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通的林躍猛的呆住了,直愣愣的看著賀幼藏,滿臉驚詫的問道:「呀!你今天怎麼說這麼多話了?」

賀幼藏狠狠的白了林躍一眼,然後聲音清冷的說道:「因為你不懂。」

剛才的問題還不如不問,問了被人嘲笑不懂,林躍頓時大感尷尬,忙咳嗽幾聲,將件事掀過去。

「現在回去,今天晚上領著你去一個地方?」

說完不等林躍反應過來,賀幼藏徑直向著旅館的方向走去。

「去哪啊?」

林躍沖著賀幼藏的背影問道。

可賀幼藏連理都沒理他……林躍無奈只好跟著對方會旅館休息了。

今天不僅沒賺錢,還花了三十萬。這兩天下來算是掙了十萬,對其他行業來說兩天賺十萬絕對是高收入,但對擁有異能的林躍來說兩天十萬就是失敗。徹底的失敗啊。

回到旅館后,林躍倒頭就睡,到了晚上七點被一陣手機鈴聲給吵醒了。

林躍一看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竟然是賀常和,睡意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難道出什麼事了?

林躍疑惑的接通電話,道:「師傅。」

「哈哈,好小子,做的不錯,真沒想到你的運氣這麼好,不,不對,不是你運氣好,而是上天對你善良的報答,哈哈……」

入耳全是賀常和的大笑聲,這讓林躍更加疑惑了,自己的師傅這是怎麼了?

等笑聲漸歇,林躍問道:「師傅,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誇獎你啊,我現在都懷疑你是不是跟我學瓷器的而是跟我學賭石的。」賀老的聲音從沒有一點責備反而是充滿了欣慰。

這下把林躍搞的更不知所以了。他苦笑著道:「師傅,您有話還是直說吧,別弄得徒弟一頭霧水。」

林躍的話音剛落,手機里就傳來賀常和清嗓子的聲音,隨即對方的聲音變得和以往一樣:「你把你今天發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說給我聽。」

林躍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師傅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把今天自己經歷的事情都說了一遍,但是惟獨沒說自己幫助了一個神志不清的人,連金卡也省略了。

聽完林躍的敘述,手機里傳來了賀老的聲音:「你小子是不是有什麼事隱瞞我沒說?」

「怎麼可能?」林躍心虛的說了一聲。

「沒有?你就給我裝吧,我問你那個騰衝翡翠玉石街的神志不清的那個人哪去了?是不是被你送到福利院去了?」賀常和的聲音猛的提高了一個八度。

林躍聞言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這件事賀老怎麼知道的。難道他今天打電話是因為這件事?

想想剛才賀常和的反應,林躍心下已經有了判斷,賀老肯定是是沖著這件事給自己打的電話。 第67章承認卡片

他剛才之所以把這件事省略,一方面他不是炫耀的人,令一方面他怕自己的師傅罵自己是敗家玩意,還沒怎麼掙錢就花出去三十萬。加上上次一共畫出了五十六萬,這簡直比敗家子花錢還快。為了給自己一個清凈也為了不讓賀老生氣,只能將這件事隱瞞下來。

「你說這件事啊,這是一件小事,所以我沒告訴您。」林躍只能對自己的師傅打哈哈想糊弄過去。

「嘿嘿,小事,三十萬對你不算是什麼小數目吧?你也別給我裝了,今天下午有人給我打電話把你的事情都告訴我了。」

「誰?」林躍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問道。

第一個進入林躍腦海的是賀幼藏,隨即直接被他否定了,賀幼藏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知道這麼清楚。第二個是秦宗漢,但秦宗漢會認識賀老?林躍一時間不敢肯定。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問你你是不是得了一個金色卡片,正面印著你的名字,背面印著一個翡翠的圖案還有騰衝兩個字?」

「您怎麼知道的?」說完之後林躍就無奈的苦笑了,這不明擺著的問題嗎?有人告訴賀老自然什麼事情都說了。

「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我在賭石界的認識的人肯能比你見過的都多,我問你,你知道那張卡片的作用嗎?」這個時候賀常和的聲音已經帶著絲絲興奮。

「不知道。」林躍回答的很乾脆,自己在騰衝買毛料優惠的權利應該不在這個卡片的範圍之內,秦宗漢也沒告訴自己卡片的作用。

「哦,看來騰衝的人還是挺守規矩的。這件事如果沒油相應的人告訴你至少等幾年才會知道,還是由我這個師傅告訴你吧,你小子這回走狗屎運了,別人想踩狗屎都踩不到。哈哈……」賀常和直接在電話那頭放聲大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了欣慰和讚賞。本來他還想說正事的,可是一提到這件事就抑制不住心底的興奮大笑了起來。

