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當年的打擊過去,他一直是一蹶不振。人也變得有些消沉,所以對外界的事情不在意,為人處事一直是逆來順受的樣子。

所以這姓劉的胖子對他百般刁難,他都忍了。但是遇到了老同學,他的心情比較好,可這傢伙又不識趣的過來找麻煩,余平在好的脾氣也忍不下去了。

「你想造反嗎?余平,馬上向我道歉,不然的話我讓你好看。」劉強指著余平怒道。

「反正你都要借故開老子了,老子還順著你的意思幹什麼?」余平冷笑,他也是酒勁上來了,他走到劉強的跟前,右手幾乎是戳著劉強的鼻子吼道:「你特媽的不要以為你搞的那些小動作。」

「我不就是撞破了你潛規則實習生的事情嗎?我為你保密了,可你特媽的還跟我過不去?我三個月談不成一個單子,呵呵,劉強,你敢說你沒在裡面搞一點鬼?」

「上個月我談的三個單子,鋪的貨是幾個大型商場,可是到最後業績卻成了別人的了,你特媽的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聽到這裡,葉皓軒總算是有些明白這傢伙為什麼一直針對余平了,敢情余平遇到的事情,和自己是一樣啊。

諷刺的是,這胖經理和那劉主任一樣,都姓劉,這讓葉皓軒感到無語。

「你不要胡說,公司向來是公平公正的。你自己能力不如別人,就不要在這裡指天罵地的。」劉強冷笑道:「自己沒本事,別怪到別人頭上啊。」劉強的臉色變了變,他做過的那些破事他心裡都清楚。

余平喝了點酒,說話有些口無遮攔的,要傳出去,真是有些不好,不過好在這裡沒有公司的人。

「我不跟你廢話,現在馬上滾。」余平向外一指:「我現在是在請我朋友吃飯,你算什麼玩意,你也配在這裡對我指手劃腳的?」

「你……你要知道我,我是你領導。」劉強怒道。

「狗屁的領導,一個私企的小總經理,也敢在這裡擺架子,你真的當你是國企大老闆了?」余平冷冷的說。

「你最好向我道歉,否則的話,你會後悔的。」劉強平靜了下來,他覺得要和余平好好的談談了,連這個小癟三都敢掃自己的面子,他是活的不耐煩了吧。 皇帝和其他兩個魔帝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靈兒一臉冷若冰霜的看著他們。不知怎麼的,在這個女人的目光注視之下,這三個人感覺自己如墜冰川一般,渾身都感覺到刺骨的冰冷。仔細的打量一番這個女人,雖然冷若冰霜,但是卻沒有一絲絲的強者的氣息散發出來。三人心中暗暗的搖頭,只當是自己身體還是沒有完全適應這個世界,或者是自己的身體還是存在一些作為凡人的時候的一些小問題。雖然對於一個修行者而言,這種事情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畢竟還是依舊存在這種可能的。

「你自己死還不夠,還帶了一個小姑娘也來送死?」一個魔帝淡淡的笑了笑,「這莫不是你的小情人,你自己死留她一人在世界上不放心,所以你才把她帶過來和你一同赴死的吧?像在做一份苦命鴛鴦不成?」

高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依舊坐在那裡不慌不忙的,反倒是還閉上了眼睛,就好像剩下接下來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與自己在沒有一點點關係似的。

「墨靈子,你找的這個人很淡定啊,你確定他真的沒有什麼後台了嗎?」剛剛說話的魔帝一臉戲謔之色的說道,「難道他還指望他身邊的這位小姑娘能夠救他一命不成?還是說他還有什麼底牌是我們不知道的嗎?」

皇帝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三大魔帝出手,就算這小子能再有什麼底牌也不可能翻得出來什麼浪頭了。我看他只是在故弄玄虛罷了,算了,不多說了。直接動手吧,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遲則生變啊!」

原來皇帝的名字叫做墨靈子啊!高偉默默地記下了這個名字,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交道,總算是知道了皇帝作為魔族的人叫什麼名字了。墨靈子,冥間交上來的情報之中交代得清楚,這墨靈子是魔域在仙魔世界之中的世俗之中的一個代言人,真是可笑,一個魔域的人在世俗之中居然吃下了一個龐大的帝國,而對外還說自己的帝國遭受著魔域的虎視眈眈,這算是什麼東西啊?

