆產生的劇烈波動,讓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空間通道徹底失去了維持的根本,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斷裂而出,無數的空間亂流凜冽激蕩。

呂涼這邊,直到被其身邊突然出現的一道空間裂縫吞噬,都保持著繼續搜魂的姿態…… 幽冥大世界空間通道徹底毀了,魔界這邊則是亂成了一團。

當玄黎天烈得知發生在這裡的事情后,雖然第一時間就做出應急反應,但依舊無法阻止被藍靈魄血控制之人的接連自爆……

而酆離的身影早在提醒完呂涼后,就徹底消失不見了。一日後,他的身影才重新出現在劍符仙宮的一處密室之內,在那裡,劍符老祖眉頭緊鎖,似乎早就等候多時了。

「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小涼不知道怎麼樣了,雖然我從秘制的命牌上看,他性命無憂,但被空間裂縫吞噬,也可能遭受永世被放逐之苦啊!唉!」劍符老祖聽完酆離簡單的描述,搖頭仰天長嘆一聲。

而酆離沉思片刻后,抬頭輕聲道:「我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這小子怎麼就惹上冥獄的那群瘋子了呢?不過,換個角度想,也許,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機會來了啊!」

劍符老祖猛地看向酆離,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長嘆一聲,卻沒有說話。

「如果我們能先一步找到太阿劍,應當還有翻盤的機會!」酆離說完,臉上已經重新恢復了平和。

劍符老祖此時也走上前來,眼中閃動著尖銳的光輝,沉聲道:「那就走吧!閻組織的那些人,肯定早就布置好了一切。必要的時候,也該是那些沉睡的力量覺醒之時了!」

………………………………

女媧空間,骷靈神殿內,黑斗篷男子立在一個半透明的蠶繭之前,與其內雙目半睜半閉的青袍書生正說著什麼。

「冥獄的那幫傢伙,這回可是吃大虧了!不但天羅網丟了,就連破神槍都搭進去了!算上做為左膀右臂般存在的岐欏神尊身死道消,獄無道那個老傢伙,這次恐怕再也沒臉去孔家面前抬頭走道了!」黑斗篷男子聲音平緩,但其內卻透著濃濃的快意之情。

青袍書生臉上微微揚起一絲笑意,自繭內傳出微弱之音道:「我和那小子交過手,也看過他面對邪月時的拼勁,他可是個寧可自己死,也要同伴生的執拗性子!冥獄這次的霉頭純粹是自找的,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黑斗篷男子點點頭道:「挺好,孔家的傻小子通過這次的事情,應該也能看清楚很多東西。上次雖然是我們輸了,但現在,恐怕我們在他眼裡,比剛碰了個灰頭土臉的冥獄要強多了。所以,是時候和他談談我們的條件了!」

「大哥!等我一個月!待我出來時,我們兄弟一起去!」青袍書生的聲音雖然依舊微弱,但明顯帶有一股激動之情。

黑斗篷男子眉頭微皺,隨即輕嘆道:「你和呂涼,還有邪月,本來就是一類人。如今邪月死了,我倒是希望你和呂涼之間的恩怨就此打住,何況我們本來和他也沒仇。如果此人能在這次劫難中不死,我有預感,女媧空間那脆弱的平衡,終有一日,會由他這個局外之人打破!」

青袍書生沉默片刻,緩緩說道:「只要無關小妹之仇,我什麼都可以聽大哥的……」說完,似乎重新進入一種昏沉的狀態之中,再也沒有一絲氣息散出。

黑斗篷男子目現複雜之光,搖頭輕嘆一聲后,身形也於原地消失不見……

………………………………

荒古禁地,是荒獸一族的主要聚居地,其深處,坐落著一處恢宏古樸的青色大殿,為荒獸一族核心人物會談的重地。而今,其內卻出現了幾道意外的人族身影……

大殿中心,此時立有六人,其中兩位,龍頭人身,氣血澎湃異常,身高五丈有餘,為荒獸一族十位大長老的其中兩人,雙子龍皇。

他們右首邊,立著兩人,竟然是傳聞中已然不知生死的荒古劉家老祖和家主!

這兩人對面,則還有一人,如果呂涼在此,倒是對此人還有印象,因為他曾經也是混沌大世界戰爭期間的璀璨新人,趙雨城。當然,其真實身份,是七曜大帝中的月耀大帝。

「你們兩個為老不尊的傢伙,現在可把你家的小輩兒害慘了!這就是你想看到的局面?」月耀大帝樂呵呵的,好奇地盯著對面笑眯眯的劉天宮。

「怎麼說呢?拋開呂涼遇襲的意外因素不談,現在荒古世家那邊的動靜,倒是超出了我的預期,效果非常不錯嘛!土耀的脾氣雖然還是那麼臭,但這欺天陣紋的造詣,比之曾經,可又是登峰造極了不少啊!」劉天宮點點頭,似乎對於目前的一切頗感滿意。

劉元龍則苦笑一聲道:「父親,還是想想萬一事情到了水落石出的一天,我們要如何向小皓和小雯解釋吧。畢竟我們是攛掇孔家那小子出手的主因,只不過,骷靈神殿出面也就罷了,他怎麼連冥獄的瘋子都敢招呼呢?唉,希望呂涼可以避過這一劫啊!要不,我這心中,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安穩。」

劉天宮看了身邊的兒子一眼,輕聲道:「如果呂涼那小子這麼經不起風浪,倒不如讓小雯早點絕了那點小心思。好了,不談這些瑣事了!月耀,雙龍,我這邊該做的已經做完了。你們是不是也該動一動了?尤其是荒古禁地這邊,那個小血蛟的死,確實是個令人悲傷的意外……」