林躍也笑了起來,賀常和說的太直白了,「踩狗屎」一次在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口裡如此自然的說出來,頗讓人忍俊不禁。

賀常和笑完將自己內心的興奮壓制住,使聲音恢復到平時樣子后說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了,你知道『翡翠王』的稱號怎麼得到嗎?」

賀常和的恢復讓林躍也變的嚴肅起來,他知道下面的話一定事關重大,想了一下回到道:「我以前解石的時候聽人說過,像是要得到賭石界的同仁們的承認。」

「沒錯,你知道怎麼才算是承認嗎?」

怎麼才算承認?

林躍不知道,他沒聽說過,當時說這件事的人也不清楚。

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林躍有些疑惑,隨即一道靈光從他的腦海里閃現,渾身猛的一震,臉上露出了震驚和不敢相信的神色。

難道……他緊緊的抓著手機,激動的問道:「難道這個卡片就是承認的標誌?」

話一說出口,林躍就發現自己的聲音激動的不可抑制的發顫。

「沒錯,所以說你這小子踩狗屎了,哈哈……」賀常和的心情剛進入被平抑的狀態再次被破壞掉。

真的。

這是真的!

林躍激動的全神都在顫抖。

翡翠王多少賭石的人夢寐以求的稱號,沒想到竟然被他得到了承認的標誌幾個月前在滄縣張記加工坊見到的翡翠王王一刀的身材,當時那種仰慕激動的神色。曾經他仰慕別人的風采,聽著翡翠王的賭石傳奇,而他今天卻得到了翡翠王的承認的標誌。

和雕刻一樣,翡翠王也是他的夢,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

雕刻還能一步一步的走,但是翡翠王卻像一個傳說,一個遙遠的傳說,只能在別人的口中聽到隻言片語,偶爾能目睹一下翡翠王的風采。

這個夢和雕刻一樣被他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沒想到在自己實現雕刻夢的同時,這個夢被人不經意說起,而說的內容竟是他得到了翡翠王這個稱號的承認的標誌時來運轉?

林躍這幾個月的生活完全就像一個無比美好的夢,而今天這個夢達到了一個美麗的頂點,似乎隨時有破掉的可能。這讓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怕一旦都是假的他會承受不住崩潰掉。

很快,賀常和的話猶如一碰冷水將林躍給潑醒了:「你小子現在是不是很激動啊?哼!現在激動為時過早了吧,想成為翡翠王哪有這這麼容易的!」

林躍聞言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立刻從激動中清醒過來。

心態差的還很遠啊!

林躍嘴角掛起一絲苦笑,他想到了幾天前師傅常泰告訴他的學雕刻必須要靜下心,練習雕刻亦是如此,進行雕刻更是如此。可是剛才他卻陷入了莫名的激動中。

心境修鍊還是不夠。

雕刻需要靜心,古井不波的狀態需要靜心,賭石也需要靜心,只有這樣才能不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自己差的還太遠。

林躍知道自己的師傅賀常和雖然看起來脾氣火爆大大咧咧但是粗中有細,一旦碰到賭石或者瓷器需要集中精神的時候他立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無比的嚴肅而且不苟言笑,和自己的古井不波狀態有異曲同工之妙。

要走的路還很遠。

林躍嘆了口氣,恭敬的說道:「謝謝師傅教誨。」

賀常和聽出了林躍語氣中的淡定和恭敬,於是滿意的說道:「恩,不錯,孺子可教也,我還真怕你在這方面迷了本性,虛名害死人啊,不過有個虛名的目標也好,至少讓你有點動力。」

說到這,他頓了頓,繼續翡翠王的話題:「想要成為翡翠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賭石界的同仁不只包括騰衝,還有昆明、瑞麗、盈江、廣東平洲、緬甸仰光,要想成為給翡翠王還要得到這五個地方的賭石界的同仁的承認,也就是你要在得到五張分別印著五個地方名字的卡片。光得到承認卡片還不行,你還要去緬甸仰光經受住上一輩的翡翠王對你的考驗,過了之後才算是得到翡翠王的稱號。」 第68章鬼市