「好了,動手吧!我那邊還有事情呢,真是的,這個鬼地方根本就是垃圾場,連空氣都是臭烘烘的!」 秦少的心尖狂妻 一個一直都沒有說話的魔帝淡淡的說道,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就如同是閃電一般的極速沖了出去,直取高偉。

高偉看著這個魔帝,心間冷冷地笑了笑,這個什麼魔帝和他之前接觸過的魔帝差得太遠了。看氣息,應該是魔族的一個分支角魔族的傢伙。也許是一直在仙魔世界的緣故吧,高偉感覺得到這個傢伙的實力也就與他相當,所謂的十級魔帝,也是在這個仙魔世界的標準的,算不得數。

高偉也是一個閃身就和他糾纏在了一起,角魔族的魔帝心間先是一愣,隨後又是不屑,角魔族在魔族之中一向是以肉身見長,和角魔族的魔帝近身肉搏?別說是一個九級的高偉了,就算是一個仙界的十級仙帝也是不敢這樣做的。

「小子,你是找死!」角魔族魔帝一聲高喊,隨後一拳就砸了出去。他想要儘快結束戰鬥,在這個鬼地方不能待的太久,否則的話會驚動一些老傢伙的,說起來就像是墨靈子剛剛說的,遲則生變。另一邊的高偉也是一拳迎上,這讓角魔族的這位魔帝心中一陣狂喜:你若是靈活閃躲,說不定還能多或上一段時間,你選擇和我硬碰硬,難道叫魔族的肉身之強是之前出吹來的不成?

心中想到這裡,手上力度又加大了幾分。這小子既然小看角魔族的肉身,那就讓這小子好生的吃吃苦頭,儘快解決了他也好,省的一會在多生事端,惹出變故。

當高偉的拳頭和角魔族的這位魔帝的拳頭碰上的時候,異變突起。角魔族魔帝這一拳勢大力沉,隱隱有破空之勢。照理來說,要是一般的人挨上這一拳即使是九級巔峰也是一樣絕無生還的可能。高偉這邊的一拳確實看上去十分的普通,就是直接的一拳而已。但是兩拳相碰,有一人倒飛出去,卻不是高偉,正是那位自詡角魔族肉身強橫的魔帝。

魔帝身體落地,一手手指指向高偉,剛說了一個「你」字,忽然感覺嗓子眼一甜,一大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一旁邊的兩大魔帝當時就驚著了:角魔族的肉身在這一方世界之中是毋庸置疑的強,幾乎是魔界之中的最強肉身,但是現如今,這魔界肉身最強的種族的魔帝居然被一拳打得吐血,還是被一個他們以為能夠吃得死死的高偉打成了這副樣子,心間怎麼能夠不驚?

「我還是低估了你了,」墨靈子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說道,「沒想到你的肉身居然強橫到了這個地步,就連角魔族的魔帝都不是你的對手。厲害,厲害,這一點是我沒有想到,是我失職了。」

高偉一言不發,只是淡淡的看著他們。開什麼玩笑?高偉的肉身可是老龍主交給他的龍族的方法來祭煉的,就算不如那些大勢力的鎮教至寶,也不是一般的星海神兵能夠比得了的。再者說了,你角魔族的肉身就算強,就算再怎麼精通於肉身的修鍊難道在肉身上的造詣還能高的過龍族不成?