「哼,你不用靠這種說辭激我!如果我們出手是為了給一個小輩兒報仇,那當年日耀控制我族一個小部落的事情,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其中的銀角龍皇沉聲道。

另一名頭頂金角的龍皇,倒是笑呵呵道:「月耀,日耀此時不在了,你們幾個人中,你也是主事的人了吧?如果這次我們合作愉快,下界那處封印之間的我族之人,是不是也該把封印解了?」

月耀大帝聞言,難得地正色道:「曾經之事,兄長也頗為無奈。但如今那處封印之間已毀,確實也到了該解除那邊貴族之人的封印之時了。待這次事情結束,我會給荒古禁地這邊一個滿意的答覆!」

「既然你們兩邊談妥了,我們這趟苦肉計就算沒白使。元龍,走吧。剩下的,就不是我們的事情嘍!」劉天宮說完,便率先向大殿外走去。

「老狐狸!」月耀輕聲嘟囔了一句,也沖著雙子龍皇輕輕拱手,身形便飄散不見了。

「大哥,這次由我去吧。孔家那邊的內應是我當年親自安排的,能激活這枚棋子的人,也只可能是我!」銀角龍皇的語氣中有著不容置疑的決斷力。

金角龍皇看了弟弟一眼,輕聲道:「一切小心。孔家雖然九成以上的人都是酒囊飯袋,但只要孔無名那個老匹夫和孔亮這個不安定因素仍在,孔家就還是那個深不可測的孔家!」

此時,劉天宮和劉元龍也回到了他們在荒古禁地的住所地,分別進入各自的洞府前,劉元龍突然輕聲道:「父親,小曇那邊……」

「唉,這孩子,太沉穩了!可是,他不知道,沒有破綻,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綻!只是希望,他不要走得太遠……」劉天宮話未說完,輕嘆一聲后,身形已沒入了洞府之內……

………………………………

宇宙內一片混沌空間之中,漂浮著一座金色巨型大殿,正是神秘的閻組織總部所在地。在其頂端的一處空間密室內,遍布著一座類似大型棋盤格的方陣。

方陣之上,閉目坐著一人,正是天羅一族的不世天才,天羅星。

此時的棋盤方陣之上,共有六十四個類似棋子的圓點,其中閃閃發亮的二十八個,其他的則是一片灰暗。

棋盤下方,風霓裳和光頭巨漢並肩而立,臉上都帶著滿意的微笑。

「小星,今天就到這裡吧!沒想到,崇雲居然能在下界找到你這樣的妖孽!天機星盤給到你手裡,總算是避免了蒙塵的下場!」風霓裳一臉喜色地望著已經睜開了雙目的天羅星。

「封幻大人謬讚了!可惜我只能激活六十四位星陣,耗時百年,也不過才能同時運轉其中的二十八枚星刻。」天羅星飄到二人身前,恭敬一拜的同時,臉上閃過一抹愧疚之色。

「啥?你還不知足?!你知不知道,就算當年六道在世,耗費千年,也不過才比你多激發了不到十枚星刻!你倆都是六十四位星陣,只不過他活了多久,你又活了多久?」光頭大漢無奈地撇撇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風霓裳則咯咯一笑道:「是啊,在操控天機星盤的造詣上,你確實是我們見過的第一人!假以時日,也許你真的可以激發出傳說中的八十一位星陣!那時,恐怕就是我們,都不敢觸你攖鋒嘍!」

「組織對於我及天羅一族的大恩,小人沒齒難忘!封幻大人這麼說,可是折煞小人了!」天羅星聞言大驚,急忙低頭深施一禮。

風霓裳則將其托起,面色重新恢復鄭重道:「好了,這次叫醒你,是因為終於到了讓你動用天機星盤的時候了!我們的輪迴計劃,可能已經被無極五祖那幫老傢伙知曉其中一二了。所以,現在需要你對某個地方動用星盤的欺天之力!儘可能阻礙上界對於下界的窺探和干擾!」

叮囑完天羅星,風霓裳和光頭大漢便退出了棋盤空間,隨後又一同出現在了宮殿的一處密室之內。

「我們就讓這小子這麼毫無限制地操控天機星盤?他太聰明了!我怕將來萬一……」光頭大漢皺著眉,似乎有著一些顧忌。

風霓裳的表情則嫵媚一笑道:「放心吧,論對天機星盤的操控權,他這輩子都不可能超越六道的造詣!如果他真有激活八十一位星陣的那一天,只要他敢有異心,等待他的,自然有六道布置其上的天絕殺陣伺候著!目前看,他是個聰明人,也是個有野心的人。這樣的孩子,用得好了,會成為如崇雲和清兒一般左膀右臂之人!這,才是我最期待的!」

光頭大漢摸摸自己的光頭,無奈嘟囔道:「以前,數聖魔和六道的花花腸子最多,我看,你也被他倆給帶壞了!算了,我還是去找皇甫罡吧,也該是讓他動動的時候了!」說完,身形便徐徐消散不見。

風霓裳看著大漢消失的地方,此時也輕嘆一聲道:「你呀,難道就看不出來,皇甫罡的腦子,其實並不比天羅星差多少嗎?只不過,是他們所求不同罷了……」 時光匆匆過去十年。

某一日,幽冥大世界南部的一處幽暗湖面之上,猛然間濺起一陣水花,隨後一個人影破水而出,輕聲嘟囔道:「這裡,是幽冥大世界嗎?」

此人,正是自打空間通道大爆炸后,就下落不明的呂涼!

當日,呂涼不顧一切的滅了冥獄的幾人後,在搜魂將要完畢前,被突如其來的空間裂縫捲走。

雖然靠著老白和小黑輔助,不至於危急到性命,但如果就此在混沌空間中無盡徘徊,肯定也是萬萬不能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