聽到這,林躍不禁咋舌,不知道還好,知道了才明白想要成為一名翡翠王是多麼的艱難。

賀常和沒有停頓,繼續說道:「別以為得到一張承認卡片很簡單,其實這個過程很艱難,不同的地方認證不同,有的地方可能你連賭十塊毛料個個賭漲才會給你承認卡片,其實這些承認的過程都不是固定,隨心所欲,有的地方你可能交給那裡的翡翠協會一大筆錢他們可能就承認你了。要想得到六張卡片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還有最難的最後一關翡翠王認證。當然,你也不用害怕,只要你在賭石界闖出了名堂,各地的承認過程就好過了,像我這一輩的翡翠王,也包括你師父我,都是因為在賭石界闖出了名堂,然後交給這六個地方的翡翠協會一筆錢,翡翠協會順水人情就給了我們認證,最難的是最後一關,很多人都是在這一關鎩羽而歸,而有點這最後關過不去,五年之內不準在參加翡翠王的最後一關考核。據我所知,歷史上還沒有一次通過的最後一關考核的人,最少的是兩次,最多的參加了六次,從五十一直參加到八十歲才勉強通過。所以,現在的翡翠王也就我們幾個,我們這一代最少的參加了四次。雖然每一代翡翠王人數少,但每個都是有真本事的。幼藏的能力應該可以參加翡翠王的最後一關了,但是他缺少的是歷練、名氣、還有認證,再過十幾二十年他就能參加最後一關的考核了。至於你嘛,你就是一個怪胎!」

林躍聞言一愣,本來還想聽自己的師傅誇獎自己幾句,沒想到竟然得到了「怪胎」評價,他現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賀常和沒好氣的說道:「你喜歡雕刻就去學雕刻,喜歡古玩瓷器就去學古玩瓷器,喜歡賭石就去賭石,可你不學一樣偏偏要學樣,別人一樣還學不好,你可好,這三樣樣樣精通!我都不知道如何說你了,你小子壓根就是一個怪胎啊!瓷器和雕刻我就不說了,說了也是白說,都是誇你的話,你小子除了心太軟還沒讓我發現什麼不滿意的地方。賭石方面,你比之幼藏知識豐富性差了一點,經驗也差了一點,但是你小子運氣好啊,不管什麼樣不起眼的毛料在你手裡竟然成了寶貝石頭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你了,送你幾個字,好自為之吧!」

賀常和的一番話讓林躍哭笑不得,他心底還是很高興的,畢竟被自己的師傅明罵實誇還是挺讓人高興的一件事。

「你現在知道想成為翡翠王有多麼困難了吧,也知道你得這一張承認卡片得的多麼慶幸了吧?」

「嗯嗯。」

林躍在手機旁狂點頭,這個承認卡片簡直就像白送給他一樣。

「像你這得承認卡片的事情還從來沒出現過,也算是賭石界的一大奇事之一,騰衝翡翠協會的雷老頭就喜歡搞這樣特殊的,不過賭石界或許因為你能颳起一陣人人向善的心,這也是一件好事那張承認卡片要收好,掉了沒人給你補辦,這也是對騰衝的不尊重,到時候你再想得到騰衝的承認就難了。」賀常和和秦宗漢說的一樣,都是要林躍保存好承認卡片。

「恩,您放心吧,我已經保存好了。」那張卡片已經被他放到了房間保險柜里,萬無一失。

「那就好,你小子做事我還是很放心的。至於那個在騰衝買毛料的優惠的事情人家給你優惠就優惠,不優惠憑眼力考量價值,別跟人吵起來,這年頭做生意誰都不容易,你這樣也容易結交朋友,為你以後在賭石界行走也多了很多幫助,千萬別一根筋!呵呵……這個我多慮了,你小子根本不是貪小便宜的人。好了,不早了,你和幼藏去逛騰衝的鬼市吧。等你們回來再和你們好好聊聊。」說完賀常和就掛斷了電話鬼市?

林躍直接愣在了那裡。他沒想到今天晚上賀幼藏要帶他去鬼市。可賀老為什麼會知道?難道那個電話是賀幼藏打的?

管他誰打的,至少也算件好事,要不然自己也不會知道翡翠王承認卡片的事情。

林躍放下電話,獃獃的坐在床上想起鬼市的事情來,鬼市這個名字曾經聽人說起過,但從來沒有去過。

鬼市傳聞很神秘,但是實際情況是一些沒有合法手續的人晚上出來賣假貨的地方。當然鬼市還是有真東西的,但是這就要考驗眼裡了。晚上看東西很容易打眼,強光手電筒遠沒有太陽光好用。鬼市一般晚上十點開始,早上四點結束,那裡也是出現盜墓出來的東西最多的地方。不是附近的警察不想管,而是有心無力。一旦他們出動,在街頭望風的人們立刻明哨通知所有人,鬼市的人的流動性很強,一個攤位不足一分鐘就能收拾好,然後各自分散開,等警察走了再出來從新擺攤。頗有毛爺爺當年打游擊的形象。鬼市也算一大特色,所以當地警察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很多地方都有鬼市,不知道地方的人是無法去那裡的。所以一般人根本不知道鬼市的存在。林躍聽到的鬼市是昆明的,從未聽說騰衝也有鬼市。