「墨靈子,你和老火魔一起出手,否則你們絕對除不掉他!」倒在一邊的角魔族魔帝提醒道,這讓墨靈子和一邊的老火魔沉了起來:角魔族的傢伙雖然衝動沒腦子,但是畢竟是一個魔帝,判斷力絕對是沒差的。

「我小看你了!」魔靈子淡淡的說道,「但是現在起,我決定正視你對我造成的威脅,你,必須死!」

話音剛落,墨靈子突然暴起發難,直取高偉的要害。招式狠辣迅猛,遠遠超過剛剛的角魔族魔帝,雖然角魔族魔帝剛剛也是有輕敵之嫌。

高偉閃身躲過一擊,還未見得如何,墨靈子又是一擊攻到。高偉看準了十幾,一把抓住了墨靈子的手。墨靈子閃身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卻發現自己的手就像是被鋼鉗鉗住了一樣,抽撤不回來。

墨靈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高偉,眼角輕輕一挑,嘴角微微上揚。高偉忽然感覺好像哪裡不對,跟著就是一陣眩暈,手上一松,墨靈子借著這個機會抽身就退。高偉剛剛恢復,猛的就見眼前一大片火光來,正是那老火魔又出手了,只是這個時候在想要躲閃已經是來不及的了! 高偉這時侯也是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兩個老魔頭配合的竟然能夠完美到這個地步,直接把自己逼得再無一絲絲的退路。看來這一次在想要憑藉自己的身法多開始沒有可能了,這一次只能寄希望於自己接近於龍族的肉身來硬生生的抵擋下這一擊了。但是說真的,高偉並不認為自己就能夠萬無一失的當下這一擊。

雖然說自己面前的這兩個老魔頭實力在天元世界之中要排在十級之中的末尾,但是在這個世界之中,高偉本身就受到世界法則的壓制,而這三個老魔頭又是這一方世界之中的幾乎已經完全成為土著的存在,世界法則已經接受了他們的存在,對於他們之間的鬥爭,世界法則會不由自主的偏向於這三個老魔。此消彼長之下,高偉所面臨的情況其實並不樂觀。他一邊要防備著這老魔的襲擊,一邊又要隨時應對隨時可能會抱起發難的世界法則。

就在高偉正在準備全力應對這老魔的襲擊的時候,高偉忽然感覺到了自己手了一股無形的力量的排斥:有一種力量正在對他發起無形的攻擊!世界法則之力!高偉在第一時間就明白過來了,這個世界的世界法則之力果然還是找到了一個時機出手來干涉除掉高偉了。其實高偉一直都有在防備世界法則之力的壓制,但是現如今面對老魔頭們的襲擊,高偉也是不敢再託大,乾脆把自己全部的力量都放在了防備老魔頭的襲擊上,反倒是忽略了來自暗中的世界法則之力。這一下子,一下子就讓世界法則之力鑽了空子,讓他襲擊到了自己了。

「糟糕了!」高偉心中暗暗叫苦,本來他面對這些老魔頭的襲擊就已經很吃力了。現如今又遭受到了世界法則之力的排斥實在是雪上加霜,「看來這一次真的就要死了!真是沒想到,堂堂天元世界的少將軍,居然會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世界之中死在幾個魔頭的手上,雖然是在世界法則之力的干涉之下。」

高偉不經意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死靈薩滿靈兒,這個女人依舊冷若冰霜,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似乎一切事情都與她沒有一絲絲的關係一樣。她一直都在充當一個旁觀者,除了剛剛老魔頭們說要高偉死的時候她出面吭了一聲之後,就一直沒有任何動作了。

「真是可惜啊,到底還是沒有查出來死靈薩滿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也沒有查出來這個女人和自己的老爹究竟有什麼關係!」高偉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世界法則之力的襲擊,再加上這幾個老魔頭的發難,自己這一次基本上已經是必死之局了,除非靈兒這個實力高深莫測的死靈薩滿會出手化解這一次的危機,而高偉實在是想不出靈兒繪有什麼理由出手幫助自己這一次。

「你的好日子,終究還是到頭了!」墨靈子一臉猙獰之色地說道,手上的動作絲毫不見減緩,「除掉了你,淳親王就是失掉了羽翼的雄鷹,不再有什麼好怕得了!這個世界很快就是我的囊中之物,到時候,別說是一個小小的淳親王,就算是仙界之主,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天尊有能奈我何?」

高偉苦笑著地搖了搖頭,現在就算他墨靈子說的是假的高偉也不會去多想了。現在這老火魔的攻擊已成,要躲閃已是躲不開了。這些瘋子,一旁邊的死靈薩滿靈兒還在那裡靜默不語,只是淡淡的看著這邊的局勢。

「轟」

火焰如大江滔滔,瘋狂的碾過高偉,將他淹沒在火焰的海洋之中。高偉身處其中,很快就發現了這火焰的不同尋常之處,這火焰燃燒的不是人的肉身,而是燃燒人的靈魂!這是焚燒人靈魂的火焰!

高偉忽然感覺自己好像知道為什麼靈兒一直都只是淡淡的觀望著這一切了,他似乎早早就知道了這老火魔的火焰只傷人的靈魂。說起來,高偉一直都有烏蘭的傳承的死靈薩滿的那些修行的東西,只是高偉一直都沒有碰過,他感覺死靈薩滿的修行功法不是什麼正途,儘管烏蘭再三的跟他解釋過,但是畢竟從出生以來就一直被灌輸的那些思想是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改變的。

高偉逐漸的感受了自己的靈魂在一點一點的被燃燒,靈魂一點一點被燃燒的痛苦逐漸的蔓延,但是高偉卻依舊一言不發,只是咬著牙,閉上眼睛索性開始修鍊起來。他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機緣,如果自己把握住了這個機會修行的話,自己的靈魂將會得到巨大的提升,緊接著的就是自己的實力也會得到質的飛躍。

墨靈子和老火魔看到之後暗暗的冷笑,不過是故弄玄虛罷了!這焚燒靈魂的火焰會一點一點逐漸的加強,而在火焰焚燒之下的靈魂的痛苦也會一點一點的增加,讓人在靈魂被焚燒的痛苦之中逐漸的魂飛魄散,最後死亡,連輪迴轉世都做不到的!

看著高偉額上的冷汗一點點的滴落,這分明就是痛苦在逐漸的增加。這意味著高偉現在正遭受著莫大的痛苦,而且這來自靈魂的痛苦與人的肉體遭受的痛苦不一樣,靈魂上受到了傷害,如果沒有密法治療很有可能會再也恢復不過來,但是肉身只要溫養得法,還是可以恢復的。

看著高偉時不時的悶哼,看上去就像是要堅持不住了,但是墨靈子在一邊卻總是感覺自己心中隱隱的有一些不安,而高偉每一次悶哼之後,這種不安感總會增強。這讓墨靈子原本就不安的心更加的焦灼,他總感覺很有可能會在出現意外。但是應該不會是高偉,高偉現在應對靈魂上的焚燒已經是捉禁見肘了,不會是高偉的,而一旁邊的那個女人,雖然她一點氣息都沒有,但是墨靈子感覺得到,這個女人比高偉更加的危險,甚至比淳親王還要危險。

墨靈子臉色陰沉變化都被一旁邊的老火魔看在了眼裡,老火魔也隱隱的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直接傳音過去問道,「墨靈子,你是不是感覺到那裡不對勁了?」

「沒有,我感覺錯了吧!」墨靈子傳音過去,「應該一切,都還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一切,都應該不會出問題的。」 「我都要走人了,我還後悔什麼?姓劉的,你也太把自己當成一回事了吧。」余平冷笑道。

「行啊,你結算的時候,我會讓財務好好給你算一筆賬的,到時候你吃公司多少,就給我吐出來多少。」劉強冷笑道。

「我摸著我的良心保證,我所有的錢都用到了公務上,絕對沒有私花一分,你愛怎麼搞就怎麼搞去。」

「你今天不低頭是吧。」劉強指著余平說:「你現在不向我道歉,我保證你現在就會後悔。」

余平以前在公司的時候不顯山不露水的,老好人一個,現在指著劉強的鼻子破口大罵,這讓劉強感覺到有些不岔,他在公司指手劃腳習慣了,猛然這樣,他有些不適應。

「滾。」余平冷笑道:「就算要開除我,也要梁總親自簽字才行,到時候我要到梁總的跟前好好說道說道。」

「行,你有種,你等著。」劉強放下了狠話,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讓老同學見笑了,總之現在我混的不行啊。」余平嘆了一口氣,又灌下了一杯酒。