想到今天要去鬼市,林躍心中不禁一陣激動。鬼市上可不僅僅有翡翠毛料,還有各種古玩,不過騰衝這個地方鬼市上翡翠毛料應該更多些。

賭石界有句至理名言:燈下不觀色。

因為這很容易打眼,毛料表皮在太陽光下和在手電筒下顏色不太一樣。但是很多人喜歡尋求刺激,玉石街找不到好的毛料,說不定鬼市上就有,所以很多人對鬼市上的毛料情有獨鍾。

特戰狂兵 和早上一樣,林躍來到旅店下的餐廳發現賀幼藏已經在那裡了,心想這傢伙也不知道喊喊我,要是賀老沒打電話自己豈不是要等對方吃完喊自己然後餓著肚子去鬼市了。 第69章警察來了

「早啊。」

林躍走到賀幼藏面前沒好氣的打招呼道。

賀幼藏淡淡的看了林躍一眼,道:「恭喜。」聲音中帶著一絲羨慕。

啥?

林躍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后立刻將剛才的不快拋到腦後,說道:「同喜同喜,都是運氣。」心想這小子還是挺不錯的。

賀幼藏只是點點頭,然後繼續吃自己的飯菜。

林躍覺得對方至少再說幾句恭維的話讓自己高興下吧,結果就等來了點頭沉默,於是無奈的喊過服務生點餐吃飯。

吃晚飯已經晚上十點了,整個餐廳就剩下他們兩個人,服務人打著哈哈看著兩個人,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林躍也覺得做的有些過分了,這樣簡直折磨那些服務生。他看了一眼對面的賀幼藏,發現對方沒有一點要走的意思,於是問道:「我們是不是該走了?」

這個時候餐廳的門打開,走進來幾個商人模樣的人,看錶情應該是才醒。

賀幼藏淡淡的看了他們幾個人,然後點點頭。

走的時候林躍看到剛才打哈哈的服務生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然後無奈的看向那幾個進來吃飯的商人。

為什麼是這種眼神?

林躍疑惑了,難道是因為他們拖到新的客人到來?直接將那些客人趕走說打烊了不就完了?

「晚上去鬼市的商人比較多,多是這個時間吃飯,這裡的餐館有個規矩只有有人吃飯就要開業,剛才我們走了那幾個人就沒地方去吃飯了。」

賀幼藏看到林躍臉上的疑惑淡淡的說道,說完徑直走到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林躍望著賀幼藏的背影微微一笑。

這人心腸不錯!

兩人打的來到了一個地方,然後林躍隨著賀幼藏下車了。

「這裡哪裡有鬼市?」

林躍看了看周圍,黑不隆冬,什麼也看不見。

「跟著我走。」

賀幼藏領著林躍左拐右拐來到了一個小巷的出口處,他們的面前的是閃爍的小燈光。

燈光長龍布滿了整條街,人影晃動,頗有幾分森森寒意和鬼影幢幢。沒有燈火輝煌的景象,但是長長的街道也自然形成了一種壯觀的氣勢。

通過幽暗昏或的光線可以看到一個個的地攤整齊的擺在街道兩側,有毛料也有小件古玩。參差林立,相得益彰。

這就是鬼市!

林躍被眼前的燈火長龍的壯觀景象震撼了許久,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鬼市,以前聽人描述鬼市的樣子,如今才知對方之描繪了其中一二。壯觀不足,森然不足,人氣更是不足。

「分開還是一起?」賀幼藏問道。

「一起吧。」林躍可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在這裡走迷路。

賀幼藏聞言點點頭,率先向鬼市的街道走去。

兩個人來到一個翡翠毛料的攤位面前,直接看了起來。翡翠毛料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原來灰白的表皮此刻卻比那成了淡黃色,如果眼神差點的看到陰暗的地方可能能看成黃沙皮。而黃沙皮的翡翠毛料切割后多見白水底,顏色翠而陽,是上等俏貨。很多人鍾愛黃沙皮,賭石的時候只賭黃沙皮,這樣的人就很容易上當。

林躍翻過一個翡翠毛料,然後拿出強光手電筒照了起來。

打開強光手電筒林躍才知道晚上看毛料石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所有的表皮都變成了慘白色,原來的特徵已經消失的全無,根本不能表皮判斷。

他轉頭看向賀幼藏,發現對方正看的不亦樂乎,看來晚上看貨也是需要練習的。

Leave A Comment