「我覺得,只要你振作起來,能力和以前還是沒有差別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給你介紹個去處。」葉皓軒笑道。

「在說吧,本來在公司,梁總挺看重我的,就是因為剛才那孫子時不時的陰我,所以弄的我現在裡外不是人。」余平罵罵咧咧的說。

「你們公司生產什麼的?」雲茜問。

「是一個果汁公司,算不上大品牌,但是產品絕對不是市面上那些添加劑勾兌出來的東西能比的。」余平說。

「現在貨鋪不出去?」雲茜問。

「是啊,大品牌的都是廣告一翻狂轟亂炸的砸下去,然後不用怎麼刻意的去鋪貨,就會有超市找上門來談。」

「但是我們不行,品牌的知名度不高,所以我們每天都要求爺爺告奶奶的看別人的臉色,爭取把貨鋪出去。」余平無語的說。

剛剛說完這句話,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卻是他的大老闆梁總打來的。

「梁總。」余平接通了電話。

「余平,你到底在搞什麼?」對方的火氣顯然很大,應該是剛才劉胖子回去告了什麼黑狀。

「梁總,你聽我說。」余平想解釋一下,畢竟這是大老闆。

「聽你說什麼?聽你說如何拿著公司的錢去胡吃海喝?聽你說用公司的錢去請你朋友吃飯?」梁總大怒道:「我告訴你余平,我本身是比較看重的你的,但是你不要因拿著雞毛當令箭。」

「這三個月,你的業務成績都是零,你這是在搞什麼?如果換了別人,我早就開了,但是沒有開你,那是因為我覺得你這個人的能力,值得培養。」

「可是你在幹什麼?你在拿著我的信任亂搞。你太讓人失望了。」

「梁總,事情你都搞清楚了嗎?」余平也是怒了。

這是他的大老闆,做為一名老闆,處理事情不應該那樣毛毛躁躁,可是姓梁的聽劉強吹了幾句風,他就認定是自己亂搞,有他這樣做老闆的嗎?

「不用搞,我相信劉強說的話,我告訴你,現在馬上回公司到財務去把事情交待清楚,以往三個月你的發票統統作廢,財務給你報銷過多少,你就補上去多少。」

「梁總,我覺得你應該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以後在說吧,你這樣做太武斷了。」余平怒了。

「我武斷嗎?如果你覺得我做事武斷,那我就清楚的告訴你,我這人就這樣。你騙了我的信任這麼久,我個人對你已經失望了,現在馬上捲鋪蓋走人。」

「我……」余平真的是沒脾氣,對於他這個老闆,他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但是對方已經掛斷電話了。

「告訴你老闆,如果想讓他的產品鋪到天天購超市中最顯眼位置的話,讓他最好馬上滾過來。」雲茜淡淡的說。

「啊?」余平一時沒沒有弄明白。

他不知道雲茜的身份,雲茜雖然在雲家沒有多少話語權,但巧的事她恰好管理商場這一塊的。

雲家的商場幾乎遍布整個江南域,甚至在外省,一些二三線城市都有天天購的分店在,這與雲茜的能力是不分家的。

如果余平把貨鋪到這裡,而且會有一個相當不錯顯眼位置的話,他們的產品銷量,將會是以前的數倍不止。

「算了,我讓負責人給他打電話吧。」雲茜隨手拔了個電話,交待了幾句,然後掛斷了電話。

雲茜的能力不錯,所以她的手下辦事效率也很快,不到五分鐘。余平的手機又接到了梁總的電話。

「余平,你在哪裡呢?」

梁總這一次說話的語氣讓余平有些莫名其妙,那種小心翼翼,微微有些期待又有些慌張的樣子讓余平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在一家湘菜店裡呢。」余平說。

「你……你和誰在一起呢?」梁總又問。

「我一個朋友,還有他女朋友。」余平說。

「你……你朋友的女朋友叫什麼?」梁總迫不及待的問。

「告訴他,我姓雲。」雲茜說。

「她說她姓雲,有什麼不對嗎?」余平有些不耐煩了,他今天見到老同學,本來心情是很高興的,可是現在弄得他心情超級不爽,剛才沒有直接把電話給掛了,他已經是給足了梁總的面子了。

「你在那兒,招待好他們兩位,我告訴你一定要招待好,我馬上就到,十五分鐘,就等十五分鐘馬上就到。」

在某個果汁公司的辦公室中,一個中年人激動的連路都走不穩了。

雖然不是圈子裡的人,但是他知道天天購物商場在全國的影響力,本來他們這家小公司,是和天天購物根本搭不上邊的。

可就在剛才有天天購商場的人聯繫了他,說他一個叫做余平的業務員在和他們雲總一起吃飯,如果想商談生意的話,現在就過去。

所以梁總便迫不及待的打了個電話過去,結果還真是,他現在激動的喜出望外的,如果真的在天天購商場鋪開了貨,那以後他的產品銷量將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他二話不說,連忙叫上秘書向那個地方趕了過去。

「這到底是唱哪出?」余平有些納悶的問道。

「呵呵,別管了,來,吃飯喝酒。」葉皓軒笑道。

「行,今天好好玩玩,哎,說不定在過幾天,我又要找工作了。」余平還沒有弄明白剛才的情況,他和葉皓軒碰了一杯繼續喝起酒來了。

還不到十五分鐘,梁總就趕了過來,他一進門就喜出望外的說:「余平,真有你的,你竟然……」

說到這裡,梁總才知道現在不是說這話的時候,他看到室內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雖然他的公司不大,但是相人的本事還是有一些的,就算是不用介紹,他就認出來眼前這個女人就是雲家的千金雲茜,天天購物商場的總負責人。

「雲,雲總好。」梁總驚喜的伸出手,想表現的熱情一點。

但云茜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點也沒有伸出手的意思。

梁總有些尷尬,不過他回頭一想也就想的通了,人家可是全國排名前三零售業的總負責人啊,這可是一尊大神,既然是大神,那就要有大神的姿態對吧,他一個小人物,怎麼配和人家握手。

他本來想和葉皓軒認識一下,但是想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開玩笑,這可是雲茜的男朋友,能把這個漂亮的不像話,而且全國排名前三零售業的負責人追到手裡,這該是何方神聖啊。

就算是經歷過無數場合,做非常圓滑的梁總,現在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好在一邊的劉強,反應比較快。這傢伙雖然可惡,但能力還是不錯的,他滿臉堆笑的說:「雲總好,這位就是我們金源果業的梁總,很期待能和雲總有進一步一合作。」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劉強表現的也很鎮定,但是他的雙腿有些打顫了。

剛剛他把余平臭罵了一頓,還在他老闆的面前告了對方一個黑狀,但是他也沒有想到余平的兩個朋友竟然會這麼有來頭。

那可是天天購的負責人啊,只要她名下一小半的商場里鋪了公司的產品,那他們的業務將會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雲總,雲總好。」梁總點頭哈腰的說。

「梁總,你來的正好。」余平多喝了兩杯,他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

他站起來道:「不用你開我,我自己走人算了,但是有一點我要解釋清楚,公司的錢,我該花的花,不該花的是一分也沒有。」

「今天這包廂本來是請客戶的,但是因為客戶臨時有事沒有過來,恰好遇到了我朋友,所以我就請他來了,這是我打算自己掏腰包的。」

「如果你硬要我把以前報銷的發票錢還回去,那隻好走法律程序了。」余平說。

「余平,你在說什麼呢,你在這裡做的好好的,怎麼可能會開隊你呢。」劉強最了解情況,他連忙滿臉堆笑道。 應該?老火魔心中暗暗打了一個結巴,什麼叫做應該沒有問題?應該沒有問題,那就是說有問題。魔靈字是什麼人?即使是魔界之中最為偉大的魔主大人也是對他的推演能力讚許有加的,可是如今他給出的答案確實應該沒問題。如此不能確定的答案,要是說會沒有問題,那才是真的有問題。如果真的沒有問題,像墨靈子這樣善於推演天機的魔族魔帝會只能推演出一個應該沒有問題?想到這裡,老火魔心中也暗暗的打起了精神,這一次的行動很有可能會出一次大的意外了,說不定還會相當的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